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穿越小说 > 乳娘(1v1) > 章节目录 第67章 再相见
    舟车劳顿,莲娘疲累不堪,但第二日一醒来,还是拽了翠云的手,杏眼里满是期待:“可知……何时能见到王爷?熙宁呢?我能不能,先偷偷去看看熙宁?”

    一年半时间,莲娘对睿王,思之如狂。

    而女儿熙宁,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莲娘也是想的厉害。

    翠云含笑:“小姐莫要急,王爷自有安排,您啊,今日只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便是。”一边说,翠云一边帮莲娘梳妆打扮。

    莲娘一听,便知道今日大概是可以见到睿王的。

    至于熙宁……想想也知道,睿王怎么也不可能,把熙宁带来徐家的,她也就是太想熙宁了。

    虽然今日见不到熙宁,但能见到睿王,也挺好了。

    莲娘按照平日那般,打扮完毕,便去给徐家长辈请安,然后会自己屋里,照常做功课,到了巳时正,翠云来请莲娘,请她今日在花园里。

    莲娘心一动,“王爷来了?”

    “是,王爷来了,正与徐大老爷在书房说话,待会儿就会逛花园,听到小姐你弹琴,并一见钟情,小姐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弹一曲自己喜欢的曲子便可。”翠云小声说了睿王的安排。

    莲娘目中含着满满思念,闻言,缓缓点头。

    听翠云的意思,今天是见不到睿王了,但,能与他靠的近些,那也是好的。

    睿王动作很快,前一日一见钟情,第二日,便再去拜访徐家大老爷,言明心意,之后半刻不想等,进宫求见皇帝,求皇帝赐婚。

    第三日,皇帝赐婚旨意,便到了睿王府和徐府。

    莲娘接到旨意,心中的所有忐忑不安,瞬间烟消云散。

    接下来便是走六礼。

    这些都有老夫人和大夫人操持,莲娘是不用参与的,这会儿,她正在马车上,借着出门买脂粉的名义,被带着去见睿王。

    莲娘坐在车里,身姿端庄,然而身下的小穴儿里,汁液已经泛滥。

    她的身体,早就知了极乐味道,这一年半的时间,虽然几乎只要在院子里,小穴儿里日日要含着粗大玉势,总能小泄一番,但玉势死物,给她的乐趣,也只有那么一点,远远是不够的,反而,更勾得她空虚难耐。

    莲娘不止一次梦到了睿王。

    梦里,睿王用各种花样玩弄着她,把她干得浑身汁水,她含着睿王巨硕的龙柱,哀叫着,抽搐着,喷出一股一股的汁水……

    可醒来,小穴儿里除了不会动的玉势,什么都没有。

    莲娘每每,心底都会埋怨自己,觉得自己如今,实在算不上好女人了,总想着那些不知廉耻的事情,实在该打。

    可她还是疯了一样,既羞耻于想那些,却又无法忘记那种味道。

    今日里,一说要要去见他,还不曾见到,更不曾被他搂着淫弄,莲娘的身体,却已经记起了被睿王肏弄时的极乐滋味,水流的,怎么都止不住。

    莲娘为自己这淫荡的身体感到羞惭不已。

    马车转了几个弯,外面的喧闹渐渐不闻,四周安静了起来,又走了一会儿,马车停了下来,静巧扶着莲娘下了马车,莲娘才现,她这会儿是在一个宅子里了。

    只不知是在何处。

    而后她被送到花园,见到了睿王。

    “王爷……”莲娘眼眶一下子红了,什么顾不得,就朝着睿王冲了过去,扑进睿王怀里,仰起了俏脸,用力亲着,恨不能自己把自己送入睿王腹中。

    睿王也想念这个娇娇小妇人的紧,难得这小妇人这么热情,抛却了羞涩主动吻他,睿王受用的很,很快便化被动为主动。

    莲娘被他强悍紧拥,用力吮吸,那力道,让莲娘瞬间便晕晕乎乎,娇喘出声。

    睿王本想抱了她回屋在肏弄她,这会儿被她猫儿一样的喘息弄得龙柱都要爆炸了,咬了咬牙,也不管其他,直接便撕裂了她的亵裤,把她小穴儿里的玉势扔到地上,又把莲娘身子提起,已经粗硕坚挺的龙柱,狠狠捅入到了莲娘湿淋淋的小穴儿里。

    “呀,好痛。”虽然日日有玉势撑着,药膏滋润着,但毕竟太久没有被真刀真枪的肏干,莲娘忍不住悲鸣一声,同时也被这痛楚唤醒了神智,急忙扭动着身体,哀求睿王:“王爷……不要,会被看到——啊,好深……要泄了,呜……”

    被他的粗大龙柱肏弄,痛楚过后,便是极端的快乐,又是青天白日,在毫无遮掩的花园凉亭,随时都可能被人看到,快慰加上羞耻害怕,莲娘小穴儿紧张收缩,身体也变得更敏感,只被睿王肏干了十来下,便泄了身,后仰着身体高亢哀叫。

    高潮后的穴肉,卖力的撕咬吮吸着里面的异物,爽得睿王头皮麻,站在亭子里,他抱着莲娘身体,让她细细的腿儿盘在自己腰间,一双藕臂抱着他脖颈,便狠命肏弄起了莲娘紧窄的小穴儿。

    他也不玩什么花样,就龙柱飞进出,用力捣弄着小穴儿,似乎只有这般狠命的肏干,才能解了这一年多的相思。

    莲娘许久没被肏过,一上来便是这么激烈的肏弄,很快泄了身不说,神魂也被肏弄的离了体,再也顾不得这还是在青天白日下的花园里,只觉得,那龙柱猛然抽出,又飞撞入,撑开了她的小穴儿,剧烈摩擦着她痒到极点的地方,然后龙狠狠撞击在她的花心上。

    她快要被戳穿了。

    什么也顾不得。

    什么也想不到。

    世界仿似一片虚无。

    只有两人相接的地方,是真实存在的。

    “小骚货,肏死你。”耳朵里听了一声下流的话,莲娘思维迟钝,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睿王说的是什么,便哭喊着,哀叫着反驳:“不……莲娘……莲娘不是……不是骚货……”

    耳边是他低哑笑声,“哦……在花园里就张开腿挨肏,还被肏的淫水流得把本王衣服都打湿了,这不是骚货,怎么才是骚货?”

    “不是……不要说……”无法反驳,莲娘只能哭着,求他不要再刺激她。

    莲娘被刺激到时候,羞耻心让她忍不住哭泣,害怕紧张则让她忍不住夹紧了小穴儿,那滋味,着实爽的很,睿王眯眼享受了一会儿,眼中闪过晦暗光芒。

    这么害怕么?

    那便再试试。

    看能不能让他更爽一些。

    想到这儿,睿王手上用力,撕裂了莲娘襦裙,让莲娘下体不着寸缕地裸露出来,莲娘惊叫着,伸手去抓掉落的襦裙,然而睿王此刻,凶猛龙柱又悍然顶入,顶得莲娘控制不住娇吟出声。

    襦裙就滑落地上。

    “不……不能啊……回屋……回屋啊……王爷……求……求您了……回屋……”莲娘羞耻心,让她便是被睿王肏弄的快感不断,却也还记得,身为女子,赤身裸体在阳光下被肏弄,是绝对不应该的。

    睿王却哼笑,继续飞肏弄,还一边肏弄,一边干脆抱着她走出亭子,在花间小路上漫步:“不行啊,莲娘怎么都不承认自己是小骚货,本王只好让别人看看,看莲娘怎么不知廉耻的挂在男人身上,被肏的一路走一路流水的……”

    这般下流的话入耳,莲娘又是羞耻,又是难耐,看到四周景物在动,她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了,“不要、不要……王爷,回屋好不好……”

    “那莲娘是不是小骚货?”明明两个人在做着最淫糜的事情,可是莲娘已经被玩弄的汁水横流,下身不着寸缕,流着水的小穴儿,让人一眼就能看到,而上面诃子,也被肏弄的失神时候流下的涎水打湿,整个人一副欠肏的荡妇模样。

    睿王虽然也褪了裤子,但他只要把撩起的衣袍放下,便又是正经模样。

    明知道莲娘羞耻心极重,这会儿怕是已经难过的要命了,睿王却还是逼迫着,想要莲娘自己承认,她是个小骚货。

    就如同那一夜,他站在门外,看莲娘穿着那一身骚浪的衣物,第一次含着玉势,被他以退为进,逼迫着突破了羞耻心,终于从屋内走到屋外,而后在月光下,被他用手指肏弄到痛哭着,潮吹、喷水、昏迷……

    实在是美到了极点。

    每一次,逼迫着莲娘突破她的羞耻心,痛哭着做出她实在不愿做的淫糜事情,看她嚎啕大哭,睿王便又是心疼,又是兴奋的难以名状。

    这次碰巧又遇到这么个机会,睿王自然不会放过莲娘。

    他抱着莲娘,如同闲庭信步一般,在花园里走动,根本不顾莲娘哭求。

    莲娘真的怕极了。

    她生怕睿王真的让人把她这淫浪的模样看尽,便挣扎着想要从睿王身上下来,可睿王那巨硕龙柱,像是楔子一样钉在她小穴儿里,莲娘呜呜哭着,抬高了屁股,想把睿王的龙柱吐出来,睿王也由着她。

    然当她好不容易忍着蚀骨快感,艰难把龙柱拔出的时候,睿王抱着她腿的双手却是一松,莲娘惊叫着,身体掉落,而睿王腰臀却悍然上挺,两相用力下,巨硕的龙柱狠狠撞进了小穴儿里,一下子便深入极致,几乎是瞬间,就撞开了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