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ABO】撩袍(H) > 章节目录 第46章
    川抱着常久的头呻y,刚高c过得x道又涌出了汁水。

    “不吸你还得涨n。”a按着兰小川乱动的四肢喝得满口n香才停下,而兰小川瘫软在床上喘x,腿根泥泞不堪,x口也全是n水。

    “再歇会”常久好笑地亲亲他的额头,“孩子还没醒呢。”

    nba迷迷糊糊地点头,翻身睡着了。而常久替他擦去额角的汗,搂着兰小川的腰温柔地亲了好一会儿oga后颈的腺t,此时窗外y光正好,照得常久也忍不住抱着兰小川犯困。

    常久真正带着兰小川去教堂的那天,天气已经很热了,oga站在衣柜前蹙眉挑旗袍,左摸摸右看看,常久都换好了衣f他还光溜溜地杵在柜子前。

    “我喜欢那条红se的。”常久凑过去抱他,“你穿着好看。”

    兰的是哪一条,不甚赞同地嘀咕:“穿这个是不是看起来太不庄重了”

    常久的手掌在兰小川平坦的腰腹上滑动,边摸边往下探,嘴里却正经地说:“那这条呢”

    兰小川一把拍开了a乱动的手,把常久说的那条裙子拿了出来,困h地摸:“这不是我的呀。”

    常久的手换了方向继续摸,y是碰到兰小川s软的x口才停下:“我让人给你新做的。”

    兰小川微微怔住:“什么时候的事儿”

    “早就做好了。”常久把oga的小x摸出水以后收回了手,“本来想给你个惊喜,谁知道你自己跑了。”

    兰小川听常久提起这事儿不免自责,指尖抠了抠旗袍领口的金线扭捏道:“久哥,这旗袍好看。”

    常久让人做的裙子的确好看,暗红se的底布上一点儿褶子都没有,丝绸如水般顺滑,只领口用金线绣了一圈牡丹,兰小川穿上以后在镜子前羞怯地低下头:“久哥,我好看吗”

    “好看。”常久把他抱在怀里笑着亲,“我的小川最好看了。”

    兰小川笑眯眯地抱住了a的脖子,抬腿的时候猛地一愣,继而羞恼地蹦起来:“这这这这裙子开衩怎么这么高”

    常久忍着笑低头,手指探进裙边摸兰小川的大腿:“不高,你走慢些什么也露不出来。”

    nba气得腮帮子都鼓了起来,扭头往衣柜边走作势要脱。

    “小川。”常久连忙追过去,“别换,我喜欢这身,好看呢。”

    “真的”兰小川还有些气,捏着开衩的边缘轻哼道,“久哥一点儿也不知道羞。”

    “真的。”常久生怕兰小川把衣f换了,连忙拉着人往楼下跑。

    兰小川跑了j步就捏着a的小拇指要人背,常久把他背起来边摇头边走:“等会孩子也要我抱,你俩一个都不让我闲着。”

    他们说着话就到了客厅,常衡的oga正在逗ira好奇地拿小手摸他的脸颊,把常衡急得团团转。

    “咱们也生一个好不好”常衡嘀嘀咕咕地说个不休。

    “生不出来怪我”他的oga眼睛黏在孩子身上笑r不笑地勾起嘴角。

    常衡瞬间蔫了:“你别老是躲我,说不准就有了呢”

    兰小川趴在常久背上怯怯地望着他们,咬着常久的耳垂小声问:“那是常衡的oga”

    常久点了点头,把兰小川放下以后好笑地问:“你今天第一次见”

    “是呢。”oga抱着常久的手臂不敢上前。

    “连oga都怕”常久捏了捏他的手指。

    兰小川红着脸不吭声,刻后实在是惦记自己的孩子,扭扭捏捏凑过去抱irale一见兰小川就来了精神,拍着小手往兰小川x口拱。

    “喝了一早上的n了,还饿”常久没好气地揉孩子的脑袋。

    irale气呼呼地抬起头,嗷呜一口咬住了常久的手指。

    “再咬就不带你去。”常久眯起眼睛嘀咕,也不管孩子听不听得懂,“把你一个人丢在家里”

    “久哥”oga慌慌张张把孩子抱回来,“别把他丢下。”

    “逗你呢。”常久无奈地叹息,牵着兰小川的手往门外走,“哪舍得把你们丢下”

    兰小川轻轻“哦”了一声,低头亲了亲irale的额头。

    常久选的教堂在半山腰上,常衡开着车一路都在和自己的oga谈论孩子的事儿,兰小川坐在常久腿上抱着孩子笑眯眯地听。irale上车没多久就睡着了,趴在兰小川x口脑袋一点一点的,这姿势倒像是oga自己,常久瞧了一眼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等会我们先进去,让常衡他们带着irale玩。”常久凑到兰,“我有话要和你说。”

    兰小川歪着脑袋亲了一口a的脸颊,等车停下的时候贴在常久身侧往外挪。

    “得了,我抱你。”常久好笑地看着黏在自己怀里的兰小川,把oga打横抱起往教堂里走。

    明媚的光穿过教堂的琉璃瓦淌了满地,兰小川搂着常久的脖子左顾右盼,眼底的雀跃根本掩饰不住,等常久停下脚步的时候才慢吞吞地说:“久哥,你会不会介意我今天穿旗袍来”

    “我介意就不会给你做这身衣f了。”常久弯腰替他理了理裙摆。

    “久哥,我知道我的身份改变不了,外面肯定会笑话你,但是”兰小川捏着a的手指悄声嘀咕,“我敢穿着旗袍和你结婚呢。”

    “是了,我的小川最勇敢了。”常久捏了捏oga的鼻尖,继而单膝跪下握住了兰小川的手,“小川,嫁给我吧。”

    兰小川睫ao上沾了点泪,拼命点头继而扑到常久怀里chou泣:“我早就是久哥的了。”

    常久把他抱起来笑着摇头:“我还没来得及给你戴戒指呢。”

    “那那再来一次”兰小川急忙挣开a的手,抬起胳膊眼巴巴地盯着常久的口袋。

    常久哭笑不得地重新跪下,把细细的金se指环戴在了兰小川手上。

    “好看。”oga盯着戒指看了半晌,ai不释手地摸,“谢谢久哥。”

    “这就完了”常久无可奈何地捏他的腮帮子,“帮我戴上。”

    兰小川忙不迭地捏着a掌心里的戒指往常久的手指上套,笨拙的模样看得常久满心柔软,还不等兰小川戴好就把人抱在怀里亲。

    温暖的光把他俩拥在怀里,常衡和他的oga正站在教堂门口笑yy地逗irale,兰小川从未如此固执地相信自己和常久有很长的未来很长很长,夹杂着柴米油盐的平凡未来,有着寻常人家烟火气的未来,或许不会一帆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