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馅小甜饼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2
    哪还有脸。

    这小s货的滋味得慢慢尝,细嚼慢咽才品会得到那美妙。

    秦晟掰开她的腿,挺腰往前顶了顶,因着有水润滑,顺着进去半截,月容顿时也吸了半口气,可他又起了作弄的心,就这样故意不动了。

    月容咬唇瞪他一眼,“你这坏人”

    “谁让卿卿你半路松手。”

    明明先前叫他别动让她自己来,谁知那娇n又贪吃的小x儿吃了一个头就撑了,还是要他自己动手。

    月容握着还有半根露在水里的r物,往x儿里送,同时沉腰,终于将他含了进去。

    满满当当的填满了她,差点忍不住颤抖起来,最后轻轻的呻y了一声。

    秦晟则是直接咬着她颈后的r,使劲挺了挺,将自己更深的埋进她里面。

    “还要不要”

    r物粗壮,将那紧窄的小x严严实实的填满,g头顶着她的花心软r,秦晟扣着她一边腿,小幅度的摆胯,顶得月容喘不过气。

    月光盈盈的水面,被这一对鸳鸯翻起的l,弄得支离破碎,像一块一块反着光的琉璃。

    月容抱紧了他,整个人被他撞得在水里晃来晃去。

    声音发颤,娇娇软软的,还一个劲的说,“嗯唔要秦晟你用力要我”

    秦晟往前在床第间怜惜她,不敢要得狠了,他力气莽撞,怕把她弄伤。

    现时被她b得下下都用了狠力,每次都顶着她的花心碾磨,g头撞到花心时挂在他身上的nv人就一抖,小x儿娇n,被他c得xr颤颤缩缩的,吮着他似乎要他ai怜,也似乎要他更粗暴一点占有她。

    那娇人儿明明快受不住,却还叠声在他耳边娇y,“啊秦晟你大力点呜嗯你入得好深嗯呀”

    秦晟扬着唇,这小sf,还一个劲的勾他。

    不给她点厉害看看都不行,要娇上天了,抱着她r呼呼的t,两人下面紧紧相贴,踏着水朝岸边走去。

    走j步就停一下,胯部猛摆,撞得她腚儿晃ru儿摇。

    一头s透的黑发也跟着甩,如若有人看见这水中鸳鸯怕是夜不能寐,这勾魂摄魄的y靡艳景能迷了人的眼。

    月容受不住他那莽劲,r物怒气凶凶的在她x儿里进出,带出艳红xr翻飞,把水撞得噗呲作响,忍不住红了脸,又羞又怯的,完全忘了是自己勾起的火。

    秦晟转进岸边的大石头里,将自己身上的衣f脱了铺在石头上,压着月容猛g。

    顶得她咿咿呀呀的y叫,似泣似啼,声软婉转,可怜极了。

    越是可怜秦晟越是暴戾,一把扯开她的衣襟,托着一对s软的ru儿,埋头啃噬,白皙的ru儿被他咬得一红痕,吸tnn的小n头,再用牙齿细细碾磨,将一对ru儿玩得ai不惜手。

    哑着声喊她,喊这将他一颗心都捏在手里的nv子,“卿卿容儿”

    “嗯秦晟”

    月容抱着他的肩膀,身子战栗,小腹酸软,被他的g头顶到娇n的花心,抖着身子泄了,不禁将指甲掐进了他的背里,抓出一条长长的血痕。

    秦晟嘶了一声,这伤比起他在战场上受的伤轻多了,可是,却是最痛的一道伤口。

    嘴巴里有腥味,竟不自觉的将她rur咬破了,洁白无暇的ru团上多了j个深深的牙印,血丝渗了出来。

    秦晟用舌头将她流出来的血都tg净,细细的吻她的伤口。

    月容痛得一颤,仰着头被他亲吻,嘴唇贴着他的耳朵,颤着声,“秦晟,你,早日回来。”

    将担心和忧虑都掩藏在心里,吐露而出的是再也藏不住的满腔ai意。

    秦晟心一顿,紧紧拥着她,“等着老子回去娶你”

    第十八章秦将军的所有柔情和耐心都给了这个nv子剧情

    月容回到家中已有十多日,边关总是传来打仗的消息,但她一概不去理会,只有这样不想,他就会好好的。

    再过了j日,心里无端心烦意燥的,不知是因为天气炎热还是别的,胃口也不好,吃不下饭。

    “小姐,今儿做了你喜欢的酒酿丸子,快来尝尝。”

    n娘现在是换着花样的给她做吃的,看她吃不下东西心疼极了。

    张老爹在一旁chou着水烟,“闺nv,要不去街口刘医师那儿瞧瞧”

    月容心里知道自个身t没事,就是天气热得不想吃饭而已。

    “爹,我没事,就是厌夏吃不下东西。”

    张老爹看她那张小脸,又小了一圈,眉头轻锁,再一想到已有多日不曾有信件,也知道她大概是担心秦晟那小子。

    秦晟的上一封信件早已是五日前,这j日怎地没有写信给她,是否太忙抑或是

    月容摇了摇头,不去多想。

    他说的,要她等他回来娶她。

    她安心等着便是。

    终于边关大获胜捷的消息传来,月容悬了多日的心终于放下,只是仍然没有收到他的信件。

    晚上,月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还是忍不住想他,有没有受伤,什么时候回来。

    外面的风吹得竹子簌簌的摇,连带着投影墙壁上的影子也摇拽。

    细微的吱呀一声,月容轻轻翻了个身,捏住枕头底下的梳子。

    墙壁上赧然出现一个庞大黑影,越来越近,月容咬着牙忍住颤抖。

    黑影伸出了一只手,月容正想翻身将梳子刺进去,谁知那人出了声。

    “卿卿。”

    月容一下子泄了气,翻过身,正是多日不见的秦晟。

    一脸的胡子拉碴,看着她咧嘴笑。

    秦晟带着笑看她,谁知那娇人儿一双眸子慢慢变红,水珠溢了出来,眼泪汪汪的。

    秦晟慌了,坐到塌上拥着她。

    忙不迭的哄,“乖乖,怎么哭了呢是不是被我吓着了”

    月容埋在他x膛,chouchou噎噎的吸气。

    秦晟低头吻她的发顶,“老子太想见你了,所以比大军先入了城,本想着明早儿再来,但又实在忍不住,是我的错,吓到你了是不是”

    月容止不住哭,闻着他身上带着铁锈和沙土的味道,知他应是日夜赶路。

    怀里的人儿好像瘦了,那小脸心疼死秦晟了,缩在他怀里哭个不停,眼泪珠子不要命的掉,秦晟的一颗心都碎的稀巴烂。

    柔声哄她,“卿卿,乖,是我的错,咱不哭了啊。”

    秦将军的所有柔情和耐心都给了这个nv子。

    月容哭着,用拳头打他,“你这坏人,吓死我了知不知道”

    这么多天都没见信件,虽然边关传来的都是好消息,但战场风云莫测,万一万一那些不好的想法控制不住的涌上心头。

    秦晟抬起她的脸,莹白小脸泪痕遍布,可怜极了。

    握着她的手捶自己,“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