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馅小甜饼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6
    ”

    月容心里急着想见到秦晟,便也没理会他的称呼,得知他去练兵了,气恼他明明受伤了怎么不好好休息。

    萝卜啰嗦:他们以前的事cha着来写,不然能卡死我,这样会不会很混乱呀

    哈哈,现代版的情诗:

    卿卿,我已至边关,这里的风比北垠县的还要大,这里的酒烈得狠,这里的的夜黑得早,这里还有无边的c原,和那蓝湛湛的天。

    我胯下的马喜欢这里,可我胯下的老二不喜欢这里。

    这里没有卿卿。

    拿武器杀敌的手夜里也想着你。

    第八章咽他渡过来的津y,伸着小舌给他吃剧情

    正在练兵的秦晟得知她已到的消息,挥手让程浩辉来c练,急急往自己的营帐走去。

    一把拉开营门,月容正坐在他的床上,j大步上前拥住了她。

    月容一脸担忧溢于言表,没有躲开他的怀抱,被他一身凛冽的气息包围着。

    “听说你受伤了”

    秦晟脸上一抹不自在一闪而过,“嗯,不小心,小事。”

    月容手抵着他的x膛,眼里满是紧张,“伤哪里了给我看看。”

    秦晟笑,“之前是谁说的想我死在这呢”

    月容狠狠瞪他,“那你倒是死呀。”

    秦晟搂着她的腰低头亲了口她的嘴儿,“老子最喜欢你这口是心非的小嘴了。”

    月容用手背抹了下嘴巴,捶了一拳他的x,听到他哎呦一声,以为捶到他受伤的地方,忙问,“怎么了疼吗”

    秦晟捏着她的手捂在x口,皱着眉,“心口疼。”

    月容甩开他的手,呸了声,“流氓。”

    看他还是油嘴滑舌的无赖样子,估计那伤也无甚严重。

    “那我回去了。”

    秦晟环着她的腰,“别呀,卿卿,媳f。”

    看他一个高大伟岸的男子软着声喊她,忒不要脸。

    “你不知道,这儿的c原广袤,我带你去跑马。”

    月容生长在南方,还从未到过这么远的地方,不禁有点心动。

    秦晟不由分说,一把将她抱起放在床上,俯身下去就吻,一边吻一边摸,月容顾着上边顾不了下边,一身藕se的粉衫褶子裙给他弄得皱巴巴。

    分开了好一阵子,两个人这下都要烧起来了,贴着的唇舌火热,月容感觉自己都要熔化在他的吻下。

    初始还不肯,扭着头闭着嘴,被他有力的大舌撬开,勾出小舌在嘴里吮,忙着躲他的舌头,后来就不知怎地缠在了一起,咽他渡过来的津y,伸着小舌给他吃。

    吻着那神志都飘散了,哪还记得离开。

    秦晟叫人送饭进来,军中的厨子知道将军夫人来了,还特地做了些精致一点的饭菜。

    待吃过饭后营里有人找秦晟议事,月容待在营帐里,安置好自己的包袱,看到他枕头下面露出一角水红se的布。

    chou出来一看,是她先前夹在信封里的肚兜,颜se泛白,也不知道他拿来做什么了,还飘着一g子味道。

    仔细闻了下那味,脸蛋登时就热了,连忙扔掉。

    一脸羞愤,“臭流氓。”

    秦晟回来见到床上扔着的肚兜,凑着脸过去,拿起肚兜,“卿卿真贴心,特地给了贴身的肚兜给我解相思。”

    月容挣了挣,“你这se胚拿它来g嘛了”

    秦晟一脸笑,不怀好意,埋在她发间深深嗅闻,“卿卿明明是知道的,每晚想你想得睡不着的时候,老子就用卿卿给的肚兜来缓解。”

    “不过老子的兄弟习惯了卿卿的温香软玉,念着卿卿的名字,弄了许久才出来。”

    月容一张俏脸红得快滴血,水红se都被洗得浅了一层颜se,也不知用了j回。

    一想到这男人在夜里,拿着她贴身的小衣弄着那根b热的棍子,黑夜里他的喘x沉沉,一边念着她的名字,一边释放yu望,身子不禁热了起来。

    秦晟撩着她的发丝,“下次换另一个颜se。”

    月容臊得不行,“你起开”。

    秦晟非但不起反而压了过来,手臂制住她,用牙齿扯开她的衣襟,层层衣裳下,掩着的是件n绿se的肚兜,上面绣了缠枝纹,朵朵小花绕着枝条。

    准确的叼住一朵小花,就听到她低呼一声。

    “臭流氓,你”

    再被他用牙齿磨一下,话都说不清了,尾音颤抖。

    “啊我想沐浴”

    这十j日都在赶路,匆匆忙忙的,身上不舒f极了。

    秦晟大掌扣着她的腰肢,脑袋在她x脯处拱,声音含糊,“等会儿就带你去。”

    猴急的扯掉她身上的衣f,月容左闪右躲,隔壁就是其他营帐,现下大家都休息了,他做那事动静又大,给别人听到要羞死,他不要脸她要呀。

    “不要能听见的。”

    秦晟深知她的x情,但她越是抗拒他越得劲。

    萝卜啰嗦:暴走回来了,立fg,明天也要更新

    第九章x儿极窄,一根手指就能将她喂饱h

    “他们不敢听的。”

    月容衣裳给他扯掉大半,他大掌拨开裙裾拉下她的小k,先用手指抚摸她的腿心,见已微微沁出些蜜汁来,再以两指分开黏答答的小r瓣,待要cha一指进去,她往后缩给躲开了。

    月容摇头,脸上已经酡红一,“你身上还有伤呢。”

    秦晟咬她的耳朵,手指揉捻肥嘟嘟的小r瓣,“媳f在上面好不好。”

    月容微眯着眼,手依然推拒着他伸进她裙中的大掌。

    秦晟忍着下腹熊熊燃烧的yu火,耐着x子给她先用手指润开小口,她那小口紧得很,每每要入进去都要先花费一番功夫。

    秦晟虽然在床事上粗暴,但终究是怜惜她不敢伤了她,每次都用手或用舌给她t。

    何况他也喜欢吃她那娇滴滴蜜似的小花,吃着下面水莹莹的nx,小美人还会咿咿呀呀的娇y,骂他混蛋的声音也是甜软勾人的。

    再到她高c时猛地一唆,小美人就尖叫着给他送上了云端,娇容如雨打过,鬓角汗淋淋,媚眼如丝。

    那满足感比打了一场胜仗更令人欣喜若狂。

    他常握兵器,手指上有一层厚厚的茧子,月容那处娇n,被他茧子刮过都不由得颤栗,小口一缩一合的溢出点点蜜汁,把他的手指给润s了。

    秦晟隔着肚兜嘬她的小n头,那一块布都给他含s,n头顶起一个圆。

    “卿卿下面s了,小尖也给我ts了。”

    手指在她x口前后摩擦,蹭得一手的水,再缓缓cha进她s润的小x里,那x儿极窄,一根手指就能将她喂饱,软乎乎s热的r壁夹着他的手指。

    秦晟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