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ABO】撩袍(H) > 章节目录 第34章
    常久笑着低头吻他,兰小川还是怯怯地伸着舌头,连t都不敢t,a卷着他细软的舌吮吸,兰小川被亲得气喘吁吁,半倚在常久怀里说:“久哥,你去帮我找点y好不好我我那里疼”

    常久立刻揽着兰小川的腰作势要掀他的衣f:“弄伤你了”

    “久哥,快去吧。”兰小川按着衣摆撒娇,“疼呢。”

    “上次常衡给的不能再用了,我出去给你买。”常久说完就往外走,走了j步又回来,粗暴地吻兰小川的唇,“等我回来咱们就去登记。”

    兰小川眼底涌起些零星的笑意,眷恋地抠了抠a的掌心,而常久揉了揉他的脑袋,匆匆走了。

    兰小川这才觉察到天气转冷,他走进卧房换上自己来时穿的红se旗袍,再依依不舍地闻了闻常久的外套,左思右想还是把它叠好放在了床头,然后慌慌张张地跑下楼,路过厨房的时候忍不住回头看桌上被风吹动的报纸。

    兄弟阋墙,家产疑云,常衡不满嫂子的身份无论报纸上的话说得多难听,兰小川其实都不会在意,毕竟他是卑j到泥土里的人,可常久是把他从黑暗中y生生拉到光明的a,兰小川愿意背负骂名,但他不愿意常久因为自己的身份而受世人的耻笑,更何况常久的表弟也

    兰小川出门前看见了自己浇花的水壶,他忽然得意地笑起来:“久哥,你知不知道我可勇敢了”oga说完匆匆回头看了一眼常久卧房的窗户,像是为了印证这句话似的咬牙跑了。

    遥遥传来汽车的鸣笛,兰小川跌跌撞撞地冲上一辆h包车,终究还是和常久擦肩而过。

    “去去戏楼”兰小川蜷缩在靠垫里瑟瑟发抖,“快些。”

    车夫回头觑了他一眼,猜出兰小川的身份不屑地轻哼,但还是吆喝着跑了起来。兰小川直到车子走出j条街才哆哆嗦嗦地落下泪,伸手寻到指间刚愈合的伤口,颤抖着抠暗红se的痂,抠出血才哭着捂住了脸。

    “久哥,好疼啊”兰小川喃喃自语,“我是不是很勇敢都能离开你了”

    呼啸的寒风一下子吹g了兰小川脸颊上的泪,待他冻得嘴唇发青时终于看见了自己刚来上海时住的戏楼。

    一切都仿佛回到了原点。

    兰小川忽然不那么害怕了,他想这不过是无数个噩梦中的一个,没有常久,没有a,没有温暖的怀抱,更没有深情的誓言。兰小川跳下h包车的时候自嘲地想,他所谓的勇气全用来逃避了,他这辈子做过最勇敢的事竟然是逃离最ai自己的a。

    可离开常久真的耗尽了兰小川所有的心神,他搓着手推开戏楼的门,阿妈依旧堆着满脸甜腻的笑招呼客人,穿着旗袍的oga也不会因为他的离开减少,这个肮脏不堪的世界才是属于他兰小川的,常久就宛如甜美的梦境,兰小川做够了这样的梦,也知道是时候醒了。

    “小川”阿妈眼尖看见了他,惊叫着把人拽进屋,“大冬天怎么穿这么少你家常久看见准心疼。”

    兰小川听见常久的名字时猛地抖了一下。

    “怎么哭了”阿妈披了件外套在他肩上。

    “我”兰小川愣愣地摸自己的脸,果然满手都沾了泪,“我没地方去了。”

    阿妈了然地笑笑,并不意外的模样,转身应付了j位酒客以后把兰小川往楼上推:“别瞎想,洗个热水澡以后再来找我。”

    “阿妈,我还能住”兰小川慌慌张张地回头。

    “你原先的屋子不在了,但是阁楼还空着,你若不嫌弃就住吧。”阿妈指了指楼梯尽头的房门,“不用你说我也能猜到发生了什么,这j天的报纸全是这些内容,你现在别和我解释,客人多我忙不过来听。”

    兰小川稀里糊涂地上了阁楼,这屋子不比常家,可至少能度日,他打了热水冲洗了身子,再换上了厚衣f,然而楼下已经熄了灯火,看样子所有人都歇下了。兰小川左思右想还是没下楼,蜷缩在床上熬过了第一个没有常久陪伴的夜晚。

    兰小川在戏楼勉强安稳地躲了起来,常家却闹翻了天。

    常衡半夜被他哥从床上拽起来,k子都差点来不及穿。

    “久哥,我刚睡下。”常衡迷迷糊糊地跑回床边给自己的oga盖被子,“出什么事儿了”

    “见到你嫂子了吗”常久拽着他的衣领不管不顾地往外走,“小川不见了。”

    常衡的睡意被吓走大半:“难道是那家人把嫂子绑走了”

    “你解决司机前他有没有说什么”常久急得手指微微发抖,“你嫂子胆子小禁不住吓的,没了我肯定不行。”

    “久哥你先别急,”常衡披着衣f冲到客厅打电话,“我帮你问问,说不定之前布置的眼线有消息。”

    “我的小川胆子那么小,f情期的时候都不敢松开我的手”常久却独自坐在沙发里自言自语,“没了我他该怎么办”

    常衡连续打了好j通电话才回到客厅:“久哥,那家根本没派人来过。”

    “所以是你嫂子自己跑的”常久沉默许久忽然苦涩地笑起来,“我我怎么就是留不住他呢”

    “常衡,我头一回觉得你嫂子其实没看上去那么胆小,”常久自嘲地摇头,“我以为他离开我活不了,结果呢”a说着便起身往屋外走,“活不了的人是我才对。”

    常衡听得满脸焦急,穿上鞋跟了出去:“久哥,我带人和你一起找。”

    “找”常久站在夜se中忽然狠狠地捶了一下车门,“我上哪儿找你嫂子身t弱,x子又软,被别人欺负了怎么办”他越说嗓子越哑,“我明明答应了要一直陪着他”

    常衡急得抓耳挠腮,打开车门钻了进去:“久哥我来开车,你快想想嫂子会去哪儿。”

    “去去我给他租的房子看看。”常久哑着嗓子踌躇道,“我骗把那儿退了,说不定他回去了”他眼里忽然有了光,“我的小川舍不得离开我太远的。”

    然而常久很快就发现自己低估了兰小川,他的oga走得gg净净,根本就没想被他找到。

    兰小川一觉醒来昏昏沉沉得睁不开眼睛,挣扎着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觉得有些热,想来是着了凉,他也不甚在意,裹着厚厚的棉衣下楼找阿妈。

    戏楼的阿妈拿着一把精致的小剪子修指甲,兰小川坐在桌边忐忑地抠衣角的线头。

    “小川,我和你实话实话吧。”阿妈头也不抬地摆弄指甲,“我之所以收留你,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常久,这位爷来一次,咱楼可以一周不开张。”

    兰小川勉强地笑了笑:“他连我在哪儿都不知道,怎么会来”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