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馅小甜饼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4
    sec红,使劲搓洗着手指,x脯上下起伏喘个不停,又恨恨骂了j声秦晟。

    萝卜啰嗦:这个单身节也还是没有脱单并且写着甜文自n:3っっ

    第五章x脯里那颗心砰砰跳个不停,脸蛋滚烫滚烫的

    秦晟躺在地上,枕着手,嘴里咬着根c,望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想起那晚,行军路过北垠县,离她这么近,一旦想见她的那个念头冒出来就疯长,斩也斩不断,立时驾了马飞奔去。

    等见着了她,她又一句一把刀子,开始还不愿意从他,嘴里坏痞混蛋轮换着骂,这么久了她还是只会这两句骂人的话,到最后被他弄得疼了一直喊他名字,自以为愤怒,但听在他耳朵里却是娇滴滴软绵绵的。

    “秦晟秦晟你个混蛋。”

    秦晟嗤笑一声,完了,就他妈不应该去找她,他现在全部的念头都挂在那婆娘身上了,还怎么在沙场杀敌。

    一想到她在他身下娇喘,那娇躯像条小白蛇一样贴着他扭,又s又得劲。

    秦晟下面蕴了一团火,胯下的兄弟隐隐有抬头的冲动。

    抓了把,低声骂道,“嘶,s婆娘。”

    程浩辉转过头看自从去了一趟覃塘村回来,就一脸魂不守舍的老大。

    “哥,你在想些什么呢。”

    秦晟咬着c杆,依旧望着天,“想我婆娘,再不快点打完这场仗,老子的婆娘就要跟人走了。”

    程浩辉笑,“嘿嘿,哥,嫂子怎么可能跟人走。”

    那时候嫂子刚来他们村,他哥一见着人家就跟狼见了r一样,一座山一样高大堵在小嫂子面前,小嫂子臊红了脸往旁边走,他又往旁边挪步,将人堵得严严实实的。

    再等到她一跺脚,嗔骂,“你这臭流氓,给我让开”

    他哥就笑嘻嘻的让开,黏着小嫂子的尾巴追。

    秦晟将咬烂的c杆吐出,也想起了刚遇着那小sf的时候。

    怎么一见面就着了她的道呢。

    月容的爹娘感情深厚,月容她娘去得早,月容的爹张老汉不想再待在南方睹物思人。

    他们从扬州回到了北方老家,他爹积了不少本钱,打算回来这里落脚,做个小买卖什么的。

    月容可不习惯了,扬州的风是轻的,雨是柔的,说话也是温声细语的,这里的风又大又狂,连那雨也是急,狂风吹得人脸生疼。

    月容坐在马车里,问坐在前头赶车的张老汉,“爹,还要多久才能到”

    老张头甩了一下马鞭,发懒的老马又嘚嘚跑起来。

    “闺nv,快了。”

    响午他们进了城,马车外热闹一,月容偷偷掀开车帘看,这里和扬州全然不同,大街上也有nv子走动,街上还有人骑着马,商贩叫卖声都和扬州不一样。

    有一人打着马经过她的小窗口,月容猝不及防和那人对了眼,马上的男子脸庞清俊,眸子湛黑幽深,x膛宽阔。

    月容细瞧了眼。

    那马上的男子朝她挑眉,咧嘴一笑。

    n娘急急道,“哎哟我的小姐,快放下。”

    月容连忙把帘子放下,遮去那男子肆无忌惮的目光,x脯里那颗心砰砰跳个不停,脸蛋滚烫滚烫的。

    “这风太烈,仔细吹伤肤。”

    她肤娇n,刚进到北方还没适应,被那g燥的风一吹就吹伤了,如今还红一的没好呢,现在是整张脸都红了。

    坐在前头的老张头听到,“闺nv,等安稳好,爹陪你出来逛逛。”

    月容心不在焉应道。

    “爹爹可不许骗我。”

    背着n娘拍了拍急跳不停的x脯,烧红的脸却迟迟未消。

    马车七转八弯的绕进一条小巷子,是他爹早年置下的院子。

    月容从马车上下来,想帮她爹搬东西,老张头让她进屋。

    “不用你帮忙,进屋歇着去。”

    老张头是北方汉子,身材魁梧,月容随了她娘亲,娇娇柔柔的。

    老张头在院子前面开了间小小的粮油铺,日子虽不算得上富裕但也充足,自此他们一家就在北垠县安顿了下来。

    第六章月容心慌脚软,一边觉着被他轻薄了,一边又觉着要感谢他

    店里没雇着人,老张头一个人看顾不过来,有时还要帮忙送货,所以n娘有时也要去帮忙。

    月容不常出去,只是在老张头送货的时候才去铺子看顾一下。

    自来了这没多久,周围的邻居都知道,新开的粮油铺当家有个漂亮的闺nv,来他家打听做媒的都来了好j趟。

    月容他爹从前也在扬州开粮油铺的,不过南方民风没这么开放,月容很少出去,加上月容娘还在,就得了一个闺nv总是娇宠着,哪舍得她g活受累,月容爹老张头疼ai月容娘,小户人家也给月容聘了个n娘。

    现在不一样了,家里就三个人,不能全靠月容爹撑起来。

    月容正坐在柜子后面,听到脚步声,还没抬起头,温声细语问道,“客官,想要点什么”

    等她抬起头来,登时就愣住了,眼前这穿着靛青se长袍的男子,正是那日在大街上见过的。

    有着北方人挺拔高大的身型,浓眉钩鼻,那视线太明目张胆,直勾勾的看着她。

    月容心里气恼,这人的眼睛太讨厌,黑湛湛的看得她心慌得很,避开他的眼神也能感觉到他仍旧在看她。

    见他没回话,月容再问了句,语气冷y,“客官有何事”

    秦晟嘴角微掀,“我来买米的。”

    月容指着左边,“那便是,你挑。”

    明明是让他挑,他却偏偏还看着她。

    月容瞪了他一眼,自顾自的帮他挑,“这种是南方新上的米,口感绵糯。”

    秦晟侧头问道,“你也ai吃这种”

    月容不解,点头,“嗯。”

    “那要这种。”

    看他身强力壮的,月容就不问他要不要送货了。

    秦晟直接要了一大袋,也不用车推,自己扛到肩上。

    到了家,秦大娘出来见到儿子肩扛了一袋子东西,“这什么呀”

    “娘,这新出的米。”

    秦晟娘不解,“平白无故的买什么米。”

    秦晟只勾着唇笑,“这米好吃。”

    要给那东街的宁嫂子送油,老张头出去送货了,月容把这活揽了,从这里走去东街就二里路而已。

    月容认得路,把油送到宁嫂子那里收了钱。

    宁嫂子豪爽好客,拉着她的手,“你这模样长得可真标致,许了人没有”

    北方民风彪悍,可月容仍旧不习惯,脸颊发热,摇头。

    南方来的姑娘就是和北方的不一样,娇滴滴的可人。

    宁嫂子见她怕羞便不再问她,只笑yy的嘱咐她下次再给她送油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