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ABO】撩袍(H) > 章节目录 第42章
    一听就来劲儿了,“我就说你不可能不想要,原来是y期没尝过我的家伙不知道滋味有多爽。”

    兰小川被突如其来的荤话吓得眨巴了j下眼睛。

    “怕了”常久笑眯眯地凑过去亲他,继而咬牙切齿道,“这j个月憋死我了,你可得多缠我j次。”

    兰小川半晌缓不过来神,捏着常久的衣领轻轻地拽。

    “看把你给吓的。”常久哭笑不得地把oga抱在身前,“至于吗”

    兰小川却怔怔地问:“久哥,你那么想要我”

    “我自己的oga我当然想要。”常久亲了亲他的鼻尖,“想到要发疯了。”

    “我也我也想”兰小川羞羞涩涩地嘀咕,“可就是觉得奇怪嘛。”

    “我算是f了你了。”常久叹息着摇头,“和我亲热还觉得奇怪”

    兰小川气呼呼地摸自己的肚子:“可我怀y了呀”

    常久瞧着他的模样心生怜惜,只能转而凑到oga的腰腹边对着自己未出生的孩子说话:“你可健健康康地出生,我的小川盼着你呢。”

    “久哥不盼吗”

    “盼。”常久摸着他的肚子温柔地笑了,“我们的孩子我怎么可能不盼”

    兰小川这才心满意足地趴回常久怀里,咬着a的喉结轻哼。

    “咱继续”常久却试探着拍了拍兰小川的。

    “久哥轻些”oga顺从地点头,敞开双腿坐在了常久腰间,“慢慢cha。”

    “知道。”常久好笑地扶住他的腰,肿胀的x器挤开s软的xr开始浅浅地捣弄。

    食髓知味这个词用在兰小川身上特别合适,自从被常久开了荤,尝到y期亲热的甜头以后,oga的腿根从早到晚都是s的,他不会求欢,只睁着双s漉漉的眼睛往常久怀里钻,呼吸里一有热c就是想要了,却咬牙不说,除了战战兢兢地蹭,就是轻轻柔柔地咬,青涩的举动愣是把a撩得yu火焚身,恨不能成天和他待在床上才好。

    兰小川却不能长时间和常久亲热,浅尝辄止就已经足矣,每每都是他自己得了趣a还yu火焚身,他倒也不怕,怯怯地望着常久便能得到略显粗暴的吻,然后就是一宿安眠。

    如此这般日子如白驹过隙,兰小川在医院勉强顺利地生下了孩子,无精打采地躺了好j天才能开口说话。

    常久天天守着他,每日都好吃好喝地养着,恨不能兰小川一日就能恢复回来,可惜oga身子骨弱,喝再多的汤y人也消瘦了一圈,精神却格外好,成天趴在床上逗孩子玩儿,连常久都不太理了。

    “小川。”常久喂兰小川喝鱼汤的时候忍无可忍地哼了一声。

    兰小川正抱着孩子唱摇篮曲,偏头咬住a递到唇边的汤匙含糊地笑起来:“久哥。”

    常久接过他手里的孩子放进摇篮,继而回到床边蹙眉喂兰小川喝汤:“多喝些。”

    “久哥,我喝得够多了。”兰小川乖乖张开嘴,“孩子睡着了吗”说完就往床边爬。

    常久拎着他的衣领把人拽进怀里:“小川,你已经一个星期没和我一起睡了。”

    “怎么会”兰小川连忙摇头,“我天天都和久哥在一起的呀。”

    “是在一起,可你抱着孩子。”常久不满地抱怨,“都不来抱我了。”

    “孩子还小,离不开我。”兰小川听明白了常久的意思,忍不住笑着往a怀里钻。

    “我也离不开你。”常久憋闷地反驳,“别松手,再抱我会儿。”

    兰小川闻言笑个不停,抱着常久的脖子有一搭没一搭地亲a的脖子,直到摇篮里的孩子哭着醒来,他才急急忙忙跑过去喂n。

    兰小川生了个小小的a从小就和他父亲一般霸道,只要含住了oga的ru粒就不松口,闻到属于常久的信息素还会哇哇大哭,经常惹得兰小川手忙脚乱,喂n前都不敢让常久碰自己。

    常久嘴上不说,s下里趁兰小川睡着经常趴在摇篮边捏孩子的腮帮子:“我的小川要被你折腾死了。”

    他们的孩子不甘示弱地张嘴咬常久的手指,a被咬得满心柔软,嘴里抱怨动作却很轻柔,说到底还是喜欢孩子。

    兰小川在睡梦中翻身,抱着常久盖过的被子乱嗅,a连忙轻手轻脚回到床上抱住兰小川,oga这才逐渐平静下来,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鼻子一皱一皱的。

    后来孩子稍微大一些的时候兰小川开始着急取名字的事儿,常衡也来凑热闹,非要叫自己的侄子irale,还振振有词说他俩能走到一起是个奇迹。

    常久没好气地把人晾在一旁,抱着兰小川翻诗经。

    兰小川没读过j本书,以前学戏文时勉强识得j个字,如今眼巴巴地对着字典一个字一个字地念,认真得常久都心疼了。

    “小川,歇歇再看。”a把书推到一旁,抬头瞪正在逗孩子的常衡,“羡慕就赶快回去生。”

    “急不得,急不得”常衡讪讪地挠了挠头发,“久哥,我觉得irale不喜欢我。”

    “他也不喜欢我,全家他就ai黏着小川。”常久憋屈地叹息,“真是随我。”

    兰小川垂着脑袋晃腿,涨出的n水把衣衫打s了一丁点,常久眼尖瞧见了,三言两语打发走了常衡,再掀开兰小川的衣衫心满意足地摸。

    “久哥你说叫什么好”兰小川挺着x难耐地喘x,手指轻轻抠着常久的手臂滑动。

    “其实irale挺好的。”常久把他抱起来,让兰小川面对面坐在自己腿上,再埋头含着ru粒吮吸。

    “久哥别”兰小川被吸得腰不断往前送,a故意用舌尖t着他ru粒中间出n水的小孔,不多时就把兰小川吮得浑身无力,常久不用摸都知道他下面s得一塌糊涂。

    “孩子会生气的。”兰小川捧着自己微涨的x脯不满地嘀咕,“久哥,你少喝点。”

    “我可是他爹。”常久气恼地捏着兰小川肿胀的ru粒拉扯。

    “久哥,你就忍一忍。”兰小川凑到常久唇边轻吻,“孩子还小呢。”

    “小川,别总是要我忍,我遇见你以后就没忍住过j回。”常久抱着他往摇篮边走,他们的孩子刚睡醒,闻着n香迷迷糊糊地往前爬。

    常久捧着兰小川的rur往孩子嘴边送,小a闭着眼睛含住ru粒,还没喝j口就愤怒地咿咿呀呀乱叫。

    “我是你爹。”常久伸手揉了揉孩子的脑袋。

    irale仰头闻闻常久的掌心,稍稍安静刻以后重又咬住了兰小川的ru尖,费力地吸了j口继而爬回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