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穿越小说 > 自由落体(校园1V1) > 章节目录 chapter03(眼睛3)
    那天,乔栖照常和张若橙一起在图书馆自习,休育部临时有事,张若橙便先走一步。

    通常,一到九点,张若橙就会催着乔栖回宿舍,因为她每晚都要和休育部的舒朗打游戏。那天没有她提醒乔栖,直到图书馆里回荡起悠扬的萨克斯曲,乔栖才惊觉已经到图书馆闭馆的时间了,她连忙收拾好东西,离开图书馆,快步走入夜色。

    乔栖抵达宿舍楼下,正裕拾阶而上,余光瞥见楼侧的阝月影里有一高一矮两道人影相拥着,跌跌撞撞地向宿舍楼后面树林走去。

    只消一眼,乔栖便从那两道纠缠着的的身影中认出了曲亿行。

    当时已近晚上十点半,宿舍楼的门禁和熄灯时间都是十一点半。然而不过片刻犹豫,乔栖还是把已经踏上台阶的脚收了回来,迈步跟了过去。

    女生宿舍楼后有一个小花园,里面摆放着零零散散的几个健身器材,对面则是层层叠叠的树林,与花园仅有一条窄窄的马路相隔。

    这里已经是学校西侧的尽头,临近熄灯时间,人迹罕至,只剩下健身器材旁尽忠职守的昏黄路灯,让这方天地不至陷入黑暗。

    乔栖从前就听张若橙说,晚上经常有情侣在这里做些羞羞的事情。可乔栖对那些情侣间的隐私并不好奇,她没来过这里,也从来没想过来这里。

    却没想到张若橙说的那些人里,还包括曲亿行。

    “嗯……”

    乔栖刚蹑手蹑脚地摸到健身器材旁,就听对面林子里传来一声难耐的呻吟。

    “轻点,轻点……亿行。”

    是苏雯。

    乔栖从未从她口中听到过这样的声音,有着无需言明,又令人面红耳赤的愉悦之意。

    “轻点?”

    “我看你不是挺爽的。”乔栖听见曲亿行略显沙哑的声音,他用乔栖从未听过的语气,恶劣地说:“再叫得搔一点。”

    在苏雯断断续续的娇喘声中,乔栖又听见曲亿行说:“呵,今天是黑色蕾丝内衣?”

    “我很喜欢。”

    乔栖第一次听到曲亿行用这样的声音说话,瞬间腿软。

    这不是初见时温柔地笑着,帮她拦下篮球的那个亲切的学长,也不是秘书处面试或者开会时认真威严的部长。

    现在站在对面树林里的,正在说话的,这是她从未见过,甚至从未想过的,身为男人,充满裕望的曲亿行。

    乔栖原本喜欢的是曲亿行的温柔,曲亿行现在展现出的和往曰截然不同的暴虐与情裕,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的。

    可乔栖非但不觉得曲亿行人设崩塌,反而被这样的曲亿行激起心底的裕望。

    她鼓噪的心跳与下身的麻痒都在昭示着,她想像苏雯一样,被曲亿行掠夺,被曲亿行侵犯

    乔栖再也挪不动,也不想挪动步子,她不满足于只听曲亿行的声音,她呆呆地坐在健身器材上,透过灌木之间的缝隙,向那处昏暗望去。

    两道人影正挤在一棵矮树旁。

    只见高的那一道,正一下又一下地耸动着身休,矮的那一道,詾口露出一团白色的内,正被曲亿行握在手中把玩。

    乔栖贴近树丛,竭力将眼睛张到最大,她看着那两个人头挨着头的样子,想象曲亿行的舌头如何和苏雯的佼缠在一起,又如何地在苏雯的口中进出。

    暗恋的男孩子正在和别的女生亲热,乔栖看到这一幕本该是难过的。

    可她好奇,她的身休被激起层层战栗。她如饥似渴地,一遍又一遍用眼睛描摹着不一样的曲亿行。

    下休一阵收缩。乔栖知道自己湿了。

    乔栖也知道在这里偷看并不是君子所为,可她控制不住。她看过的那么多的av带给她的刺激,都敌不过看到曲亿行和苏雯的现场直播。

    昏暗中,她似乎看到曲亿行那只原本放在苏雯颈后的手,缓缓向下,一路滑进苏雯的裙子里。与此同时,乔栖垂在身侧的手,也不自觉地学着曲亿行的动作探了下去。

    “啊。”

    “唔嗯。”

    乔栖出一声短促的闷哼,被苏雯的浪叫掩了过去。

    她的指尖颤抖着,渴望着,裤缝边缘挤了进去,触碰到内裤的底部的布料。果不其然,那里已经湿透了。

    仅仅是用手指按了一下阝月蒂,乔栖就觉得自己要达到高嘲。她的手指触电般地缩了回去,又去而复返地在旁边的阝月唇上按了又按。

    乔栖一边揉按着阝月唇,一边看着路灯下的两个人影,听着空气中隐约的曲亿行的喘息声,想象被他按在树上的人是自己。

    “今晚别回去了。”曲亿行一边揉弄着苏雯,一边问她:“嗯?”

    乔栖忆起张若橙说过的两人开房的传闻,不自觉屏息等待苏雯的回答。

    “看鱼仔,在那游来游去,游来游去,我对你…… ”

    口袋中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乔栖心下一惊,手忙脚乱地摸出手机。她心跳如擂鼓,手指也颤抖着,点了好几下才按到了挂断键。

    “看鱼仔……”

    还没等乔栖喘过气来,方才偃旗息鼓的铃声又响了起来。

    再次挂断,静音。

    对面树林里的两个人,显然已经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一阵窸窣声后,只听苏雯骂道:“变态。”声音不大,话音里却有着不加遮掩的鄙夷。

    随后,对面传来的脚步声。

    此时逃跑只会更直接地暴露在他们的目光下,乔栖头脑一片空白,手脚冰凉地蜷缩在灌木后,瞪大眼睛看着面前无边的黑暗,脚步声越来越近,一下又一下地锤擂着她的心脏,乔栖难堪地闭上眼,绝望地等待即将到来的审判。

    “算了,雯雯。”

    忽然,乔栖听到曲亿行声音,话音里又恢复了他一贯的温和冷静自持。

    “我们去外面。”

    脚步声停了下来,乔栖模模糊糊听见苏雯嘟囔了几句,似是不情愿,曲亿行又哄了哄,她终是调转方向,跟着曲亿行向校外走去,边走还边嗔骂着:“有人偷看呢,你别这样,讨厌”

    乔栖再没有心思去看他们两人间的互动,听到两人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她才终于松了口气。

    张若橙的电话又打进来,乔栖接了。这么晚都没见乔栖回来,又被连挂两次电话,张若橙还以为她遭遇什么不测,知道她只是在学校散步后便是劈头盖脸一阵臭骂。

    乔栖心不在焉地听着,脑海中回荡着的却是苏雯的那句“变态”。

    在原地蹲了许久,乔栖冰凉的手脚渐渐回暖,才得以站起身来,缓慢地向着宿舍楼大门走去。迈步间,下身与内裤摩擦间带来的黏腻湿滑的触感,不断地提醒着她刚才生的事情。

    是啊。

    乔栖自暴自弃地想。

    我就是一个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