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ABO】撩袍(H) > 章节目录 第39章
    :“久哥你凶我。”

    常久心尖微颤,张了张嘴就是狠不下心责备他,最后颓然地把脸埋进兰小川颈窝:“不许跑了听见没”

    “不跑了”兰小川乖乖点头,“一辈子都赖在久哥身边。”

    常久的神情缓和了j分,但接下来的j天还是拴着兰小川,不论oga怎么闹都不松绑,连兰小川去洗手间都跟着,扶着他粉n的yu根帮他解手。

    “久哥你怎么这样”兰小川羞得尿不出来,双腿不停打颤。

    “怕你跑了。”常久揉着他的x器轻哼,“小川,是你把我b成这样的。”

    兰小川又羞又急,尿完整个人都软了,哭哭啼啼地窝在a怀里闹脾气。常久看兰小川是怎么看怎么喜欢,把人惹哭了也高兴,等医生换完y以后盘算着把人带回家待产,没想到兰小川竟然不愿意。

    “你拴着我。”oga指着自己被绑住的手臂抱怨,“那就一直拴着,我不走了。”

    常久知道兰小川是怀着孩子脾气才时好时坏,便怜惜地亲他的手腕:“小川,回去我就不绑着你了。”

    “真的”兰小川狐疑地动了动手指。

    “真的。”常久信誓旦旦地点头,然而回家以后第一件事就是锁上了卧室的门。

    兰小川坐在床上既委屈心里又有一丝甜,手指头抠着被褥半晌都没有说话,倒是常久凑上来亲他的后颈:“我要咬了。”

    “久久哥”兰小川疼得浑身发抖,软在常久怀里困h地喘x。

    “我要让你想跑都跑不了。”常久t走他腺t边的血y,转而温柔地抚摸oga隆起的腰腹,“难不难受”

    兰小川轻轻摇头,捂着小腹爬到床另一侧去喝水。常久看着他捧着玻璃杯咕咚咕咚地喝,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扬,然后张开手臂抱住爬回来的兰小川:“你跑的事儿还没过去呢,等你身子好了我再教训你。”

    兰小川慌慌张张地“啊”了一声,捏着a的手指瞎晃:“久哥,我知道错了。”

    “你错哪儿了”常久轻哼着揽住他乱动的腰。

    “我我不该跑。”兰小川细声细气地认错。

    “还有呢”常久却还不放过他。

    兰小川急得眼眶都红了,最后哆哆嗦嗦说:“没了”

    常久凑到他耳边不满道:“你不该不信我对你的感情。”

    兰小川闻言不免羞涩,轻轻“呀”了一声,继而钻进了常久怀里,拱了好一会儿才安静下来,捏着常久的手指慢吞吞地开了口:“久哥,其实我现在还是不愿意看见报纸上那些话,可我不怕了。”兰小川笑眯眯地仰起头,“我要让报纸上全是我亲你的照,你怕不怕这样的我”

    “你怎么样都好。”常久温温柔柔地笑,“我自然怕你,怕你再跑。”

    兰小川难为情地低下头,看自己脚尖在床单上划出的痕迹,忽然捂着小腹呻y起来:“久哥,我难受。”

    常久吓了一跳,抱着他就要往医院跑。

    兰小川拽着a的衣领羞恼地起身:“是孩子孩子”

    “孩子怎么了”常久还没停下脚步。

    “孩子动了一下。”oga把常久的手按在腰腹上,“不用去医院的。”

    常久小心翼翼地摸了会儿,继而傻笑着坐在沙发上和兰小川腻歪,捏捏他的腿根又摸摸他柔软的腰。

    兰小川和常久闹了刻就跨坐在了a腰间,挺着不算饱满的x脯让常久摸:“久哥,我以后会不会有n水”

    常久听了这话不由自主t了t嘴角,还没摸到手常衡就蹦蹦跳跳地冲进门:“久哥,我的喜帖你收到了吗”

    兰小川立刻吓得抱着常久的脖子瑟瑟发抖。

    “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冒失”常久把兰小川搂在身前亲了好一会儿才罢休。

    “嫂子。”常衡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这不是事情都解决了吗我早就想把婚礼办了。”

    常久接过他的请帖粗略一扫:“你嫂子的身t”

    “去吧。”兰小川却小声打断了常久的话,“久哥陪着我,我就想去。”

    常久犹豫刻叹了口气:“身子不舒f了咱们就回来。”

    兰小川连忙点头,等常衡一走就贴过去亲常久,边吻边把他的手往x口按。

    “孩子还没生呢,怎么就急得像涨n了”常久解开兰小川的衣扣轻声感慨,把oga羞得扭过脸不说话,直到被捏住ru珠以后才忍不住发出了微弱的呻y。

    常久不轻不重地捏,另一只手滑落到兰小川腰间摸他肤上的梨花,继而埋头仔仔细细地闻:“小川,我真的好想你。”

    兰小川抱着常久的脖子拼命点头:语无l次地说:“我我想也想你。”说完不断挺x往a怀里凑,“我给你t,久哥我给你t。”

    常久俯身含着兰小川柔软的rur吮吸,舌尖不断拨弄着他的ru粒,把兰小川t得浑身发抖,双腿绷紧了s了些精水才罢休。

    “有没有s”常久边问边伸手摸兰小川的腿根。

    nba气喘吁吁地点头:“s了,久哥把我ts了。”

    “等你肚子再大些。”常久咬牙chou回沾满ty的手把兰小川抱回了卧室。

    兰小川在床上躺了j分钟渐渐回过神,抱着常久的手臂胡思乱想,最后忽然坐起身:“久哥,常衡的婚礼是哪一天”

    “三天后。”常久半靠在床头把请帖递给兰小川瞧。

    “三天后”兰小川眼巴巴地看着请帖,瞧模样是羡慕了,“我也想”他剩下的话细弱蚊蝇,也只有常久能听明白。

    a好笑地把人拉到腿间坐着:“想和我结婚了”

    兰小川扒着手指头没吭声。

    “我这个求婚是不是不太正式”常久叹了口气,作势要起身跪下。

    兰小川却扑到常久怀里说什么也不肯撒手,不消刻就把a的衣领哭c了。

    “小川”常久无奈地捏了捏他的后颈。

    “我要我要登报。”兰小川闷声闷气地嘀咕。

    “好,明天就登报。”常久忍俊不禁,“还要什么”

    “要登照。”兰声音越小。

    “挑你喜欢的照登。”常久欣然应允。

    兰小川思来想去,还是含着a的耳垂近乎祈求地问:“我能不能要久哥陪我一辈子”

    “不能。”常久忽然故作严肃地拒绝了。

    兰小川瞬间被吓懵了,战战兢兢要往床下爬。

    常久连忙把人抱回来亲后颈的腺t:“这要求我早就答应你了,换一个。”

    兰小川这才意识到常久在逗他,气得又哭又笑,最后钻进被子捂着脸死活不肯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