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间关莺语花底滑(NPH、重生复仇、剧情古言)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明夜的伤
    裴落青无语,勉强又哄了陈云轲几句,只觉得自己今日说的话比往常一个月都要多,最后不得不答应五日后陪他一同去城郊马场,才让他心满意足离去。

    临走之前,裴落青叫住陈诗离,斟酌片刻,问道:“方才在楼上,柳小姐与郡主谈了什么?”

    陈诗离小心翼翼的看他一眼:“柳姐姐说她心绪不宁时就喜欢写字,我便央她写给我看。”

    “写了何字?”裴落青考虑着下次是否要送些文房四宝。

    陈诗离回忆起当时柳书意的动作,她只写到一半,自己就被转走了注意力:“仿佛是写了个……‘青’……”

    裴落青一怔:“青?”

    “没错,”陈诗离滴溜溜的转了转眼珠,肯定的点头,其实完整肯定不是这个字,不过当时她只写了一半,自己也不算说谎嘛,“碧落青云的青。”

    裴落青不说话了。

    若是柳书意在场,定然会大声抗议:这是误会!天大的误会!

    陈诗离又看了他一眼,见他整个人已经呆了,不由掩唇暗笑,埋下头跟着自家哥哥出了大门。

    季辰送齐王和明宣郡主上了马车,再回到醉仙楼大堂时,看到的就是站在那里发呆的自家将军。

    虽然裴落青还是跟往常一样目光沉沉面无表情,但季辰就是觉得他在走神,他老实的站在一旁,眼珠子却止不住的往裴落青脸上瞟。

    这下裴落青再怎么走神也忽视不了了,眼神不善的扫过去,季辰立马挺直了身子,双目平视前方。

    裴落青掏出卫长秦的那块玉牌,扔过去:“让顾熙去查,池枫岭常家的常秦。”

    季辰接住玉牌应了一声,本想问问为何要查这人,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现下人来人往,并不是说话的地方。

    躬身行了个礼,季辰走出醉仙楼往将军府方向行去。

    现下裴落青与几个心腹都住在城内的将军府,带回来的亲兵则留在城外,于京郊大营内安营扎寨。京郊大营自有统领的将军,而裴落青只是回京述职,没有要事一般不会过去,免得被人说自己插手他人军内事务。

    他负着手又站了一会儿,待耳尖的热度褪下,才命人牵来玄影,策马出了城。

    ……

    柳书意绕路去了明夜住的客栈,屋中空无一人,楼下却传来踢打的声音。

    她伏在窗口往下看,明夜正在那里对着一堆干草麻袋拳打脚踢,一院子的灰土扬尘草屑乱飞。

    下到后院,见莲歌躲的远远的,一脸木然的坐在门槛上嗑瓜子。

    明夜像是发泄似的将那麻袋锤的砰砰作响。

    “这是在做什么?”柳书意怔愣。

    “小姐!”莲歌赶紧吐掉嘴里的瓜子皮站起来,还用脚扫了扫地面的瓜子壳堆。

    “他回来就一直这样?”柳书意点了点明夜。

    “是呀!那小子,”莲歌朝着明夜的背影努努嘴,“闷头冲进客栈就开始练拳,客栈老板出来阻止,还险些被他打了,害得我又是赔小心又是道歉,保证不损坏东西才作罢。”

    柳书意蹙眉,她本就不是什么温柔好性的女子,对明夜的性格是百般的看不上,前世里忍他就忍的够了,今生还要继续,想起来都觉得有些心浮气躁。

    她直直走过去,一把握住了明夜的手腕。

    明夜早便听到了柳书意的声音,手里虽然还在锤个不停,其实已经放轻了力度,现下被她一握,就顺势住了手。

    柳书意拉着他就往客房走,他稍微挣扎一下,柳书意立刻收紧了手指,明夜垂下眼睛,看着二人相握的手腕,闷闷的开口:“我吃的太撑,动作才慢了。”

    “嗯。”柳书意淡淡的回了一声。

    “我身上伤还没好完,只有五成功力。”

    “恩。”

    “他以大欺小。”

    柳书意将他拉进门按在了床上:“我知道,你厉害着呢。”

    虽然柳书意脸上没有表情,但明夜就是觉得她在嘲讽自己,本来就没消完的气又上来了,扭过脸就要往床上躺。

    “别动,让我看看。”柳书意按住他的肩,伸手去拉他的领子。

    明夜脸一下就涨的通红了,打开柳书意的手,捏住自己衣襟警惕的看着她:“你你你,你想干什么?”

    “给你看看伤,”柳书意睨了他一眼,“你不会是害羞吧?”

    “谁会害羞啊!!倒是你,一个大家闺秀看男人的身子,知不知羞!”

    “你算什么男人,小屁孩一个。”柳书意一个巴掌呼到他头上。

    明夜的脸更红了,不是羞的,是气的:“我十六岁了!”

    柳书意露出不信的眼神:“你看着比我弟弟还瘦小。”

    “只是看起来,我有肌肉!”

    “我不信,除非你脱了给我看看。”

    “脱就脱!”明夜挣脱柳书意的手,从床上翻身起来,几下解了腰带,褪下上衣,露出一身白花花的皮肉。

    是挺容易中激将法的,柳书意心想。

    明夜的皮肤极白,身形纤细,却并不显得瘦弱,双臂与肩背上都覆盖着薄薄的肌肉,腰肢很细,修长的脖颈与脊背拉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在后腰靠下的位置,有一小片紫色的纹身,看不出是什么图案,倒有些像字,柳书意忆起前世里似乎也见过这个纹身,只是后来不知怎么又不见了。

    她送给他的那支簪子被他别在腰上,仿佛从小腹处往上开出了一支妖异的梨花。

    这本是一具非常漂亮的身体,却遍布着大大小小新旧不一的伤口,柳书意细细看过去,有刀剑伤,皮鞭伤,还有火焰灼烧过的疤痕。正面当胸有一道刀伤,虽然不深,却由肩至腰拉的很长,伤口四周泛着粉色,似是才长好不久。

    裴落青的那一脚就踹在那道伤上,虽然不算用力,却也让他身形一滞。

    柳书意前世嫁给他时,他身上的伤疤早已淡了,再加上她并不在乎他,是以从未注意过,如今直面这一身可怖的伤口,柳书意竟心中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吓到了?”明夜昂起下巴,比划了一下胸口的伤痕,“这叫男人的战绩。”

    莲歌端着盆热水进门来,见到明夜这一身伤吓了一跳,明夜却迅速捞起外套裹住了上身。

    柳书意见他又把衣服穿上了,忙道:“你身上的伤刚好,沾不得灰,还是擦洗一下吧。”

    “臭丫头出去,”明夜对莲歌甩了甩手,又看向柳书意,“你帮我擦。”

    莲歌气的跺脚,手里的水直晃:“你,你怎么敢使唤小姐伺候你。”

    明夜哼了一声,只拿眼看着柳书意,柳书意只好让莲歌放下水盆,挽起袖子,亲自拿了巾帕去蘸水。

    莲歌气哼哼的冲明夜挥舞了一下拳头,出了屋子,将门摔的啪啪作响。

    ===============================

    一个无关紧要的小剧透,那个紫色纹身代表了明夜身体上的纯洁o(* ̄︶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