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穿越小说 > 乳娘(1v1) > 章节目录 第49章 悸动
    “莲娘这是做什么?莫不是刚答应本王的事情,就反悔了?”睿王询问,莲娘低低“哼”了一声,大着胆子闷声嘟囔:“就反悔。”

    “明明是王爷你使坏,哪有这样的。”

    “本王冤枉呐。”睿王叫屈:“本王就是想吃些带着莲娘满满情意的桂花糕,好从嘴里甜到心里,怎么就是使坏了?”

    只那表情,半点儿看不出被人冤枉后的悲愤难过,只有促狭笑意,与漫不经心。

    “哼。”莲娘气鼓鼓的,抬头悄悄瞪他,“王爷就是坏,哪有……哪有用那个浇花的。”

    睿王正垂眸看着她,见状,好笑的同时,也有些遗憾——可惜一只手还端着玉碗,否则便可双手贴在这娇娇小妇人的双颊上,用力挤一挤,让她鼓起的腮帮子一下子瘪下去呢,顺便,那个小嘴巴,也会被双手挤得撅起来,亲上去定然很甜。

    然如今只能是想一想。

    可真是令人难过。

    还是先把眼前的事情办了吧,刚刚的想法,以后多的是机会实现。

    “那个是哪个?这个么?这可是我们莲娘极宝贵的东西呢,当然不能浪费了,本无不是说了么,花液浇花,相得益彰啊。”

    这次,莲娘只埋头,不搭理他。

    这人,满脑子不正经,越搭理才越疯。

    莲娘不吭声,睿王也不以为忤,笑着继续说了下去。

    “这桂花树得了莲娘汁液浇灌,开的花定然会更香浓一些,采了下来,无论是做桂花蜜,还是桂花糕,味道肯定都是极好的,本王真的,十分期待。”

    莲娘……莲娘紧闭了眼睛,权当什么都没听见,实在没办法想象那情形。

    然睿王可不是什么好打的人,见莲娘不肯睁眼,便一手握了莲娘的手,把玉碗朝她手里塞,催促:“快些吧,时候不早了,本王还有公务要办。”

    莲娘不动。

    睿王便假模假样叹息:“原来在莲娘心对本王的心意,只有这么点么?这可连一刻钟都没维持到呢。”

    又来倒打一耙……

    明明,是他自己使坏,想着法子作弄人。

    莲娘又不是傻子,对睿王在这方面的兴趣,也算是了解,这会儿早就想明白了,什么吃糕点甜甜嘴,都是假的,想看她羞臊模样,才是真的。

    可她却是不愿意听睿王否定自己的情意的,便是知道睿王只是调笑时候随便说说,并没有真的不信她的意思。

    她也是不愿意的。

    她能给睿王的,最纯挚的,也便是这满腔的情意了。

    半分半毫,都不想被质疑。

    假装的,也不行的。

    “不是的。”莲娘咬了咬唇,低声说,“不是只有这么点。”

    说着,莲娘慢慢地站了起来,尽管浑身在颤抖,却还是在羞涩看了睿王一眼后,缓缓接过玉碗,转头看向窗外桂花树。

    因是盆景,桂花树只有一人高,然枝繁叶茂,浓香四溢。

    那模样,睿王差点儿心软。

    但也只是差点儿。

    他忍着心中被生性羞涩的莲娘吐露情意时候激荡起的涟漪,站在莲娘身边,看她趴了半个身子在窗台上,才够到花盆处,把那一碗的汁液,浇灌了进去。

    回头,怯怯看着他:“好了。”

    睿王闭了闭眼,还是无法按捺住心悸,直接把莲娘抱起,让她坐在窗台上,分开她双腿置于自己肩头。

    莲娘吓得惊呼一声,急忙手臂也缠住了他脖颈,才稳住了身体。

    整个人都被折了起来。

    “王爷?”莲娘疑惑,仰着脸儿想问时候,睿王已经单膝跪地,把脸贴在了她腿心处。

    炙热的呼吸、坚挺的鼻尖,以及,这种姿势带给莲娘的无比的刺激,让莲娘瞬间,便激动起来:“呀……王爷,不……王爷……”

    她咿呀出声,语不成调。

    睿王紧闭着唇,不让口水沾染到她身上,只快用鼻尖摩擦她腿心肿胀的小尖尖,一只手,还把包着葡萄的袜子拖出去,塞进来,莲娘极快的,便又惊叫着,泄了身。

    两个人维持着这样的姿势,隔了好一会儿,睿王才起身,放下她的腿,哑着嗓子询问:“莲娘倾慕本王?”

    莲娘紧张极了。

    王爷会不会觉得,被自己这样卑贱的女子喜欢,是一种羞辱?

    会不会因为知道了她的情意,便把她送走?

    也不对,她刚刚一时激动,已经把自己的心意,泄了个底朝天……

    那……那他……到底是什么想法呢?

    莲娘怯怯去瞧睿王,然只见他面色平静、眸光晦暗,与往日含笑模样大不相同,莲娘便更紧张了。

    “很难回答么?”睿王追问。

    莲娘咬了咬唇,心一横:“是,莲娘……莲娘倾慕王爷。”

    她浑身紧绷,生怕下一刻,便听到无情宣判。

    “看着本王说。”

    “莲娘倾慕王爷。”莲娘抬起头,仰着脸看着睿王,声音轻缓,却无比坚定。

    心底,又是酸涩,又是满足。

    她本打算,这辈子,都把这份儿心思埋在心底的,如今阴错阳差被他知晓,莲娘知道,自己心底,是高兴的。

    可又惧怕,因此被厌弃,不得不离开。

    “那可真巧,本王也心悦莲娘呢。”

    莲娘有些晕晕乎乎。

    这一字一句,拆开来都是懂得,集合在一起,却让莲娘怎么都听不懂。

    她茫然看着睿王,杏眼快轻眨,樱唇不住翕动,想问,王爷刚刚是不是说话了,说了些什么,能不能再说一遍……

    但喉头却像是被堵塞了一般,莲娘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胸脯不停的起伏着,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缓解那几近炸裂的情绪。

    “怎么哭得这么凄惨?”睿王却又恢复了原先光风霁月的模样,一边为莲娘拭泪,一边含笑疑惑询问:“本王的心悦,这么可怕么?”

    莲娘这才后知后觉,现自己早就泪流满面,“不可怕,不可怕……”低喃着,莲娘用力仰头,勾着睿王的脖颈,主动把自己奉上,胡乱去亲着睿王。

    胸口,脖颈,下巴,到处都留下她的眼泪和口水痕迹。

    她还捉了睿王的手,按在自己的胸脯上,求着他淫弄。

    睿王半点不嫌弃,也不躲闪,只稳稳站着,搂着她防止她从窗台掉下来,接受着莲娘近乎是献祭一般的亲吻。

    只有在莲娘亲吻到嘴巴时候,睿王才侧了侧脸,躲开了,恰恰露出了耳朵,便被激动的莲娘含住了耳垂。

    睿王倒吸一口凉气,揪着莲娘奶尖儿的手忍不住一用力,莲娘含糊叫了一声,知晓睿王这是喜欢的,便更卖力,回忆着睿王曾经对她做的那些,伸出香舌,舔进了睿王的耳蜗里。

    睿王闭了闭眼,极力忍耐。

    心底笑叹,这日子,真没法过了呢,又香又软的一块儿肉,就在眼前,他却只能玩玩不能吃,偏偏这香肉,还死命的贴上来逗他,拼了命的想让他吃。

    瞧他堂堂亲王,怎的堕落到了如此地步呢。

    可真是无奈。

    口里叹着气,睿王却是更把怀里激动到失去了理智的娇娇小妇人抱紧了一些,方便她讨好自己。

    这喜欢害羞的小妇人,这么主动的机会可少见的很,等她理智回笼,怕是怎么都不会这般的,能享受的时候,当然要先好好享受,其他的,再说吧。

    莲娘不知道睿王的心思,她脑子半是混沌,半是清明。

    混沌处,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清明处,是睿王曾对她做过的,此刻都能回忆起来,并照着做。

    而随着她的这些动作,莲娘只觉小穴儿里,瘙痒空虚无比,穴肉,贪婪激烈的蠕动着,搅动着里面的葡萄四处乱动,为她止痒的同时,又带来更剧烈的瘙痒和空虚。

    但总归是会好受一些的。

    但葡萄却也是很坏的。

    就在莲娘激烈绞着小穴儿,让葡萄各处滑动满足自己的时候,葡萄却碎裂开来,葡萄汁混合在汁液里,流了下来。

    莲娘急得哭了出来,怎么能这样。

    她急切需要被填满,最后呜咽着,做了自己清醒时候,绝不会做到事情,握了睿王的手,朝自己身下探去,急切把吐着水的小穴儿,送到睿王的手里,含糊哀求:“王爷,进去,进去……”

    睿王笑了笑,用力把袜子拉了出来,两指并拢狠狠戳了进去,飞的进出,片刻后,莲娘便尖叫着,泄了一股又一股的水,顺着睿王的,全都滴落地上。

    莲娘昨日才经过一场激烈的泄身,今日又来,不多久,便紧紧搂着睿王,昏厥过去,但小穴儿,还在不停的抽搐着,间或吐出一点儿水。

    睿王悠然抱着她,手指也没有从她小穴儿里出来,只慢慢抽送着,抱着莲娘去了净室,洗浴过后,床榻与屋内的狼藉,已经被收拾好,睿王把莲娘放在床榻上。

    今早刚刚消肿的奶尖儿又是红肿不堪,小穴儿也是同样,睿王细心给她奶尖儿抹了药,小穴儿里也塞了涂了药的玉势,才给她盖上锦被,让她好好歇着,自己更衣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