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间关莺语花底滑(NPH、重生复仇、剧情古言)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柳小弟大受打击
    柳书意将沾了水的帕子绞到半干,按着明夜坐在窗前矮榻上,对着光轻轻擦拭伤口上的泥灰。

    她靠的极近,温热的呼吸时轻时重的拂在明夜的胸口,让他浑身僵硬,脊梁骨里都升起一股麻意,直直冲上脑勺后心。

    明夜的皮肤本来就白,照了光更是白亮炫目,更显得身上的伤痕越发刺眼,柳书意轻轻戳了戳那道刀伤,微凉的手指点在温热的皮肉上,让明夜呼吸一滞,身子微微发抖。

    “这伤,怎么来的?”

    明夜死死的板着脸:“安国公府的护卫砍的。”

    柳书意差点打了个跌:“……那个逃奴还真是你?!”

    明夜不肯再说了,柳书意又问:“那其他的呢?”那些鞭痕和烧灼不像是被护卫所伤,倒像是受了什么惩罚。

    明夜的眼睛闪了闪:“我爹弄的。”

    柳书意讶异的抬起头,与明夜的视线碰在一起。他的眼睛是像星空一样的深蓝紫色,深邃而漂亮,阳光照在上面,如石沉大海一般透不进去。

    “你娘呢?”

    明夜沉默片刻,漠然道:“被我爹杀了。”

    柳书意哽住:“抱歉……我不是有意……”

    明夜垂下视线,眨了一眨,然后突然勾起唇角,侧过头看着她邪邪一笑:“我娘发现了我爹的秘密,所以她死了,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别打听那么多。”

    柳书意不知能说什么了,两人都沉默了下来。

    她低头帮明夜擦干净伤口的泥灰,又帮他擦净了双手,明夜站起身来自己穿上外袍系好腰带,将那支簪子抽出来放在了桌上。

    “这几日你好好养伤,之后我有事让你去做。”柳书意听见自己说,至于他的过去,他的父母,与自己何干?不过是……一条好用的狗罢了……

    明夜淡淡的应了一声,手指拈起发簪,用末端一下一下戳着桌面。

    临出门的时候,柳书意回头看了他一眼,窗外天光明朗,莺啼柳绿,明夜背光而立,将面目都藏在阴影里。

    这让她想起流民巷的陋屋,庙会街的长桥,好像不论何时何地,就算四周都是光明,他也总是将自己隐在黑暗之中。

    ……

    张记布庄的动作很快,不过叁日就将柳书意定的衣服送了过来。

    柳书意在书房中写她的小册子,下人不敢惊扰,那送东西的小子又只说是柳小姐给弟弟定做的衣服,丫鬟便将衣服送去了柳霁然的房内。

    正巧遇上柳霁风和柳霁然下学,二人拆开包裹比划了一下,柳霁风穿不够长,那自然就是给柳霁然的了。

    柳霁然喜滋滋的选出那套靛青色的换上,清雅的颜色衬得他更显清秀俊美芝兰玉树,只是衣服有些大,一定是阿姐想着他长得快,故意让人做的长了些。

    柳霁风在旁边看着他喜不自禁的样子,酸溜溜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马上要金榜题名洞房花烛了。”

    洞房花烛,柳霁然脸上一红,包裹里还真有件大红色的呢……

    “子啸子清,丫鬟可是把我的东西送过来了……?”柳书意掀起门帘走进来,一眼瞧见的就是一脸开心的柳霁然。

    她脚步一顿,这可有些……麻烦了。

    柳霁然张开双臂,在柳书意面前转了一个圈,脸上带着微赧的羞红:“阿姐,我穿着可好看?”

    柳书意张了张口,这让她怎么说?

    “这颜色最适合子清不过,只是尺寸大了些,还是让阿姐拿回去改改……”

    “大一些也好,子清很快就会长高了……”柳霁然笑的腼腆,黑亮的眸子灿若星辰。

    柳书意默然,纠结一番,还是带着歉意开了口:“子清,这衣服不是给你的。”

    从小被宠着长大的柳小弟只觉得晴天霹雳,六月飞霜了。

    他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看着柳书意,自家阿姐做了衣服,却不是给自己的,那是给谁?还有哪一个“弟弟”?!

    柳霁然咬住嘴唇,慢慢的垂下眼帘,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掩住了翻腾的心绪。

    再抬起双眸时,脸上带上了一个乖巧温婉的笑容:“抱歉,是子清不问自取了。”

    伸手去解腰带,结似乎打的太紧,扯了几下都扯不开,白皙细嫩的手指衬在青色的衣襟上,显得十分单薄,他垂下头,声音里都带着懊恼:“弄皱了阿姐的衣服,阿姐不要生气……”

    柳书意心中越发愧疚,上前按住他的手:“这件你若喜欢就留着吧。”

    柳霁然反手握住柳书意的手指:“这几日阿姐都好忙,子清还以为阿姐疏远子清了,今日看到下人送来的衣服,才一时开心过了头……”

    想起这段时间自己的心思都放在明夜身上,难免疏忽了两个弟弟,柳书意心中也有些内疚,抽出手帮柳霁然整了整衣襟和袖口,歉然道:“这几日阿姐有些忙,等过了这阵,阿姐亲手做几件衣服给你们赔礼。”

    柳霁然感觉手中一空,不自觉的握了一握,阿姐的手真软,让他想握一辈子。

    “做衣服太过伤神伤眼,子清不忍阿姐如此辛劳,”柳霁然温声道,“后日书院休沐,若阿姐无事,教子清写字可好?”

    柳霁风在旁边瞧着柳霁然这副装模作样的小表情,翻了个白眼,柳家里写字最好的除了爹爹就是柳霁然,也就阿姐吃他这套。

    柳书意把柳霁然和明夜摆在一起对比一番,不由得感叹还是自家弟弟乖巧可爱,哪像那个混账玩意又凶又不听话,当时便就答应了下来。

    ……

    将剩下叁件衣服拿回房中,柳书意又翻出黛蓝的那件,让莲歌守在门外,自己换上于镜前照看。

    骑装的版型十分精神,圆立领,箭袖束腰,将女子的身材修饰的前凸后翘玲珑有致。

    柳书意的双乳发育的极好,因只是试穿,里面便只着了一件薄薄的肚兜,此时前襟被两团乳肉高高顶起,挺翘耸立的有些羞人,走动时更是左摇右晃,比穿襦裙还显得绵软丰满。

    柳书意脸上一红,看来得用布条缠一缠才好。

    将衣服换下迭好,与另外两件放在一起,柳书意又想起了明夜。

    她原是打算让他出手救贤章太子的。

    刺杀一事凶险万分,能不能成功阻止,柳书意其实并无太大把握,能成功最好,若不成功,还有陈云轲这条后路。上天既然让她重生一世,无论如何,总要尽全力去试一试的。

    只是如今见到明夜那一身旧伤,柳书意发觉自己竟有些……心软。

    刀剑无眼,在那场刺杀行动里,太子的护卫近乎全数折戟,单单一个明夜想要力挽狂澜,无异于让他拿命去送。

    那就是个心狠手毒的狼崽子,没必要在乎他的安危,柳书意不停在心里对自己说。

    但如果对他好只是为了利用,那自己和楚花楹又有何区别?

    他如今年纪还轻,是非观虽有些扭曲,有自己约束管教着,却不是没有扭转的可能,就这么让他去送死,柳书意觉得有点过不去自己心里那道坎。

    要不直接将刺杀一事向裴落青和盘托出?保护太子本是他的职责,没道理让他置身事外,只是这样一来,又要如何解释她是从何得知的消息……

    柳书意抚平衣服上的折痕,心思沉沉的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