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春潮(高H)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择日家访
    阮星尤是突然惊醒的,看见外面大亮的天色心沉到谷底。

    她的闹钟没有响!她旷工了!

    绷着脸掀开腰间环着的男人手臂,阮星尤一骨碌坐起身,紧接着就被腰背的酸软刺痛给激得重心不稳,又倒了下去。

    正摔在被她扰醒的男人怀里。

    霍雁回掀了掀眼皮,看见她痛得脸色发白的样子,大掌覆上腰间轻缓地揉了揉。

    “急什么,今天周末。”嗓音还带着初醒的喑哑,霍雁回一边给她揉腰,一边下巴抵着她的额头又闭上了眼睛。

    “你做昏头了吗?”阮星尤咬牙切齿,“今天周四!”

    “啧。”霍雁回睁开眼睛,跟怀里怒目的小女人对视,“已经帮你请好假了,你不用上班,所以今天周末。”

    阮星尤美目圆瞪,被这强行周末的歪理给气到了,她拍开他的手,咬牙再次爬了起来,“下午要给孩子们随堂测验,我必须过去。”

    霍雁回也坐起了身,袒露着精壮的上身靠在床头,好似慵懒餍足的猎豹:“就你这样,站都不站不起来,还想上班?”

    阮星尤猛地转头瞪他,“还不是都怪你!”

    昨天在车里压着她做了那么久,那透明的挡板真真是把她吓得厉害,饶是之后被边亲边哄说前座绝对看不见后面,也听不见声音,她依旧缩着身子不愿抬头,还是大鸡巴插得她再度娇喘连连,一时情浓攀上他肩膀,才从蜷成一团的小虾米状态解放了出来。

    来到这处别墅后,霍雁回又抱着她从车库边走边肏,干得她神智昏聩,淫水流了一地,小肚子里饱胀胀的都是他射进去的精液,做到最后她已经快没了意识,只记得难受地哼唧要洗澡,被他抱进浴室之后,又是一阵快感沉浮,而她在中途就体力不支睡了过去。

    美人嗔怒的样子也是养眼的,尤其是她还赤裸着娇躯,身上都是被狠狠疼爱过的情欲痕迹,霍雁回眸色渐深。

    阮星尤下意识发了脾气,紧接着便察觉到不对劲,昨天借着酒劲,她先是无所畏惧地跟霍雁回呛声,后来被肏得受不住,便又不管不顾地哭闹使性子,出乎意料的,霍雁回全程都很纵容,从而导致她这会儿还没缓过状态。

    抬眼悄悄去瞧霍雁回脸色,正撞上对方看着自己的视线,幽深又暧昧,阮星尤扯了扯胸前的被子,不自在地问:“你看什么看?我说错了吗?”

    靠躺着的男人突然起身,床铺下陷,阮星尤还没来得及躲就被他罩住后脑压着往前,唇上被狠狠亲了一口,“没说错,都怪我。”

    他吻出了水声,贴着她的唇笑,“太舒服了,没忍住。”

    霍雁回说完便光着身体下床了,阮星尤怔怔坐着,反应他话里的意思,又看见他后背交错的淫靡抓痕,脸腾一下烧了起来。

    这会儿再想想两人之前的对话,简直就像吵吵闹闹的小夫妻一样,念及此,阮星尤抽了口气,连忙不敢再想,扶着腰起床了。

    别墅不是霍子衿住的那处,这里面积更大,绿植遍布,通过卧室窗户还能看见院子里的泳池。

    衣帽间有准备好的衣服,阮星尤挑了条米白的长裙,搭配一件淡紫色的针织坎肩,衬的人典雅又温柔。收拾好下楼时佣人已经准备好了早餐,霍雁回端坐在餐桌一侧,手边放着平板和一份纸质文件,见阮星尤过来了,便将文件往她的方向一推,“签了。”

    “什么?”阮星尤云里雾里地拿起来看,紧接着便黑了脸。

    这是一份“包养”合同,不知是不是她几次叁番的“矫情”有了成效,霍雁回竟然也冠冕堂皇地找了理由,美其名曰让她协助改善家庭关系,从而获得酬劳。

    不愧是金主本人,开的价丰厚到令人咂舌。

    阮星尤气极反笑,将合同放回桌面,原封不动地推回他面前,“霍总都没点新意吗?这已经是您儿子玩过的招数了,我毕竟是你儿子的女人,想要我应该要经过他的同意吧?”

    看见霍雁回不悦地拧起眉头,阮星尤心里倏然有种报复的快意,她点点合同上改善家庭关系这几个字,有些讥讽地笑了,“霍总的家庭关系确实有些难办,这样吧,过阵子新一轮月考结束后学校可能会安排家访,届时我们再就这个问题深入讨论一下。”

    “在此之前......”她话音顿了顿,“霍总还是把霍子衿放出来吧,毕竟孩子学习要紧。”

    她猜测霍子衿突然的生病有蹊跷,果不其然这话一出霍雁回的表情就有了些波动,虽然不明显,但还是被阮星尤捕捉到了。

    该说的话已经说完,具体怎么做还是要看霍雁回,她无权干涉。

    阮星尤不欲久留,告别后便准备离开了。

    霍雁回的声音又在身后响起,“我让司机送你。”

    阮星尤有些意外,她还以为堂堂霍总被她阴阳怪气一番,不说恼羞成怒,肯定也会暗斥她不知好歹,怎还会这般为她着想?

    心中迟疑,阮星尤回身礼貌地冲他笑了笑,“不麻烦霍总了,我已经叫了车,那......再见。”

    阮星尤打了车直奔学校,昨天应酬跟李丽蓉打过招呼会晚归,谁知道她被男人肏狠了,直接未归,好在李丽蓉最近也因为阮飞云的事疲累得很,不陪床的晚上估计补了个好觉,还以为阮星尤是晚归早出,心疼得让她下班就直接回来,不用再奔波去医院了。

    阮星尤心虚地给她回信息,同时也松了口气,她正是浑身酸软,想好好歇一晚上了。

    到学校时刚打第四节课上课铃,办公室的老师们见阮星尤突然销假回来还很惊讶,几个之前有过应酬经验的都凑过来问她是不是昨天没躲掉,喝了很多酒,阮星尤笑了笑没说话,几个女老师当她默认,当即深有同感,你一言我一语地吐槽了起来。

    阮星尤附和了几句,没多久大家便散开来做各自的工作去了。

    晚上下班,李丽蓉在家炖了玉米萝卜排骨汤,好久没尝到妈妈的手艺,阮星尤香香地喝了两碗,李丽蓉看着她埋头吃饭的样子笑着抹了两滴眼泪,见阮星尤抬头了,她便又立马起身走向厨房,“你爸说要回来拿饭的呢,怎么还不见人?”

    医院的菜色一般般,总归是比不上家里的,阮飞云吃了两天病号饭就闹着不肯吃了,李丽蓉也嫌那些伙食没营养,便在家每天都变着花样做些滋补的饭菜。

    她和阮明华轮着来,阮明华回来做饭的时候是他做完了直接带过去,她做的话阮明华就回来拿,她腿脚不好,阮明华不太让她多费力。

    没过十几分钟,阮明华到家了,阮星尤连忙给他盛了一碗,“爸,先喝点垫垫肚子再走吧。”

    高大的男人让狭小的饭厅一下子逼仄起来,他本想拿了饭煲就走,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碗坐下了,他呼噜呼噜喝汤的时候阮星尤就和他们说说话,气氛还不错,毕竟现在已经尘埃落定,只等阮飞云养好身体了。

    五分钟不到阮明华就吃完了,抹抹嘴就走。

    阮星尤奇怪地看着爸爸匆忙离开的背影,是她的错觉吗?爸爸回来一句话都没跟她说,好像也没看她一眼?

    可能是她想多了吧,阮星尤收拾起碗筷,摇了摇头。

    ---------------------

    我算是发现了,我就喜欢老掉牙的霸道总裁爱上我,每次写到霍爸都很来劲。

    这是不行的!我要雨露均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