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间关莺语花底滑(NPH、重生复仇、剧情古言)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齐王府旧事
    忽然楼下传来一声马嘶,将柳书意从沉思中惊醒。

    循着声音往下看去,便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骑着马款步而来,那匹黑马高大健壮,甩头打着响鼻,许是刚经过一番驰骋,身上的皮毛乌黑油亮,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裴落青穿着一身半旧的战袍,风尘仆仆,似乎刚从军营里出来,来不及换衣服就赶了过来。

    他在醉仙楼下勒马止步,一个抬腿,利落的翻身下马,身姿劲瘦提拔,腰细腿长,仿佛一道黑色的流星坠落在地。

    裴落青将爱马的缰绳递给候在一旁的小二,抬起头直直看向二楼的柳书意。

    早在之前他便远远看见了她,她斜靠在阑干上,双眸望着远方,脸上带着一种淡漠的茫然,日光暖暖的照在她脸上,显得肌肤晶莹如玉,整个人却比以往还要更无活气。

    看到柳书意时裴落青有一瞬间的惊诧,几次叁番拜访都没能得见,如今突然碰面,却是在这样一个不合适的时机,他心中一动,手里就收紧了缰绳,玄影正跑的开心,被他这么一拉,发出了一声不满的嘶鸣。

    这下好了,原本想躲开柳书意的,却被逮了个正着,裴落青有一丝不可言说的心虚,至少,自己下马的动作还算帅气?

    柳书意见裴落青也看到了她,礼貌的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便离开了窗边。

    柳书意刚离开,裴落青的脸色就沉了下来,大踏步进了酒楼,拦住个小二:“去,把季辰给我叫出来。”顿了顿又道,“找个别的借口,别说我来了。”

    裴落青和季辰都是醉仙楼的常客,小二忙应了声上楼去了,片刻之后就见季辰一脸疑惑的走了出来,见到楼下面色阴沉的裴落青,季辰马上苦了脸,叁步并作两步跑下楼,老实规矩的喊了一声:“将军。”

    裴落青盯着季辰,冷声道:“柳小姐……”

    “回将军,柳小姐是自己要来的!”

    “那你……”

    “回将军,下官拦过,没拦住!”

    “楼上……”

    “回将军,柳小姐和明宣郡主没见着面!”

    裴落青瞥了季辰一眼,还学会抢话了?季辰埋下头,露出个黑亮亮的发顶。

    不过得知柳书意和陈诗离没碰上,裴落青还是松了口气,这对兄妹实在让他有些头疼,他拿陈诗离当妹妹,也看得出来陈诗离对他并无男女之情,一直是陈云轲一头热,只是陈云轲怎么就想不明白,即便他愿意,皇上也不可能允许手握重兵的大将军与皇室血脉的齐王府联姻。

    临海间里。

    陈云轲正在指点自己的妹妹:“你不是喜欢裴大哥吗,一会儿裴大哥来了,你要热情主动一点,笑的明丽一点,裴大哥是从军之人,肯定喜欢爽朗大方的女孩子。”

    陈诗离睁着一双秋水美眸,听着自己哥哥的话一下一下点着头,她生的娇小玲珑,五官却明媚艳丽,小巧可爱的双唇如樱桃一般水润红艳,一身红色滚金边的纱裙,在腰部细细束紧,又往下洒开层层迭迭的裙摆。

    季辰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心下不由感叹,可惜将军大人喜欢的是青色不是红色,喜欢的是书卷气的女子不是明媚动人的女子。

    裴落青让季辰先上了楼,自己在楼下站了一会儿,终还是压下了见柳书意的心思,决定先解决了陈云轲这个小子再说。

    陈云轲见裴落青进门,站起身来高兴的迎了上去:“裴大哥!两年未见,你一向可好!”

    裴落青见到这个自己当弟弟一样宠着的小王爷,脸上虽然神色不动,语气中却带了一丝温度:“末将见过小王爷,多谢小王爷关心。”

    陈云轲见裴落青这么疏离,有些不满:“裴大哥怎么如此见外,小时候你我尚且亲近,长大了却反而要疏远吗。”

    季辰心道,若将军真和皇室中人平起平坐不讲尊卑,还不知会被皇上如何猜忌。

    陈云轲拉过裴落青让他坐下,扭头对陈诗离道:“离儿,你裴大哥来了,你不是一直念着要见吗?”

    裴落青一进门,陈诗离就把脑袋垂了下去,现在被点了名,不得不缓缓抬起头,露出个僵硬的笑容,小声道:“裴大哥好……”

    裴落青面无表情的抱拳行礼:“末将见过明宣郡主。”陈诗离立刻又把头低了下去。

    陈云轲恨铁不成钢的对着陈诗离挤眉弄眼,陈诗离就是假装没看到,目不斜视的盯着桌上的酒杯。

    在外人看来,齐王与明宣郡主身份高贵,又深得皇帝宠爱,自然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小时候过的是怎样如履薄冰的日子。

    老齐王与老王妃关系冷漠,对齐王兄妹不闻不问,唯爱一个从禹荒族抢回来的女奴,将那女奴的女儿当做掌上明珠一般疼爱。

    老王妃使计害过那女奴几次,更是趁着老齐王奉旨出征,让侍卫下仆绑了那女奴轮番奸淫,老齐王回来后怒火中烧,将老王妃关进佛堂,对老王妃的娘家整治打压,连带着兄妹二人也遭了厌弃。

    后来老齐王突然病故,没有来得及给女奴与她的女儿安排好后路,老王妃被放出来后,立刻便让人把那女奴与她女儿拖到院中,命人找来一群乞丐流民,将女奴按在地上奸淫了叁日,肮脏的精液灌满了女奴的子宫,让她的肚子鼓胀如怀胎六月,又拖来两只獒犬与之交媾,几乎将那女奴玩死。

    老王妃本还打算让看门的老头给女奴的女儿开苞,陈诗离看不过去帮忙求了情,老王妃才作罢,背地里却找来牙婆将那女奴和女奴的女儿发卖了出去,陈云轲不知道她们被卖去了哪里,但以自己母亲的性子,想来不会是什么好地方。

    陈云轲生性好强,越是不被父亲看重,越是要做出一副傲慢的样子,而陈诗离有这样一个冷漠的爹和恶毒的娘,却被养的越发怯懦,陈云轲和老王妃教了多年,才让她多少有了些郡主的端庄大气。

    只是见多了那些男人们淫辱女奴的丑态,陈诗离心中对世间男子都心存了惧意与厌恶。

    对兄妹二人而言,唯一开心快乐的,可能只有跟着太子堂哥去军营里的日子,当年还只是偏将的裴落青带着他们骑马射箭,打猎野营,外人皆道裴落青铁血无情,但对陈云轲来说,裴落青如兄如父。

    想让陈诗离嫁给裴落青,一是希望与裴大哥更加亲近,二也是害怕以后裴落青娶妻生子,有了自己的家庭,会对自己兄妹冷落疏远,就如同老齐王一样,叁来则是因为信得过裴落青的人品,若把妹妹交托给他,自己也能放下一件心事。

    陈云轲与裴落青一边把酒叙旧,一边时不时的拿眼神去瞟陈诗离,陈诗离如坐针毡,终于站起身来,细若蚊呐的道:“我,我出去一下。”不等陈云轲发话,便埋头冲了出去。

    隔壁踏云间里,明夜吃的酒足饭饱,斜躺在榻上满意的摸摸肚皮,莲歌手肘撑在桌上,双手托腮皱着眉头看他。

    柳书意站在榻边弯下腰,用手帕细细的帮明夜擦干净嘴上的油渍:“你悠着些,小心吃坏了肚子,若是喜欢以后再来便是。”她照顾两个弟弟照顾惯了,一时拿明夜当成了柳霁然。

    明夜看着柳书意温柔认真的眉眼,心里头一动,又是一恼,撇开头道:“勉强能入口,我也就是给你面子才吃的。”

    勉强能入口还吃这么多?莲歌瞪大了眼睛看着桌上一堆空盘。

    明夜不自在的站起来:“我出去走走消消食。”推开柳书意跑了出去。

    柳书意无语,这个小子,对他越是温柔越是别扭,当初楚花楹对他若即若离,他反而总是要贴上去。

    整理了一下衣裙,柳书意带着莲歌出了房间,那沾了油的手帕是不能用了,只好迭起来由莲歌收好。

    行至走廊拐角处,忽然看见盆栽后面躲着个红衣少女,路过她身边时,便听见那少女面对着盆栽,嘴里正喃喃自语:“诗离,不怕的,那是裴大哥,没什么好怕的。”

    柳书意默了,这是她第一次见到陈诗离,外界传言飞扬跋扈的明宣郡主,居然是这么个性情?

    ===============================

    裴落青(翻身下马,抬头):女人,可满意你看到的?

    柳书意:掌柜,结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