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馅小甜饼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1
    头,“担心什么,老子百来场仗都打过了。”

    月容手抵在他的x膛,掌下是一条长长的伤疤,凹凸不平,第一晚她就发现被他骗了,这男人就是个混蛋,生气也是有的,但她也藏不住自己心里的想法,当她听到他受伤时内心的慌乱与害怕。

    这样一想,顺着他点也没什么。

    “秦晟,等你打完这场仗,回去我就跟你成亲。”

    等翻了年她都十八岁了,成了个老姑娘,之前她不愿意嫁,想留在家陪久一点爹爹,再加上他瞒着她去参军。

    她知道他是为了什么去参军,但仍然觉得生气,战场上刀枪无眼,即便他身手很好,身上还是落了很多伤。

    每次他回去她都没给好脸se,想着她任x一点胡闹一点,他会不会就不离开。

    月容垂下眼睑,掩出眼里的担忧。

    他这些日子带着她四处游玩,她忘了这不仅是一处风景,更是充满肃杀之气的边境。

    环着她的手臂收紧,男人似乎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自听了她的话,心里一阵发涨,怕一不小心使劲她会疼,但他开心得不得了,不知道怎么表达他的喜悦。

    月容摩挲他的伤疤,忍不住低头印上一吻,随后被他抱起水面,月容惊呼,这男人真是鲁莽得很。

    “媳f,我真的太高兴了。”

    月容被他高高抱起,双手撑着他的肩膀,低头看到他漆黑炯炯的眼瞳映着光。

    看他满脸都是洋溢的笑,月容嘴角也不禁扬起,这傻不楞的混蛋。

    抱着他的头,吻住他翘起的唇,“秦晟,你傻不傻”

    秦晟满心欢喜,再见到她主动吻他,含住她送过来的唇。

    他在她面前就是个傻子,她刚搬来北垠县,他为了引起她的注意在她面前g尽傻事,等到那双水莹莹的眸子终于投注在他身上,他也仍然患得患失,这样的秦晟还哪里是鼎鼎大名的少年将军秦晟。

    他恨不得立刻将那胡人打得落花流水驱逐出境,回去好好娶她回家,仔细ai着宠着。

    湖里的两人让月亮都害羞的藏在云层里,只有朦胧的月光铺洒在水面。

    月容想到他要送她离开,抛开矜持害羞,与他在水里拥吻,j颈缠绵。

    秦晟一掌扣着她乱扭的腰肢,还要顾着那条调的小舌。

    这小yf害羞时羞答答的,这也不依那也不许,ai娇得很,非b要他用蛮力弄她,现在主动起来,秦晟后脑都发麻了。

    香软的小舌头一会儿勾缠着他的舌尖,羞羞怯怯的yu迎还拒,时而勾勾搭搭的缠蹭,秦晟被她逗弄得直喘粗气。

    月容抚摸他坚毅的脸庞,一双眸子波光潋滟,红唇yu滴,“秦晟,想要我吗”

    第十六章黏答答的小花贴着他的手划过h

    秦晟怎么不想要,眼睛赤红,喘着气x膛挺动,他都快疯魔了,恨不得将她揉进怀里,用y起来的老二往上顶了顶她的腿。

    “你看老子想不想要。”

    月容被他那一记顶得发软。

    “混蛋。”娇滴滴的骂,声音软得能掐出水。

    月容脸蛋泛红,咬着唇扭腰蹭他,在水里,虽然隔着衣物,但那感觉还是明显得令月容羞耻不已。

    没蹭两下她就出水了,与她相贴的那物也更加y挺,气势汹汹的顶着她的腿心。

    月容挺不直腰,往下塌了下,那物就找准机会抵了进来,分开两r瓣陷进x缝里。

    她都能感受到它的颤动了,红着脸嘤咛了声,抬动脚想要往上一点,却被男人扣住腰。

    秦晟嗤笑一声,隔着衣物顶弄了j下,顶得她止不住呻y声,软了腰肢。

    这小yf真的要玩死他。

    怀里的nv人滑溜溜的,像条鱼一样,在他怀里蹭来蹭去左摇右扭,他担心一不留神就让她给滑走了。

    明明湖水沁凉,他却觉得浑身滚烫,燥热难堪,这不是在水里,分明就像在滚烫的熔炉。

    秦晟吻上那张沾了水珠的唇瓣,啃咬她软nn的小嘴,下身使劲顶了j下,月容急急叫停,再被他顶j下她要受不住了。

    “秦晟,你别动嘛,让我自己来。”

    秦晟不止一次觉得将她骗到边关,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看看,她的胆子大了多少,都敢主动撩他了。

    月容手在水里找到那作恶的y物,把它握在手里,他的k子s透,薄薄的包裹着它,y邦邦的,还有不容忽略的热度。

    月容轻柔抚摸,两只手在水里柔得像水c一样,把那y物仔细揉弄,温柔细致。

    爽得秦晟腰脊腾起一快w,恶狠狠的啃舐她如玉般的脖子,一手揉捏她的翘t,大掌收紧又松开,大腿扣着她的腿,将她g往下压了压。

    马眼被她用手指挤了挤,忍不住低吼,喘x都变成灼热了。

    “噢,乖乖,要我的命吗”

    月容笑,眸子亮闪闪,那笑能勾了他的魂夺了他的魄。

    秦晟在水里撕扯着她的裙子,又将自己的k子脱了,掰开她两玉t,翘挺挺丰盈的tr挤弄着他的手。

    狠狠抓揉了j下肥n的tr,手指挤进她的t缝里,撩刮过她后面的小花,指腹按压了j下,小花怯怯的缩合,她扭着g躲,秦晟低笑了声,放过了她。

    手指刚一碰到玉户,就有一g不同于湖水的,黏滑的yt。

    “小sf流了这么多水吗就这么想让老子g你”

    月容上下滑动手,手心按压他的g头,一边摇动腰肢蹭了蹭他的手掌,黏答答的小花贴着他的手划过。

    “对呀,想要。”

    鼓鼓的rb最后停在了他的手上,两小r瓣悄悄蠕动,溢出蜜y,贴着他粗砺的掌心摩擦,蹭得他一手滑y。

    手里的y物bb激跳,他的大掌反扣住她的花b,狠狠揉按了j下,小豆豆被他磨得突出来,月容颤了一下,握着手里那根r物往自己下面去。

    第十七章等着老子回去娶你hhh

    两人下面的衣f早就一丝不挂,月容握着那根粗壮的y物,微微叉开腿,好使它进来。

    秦晟喘着气,满心都是她,觉得怎么ai都不够了,捏着她丰腴的t瓣,啃咬着她的脖子。

    她的手正握着他的y物,带着他往那销魂洞里去,水波荡漾遮住一旖旎风光。

    他的r物驴样的大,r头饱满,月容含进一点儿头就不能前进了,缩着小腹再往里含了下,轻呼了声,实在是含不进去。

    撑得慌,挤挤囔囔的堵着,推了推他,让他动一下,偏生搂着她那人热哄哄的拱着她的脖子吮吻。

    软绵绵的喊他,“秦晟”

    偏过头躲开他的吻,收缩了下小x,轻轻夹了下他,把秦晟夹得一颤,差点就这样j代了,就进了半个头,他如果就这样s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