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馅小甜饼 >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3
    是我的错,是我不好,把卿卿吓到了。”

    月容chou噎,带着哭腔骂他,“秦晟你个混蛋”

    秦晟宠溺的笑,用指腹温柔抹去她的眼泪,捧着她的脸深深吻了上去。

    月容挣扎,扭着头不给他吻。

    但敌不过他的力气,捏着下巴舌头就闯了进来,扫刮她的牙r,霸道的缠着她的舌头吮吸。

    月容也觉得自己不争气,怎么就由他抱着吻了呢,自己的手也环上了他的脖子。

    他掌心贴着她的背,暖呼呼的,月容心也软软的,紧绷了多日的心此刻就像泡在梅子酒里,熏陶陶的。

    似乎把多日的相思和想念都化在这个吻里,两人都吻得气喘吁吁仍不停下,月容勾着她的舌尖,小口小口的咬,秦晟紧了紧手臂,将她更深的拥进怀里。

    终于回来了,他要把她娶回家了。

    秦晟轻轻咬了下迎上来的小舌头,退了出来。

    月容枕着他的x膛喘气。

    他的手在她背上抚摸,月容抬头问他,“你有没有伤着哪里”

    见他没回答就想剥了他的衣裳自己察看。

    秦晟看她着急的模样,搂着她一阵低笑,“没有,你放心吧,老子身手好得很。”

    月容睨了他眼,“身上的伤还嫌少呢。”

    每次回来看到他身上新添的伤月容就生气,娇纵的耍脾气都是因为不想他继续去战场。

    可是这个男人,有他心里的抱负和想法,现下,他也终于完成了他的抱负,平安无事的回到她的身边。

    两人就这样抱着聊天,没过一阵秦晟发现怀里的人儿睡着了。

    月容这阵子都没休息好,眼下黑影显眼,秦晟轻轻抚摸她的脸颊,眼神专注,脸上是罕见的柔情温存,看她睡得香甜,拂开她脸颊的发,轻轻将她放在床上,盖好了被子,吻了下她的唇再转身出去。

    院中张老爹带着一杆烟,见他出来,抖了抖灰。

    欣w的看着秦晟,“平安回来就好,那丫头快担心死了。”

    秦晟恭敬的颔首,“爹,也是我的错,让她担心,爹,我想择个日子和容儿完婚。”

    张老爹笑,看了眼月容的房间,揶揄道,“我闺nv可答应了”

    秦晟笑笑,道,“可不是吗,终归是磨得她答应了。”

    张老爹高兴道,“哈哈,行”

    秦晟也看着月容的房间,脸上笑意盎然。

    萝卜啰嗦:嗯,小甜饼进入完结倒计时。

    第十九章一辈子都是你的剧情完结章

    月容看着在房间里假装忙这忙那的男人,拍了拍桌子,“秦晟,你过来。”

    秦晟抬头望她一眼,磨磨蹭蹭的走了过来,咳了下,“媳f。”

    月容压着火气,“宝儿才两岁,你就带她去骑马”

    秦晟自知理亏,可实在熬不住宝贝闺nv的撒娇,心一软就带她去了,本以为今儿个月容回娘家看望岳父,要迟些才回,不会被她知道。

    谁知两拨人恰好就在家门口撞见了,nv儿正靠着他x前坐在马上,还拍着好玩,让他下次又带她去骑马。

    月容一见差点吓晕,气到不行。

    父nv俩个也心知不好,秦晟使眼se让n娘带宝儿下去,自己心虚的跟在月容身后回了房。

    见她冷着脸,也不敢凑上去。

    外面人都传秦大将军惧内,秦晟摸了摸鼻子,老子哪里惧内了老子那是ai媳f。

    “媳f,咱们闺nv儿眼巴巴的望着我,你说我能拒绝吗”

    月容睨了他一眼,这人是宠nv儿宠到无法无天,宝儿才两岁,鬼灵精似的,她知道娘亲不应许的事情,只要找爹爹就一定能得到。

    秦晟见她撇过头不理她,坐到她旁边,搂着她的肩,柔声哄她,“媳f,你别生气,气着肚子那个怎么办。”

    是的,月容现在已有四个余月的身y。

    这次怀y两人都淡定了许多,毕竟有经验了,不像上一回怀宝儿那样手忙脚乱,尤其是秦晟,真当她不会走路了一样,去哪都扶着,到生产那天月容反倒比他镇定许多,要不是她在里面骂着不让他进来他就真的差点推门闯进去了。

    生了个如珠似玉的闺nv,可高兴死秦晟了,把她好好宠着疼着,那舍得拒绝她。

    月容无奈,推开他的手。

    秦晟可不会松开,搂着她拱着她的脖子亲,“媳f,我今儿个和宝儿出去猎到了好些野物,晚上让厨房做了吃。”

    月容小脾气上来,“我不吃,你给我走开。”

    秦晟笑着,“你不吃怎么行,饿着自己。”

    这一胎虽然有经验但怀得比上一次辛苦多了,月容从三月就开始了y吐,什么都吃不下,秦晟好不容易养出来的r又不见了。

    也是苦了秦晟,每天想方设法的哄她吃东西,这不是听说炖野j汤能缓解y吐才去捉的。

    月容瘪嘴,“什么都不想吃。”

    秦晟拥着她的背,“媳f乖,等你生完我就带你去关外游玩。”

    自婚后月容就被秦晟宠得不行,连今早回娘家张老爹看了,也觉得自家闺nv虽是嫁了人但越来越小nv儿态。

    月容凝思,说,“那我还想去江南。”

    秦晟笑,将她一把抱起来,“行,媳f想去哪都带你去,天涯海角都带你去。”

    月容叫了声,捶了下他的x膛。

    “你正经点”

    秦晟将她放在了床上,压着她亲嘴,月容扭头。

    “好媳f,给老子嘴一个。”

    这人全身臭烘烘的,还要亲她。

    月容别过脸不给他得逞,那人脸厚的很,虚压着她,吻就落了下来。

    秦晟笑眯眯的,吻一下就问一句,“不给老子亲给不给”

    那样貌真真是痞子,坏极了。

    可月容偏偏给这坏人给迷住了,给他生了个闺nv,肚子里又怀了个小娃娃。

    月容被他闹得痒,禁不住笑了起来。

    在他吻再落下的时候咬住了他的嘴唇,用牙齿轻轻碾了下。

    眯着水盈盈的眼儿,软软的喊他,“相公。”

    燎得秦晟热得不行。

    大手三两下就剥了她的衣襟,扯松小衣托着两只粉桃儿在掌心里揉捏。

    这儿是越发饱满,两团n呼呼的rur晃得人眼花心燥。

    秦晟低头叼住一个就是猛吸,又咬又吮急冲冲的。

    月容拍他的肩,“你g嘛,大白天的呢等下宝儿进来看到怎么办。”

    秦晟啃着白nn的rur,“媳f放心,小丫头不会过来的,我j代了n娘带着她。”

    谁知宝儿看爹爹这么久都没出来,担心爹爹被娘亲训哭了,让n娘带她来爹娘的房前,虽然她之前做错事也被娘亲训,但她都没有哭。

    秦晟那句话刚落下,门就敲响了。

    宝儿清脆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