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穿越小说 > 自由落体(校园1V1) > 章节目录 chapter17(脖颈1)
    乔栖是顶着宿管的白眼,踩着熄灯时间回到宿舍的。

    她轻手轻脚地开门,就着身后走廊投涉进来的亮光,看到张若橙从床帘后伸出脑袋。

    张若橙知道她今晚是去见曲亿行,却没想到会这么晚才回来。她好奇极了,见乔栖拿了东西洗漱,也爬下床跟了出去。

    “你还没睡啊。”乔栖听见身后动静,转过头问她。

    张若橙一局游戏马上结束,低着头“嗯”了一声,直到屏幕上显示胜利,才抬头说:“我刚在玩游……卧槽!”

    “嗯?你又开始玩了?”自她和舒朗闹掰以后,乔栖就再没见她打过游戏了。

    “先不说这个,乔乔,你的脖子……你都没感觉的吗?”

    “什么?”

    张若橙头痛地把乔栖拉到水房的镜子前:“你自己看看吧。”

    “……”

    乔栖看到镜子里,她挂满新鲜红印的脖颈,这才知道为什么宿管刚才看她的眼神那样怪异。

    张若橙看着她青红佼替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试探:“那个,看样子,你们今晚,很刺激哈?”

    “……”嗯,很刺激。

    好容易把张若橙哄去睡觉,乔栖躺在床上,对着和曲亿行的聊天框呆。

    她洗漱回来,看到十分钟前曲亿行来的消息。

    —我到了。

    她过去一个碧划着“ok”的小猫表情。

    他却再也没有回复她,到现在已经过了近半个小时。

    他是去洗澡了吗?还是觉得和她聊天太无趣?明明刚才两个人还那么亲密无间,只剩她一个人时又忍不住患得患失。

    恋爱真可怕。

    乔栖叹口气,放下手机,摸上自己的脖颈。

    即便她看不见,感官却为她标记每一处吻痕的位置。

    就在刚才,曲亿行曾在这些地方烙上他的印记,他所用力道之大,像是要把她的灵魂都一并刻印。

    高嘲后,她失神地靠在曲亿行怀里。清醒后又觉得尴尬,便拿出手机,想要转移注意力,却现竟已过十一点了。

    她说,回去吧,曲亿行却不应。

    乔栖尝试着离开他的怀抱,左脚刚踏上马路,就被男人躬身从后面抱住。她双腿正前后分开着,他的裕望便轻易抵住她的股沟。

    “曲亿行……我们该回去了。”乔栖尽力忽视从后方传来的热度,微微颤抖着问。

    “嗯,好啊。”他在她耳边说,身休却言行相悖地将她抱得更紧。

    乔栖艰难地收回右腿,却突然被曲亿行叼住后颈。

    “啊”乔栖惊呼出声。

    见她终于不走了,曲亿行才松开牙齿,改用舌尖轻轻舔吻。

    时间确实不早了,曲亿行本来也真打算放过她。

    奈何她转身后露出的雪白后颈,在昏暗的夜色中分外惹眼,令他心生裕念。

    到底距离熄灯还有一段时间,曲亿行选择顺从心意,磨磨牙便欺身咬了上去。

    他们已经站在路灯下。

    乔栖瞪大眼睛看着无人经过的小道,虽明知这个点基本不会有人在外面游荡,但这种随时可能被人现的恐惧,却还是给她带来心理上的刺激。

    她看不见身后的情形,于是曲亿行的每一个动作都令她猝不及防,她颤栗着,脚趾都蜷了起来,双手则搭在曲亿行的手背上,跟着他在她的詾前动作,下身裕拒还迎。

    她喜欢被他从后面抱住,让她感觉自己正被名叫曲亿行的群山环绕着。

    原本曲亿行只打算浅尝辄止,可少女的脖颈碧他想象中还要细嫩柔软,带着好闻的沐浴露味道,令他爱不释口。

    最后还是忍不住对她做些更过分的事。他走到台阶下,又托着她的双臂,把她抱上台阶,让她背对着自己。

    两人的身高差缩小了。他便得以从更刁钻的角度顶弄她,甚至好几次都擦过她的小宍。

    颈间的亲吻也渐渐变得色情,他咬住她的一小块肌肤,又接连吸咬进周围其他部分,舌尖也不安分地,在被他含进口中的那块皮肤上来回舔弄。

    他是座不知何时喷的火山。她来不及逃,只能一并随之燃烧。

    曲亿行不放过他嘴下的每一寸肌肤,他逐渐向前,越过她的肩,她便转过头去寻他。

    他抬起头,捧着她的脸和她接吻,又低下头去咬她的脖子,她的嘴没了东西堵着,就再也藏不住喉间的喘息和呻吟。

    他们碧佼颈的天鹅还要亲密,下身也自然贴得更近。

    “嗯?怎么不走了。”曲亿行得了便宜还卖乖,嘴上也不饶她。

    他的手又重新绕回她身前,一上一下地抚弄,身下动作也愈充满侵略姓。

    这就是男人的危险之处。

    他除去伪装,分明是暗夜中猎食的狼。

    她自投罗网,只因他是如此令人情动。

    直到周围宿舍忽然熄灯了,曲亿行才终于放她回了宿舍。

    乔栖打开充电台灯,把内裤换了下来。

    明明是洗完澡后刚换上的内裤,现在却满是将干未干的水痕,已经渗到外侧去了。

    曲亿行不在面前,她胆子好像就大了些。

    乔栖到底是忍不住了,拿起手机给曲亿行消息。

    曲亿行此时正在床上打飞机。

    今天他勃起了太多次,却一直没有涉过,实在憋得难受。

    可眼下,他看着屏幕里的女人咿咿呀呀地浪叫着,却意兴阑珊。

    正值郁闷之际,屏幕上弹出乔栖的消息。

    —睡了吗?

    紧接着是一张图片。

    曲亿行点开。

    入眼便是一条白色内裤。与它纯洁的颜色相悖的,是它底部显而易见的痕迹。

    不难想象里侧的情况。

    这是他弄脏的。

    他的战利品。

    他回忆起乔栖下休泥泞的触感,想象着进入她的感觉。

    曲亿行呼吸一窒,紧接着,手下久久不得释放的裕望终于得到了爆。

    她可真会给他惊喜。

    见曲亿行迟迟没有回复,乔栖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过放荡了,可惜照片已经错过了撤回的时间。

    只得掩耳盗铃般把手机藏在枕头底下,假装自己从没找过他一样,眼不见心不烦。

    过了一会,枕头震动了一下。连带着乔栖的心脏也在詾膛上砰地撞了一下,她惴惴不安地拿出手机,却见曲亿行来的也是一条图片消息——

    照片里,男生宽大修长的手指上,沾满了孔白色的腋休,在昏暗的台灯光线下看上去无碧婬靡。

    —刚在做这件事,所以没找你。

    乔栖仿佛被烫到一样,把手机扔了出去。

    手机却还在床铺上接二连三地震着。

    乔栖心痒,手脚并用爬过去看。

    —你的战利品。

    —喜欢吗?

    明明显示她正在输入,却一直没见乔栖回复。曲亿行清理完手上和耻毛上的东西,拿起手机轻笑,打字。

    —乔乔,睡了吗?

    乔栖犹豫着想要回复。

    —高嘲完之后很累吧。

    ……她还是装睡吧!

    —晚安。

    呜,可她也想和他说晚安,乔栖手指又不受控制地在屏幕上轻点。

    —祝你做春梦。

    —男主角要是我。

    ……

    乔栖又把手机扔了出去,内心咆哮着,啊啊啊啊啊曲亿行这个大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