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ABO】撩袍(H) > 章节目录 第44章
    是我的,一辈子都是我的。”

    “乖。”常久摸了摸他的脸颊,“怎么能说是糟蹋呢感情哪来的高低贵j。”

    兰小川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被a托着t瓣起伏了j次,很快就受不了了,哭哭啼啼地喊停。

    “可不得了。”常久喘着粗气边cha边感慨,“太久没碰这里,小川都没以前厉害了。”

    “羞”兰小川臊得浑身发抖,却忍不住掀开衣衫露出滴着n水的ru粒给常久看。

    a闻着诱人的n香t了t嘴角,凑过去若即若离地蹭,把兰小川蹭得情动不已,哭着求常久帮自己吸n。

    “不留给孩子了”常久含着ru粒轻轻吮了一下,兰小川立刻爽得呻y出声。

    “够够的”oga抱着常久的脑袋嘀咕,“久哥多chacha就够了”

    常久见他难受得厉害,便埋头用力吮吸,喝得满嘴n香以后不断挺腰顶弄,越撞兰小川的n水越多,而oga整个人都迷糊了,只会chou噎着呻y,一耸一耸的,腿根一泥泞。

    “真没以前厉害了。”常久翻身把兰小川压在身下怜惜地吻他鼻尖上的汗水,“就会让我心疼。”

    兰小川抱着a的脖子不断往他怀里钻,纤细的腿缠在常久腰间摇晃,嘴里嘀嘀咕咕喊累。

    “累了就别往我身上凑,你这样我哪儿停得下来”常久好笑地拍了拍兰小川的。

    nba听到了就和没听见一样,被cha得x道失禁般不停流水,他自己倒不怕羞了,费力地从常久怀里挣脱出来,再眯着眼睛往a背上爬。

    常久忍不住笑起来:“怎么了”

    “累嘛”兰小川轻声抱怨,四肢并用缠在常久的后背上,得逞地哼道,“这样就cha不到我了。”

    常久趴在床上闷闷地笑:“累就告诉我,又不会强迫你。”

    兰小川伸手捏着常久的耳朵没吭声,过了会儿黏在a后背上乱蹭,把n水蹭得到处都是,再爬下来试图抬起常久的一条胳膊。

    “又怎么了”a伸手把兰小川搂进怀里。

    兰小川闻着常久身上的信息素心满意足地喘了口气:“想你呢。”

    常久亲亲他的嘴角又亲了亲眼窝:“真累了”

    兰小川点了点头,抱着a的腰左顾右盼,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反正心思没用在常久身上。常久倒是一直盯着他瞧,还帮oga把腿间的y水都擦g净了,再有一搭没一搭地吻兰小川的额头。

    “久哥。”兰小川愣了好一会儿神才反应过来,“你还没s呢。”

    “才想起我”常久与他额头相抵,惩罚x地拿yu根戳他敏感的x口。

    “我我刚刚在想孩子”兰小川悄声辩解。

    “让我s进去。”常久拉开他的腿不由分说就往里顶,兰小川咬着下唇哼哼唧唧地来回扭,被a按着腰狠狠c进了子宫才红着眼眶“啊”了一声。

    “啊什么”常久差点被他逗笑。

    “疼。”兰小川捂着小腹掉眼泪。

    “这不是太久没cha了吗”常久搂着他温温柔柔地choucha,“忍忍就好了,我的小川以前吃得可深了。”

    兰小川疼得直咬a的脖子,也不知过了多久常久才s,浓稠的精水把他撑得在床上来回爬着躲a的触碰,哭着喊不要了。

    常久哭笑不得地把他捞回来:“好了好了今天不cha了。”

    兰小川捂着脸的手指分开一条缝,匆匆瞄了眼常久的yu根就不g了:“还那么y,久哥肯定忍不住的。”

    “忍得住。”常久y是把人拉进怀里,肿胀的x器cha进兰小川s漉漉的腿间不动了,“你看,这不就好了”

    兰小川撅着趴着,不消刻哇的一声哭了:“久哥久哥欺负人”原是他的x道经受不住刺激喷了汁水出来,浇得狰狞的柱身更加烫人。

    “哎呦我真是”常久连连叹息,“倒像是我欺负你似的。”

    “你明明明明就知道我忍不住”兰小川气鼓鼓地敞开腿,“cha过以后最受不住了。”

    他不张开腿还好,一张开露出红润的x口,常久一个没忍住yu根已经cha进去了小半。

    兰小川气得嘴唇蠕动,半晌颓然倒在a怀里自暴自弃地叫喊:“cha吧,把我cha坏”

    “净知道胡闹。”常久抱着兰小川边亲边choucha,强迫着他又吃了满肚子精水才歇下来。

    nba捂着鼓起的小腹在床上捏着被角生闷气,常久的手在他柔软的rur边徘徊,时不时捏一下。

    “没n了。”兰小川转身拿对着常久,“不给久哥喝。”

    常久贴过去亲他后颈的腺t:“还和我置气”

    兰小川闻言转身往a怀里黏:“嗯。”

    “置什么气”

    “不告诉你。”

    “不告诉我,我怎么安w你”

    “久哥坏,就不告诉你。”

    他俩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腻腻歪歪地吵架,一直吵到天se昏沉,irale睡醒了趴在摇篮边咿咿呀呀地叫唤。

    “久哥好坏。”兰小川起身披了件衣f,两条腿软得直打飘,“说好了把n水留给孩子的。”

    常久坐起身望着他的背影笑:“再让我chacha不就有了”

    “不知羞”兰小川嘀咕着把ira捧着他柔软的rur乱咬,再用脸颊蹭兰小川的x脯,“你看,孩子不高兴了。”

    “哪儿会”常久对着兰小川招手,再把oga和孩子抱了个满怀,拿下巴上短短的胡茬戳irale的额头。

    “久哥。”兰小川把孩子搂进怀里责备地望着a。

    “没事儿的,我又不是不刮胡子。”常久好笑地揉揉他的脑袋,余光瞥见小a正咬着兰小川的ru粒喝得正欢,“这不就喝上了”

    兰小川摸摸孩子的小脑袋,又捏捏irale沾上n水的腮帮子,最后抱着他挤进了常久怀里。

    irale似有所感,不甚高兴地趴在兰小川肩头对着自己的父亲咿咿呀呀地叫。

    “啧,真随我。”常久好笑地捏住孩子的手指,不顾irale的哭喊y是亲了一口他的额头。

    “哎呀久哥,你别惹他。”兰小川连忙把孩子抱在x前轻轻拍背,“他还小呢。”

    “他可是a。”常久挑眉轻哼,“从小就凶。”

    兰小川才不管,搂着irale温温柔柔地唱睡眠曲,把孩子喂饱以后才小心翼翼地把他放回摇篮。

    常久坐在床上等着兰小川回到自己身边,再把人圈在身前二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