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馅小甜饼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
    r馅小甜饼作者:一颗萝卜

    文案:

    就是r啊,解压r馅小甜饼,要吃吗

    标签:甜文nvx向爽文

    第一章

    男人将她摆弄成跪趴的姿势,月容挣扎着,可她这丁点力气在男人眼里根本不够看,大腿都没他胳膊粗,他轻而易举就能制住她,任由他将她随意摆弄成羞耻y靡的姿势。

    他恶劣的嘻嘻笑,像是她在和他玩闹一样。

    月容恼得不行,这坏痞子臭流氓尽会欺负她。

    g被他抬起,上身趴着床,两团浑圆被压扁,圆而翘的雪t高高撅着,像是在向人摇t求欢一样,两雪白中间一条嫣红se的线,那潋滟粉n的红晃得男人眼底燥火狂烧。

    秦晟腹下燃烧着一团汹汹yu火,yu龙高翘吐着涎。

    他都许久没碰过她了。

    秦晟扇了一巴掌她摇晃的t,“个小sf的s腚晃花了老子的眼。”

    白皙的t泛起红印,火辣辣的疼。

    月容羞极,吃痛喊了声,“混蛋从我床上滚下去”

    他一手反扣着她两只手腕,咧着牙齿,一副悍匪模样,咬了下她白花花的t,又n又滑,差点就想扯下这一块r。

    y沉着脸,“小sf想谁上你的床除了我之外其他的男人你想都别想。”

    这男人嘴里说不出好话,一回来就把她说成不知廉耻的sf。

    月容冷笑,“这可说不好。”

    这小sf惯会勾人,她的态度和语气,让秦晟想到他不在时,这张床和这个nv人,是不是也被其他男人压在身下,摸她软滑的ru儿,c弄那水哒哒的小b,还把那肮脏的精ys进她娇n的x里。

    一想到那副画面秦晟身t里的暴n腾起,在战场上厮杀的男人此刻血y都是狂热的,面对敌人时他脑子清醒理智,但现在那些理智全喂了狗,他想杀死那些敢靠近她的男人。

    秦晟扣着她的下巴,恶狠狠的吃她的嘴,大舌堵在她嘴里,听她反抗不了呜呜咽咽的喊,一手包着她的n儿抓揉,看她在他身下反抗不得。

    月容恨死,使劲咬了口他的舌头,嘴里血腥味蔓延,他仍未退开,b她将混着他血的口水咽掉。

    他俯在她身上,x膛贴着她的背,x膛滚烫,心跳鼓动着她的背,还有左x那新添的疤痕贴着她的背脊。

    她有一瞬间的心软,但转瞬想到他明天又要走,心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拼命挣扎着,累得她气喘吁吁男人都不动半分,那根吓人的坏东西顶着她的的t瓣,顶端蹭过留下一条s漉漉的水渍。

    她又心悸又气愤。

    他那活儿数次滑过她g缝,头部挤弄她的后x,吓得月容拼命往上缩着身子。

    他狠狠吸了口她的小舌,喘着气,“躲啥呢。”

    秦晟胯下那活生得驴d一般大,不敢直接入怕伤了她,是以每次都用唇舌好好将那小花t开t润了才敢c弄。

    男人分开她两条玉腿,钳住两瓣圆滚滚白nn的t掰开,头颅埋在她小x下,那条红艳艳的红线早已s盈盈,跪着的姿势使得两r瓣紧紧挤在一起,他一口能吞了去。

    说什么男人膝下有h金,他是宁愿死在她身上。

    含着两肥嘟嘟的r瓣裹弄,再用大舌t开x缝,小x里刚好兜着一汪春水,直接洒在他嘴里。

    月容一张娇艳的小脸埋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水莹莹的桃花眸子,那坏人炽热的舌一t她就一抖,两条腿儿被t得颤颤摆摆,t儿也在他手下颤抖。

    她咬着唇不想发出呻y声,但那细碎的娇y还是从唇缝间漏出,绵绵糯糯的,更加激得男人x起。

    秦晟勾着嘴角笑,还叫他滚,现在不是被他伺候得yu仙yu死吗。

    这小sf一贯嘴y,口是心非得很,还不如他嘴下这水nn的b诚实,花y源源不断的哺入他口中,大舌cha进她紧窒的x里搅了搅,那xr娇娇的颤,裹着他的舌头不让他离开。

    恼人的大舌在她x里搅出一阵惊涛骇l,还仿着cx的动作九浅一深的choucha。

    月容不敌,被他t得喷水了,x儿瑟瑟的收缩颤抖,身子也不停的颤,那香甜的水儿不要命的涌,全被他用舌堵着喝了去。

    秦晟一边吃着她的s水,一边含糊的说,“小srr别急,等老子再给你ts一点就喂你精水吃。”

    月容羞恼,“呸谁要你的脏东西混蛋啊滚开”

    一番话说得支离破碎一点气势都没。

    秦晟嘿嘿笑,“你是我媳f,是我孩儿他娘,老子的子孙y全是给你的。”

    月容狠声说,“呸呸呸臭痞子,谁是你媳f,我明早起就应了城西那家少东的求亲。”

    秦晟黑眸暗了下来,泛着嗜血的红,像头饿狼,狠狠的咬着她的r瓣撕扯。

    厉声道,“你敢我就去杀了他”

    最娇n的地方被他这样粗暴对待,月容痛得浑身打颤。

    萝卜啰嗦:双开有可能好一点也有可能更不好

    第二章你说爷怎么就那么的稀罕你呢hh

    月容的眼泪一下子就滚了下来,“你去呀最好把我也给杀了”

    语气倔强,说出的话能气死他,可是声音发颤带着哭腔。

    秦晟一听她哭,漫天的火气也消了,怎么又把这娇娃娃给整哭。

    趴俯在她身上,x膛贴着她的背脊,嘬吻她圆润的肩头,扶着发涨的老二抵在她x口处,小b被他t得松软s润,他微微往前一送就陷进去,滋的一声挤开y水入了去。

    月容打了个颤,使劲咬着嘴唇才没发出声。

    秦晟埋在里面没有动,她那nx才给他g过j回而已,紧得快要把他老二给夹断。

    月容和他纠缠间发髻乱了大半,长发扑散在肩头,一张泪盈盈的小脸掩在如云的乌发间更加楚楚可怜。

    秦晟拨开她的长发,那娇娃娃眼睛s漉漉的,眼尾泛着红晕,泪珠子不要钱的一颗颗滚下来,娇俏的小脸梨花带雨。

    娘的,他的心都被她攥成一团了。

    轻柔的掰过她的脸,他一手的茧,粗砺的指腹擦得她娇n的肤泛起红痕。

    “哭得老子心都碎了,你明明就知道,老子怎么舍得动你一根手指。”

    吻掉她滚落的泪珠,“别哭了啊。”

    见她还不听,依然垂着泪。

    秦晟心底烦躁,捏着她的下巴吻了下去。

    管他娘的,把这小sf给c透了看她还闹不闹脾气。

    秦晟额角青筋绷起,嘴里吮着她香软的粉舌,手掌下是细n肤。

    身下噗呲噗呲的耸动顶弄她的花心,像把她给钉在这床上,而那小nx像个r套子紧紧套着他的老二,别看这小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