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馅小甜饼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2
    fx儿小小的,可里面却大有文章,水多又紧,一层层套着他的命根子,恨不得就此埋在里面不出来。

    月容被他入得顾不上哭,被迫张着嘴让他咂嘴含舌,下面被他重重顶戳,顶得她身子发软。

    气忿不已,寻着机会想咬他的舌头,被他先一步发现,咬住了她的舌尖厮磨。

    秦晟吮了口她香滑的舌尖,嘿嘿笑,“还能给你得逞第二次”

    月容瞪他,一双蛾眉蹙起,美眸里冒着火,眼眶嫣红,娇容也晕着酡红,小嘴被他吃得红艳艳,哪像生气的模样,反倒是更加魅h勾人。

    秦晟重重吻了下她的脸蛋,“你说爷怎么就那么的稀罕你呢。”

    月容嫌弃的擦掉脸上他的口水,“因为你犯j呗。”

    秦晟掌着她一边ru儿搓捻,去啃她白皙的脖子,“哈哈对了,爷就是犯j。”

    这个人完全就和山上的悍匪一样,满身匪气,哪里像个将军。

    月容挠他的x膛,愤声说,“嗯你别啃我脖子”

    每次都啃得她一脖子的红印,害她大热天的都要穿高领襦裙,还要顶着n娘揶揄的目光。

    秦晟不啃她脖子,舌头顺着t上去,裹着她小巧的耳朵t弄,舌尖伸进她耳蜗不停转动,还钻进里面勾弄,滑溜溜的还有羞人的声音。

    手下使劲揉捏那团n儿,把小n头捏得挺起来,再掐着转拧。

    月容呼呼喘着气,又是痒又是酸,身子也染上了一层粉se,连抬手挠他的力气都没了,在他猛烈的撞击下化成一滩水,小嘴无意识的溢出一声声娇y。

    秦晟笑,看这小sf还怎么闹脾气。

    这小sf一身细nr,他稍微重点都能留下印子,大掌在她身上留连,ai不惜手,真恨不得长出十双手来。

    滋溜滋溜的吃着她的耳朵,下面更是激烈,挺翘的g被他撞得啪啪响,白皙的t瓣红通通的,两瓣雪t不住的颤。

    秦晟t了t牙齿。

    打了一下那晃眼的腚,tr可怜兮兮的颤抖,包着她一边g不停抓揉,掰开看他的j巴在她那小洞里进出,出来时带出n红se的xr翻飞,进去时两r瓣艰难的贴着他,chou动间还有y水挤出来。

    t她的耳廓,“卿卿你好紧,快爽死老子了”

    一下掰开一下合拢,带得里面的sr也一下紧过一下。

    月容被他玩得浑身发软,可心里却还是气恼,趁他越g越快猛地缩紧下面,紧紧夹着他那根坏东西。

    秦晟正在兴头,突然被她一夹差点就s了。

    拍了一巴掌她的g,“媳f你差点夹断老子的命根了,以后还怎么给你松快。”

    “呸,谁是你媳f,夹断你这根臭东西最好。”

    秦晟嬉笑脸,凑过去亲她脸颊,“嘿嘿,夹断了我也能给你松快。”

    这话不怀好意,意有所指。

    月容登时就红了脸,这se胚子臭流氓。

    “老子即便用一根手指也能让你上天。”

    月容不愿再听这些下流的荤话,扯过床上的薄被盖住脸。

    第三章小nx已经承了j回精,再也兜不住,满得溢出来hhh

    整一晚上那男人就像头恶狼,而她就是恶狼嘴里叼着的那块香r,被他翻来覆去的啃,一个姿势接着一个姿势尝。

    秦晟把她从床上抱下来,边走动边g,男人身型高大,她身子娇小挂在他身上,肤se也是两极,他遒劲有力,力量b发,而她娇柔绵软,怕是一用力就能给伤了。

    从男人背后只能看到一只白玉似的小脚,随着颠簸上下晃动,看得人无端燥热血脉喷张。

    室内只燃了一根蜡烛,烛火被风吹得晃晃悠悠,他们俩的影子映在墙上也跟着飘摇。

    nv人被他颠上去,腰肢盈盈纤细,两只ru儿甩动,一头披散的青丝也跟着荡。

    如果有人看到这面墙怕是也会流鼻血。

    秦晟在床笫间一向粗暴狂野,月容被他颠上颠下的顶弄,y物在她身t里粗暴的进出,顶得她两只小脚乱晃,n儿也摇出一阵rul,出气人的话,只一味的哭y。

    秦晟这下可开心了,哄着她喊他名字。

    月容哭骂道,“嗯呜秦晟你这混蛋秦晟你就是个禽兽”

    秦晟任由她骂,还赔着脸笑,当她在打情骂俏一般。

    将她重重往下一放,她忽的尖叫,拍打他的x膛。

    “呜呜秦晟我要死了”

    他那玩意大得吓人,早先他把她堵在巷子耍着无赖让她去摸,她甫一碰到就吓了一跳,怎么这人身上还有这可怖的物件,自此躲他躲得愈加厉害。

    想不到最后还是被他给哄了去。

    秦晟笑着吻她,“我陪你。”

    b发坚y的j巴埋在她nx里也不着急动,小x儿已被他c开,轻而易举的顶开花心,用大g头碾磨娇n的花心。

    又将她放在美人塌上,小小的一张塌他偏要挤在一起,两人身上俱是一身的汗,黏黏糊糊的,j合处也黏哒哒的往下淌着精y。

    美人塌咯吱咯吱的响,秦晟身材雄壮,这塌怎么能承受得住他的重量,月容听得胆战心惊,生怕摔了。

    使劲掐他胳膊,“唔回床上”

    秦晟好j个月没碰她了,两颗子孙袋鼓鼓囊囊不知积攒了多少精水,甩得啪啪响,先前那浓精一一灌入她的b里,捅一下就噗嗤一声喷出白汁。

    抓着她n儿揉,揪她翘嘟嘟的n头,“回床上就给我t老二么”

    月容愤恨,一张脸红了个透,又下死力掐他胳膊。

    他还就ai和她挤在这小塌上,不用怎么使力,j巴就能完全顶进她的花心,还嫌不够,想把两颗硕大的子孙袋也埋进去。

    “嗯啊se胚混蛋”

    秦晟忍俊不禁,她颠来复去也只会这j句骂他。

    月容被g失了神,手脚绵软,娇容酡红鬓角染汗,他不停啃着她的肩头,真当她是香喷喷的r一般,又啃又咬,情到深处也顾不上收敛力气,越大力越好,就要在她身上留下他的痕迹。

    月容白皙的身子布满了牙印和指印,每每和他欢愉一场,身上的印子都没法看。

    他的大掌紧紧搂着她的腰肢,两人叠在一起密不可分,s乎乎的c热,贴着她后背的x膛滚烫。

    月容把手搭在他手背上,喘着气,“呜嗯秦晟你混蛋。”

    过了会,才轻声说,“你早些回来。”

    秦晟耳朵尖,听清了她的话。

    还当她一贯嘴y,最后还是舍不得他。

    嘴角不禁扬起,嘴上还是不正经,“等着爷回来再给你cb灌精,好好滋补一番。”

    “嘶”

    胳膊又被她掐了一下,秦晟脸上还是带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