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辣文肉文 > 聆仙台 > 章节目录 (一百一十五)做鬼都忘不掉这个人
    他的话语一落,聆音便陷入到一片昏暗之中。尔后她又在这片昏暗中悠悠转醒,她又回到了现实中,穿着大红色的喜服,躺在绥偃怀中。

    他的手垫在她身下当作枕头,视线却转向窗外的月色,绝美风雅的面庞衬着月色,似乎更加难辨仙妖。

    梦中那般激烈的情事,现实里却似乎并没有多少影响。聆音拢住有些散乱的衣襟,又坐直了身子。

    “……离青丘还要多久?”聆音出声问她。

    绥偃这才侧目看她,温声道:“大约叁个时辰。”

    “我前世是谁?”聆音又问他,“……那个梦境,你也看到了对吧?我是那个侍女?”

    两个问题毫无联系,聆音却清楚,绥偃知道她们之间的联系。

    “我见过你,绥偃,不是在聆音的梦里……在云莺的梦里。”虽然记忆画面有些模糊,聆音还是想了起来,若不是真的亲眼见到她,她也不过会以为那是一场春梦罢了。

    “……离殷是月神一族的巫女。”聆音断言,“她还活着。”

    在扶桑岛时,聆音听素玉提起过,玉兔一族的族长能通过水镜,与月神一族的巫女离殷联系。

    那梦境中要杀离殷的女子又是谁?也是月神一族的人么?她直觉一旦想通这其中的联系,梅衍同她隐瞒的事情她很快便能搞清楚。

    “我原以为你不记得的。”绥偃牵过她的手,吻了吻她的手背,“九皇女,那个梦境可真令我回味无穷……”

    她察觉到他在转移话题。

    “一场春梦?”聆音戏谑道,“那时你我并无任何关系,为何大费周章进入我梦中只为与我一度春宵?”

    “——你回答我,我和离殷是什么关系?”

    她问的问题过分尖锐,她很聪明,稍许想一想,便能理清楚其中要害。

    绥偃看向她,沉声道:“音音,我不能回答你。”

    ——其实这也在她意料之外。

    绥偃的不回答也是一种回答,证明她与离殷确实存在某种联系。

    “你什么都不与我说,之后在青丘又要如何同我相处?分明知道我最讨厌有所隐瞒……”

    “音音……”绥偃叹息一声,伸手将她抱入怀中,“这些事你很快便能明白的,如今不要再问好么?”

    聆音在他怀中,感觉到他身体发颤,似乎是回想起了什么并不好的记忆。

    即便是她很想知道答案,此刻却有些于心不忍起来,不由得伸手去顺他的脊背,温声道:“分明该激动的是我才是。”

    熟悉的感觉。

    但她什么都想不起来。

    月落日升,到达青丘时天已破晓。

    青丘城耸立在高处,四周云雾缭绕,再往下便是诸多街市人家。

    青丘城外,花雨飘散,狐族庇护的百姓在道旁追着车队,一路相迎。

    “恭迎王妃——”“恭迎王妃——”

    百姓阵阵欢呼声传入聆音耳中,她睨了眼身侧的绥偃,他慵懒的倚在窗旁,唇角衔着笑,似乎很享受这个称呼。

    “若是在这的是梦衣,你也会这般高兴?”聆音不由得调侃了一句。

    绥偃却随即微微皱了眉头,正色道:“音音,我只对你一心一意。”

    “还是说……你对我娶她一事心存芥蒂?”绥偃伸手将她抱进怀里,“音音,你在为我吃醋。”

    聆音哑然,倒是不知道他是如何想到这一层的。

    “……才没有。”想都不想便否定了。

    “就不能哄哄我?”绥偃的指腹摩挲她的唇瓣,笑得有些无奈,“假装醋一下,让我觉得你心里有我?”

    “嗯……那我吃醋了,狐王大人,你不许看别的女子,只许看我,心里只能有我。”

    她这番话倒是说得入戏叁分,言语里有微微嗔怪的意味,一双秋瞳盈盈风情氤氲。

    令绥偃失神了片刻。

    “何时才会变回你本来的样子?”不由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指腹之下肌肤柔软,样子很是可爱。

    聆音把他手拍开,笑道:“若是我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你怎么同人交代?谁又陪你来演这出戏?”

    绥偃的神情迟疑,稍许才怅然道:“是啊,我倒是忘了,这本就是一场戏。”

    与月清源分别后,聆音觉得自己早已心如止水,旁人对她的感情,在她这里也实在难有什么回应。但绥偃此时面上的失落太明显,令聆音想不通,即便是过去他同自己有什么交集……可她如今已不是他当初记挂的那个人了。

    有必要这般在意么?

    安慰的话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聆音瞥了眼窗外的天色,对绥偃道:“还有多久到狐族的行宫,我有些乏了。”

    “很快。”

    话音刚落,车队便以调转方向,悬于空中,慢慢往山雾间驶去。未有多久,雅致玲珑的巨大宫殿便出现在聆音的视野里。

    一列侍从整齐的排在宫殿门前,他们皆是狐族人,头上的狐狸耳朵颜色不一,有红色棕色的,也有白色粉色的,令聆音有些想伸手摸摸。

    绥偃看她那满是希冀的眼神,便猜到她在想什么,不由得拿手去遮她的眼睛,笑道:“我也有耳朵,你若是想看,我也可以变出来。”

    聆音刚想张口说不要,话到嘴边,却没有说出来,默了一会才道:“那,等迟些……”

    清脆的铃声忽然又响起,弥散在青丘的风中。

    原本悬于半空的狐族车队缓缓降了下来,绥偃替她理好衣裳,又转而理了理自己的,待车队全然降至地面,才牵着她的手,二人一道出了马车。

    青丘此时正值当午,曦光颇盛,刚出马车聆音便觉双眼有些不适,刚想伸手遮光,绥偃的大袖便挡在她面前,另一只手握住她的手掌。

    “青主。”一个面目清秀的狐族少年上前朝绥偃一揖,原本要说些什么,但瞥了聆音一眼才顿顿道:“……客人已在正殿等候。”

    “知道了。”绥偃将她送至殿外的长廊下,便对刚才那位同他对话的少年道:“绥远,带王妃去寝殿换身衣裳,顺便带她熟悉一下宫中事务。”

    “是。”那少年恭敬的回答,待绥偃离开后便换了一副神色。

    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你随我来。”冷冰冰丢下一句。

    聆音懒得与他计较,便跟在他身后,就这般走了一段路。

    走过前头的游廊,便来到一处正殿,此处宫殿休憩的极为精美,与别处木制结构不同,这处宫殿是由琉璃所造,乍一眼瞧去,倒好似仙宫一般。

    “这是什么地方?”聆音直觉这并非寝殿。

    “栖梦阁。”那少年漠然回道,“青主让我带你熟悉‘事务’,这处地方除了青主,便只有王妃能来。”

    那少年轻轻敲了敲门,殿门便自己打开了。

    聆音顺着打开的门扉往里看,里头全是悬于半空中的彩色琉璃珠。珠子的大小、色彩不一,有明有暗,有深有浅。

    “这些是什么?”聆音问他。

    “……留梦珠。”本以为那少年对她的厌恶表现的这般明显,却还是耐着性子回答她,“狐族在上古时得梦神授予入梦之术,其中唯有留梦一术,唯有青丘之主方能传承。”

    “梦境易逝,醒来后人往往会不记得自己所作之梦,但若有留梦之术,可以将梦境抽出,留存,每一颗珠子都是一个梦境。”绥远说着,拿下一颗白色的小珠子,“只要拿到留梦珠注入灵力,便能进去那个梦境中。”

    聆音扫了眼满屋的琉璃珠,这其中,有一颗珠子悬在上头,周围散发着七彩流光,很是漂亮。

    “那颗珠子为何这般特别?”她指着中心的那颗珠子问。

    绥远顺着她指的方向抬眼看了一眼,方道:“那是青主的梦境……”又似想到什么似得,叮嘱道,“你不许去碰。”

    聆音含含糊糊应了声,心里却可没有这么老实。不过眼下比起绥偃的梦境,她更关心绥偃要见的那位客人。

    今日这场婚事青丘上下分外瞩目,怎么会有客人特意挑这个时候来见,还是说,有什么过于紧要的事情,不得不这个时候见?

    聆音急切想要知道答案,待离开栖梦阁后,被绥远领到寝殿换了身衣裳,便匆匆往正殿赶去,绥远跟在她身后,一声不响的追着她匆匆的步履。

    只是还未到正殿,她便在正殿外的长阶前,看到一身着灰蓝色长衫的男子,他戴着白色的面具,面具遮住了他整张脸,身上长衫也将他的身体包裹的严实,唯有长袖之下,稍许露出骨节分明的双手来。

    聆音做鬼都忘不掉这个人。

    ——那日他将她打成重伤,才逼得月清源不得不挖眼相救。

    月神一族的离亭少主。

    袖下的五指紧攥,聆音恨得牙痒痒,只想祭出红绡来将眼前这个男人碎尸万段。

    但眼下她在青丘,不能生事,只得含恨忍下。

    却不想那人也注意到她,视线朝她看来,只是面具也遮去他的眼睛,令人看不到他的神情。

    “你……”他的语气里透出几分与她相熟的意味。

    聆音直觉面上的易容完美,应当不会被他看破,只是又有几分不确定,所以并不言语,站在原地。

    “是棂心么?怪不得绥偃会忽然成婚……原来是因为……”他的声音有几分怅然,不由得令聆音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又是谁的名字?

    但转念一想,她又清晰起来——这应当是梦衣前世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