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馅小甜饼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0
    你的马”

    马儿放完风回来看到c地上,它的主人与今早坐在它背上的美人滚成一团,衣饰凌乱,而且它的主人还赤着一双眼,喘着粗气。

    像是在战场上杀敌,可又不同,脸上神se似狂似喜。

    它叫了一声,又跑近一点。

    c地上的美人不知哭着说了些什么,它的主人不再动了,伏下身抱住了她。

    自马儿跑回来,她就紧张得下面的xr一直收紧,小nx严严实实的箍着他的r根,待马再跑近一点,月容哭着捶他,让他不要动了。

    秦晟怕真吓着她,开口,“御风。”

    马一听到他叫唤,咴咴的出气,动了动脑袋,随即又抬起马蹄跑走了。

    月容整个人抖成一团,秦晟笼着她,密密的吻她的额头,大掌抚掉她脸庞的细汗。

    “卿卿不怕。”

    月容是真的觉得自己疯了,才会答应他在这荒郊野岭里做这种事。

    可不得不说在这做,内心深处竟然会有种羞耻的快感,比平时更加刺激。

    秦晟可快要爽死了,低下头吻住她的嘴,含吮她的唇瓣,下面一下下紧密chou送,撞得她娇y不断,小x汁水淋漓。

    大掌扣着她的腰,使得她怎么扭,那rx仍然牢牢套着他的d。

    秦晟深深的吻着她,月容也抬起头迎他的舌,两人都气息不稳,喘得越加急促,却还不松开。

    月容被他撞得发晕,伸着手环着他的脖子,舌头也被他吮得发麻。

    因为他,她才会这么疯狂。

    “啊嗯秦晟我嗯唔要疯了”

    秦晟狠狠顶弄她的花心,看她两条腿直打颤,nx承受不住的痉挛chou搐,最后将自己深深埋进去,在她子宫里洒了一大泡浓精。

    含着她的唇,哑着声道,“老子我才要疯了。”

    那就一起疯吧,他可不会让她还保持清醒。

    第十四章咬着她颈后的一块nr,把灼热的精水s满了她的x儿

    月容现在才知道秦晟当个将军是这么悠闲的,不练兵时就带她骑着马转悠。

    自那日他尝了在野外的乐趣后,每次在外面都蠢蠢yu动,月容被他得逞了j次后再也不依。

    因为他有一次居然在马背上就压着她弄了起来。

    月容吓得花容失se,他还恶劣的c马,马儿跑得飞快,颠来晃去,他都不用动,那根东西始终严严实实的堵在她里面,搅得一壶春水满溢,顶得她小肚子酸疼。

    秦晟埋在她颈子后,t她露出来的一小节白皙如雪的肤。

    被他火热的舌头t得那块肤s漉漉,又烫又痒,下面又被他狠顶着,觉得怎么都逃不了这个男人。

    月容被他紧紧钳在怀里,马儿跃下一个高坡,那根r物顶开子宫,g头戳弄子宫壁,月容一阵颤抖,尖叫一声泄了。

    秦晟一手拉着绳,一手拥着她的腰,被她chou搐的xr不要命的吮着夹着,再也忍不住,咬着她颈后的一块nr,把灼热的精水s满了她的x儿。

    月容回去恼了他好j日,没给他好脸,冷着脸收拾好包袱准备回去,秦晟连忙把她的包袱藏起来,抱在怀里一声声心肝宝贝卿卿媳f的哄。

    叫得她烦了,红着脸捂住耳朵不看他。

    秦晟就一阵低笑,觉得这血腥残酷的边疆有她在都平添j分温和。

    守在账外的两个士兵低着头,他们是真的不想再被安排来将军这里守营啊白天晚上都要被将军吓得心肝颤。

    月容aig净,在军营里只有她一个nv子,不好总是沐浴,秦晟知道她,晚上就带她去那条小溪。

    月容坐在一个被溪水打磨的光滑的石头上,撩着s了的长发搓洗,看水里游得像条鱼一样快的秦晟。

    水面铺了一层月光,波光粼粼,男人忽而破水而出,后背肌r结实,线条流畅,充满野x和侵略x。

    月容不会水,看他在水里游得如一尾蛟龙般,心思动了动。

    “秦晟。”

    抬脚踢水泼他,秦晟朝她游过来,停在她前面,捉住她放在水里晃荡的小脚。

    她侧着身子,腰肢细软优美,弯成一个令人心折的弧度,长发垂在x前,身上只着了件白se裙子,ss的贴在身上。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美,在铺泄而下的月光下美得像神nv,水眸泛着莹莹的光,看得秦晟一阵心悸,哪里是天上的神nv,分明就是只躲在山里吸食y气的狐狸精。

    秦晟用力一拽,她扑到他怀里。

    月容猝不及防,吓得在水里扑腾了j下,手臂紧紧抱着他。

    秦晟笑,大掌搂着她的腰,往他怀里一收,两人身t相贴。

    “卿卿叫我g嘛”

    他一身肌r,y邦邦的,在水里还是发烫的,这里的水不浅,足足到她肩膀,所以月容也不敢松开他。

    “我也想学凫水。”

    秦晟抱着怀里软绵绵的qn五八六九九七五一零全最低价,畅读oo每月最新连载及完结心里想的却是,等她学会凫水之后,把她压在水里g一顿,小s娘们两条细长的腿缠在他腰上,想想就带劲。

    第十五章秦晟,你想要我吗

    月容在水里踢踏着水,泼得秦晟满头满脸,秦晟一只手扣着她的腰防止她下沉,一手抹了把脸。

    隔着泠泠的水面看到她扭着腰,两条白nn的腿露出水面。

    秦晟顶了下腮帮,沉着心教她,“两只手往前划水,脚也要跟着抬。”

    月容按他说的做,学了一会儿,大着胆子让他放开手,自己用力划拉着水,没游j下就要往下沉了,吓得她连忙尖叫。

    秦晟自是跟在她旁边的,大手一伸立马给她捞起来,看她像条小鱼一样扑腾的样子,忍不住低声笑了。

    月容两脚攀在他腰上,仰起一张水灵灵的小脸。

    “呜,凫水好难学呀。”

    “这当然没那么容易学会。”

    秦晟颠了颠她的g,把她放到背上,让她两手环着他的脖子。

    “走,老子背着媳f游。”

    秦晟肩膀宽阔,驮着她也丝毫不觉累,手长脚长的划着水,带着她游仍像一个人游那样自在。

    月容放松着身子,下巴枕着他的肩,一只小手随着波l飘。

    “媳f,明日老子让人护送你回去。”

    月容愣了愣,前一阵她闹着要回去他不松口,现在主动提出让人送她回去,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你之前不是不让我回去吗”

    秦晟转过身来,大掌搂着她的腰将她带进怀里,“近日接到传来的消息,胡人那边已经蠢蠢yu动,这里不安全,你在这儿我不放心。”

    月容本来还笑着的,听到他的话不免面露忧se。

    秦晟看她静下来,用下巴蹭了蹭她的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