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间关莺语花底滑(NPH、重生复仇、剧情古言)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情敌”碰面
    陈诗离见旁边突然出现两个人,吓的打了个嗝,怔了一瞬,马上强摆出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大胆!你是谁,竟敢盯着本郡主看!”

    她的声音娇娇柔柔,只让人觉得色厉内荏,这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十成十是学了陈云轲和老王妃,放在柳书意眼里,只觉得像个鼓着脸颊生气的小松鼠。

    柳书意不讨厌陈诗离,甚至可以说心怀敬意。

    前世里陈云轲在兵乱中失踪,草包二皇子带着众臣归顺大燕,是陈诗离带着人守住了皇宫内城不肯投降。被逼到绝路上时,她拔剑砍在皇宫的龙柱上,纵身从高高的城楼上跳了下去,那一日乌云盖顶,飞雪漫天,听说陈诗离从楼上坠落的时候,鲜红的衣裙像极了盛开的彼岸花。

    她没有亲眼见过陈诗离,原以为传说中那样烈性的女子一定是个飞扬跋扈的性格,却没想到是眼前这样怯懦的少女,她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才敢拿起剑反抗大燕的铁骑?对比起那些打开城门对大燕俯首称臣的官员,不由得让柳书意想起前人的诗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对于这样一个女孩子,柳书意那是有百般的耐心,她向着陈诗离温柔一笑:“郡主好看,所以我多看了几眼。”

    陈诗离有些怔愣,她生性腼腆,老王妃怕她在外露怯,从不让她去参加京城贵女们的聚会,偶尔碰到一些大家闺秀,她也总是摆出高傲的样子,是以平时见到的人不是冷漠疏远就是阿谀奉承,像柳书意这样跟她说话心平气和不卑不亢的人,她还是第一次见。

    伸手不打笑脸人,陈诗离本来也是个没脾气的,傻傻的对着柳书意回了个:“谢谢……你也好看。”

    这个小郡主也是个妙人,柳书意心情好,打趣道:“郡主在对着盆栽说什么,说盆栽也好看?”

    陈诗离不好意思了,脸上羞红一片,更显得容貌妍丽闭月羞花,她小声道:“我、我就是有这个习惯,心里不安的时候就对着花草说说话。”

    柳书意笑道:“我也有这样的习惯……不过我不是对着花草,我喜欢对着笔墨。”

    “笔墨?”陈诗离歪了歪头。

    “研墨写字,一笔一划落在纸上,心也能随之安静下来。”

    陈诗离茫然的点头,她哥哥总说裴大哥行伍出身,喜欢爽朗大气可以与他并肩作战的女子,所以她都是跟着学舞刀弄剑,不怎么接触笔墨书画。

    临海间里,陈云轲明着暗着绕来绕去的说了一通,见裴落青就是面无表情的不接招,终于忍不住道:“裴大哥这次回京,可有成亲的打算?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裴大哥也该有个家了。”

    裴落青不擅玩这些文字上的游戏,见陈云轲终于入了正题,便也单刀直入道:“小王爷说的有理,末将已经派人前去提亲。”

    陈云轲一怔:“向谁提?本王怎么不知?”

    裴落青道:“是家父生前为末将定下的亲事,父命难为。”

    这话一出,陈云轲就没法开口了,总不能要别人违抗先父遗命吧……迟钝的齐王殿下没反应过来,既然已经定下了亲事,为何还要再去提亲?

    陈云轲在那边发愁,裴落青却在想柳书意走没走,还有没有机会“巧遇”一把,他抬头看一眼季辰,又往门外瞥了一眼,季辰心领神会,装作去唤小二上酒,走到门边,刚拉开一道缝,便看见走廊拐角处柳书意正和陈诗离说在一处。

    季辰心里一惊,忙关上门,快步走到裴落青身边,附耳道:“柳小姐和郡主在门外碰上了!”

    裴落青眼神一凛,手里的酒杯就重重的搁在了桌上,陈云轲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怎么觉得周围有点冷?

    察觉自己有些不妥,裴落青又缓缓端起酒杯放在唇边,应该不会有事,只是普通的请客宴饮,又不是相看女子……等等,先前季辰那么一拦,柳小姐不会真觉得我是来相看的吧?!

    裴落青有点坐不住了,他是个果断的人,心里想了行动上也就立刻带了出来,刷的一下站起身,把陈云轲吓了一跳,举着酒杯大张着嘴看着他。

    他向着陈云轲一抱拳:“小王爷,末将营中还有些事要处理,下次再向小王爷赔罪。”

    陈云轲还在状况外,放下酒杯也跟着站了起来:“没事,公事要紧……那裴大哥我下次什么时候可以去找你?”

    裴落青一边大步踏向门口,一边道:“末将改日给小王爷下帖。”

    陈云轲跟着往外走:“改日是哪一日?本王能不能去军营找你?”

    ……

    走廊上,柳书意正拈着一片叶子,用手指在上面一笔一划的写个“静”字给陈诗离看:“就这样慢慢的写……十分有用的。”

    陈诗离看着看着,突然瞪大了眼睛看向柳书意身后,然后飞快的往盆栽后一缩,柳书意心头一动,转过头去,便看见了门边站着的裴落青。

    日光隔着薄纱的窗棂透进来,将走廊照的半明半暗,裴落青沉默的站在那里,身姿提拔笔直,脸上的神色有些晦暗不明。

    柳书意寻思这也不好装作没看到了,便试探的打了个招呼:“裴将军,好巧。”

    裴落青缓缓点头:“裴某来此是赴友人之约。”

    柳书意了然:“裴将军可是来找郡主的?是我的不是,拉着郡主多说了几句。”

    裴落青板着一张脸又道:“裴某只是拿郡主当妹妹。”

    柳书意:……不你不用向我解释。

    裴落青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有些紧张,他盯着柳书意的脸,还在斟酌怎么开口,却见楼下又噔噔噔上来个人,那人一看到柳书意和莲歌就不耐道:“你们怎么这么慢,我在楼下等半天了。”

    明夜不是没看到这里杵着一大群人,但对他来说不在意的人跟路边的一棵树没什么区别,他只拿眼看着柳书意:“我突然想起来还需要点东西,下午你陪我去买。”

    季辰心道自己怎么就给忘了,这还等着一个呢。

    柳书意也没料到明夜这么快就返了回来,想起前世他和裴落青不死不休的局面,心中也有些没来由的紧张。

    走廊上一时陷入了诡异的安静,柳书意的视线缓缓从明夜移动到裴落青身上,裴落青的眼神扫过陈诗离落到柳书意身上,顿了一顿,又看向明夜。

    见他双眼一眯,柳书意心头便是一跳,立刻扭头对明夜道:“你去楼下等着。”说着推了他一把。

    “站住。”裴落青冷冷开口。

    他抬步不紧不慢的走向明夜,目光如刀,周身散发出强大的压迫感,“你是哪家的奴隶。”

    明夜眯起眼睛看向他,眼中凶光闪现。

    柳书意往身后轻轻拉了一下明夜,对裴落青一笑道:“前些时候家父在人市买回来的,他前任主家家道中落发卖奴隶,便将他卖了出来。”她没想过瞒着裴落青,以后明夜是要经常跟着她出入的,以裴落青的眼力迟早会看出来明夜的身份。

    裴落青这会儿是不想考虑陈诗离的事了,他只想知道柳书意身边什么时候跟了个禹荒族的奴隶,还是个这么漂亮的,季辰怎么没报告?

    他的视线在柳书意拉明夜的手上打了个转,又落到明夜脸上,眼神发冷:“前几日安国公府跑了个奴隶,还伤了不少人……你可知逃奴该当何罪?”

    柳书意暗暗咬牙,混蛋裴落青,安国公府那事儿都是一个月前了,他居然现在拿出来说事,柳书意用袖子掩了双唇,垂下眼眸幽幽道:“裴将军这是怀疑我了,既如此,将小女子也一并抓去衙门吧。”说罢扭过头不再看他。

    裴落青身上的杀气一滞,沉默片刻,再开口时声音软了许多:“在下并无此意,只是为了小姐的安危着想,才不得不多问几句。”

    陈云轲先前被裴落青和季辰把门挡了,看不见外面,此时裴落青走到了柳书意面前,方才看清外面的情况,沉着脸大声道:“离儿,你过来!”

    陈诗离抱歉的看了柳书意一眼,低头向自己哥哥跑去,柳书意回以一个安抚的微笑,又对裴落青道:“该查的家父都已经查过,就不必劳裴将军费心了。”

    裴落青手指按在刀柄上缓缓摩挲:“柳大人何故要买一个禹荒族的奴隶?”大户人家里养禹荒族奴隶多是为了泄欲,但一般都是男主子养女奴,却也并不是没有寡居或者招赘的女子养男奴的情况……

    柳书意笑了笑道:“这个奴儿有些拳脚,年岁又小,前些时候我去流民巷施粥,家父便买了回来保护我,总不能天天让一群家丁跟着。”

    裴落青闻言上下打量了一下明夜,冷冷道:“他不行,身手太差。”

    明夜一听,顿时勃然大怒,他虽然年纪还轻,对自己的武功却极有自信,这家伙居然敢说自己身手太差?!

    ===============================

    我知道这一段的剧情比较慢也没有肉,不过思来想去我更想写的是一篇带肉的剧情小说,好多必要的铺垫和感情戏还是不想省的,而且女主才重生不久,肯定不会让她这么快就遭遇不幸,可能会让想吃肉的小可爱们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