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玄幻小说 > 南梁风月(禁+乱)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生意人,谨慎立命,最是怕惹麻烦。

    东方一族能将家业遍布四方大陆,靠的从来都不是运气,而是浮沉中一次次的当机立断,借势而为。

    作为少主,将来要继承这一庞大商业版图的男人,东方逸很清楚自己肩负的责任——他可以好奇,就像逗弄一只漂亮的小宠物,亲手送上一个黄金铃铛算不得什么,哪怕一掷千金,闲来无事喂一喂,再喜欢,断不会天天抱着,同吃同睡

    理智很清醒,事情早就过了界。

    他已经不知不觉花了太多心思,无关痛痒也就罢了,可对方不是个普通人,是南梁公主!再下去就是玩火,是拿东方一族的基业在开玩笑!

    百害而无一利,何况这件事成功的概率手无缚鸡之力的公主要想逃出皇宫,呵,不如换成他进宫偷玉玺,说不定还容易些。

    东方逸太明白,拒绝是应当的——心动又如何,难道要为其生为其死?不需要犹豫,甚至今晚过后,该跟对方断得干干净净,权当一切从未发生。

    是了,拒绝的理由有很多,可人偏偏就是那么奇怪。

    东方逸讲不出口的话最终转了几圈化作嘴角噙着的笑,更像一种自嘲;秀绾见他神色不明,也知道自己确实强人所难,眼睛里的光逐渐一点一点灭了

    水声哗哗,明明月色正好,却无端染了几分凄楚。

    沉默中,秀绾才发现自己竟坐在摘星楼的温泉池子边,脚伸入水面,温暖的触感令她紧绷的神经稍稍得到一丝宽慰,感念对方细心——说到底,她和东方逸不过几面之缘,为了她这个“朋友”,他已经冒了太多次险

    没有谁欠她慕秀绾什么。

    身上的毯子仿佛是最后的依靠,少女的眼睛又酸了。她其实明白的,救她出宫谈何容易?她这样自私将别人拉进旋涡,万一失败了,东方逸和他的族亲又有多少人要丢了性命?

    一时间涌起强烈的羞愤,少女觉得自己简直错的离谱!因为走投无路便要拉上一旁之人垫背她何时开始变得这么卑鄙了?!

    恍然大悟般,随即袭来是无边无际的绝望——可她又能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心重重沉下去,她还要在血亲间畸形的关系中撕扯到什么时候?还要对别人的予取予求忍受到什么时候?

    她好累,此时胸口仿佛被千斤巨石压着,她感到前所未有的疲倦算了吧,‘嘭!’最后一点对抗的希望突然被压破,失去支撑,炸开的轰鸣瞬间吞噬掉整个人,天旋地转,一个轻柔的声音缓缓抚上她的脸,像一只手指引她看向水中的自己——

    这一切如果不存在就好了

    是啊,水中的女子陌生得令自己害怕。嘴唇发肿,头发散乱着,脖子蜿蜒向下盘踞着星星点点的红痕,狼狈不堪捏紧手中的毯子,她哪里还是高贵的公主?一团污糟的烂泥了

    ——这一切都不存在就好了。

    或许,就应该这样对不对?父皇母后太子哥哥九哥哥小妖生命中重要的人簌簌闪过,还有一抹倔强的少年身影

    她累了,自暴自弃,无法解开的死结,那就,到此为止吧。

    “扑通——”

    “你做什么!”

    往下沉之前,她听到背后一声惊呼,无所谓了秀绾觉得水是那么沉静有力,就像一个温暖的怀抱,包容着所有的肮脏——结束吧!闭上眼睛,不必苦苦挣扎了,一切都将回到最初,她还是那个天真单纯的南梁公主,时间将被她永远定格

    还未完全沉入,一双强有力的手不由分说将她捞了起来。

    “你要做什么?”男人的气息近在咫尺,隐着怒意,秀绾根本不愿睁眼,她什么都不想顾了。

    “公主想死是吗?”责问随即而来,可对方毫无反应,东方逸心里腾起怒火,幼稚可笑!寻死威胁,这跟要不到糖撒泼打滚的小孩有什么区别?

    搂着对方的腰,水汽蒸腾,近距离中,少女面色平和好似真的无牵无挂了,东方逸盯着这张被温泉氤氲而泛红的精致小脸,乌发像上好的绸缎撒在水中,更别说手碰到肌肤滑嫩的触感,鼻尖沁人的体香,这般鲜艳的生命,活色生香而不自知,求死?真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这世间有诸多不公,便是贵为公主也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

    东方逸眼神一暗,高贵的脆弱本就是致命的诱惑——腰上的手在轻轻收紧,清醒或是沉溺?他想赌,俯身一吻,嘴唇相触的瞬间仿佛漫天荧光从原野里飞出,闪烁如星,映的黑夜格外明。

    秀绾猛地睁开眼,错愕对视上深沉,少女愣住了,用力想推开东方逸,反被他抓住手腕压到池边,刚要质问,对方却欺身上前,俯视着她,轻佻的语气令人不悦,他说,“怎么,才亲一下就忍不了了?”

    可预见的,少女皱起了眉,东方逸继续道,“公主既然想寻死,还生什么气呢?”水中紧贴的距离将俩人的身形嵌得严丝合缝,秀绾动弹不得,也不知道是水烫还是对方的身体在烫,少女又气又慌,可东方逸却不似平时进退有据,少了温文,多了一些意味不明的强势——

    “你、你放开我”

    “放开?”男人倒是直白,点漆般的眼睛直勾勾盯着秀绾,又凑近了些,“公主都不想活了还在意这些虚礼做什么?求在下救人的是你,当在下面寻死的也是你”轻呵一声,“小公主,我可不是每次都这么好心的,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该说你是天真还是任性?”

    顿了顿,带着审视,“又或者公主就这么笃定我不会袖手旁观?”

    “我,我不是”秀绾刚才的确是万念俱灰,被这么一打断,死是不想了,可又能解释什么呢?心里愈发茫然,不禁淡淡道,“我只是觉得自己很没用。”

    “接受不了,反抗不了,到头来什么都做不了”悲从中来,秀绾脸别到一边,压在心里的委屈快把人逼疯,“东方逸,这一切一切都让我讨厌。”

    讨厌自己没有选择,讨厌所谓的爱,讨厌被毁掉的人生。

    所以才无论怎样都想逃。尾音飘散在沉默中,片刻后,东方逸的声音从头顶响起,“木秀,我东方一族上百人,帮你的风险太大,我承受不起。”

    不意外,少女头更低了,东方逸却没停下,“所以,你要自救。”

    什么意思?

    “公主,逃出宫最难的是出宫,如何出宫?皇宫守卫森严,我只是一介布衣,或许能帮你在宫外做一些安排,接应你,但你必须先找到办法离开。”东方逸的声音平静却充满诱惑,“木秀,你不是什么都做不了,相反,最关键的环节只掌握在你自己手里,就看你要怎么做才能达成心愿了。”

    “我要怎么做”秀绾顺着他的话思考下去,男人眸中有光,抬起少女的下巴,视线相对,“公主,你觉得什么都改变不了,是因为你忽略了自己的价值要知道,谁在意你,谁就赋予了你操控他心的权利。”

    操控人心?

    东方逸语气温柔,可秀绾却从他眼中读到了自己看不懂的复杂情绪——东方逸没有回避她的目光,他承认自己有私心,纠结无奈的是肩上的责任,他无法越过理智,只是,在那不得不承认的心动里,他太好奇命运会如何安排,一朵柔弱的菟丝花要将自己变成武器,去劈开困局,她能做到吗?

    “所以只要我可以逃出宫,你便帮我离开南梁?”美丽的眼睛依旧单纯,东方逸却好似看到了未来,温和的眉眼弯弯,“那公主请先给在下一个答复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