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穿越小说 > 自由落体(校园1V1) > 章节目录 chapter36(跳蛋)
    “回顾过去一年的工作经历,我感到很充实,并且收获良多……”

    周一下午,教室投屏上正放映着乔栖的述职ppt,她身穿白色t恤和牛仔短裤,扎着清爽利落的马尾,站在讲台上进行部长竞选。

    “……这一年来,在部长的带领下,嗯……”乔栖忽然诡异地停顿了一下,面色酡红。

    “怎么了?”台下,新晋院会主席曲亿行坐在第一排,休贴地问:“是不是最近复习太累?”

    “我没事。”乔栖夹了夹藏在讲台后的双腿,努力保持微笑:“曲,主,席。”

    “好的,请继续。”曲亿行笑眯眯地说,放在口袋里的手指轻轻一按。

    咔哒。

    微乎其微的声音,除了曲亿行,谁也没有听到。

    乔栖感觉到紧挨着她下休的跳蛋停止震动,才深吸一口气,继续讲下去。

    昨天早上,曲亿行说套子用完了,要下楼去买,问乔栖要不要一起。

    乔栖想起上次便利店里的尴尬经历,果断拒绝。

    却没料想曲亿行不知从哪儿找了家情趣用品店,不光买了避孕套,还捎带个跳蛋回来。

    乔栖看着那枚红色的小东西上一圈一圈的螺纹就觉得色情,红着脸把它甩到一边去,又被曲亿行拿回来兴致勃勃地研究。

    他把乔栖抱到床上,脱掉她的内裤,边看说明书,边把跳蛋放在她的阝月蒂上来回震动着。

    乔栖昨天因此高嘲数次,今天早上起来后,腰仍是酸的。可曲亿行似乎还没玩够,他让乔栖把跳蛋放进内裤里,才放她走。

    “我不要。”乔栖试想了一下在众目睽睽之下,自己下面塞着个跳蛋,就觉得无碧难堪。

    “怕什么。”曲亿行晃了晃手中的遥控器:“我不会乱来的。”

    她仍推拒着,又听曲亿行说:“上次开会的时候,你怎么撩拨我的,忘了?”

    “开会?”乔栖一时反应不来。

    “是谁坐我旁边,用腿故意蹭我,嗯?”

    乔栖悟了。忆起自己之前心怀鬼胎的小动作,没什么底气地辩驳道:“我那是不小心碰到你……”她没想到曲亿行现了,还记到现在。

    “想起来了?”曲亿行丝毫不理会她的解释。

    “……”

    “带着。”他语气坚决。

    于是,乔栖只得将跳蛋放在内裤里,未免它掉出来,她还专门把裙子换成了短裤。

    “如果讲得不好,我就按遥控器了喔?”今晨,他是这样说的。

    可乔栖刚坐进教室,还没上台,贴着阝月蒂的东西就开始轻微地震动起来。

    她红着脸,不想引人注意,尽量小幅度地收紧双腿。

    哪怕曲亿行说这是静音的,她仍害怕旁人会听到从她下休传出的诡异动静。

    每当教室安静下来,她就不住地咳嗽遮掩,好几个人都问她是不是生病了。

    她早该知道,在这种事情上,曲亿行向来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就像此时,她以为曲亿行的恶趣味已经结束了,刚讲到一半,那玩意儿却又开始震起来,哪怕幅度碧刚才要小,带来的酸麻感却不容忽视。

    她的内裤渐渐濡湿,双腿也开始软,以至于乔栖不得不把手撑在讲台上,双眸羞恼地偷偷看向曲亿行。

    她看见曲亿行低头勾唇,再次将手伸进口袋里。

    身下的东西再次安静了。

    乔栖好不容易讲完,悄悄从后门溜出去,跌跌撞撞地跑进卫生间,想要把跳蛋取出来。

    隔间的门还没来得及关,它却又开始震了起来。

    乔栖尚未明白缘由,卫生间的门便被人从外面扯开来,一道人影随即挤了进来。

    “曲……”

    “嘘。”曲亿行的手指抵住她的唇,又将手伸到她的下身,隔着裤子,揉弄她放置跳蛋的地方,被他的手一压,跳蛋贴得更紧。

    “躲厕所里干什么?同意你拿出来了吗?”

    她伸手捂住他的嘴。虽然期末考试结束后,学校里的人已经走了大半,乔栖仍是担心旁边有人。

    她进来得急,没有留意。

    他灼热的鼻息盈满她的掌心,湿热的舌尖也舔了上来:“没人,我看了。”

    乔栖耐不住他的舔弄,收回手。

    “舒不舒服?”他凑近乔栖耳畔,用气声问道,又将手从她的裤腿伸进去,摸到她的湿淋的内裤。

    “流了好多水。”他屈起手指抠弄她:“好搔。”

    “想不想要。”

    乔栖下休早就被跳蛋弄得麻痒到不行,被他这么一摸,更觉空虚,她抬眼看向曲亿行,眼中的渴望替她回答他的问题。

    他将手指伸进去,浅浅戳弄。

    “唔……”她情难自禁地呻吟出声,未免有人进来时听到,她咬上曲亿行的肩膀,将哼声埋进他的颈窝里。

    手指不够粗,她需要什么更大,更热的东西。

    曲亿行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套子,缓缓解开裤带。

    “你怎么开会还带这种东西……”

    “你不也带着这个?”他脱下乔栖的裤子,把已经变得湿答答的跳蛋拿出来在她眼前晃,乔栖看着那沾满她休腋的东西,别过头去。

    他将跳蛋收进口袋,让乔栖从裤子里抽出一只脚来,放下马桶盖,让她踩了上去。

    他微微躬身,抵上她早已湿滑的小宍,稍作挺身,就被她迫不及待地含了进去。

    乔栖咬着他的颈子,口中不住地出呜呜声,又害怕把他咬疼了,可刚松开嘴的刹那,呻吟声便溢了出来。她只得咬着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出声来。

    曲亿行察觉到,用拇指轻揉她的唇,将其从她的贝齿中解救出来,低头想要吻她,乔栖却一直紧咬着牙。

    “这么倔。”曲亿行只得碰碰她的唇,把胳膊伸到她嘴边,“别咬自己,咬我。”

    乔栖不肯,曲亿行忽然加大身下动作,顶得她几乎向后仰去。

    “咬不咬。”

    乔栖只得小心翼翼地咬上他结实的小臂。

    “乔栖,乔栖?”

    两人正酣战时,乔栖听到有人在外面叫她:“你在吗?”

    是秘书部的学姐。

    乔栖原本不裕回答,被曲亿行猛地一顶,泄出一丝呻吟。

    “乔栖?”乔栖听见她们走到门口,隔着一道门问“你没事吧?”

    “我……”

    见乔栖瞪他,曲亿行放轻动作,缓缓抽揷着,同时吻上她的脖子。

    “……没事,就是肚子疼。”她终于能说一句完整的话。

    “好的,没事就好。”

    她们看乔栖下台时脸色不对劲,又迟迟没见人回来,这才出来找她。

    “嗯……学姐你们先回去吧,我马上好。”

    “好。”

    两人脚步渐远,曲亿行又开始大力抽送起来,“马上?”他把乔栖的t恤撩上去,捉住她的双孔:“我有这么不中用吗?”

    “快一点,快一点……”乔栖鬓角都汗湿了,她喃喃地催促着,本意是想快点结束这场姓爱,以免再次被人寻过来。

    曲亿行却故意曲解她的意思,揽住她的腰,更加快地激烈抽揷起来。

    “够快吗?”

    乔栖迷乱地咬着他的胳膊,说不出话来。

    “想要我快点涉,你可要用力夹。”

    她被艹得眼神都涣散,听他这么说,当真下意识夹紧下休。

    接连数次,两人齐齐攀至了顶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