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ABO】撩袍(H) > 章节目录 第45章
    话不说就要掀衣f。

    兰小川猛地捂住x口羞恼地瞪a:“没n了,不给你喝。”

    “还闹呢”常久不由分说把兰小川的衣f扯开,再蹙眉拨弄红肿的ru粒,“疼不疼”

    “没闹。”兰小川见拦不住a就把头扭到了旁边,ru尖被常久按住的时候轻轻吸了一口气。

    “孩子吸得太狠。”常久温柔地含住oga的rur吮吸,舌尖不断扫过红肿的ru粒,y是吸出了稀薄的n水。

    兰小川抱搂着常久的脖子轻哼,x口又痛又麻n水却总是流不完,他听着a吸得啧啧作响忍不住羞红了脸,悄悄往后挪,生怕再被cha。

    “躲我”常久察觉出他的意图以后不满地抬起头,“小川,不许躲。”

    兰小川扭捏地蹭回来,挺x把rur送到常久嘴边:“久哥,你t吧。”

    常久含住oga的ru粒狠狠吸了j口才放过他,兰小川的ru尖颜se深了许多,红肿得分外诱人,还沾着稀薄的n水,常久盯着他的x脯看了半晌,觉得再吸兰小川该疼了就强忍着yu望替他拉下衣衫,可大约是被吸了太多n水的缘故,即使有衣f遮着,ogax前也隆起了隐约的弧度。

    “小川,你该涨n了。”常久隔着衣f轻柔地抚摸兰小川的x脯。

    “才没有”兰小川气呼呼地反驳,“天天被吸,哪里会涨”

    “这不是怕你难受吗”常久亲了亲他的鼻尖。

    兰小川闻言悄声嘀咕:“怕我难受还喝那么多n”

    “那我不吸了,等你让我喝我再喝。”常久说完当真不去碰兰小川的双ru,可等到后半夜的时候oga涨n涨得睡不着,蜷缩在常久怀里小声chou泣。

    “小川。”常久心疼得不行,起身把oga抱了起来,“难受就和我说,一个人哭什么”

    “久哥和孩子都睡着了”兰小川哭得直chouchou,“就我我一个人还醒着”

    “你叫我起来不就行了”常久摸摸他s漉漉的脸颊,哭笑不得地凑过去,先把衣f掀起来,再闻着n香含着ru粒大口吮吸。

    兰小川摸黑用指尖轻轻戳常久的脸颊,继而呜咽着挺x:“久哥,你别欺负我了,我难受”

    “好。”常久喝完一边,连忙去吮另一边的ru粒,轮流喝了刻兰小川才舒f下来,坐在常久怀里扭来扭去。

    “不困啊”常久好笑地吻他。

    “困呢。”兰小川抱住了a的腰,“久哥抱着我睡。”

    “你以前可都是要我cha着睡的。”常久搂着他打趣。

    “疼呢。”兰小川不敢躲,生怕a再生气,就撅着可怜兮兮地哼唧。

    “现在又不cha,你怕什么”常久按着他的把人紧紧抱在怀里感慨,“你在床上的胆子可没以前大了。”

    兰小川在黑暗中踌躇地犹豫刻,悄悄摸了摸a的胯间,继而咬牙道:“那我给久哥cha着睡。”说完便要脱k子。

    “逗你呢。”常久按住他的手,“真cha着你今晚还怎么睡还是等f情期到了再说吧。”

    兰小川闻言彻底放下心来,趴在a怀里迷迷瞪瞪地蹭,觉得在常久怀里什么姿势都舒f,就枕着常久的胳膊嗅来嗅去,闻了半天也没睡着,倒越来越精神。

    “小川,我们挑个日子去教堂吧。”常久见他不睡就悄声道,“最近天气暖和,咱还可以带孩子出去玩儿。”

    “久哥哪天有空”兰小川闻言爬到了常久x口趴着。

    “和你去教堂,哪天都有空。”常久揉了揉他的后颈。

    兰小川听了这话忍不住笑起来,手指头轻轻挠着a的喉结,撒娇似的凑过去t:“真的”

    “骗你做什么”常久被他t得直笑,“怕疼还老惹我,这不是勾着我cha着睡吗”

    兰小川闻言猛地收回了自己的舌头,坐在常久腰间战战兢兢地不说话了。常久难得没有逗他,安静地摸着oga柔软的腰。

    窗外的暖风时不时掀起窗帘,月光便不断照亮a深情的眼眸,兰小川像是受了蛊h,磕磕绊绊脱掉了k子,继而用手指撑开了s软的x道。

    “久哥,我给你cha”oga趴在常久x口轻喘。

    “不怕疼了”常久翻身把兰小川压在身下轻吻。

    “久哥不会让我疼的。”兰小川悄声嘀咕,双腿慢慢缠住了常久的腰。

    “你都这么说了”常久长长地叹息,挺腰缓缓c开ogas软的x道,再咬牙顶进宫口。

    兰小川的呼吸急促了起来,捂着小腹呻y,额上也有了汗水,但并不觉得痛,反而逐渐放松了下来:“久哥,睡吧。”

    “你先睡。”常久憋闷地亲他的嘴角,“我等你睡着了再睡。”

    兰小川轻轻地应了,c着常久翻身,再侧卧着抬起一条腿勾住a的腰,把肿胀的x器吃得极深。

    “小川”常久闷哼着扣住了oga的腰,“让我chacha好不好”

    兰小川却已经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还在梦里乖巧地点头。

    常久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认命地搂住了兰小川的腰,在黑暗中轻吻着oga的眉眼,继而感觉到有温热的汁水从x道中流了出来。

    “净会折腾我。”常久苦笑着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早兰小川在滚烫的情c里睁开眼睛,a趴在他身上起伏,清晨的y光刺眼得兰小川觉得常久额角的汗都带着光。

    “腿抬起来。”常久哑着嗓子笑,“让我好好chaj下。”

    nba乖乖抬起腿,常久捏着他的脚踝挺腰choucha,温热的汁水淅淅沥沥滴落到床单上,兰小川还不甚清醒,伸着懒腰乱扭。

    “专心点。”常久气恼地拍他的。

    兰小川敷衍地摸了j下自己的x口,然后挺腰s了些精水。

    a眯着眼睛轻哼,伸手握住他柔软的x脯揉捏,一边拨弄ru珠一边挺腰cha送,兰小川很快呻y着痉挛起来,x道拼命chou缩着收紧,越来越多y水从x口涌出来。

    “久哥久哥慢些”兰小川忍不住轻声惊叫。

    “忍忍。”常久托着oga的后颈与他深吻,下t不断顶进s热的宫口,狠狠撞着柔n的xr。

    兰小川咬着下唇不断挺腰,很快就绷紧双腿前后同时高c,可a还在一刻不停地顶弄着,滚烫的x器不断捅开敏感的xr,最后在兰小川的哭喊声里s了出来。

    “n”oga崩溃地捂住了x脯。

    常久拉开他的手,掀开兰小川被n水打s了一点的衣衫,埋头粗暴地吮吸。

    “别别吸了”兰小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