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间关莺语花底滑(NPH、重生复仇、剧情古言)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梦里重会
    本应该随着战火一同埋入废墟的铜铃,如今却好好儿的出现在了这里。

    就好像本应该死在那座牢笼似的宅邸里的她,如今也活生生的站在这里。

    眼前一切皆是真实吗?莫不只是一场临死前的大梦,梦里山河稳固,家人俱在,只是待她睁眼那日,一切都会如梦幻泡影,烟消云散。故人已死梦中见,而她的尸骨正躺在乱葬岗中,与故国一同埋葬腐烂。

    可怕的念头如附骨之疽,爬满了柳书意的全身,她四肢僵冷,脸色一寸寸变得苍白。

    裴落青察觉到了柳书意的不对劲,见她身子摇摇欲坠,不由快步走下台阶,伸手就要去扶:“你怎么了?身子不舒服?”

    柳书意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我没事……就是有点累,想回房休息。”她盯着裴落青的脸,脑中乱成一团,这个人也是真的活着吗?

    裴落青动作微顿,将手悄然收了回去:“我送你。”

    柳书意视若无睹的越过他,径直往前走去,墨青色的裙摆在风里微微散开,一深一浅的扫着灰白的石径。

    裴落青见她脚步虚浮,心下担忧,想要开口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二人一前一后,沉默着回了禅房,柳书意魂不守舍的将门啪一声合上,把裴落青无情的关在了门外。

    裴大将军:“……”

    正在院子里喝茶吃点心的几人回头望了一眼,莲歌忙跳起来,掸了掸裙子上的点心碎屑,正要过去,被季辰一把拉了回来:“咱们就别去掺和了。”

    闲云手里转着个沉水老山檀的佛珠,恨铁不成钢道:“都说美人乡英雄冢,贫僧着实不明白,这情之一字到底有何妙处。”

    裴落青冷下脸色,扫了他一眼:“你对她做了什么?”书意来时心情还好着,就是见了他才变得失魂落魄。

    闲云叹道:“贫僧做了什么已经不重要了,终究啊,是人算不如天算。”

    裴落青:“你终于意识到你算命不准了?”

    “……”闲云手里的佛珠一滞,“滚滚滚,赶紧回京去,也不知我做这么多到底是为了什么。”他指着寺门赶人了。

    裴落青在柳书意门外又站了片刻,然后抬手叩了叩门,“我要走了,”他顿了顿,又解释道,“每日我都要去兵部点卯,需得连夜赶回去。”陛下如今已生了戒心,不准他无诏擅自离京,这话则被他咽到了肚子里。

    柳书意低低的应了一声,她的声音离的很近,似乎就隔着薄薄一层门板。

    “我明日一早就回来。”裴落青最后说。

    待他离开后,柳书意忽然拉开了房门。

    “你们这里哪处最高?”她问倒茶的小沙弥。

    “就是那钟鼓楼了。”小沙弥指了指远处,一座乌木描金的塔楼沉默的立在暮色里。

    柳书意提着裙子转身跑了,踏着古旧的楼梯爬到钟鼓楼顶层,扶住阑干往外看。

    遥目所望,落霞飞尽,桃林成海,绵延细长的官道上一骑黑马绝尘而去。

    楼梯上传来脚步声,闲云不疾不徐的走上楼来,站在柳书意的旁边,柳书意伸出手指着远处的桃林:“请问大师,你看到了什么?”

    闲云望过去:“桃红柳绿,农舍炊烟。”

    “不是的,不是,”柳书意白玉的指甲抠在老旧木阑干上,关节都失了血色,“明明是一片尸山血海,是白骨露野,千里赤地。”

    闲云面露无奈,曲起手指敲在柳书意的脑袋上:“醒一醒,看看清楚你眼前的是什么。”

    柳书意捂住额头,闲云身上的檀香味道随着袖风扑来,将血腥气尽数吹去,所见之处哪里还有什么山河残破铁马硝烟。

    “我眼中所见,就一定是真实吗?”这是她能问出口的问题,心中却另有问不出口的恐惧。

    起初她从昏睡中醒来,以为自己是得上天垂怜,重活一世,就好比将一座修歪了的高塔,尽数推倒重来。但那铜铃儿提醒了她,世间会同时存在两个一模一样的事物吗?若有,那必定一真一假,一虚一实,既然前世为真,是不是就意味着,今生为假?

    闲云不答,将问题又抛回了她:“你觉得呢?”

    “您听过庄周梦蝶的故事吗?”柳书意喃喃道,“我怎知此时的我是庄周,还是蝴蝶?”

    闲云突然伸手探向柳书意的肩头,收回去时,白皙的指尖上多了一片粉色花瓣:“这是何物?”

    柳书意低头去看:“桃花瓣。”

    “错了,”闲云将花瓣团在掌心,再摊开时,竟飞出一只粉蝶。

    柳书意睁大双眸,看那粉蝶绕着闲云上下翻飞:“蝴蝶?”

    “又错了,”闲云一指点在蝴蝶上,粉蝶瞬间化为一瓣桃花,随风翻转,散入暮霭之中。

    柳书意心头一震,不由远离了闲云一步,他一身素白僧衣,从容不迫的站在那里,面目在余晖中半明半暗,眉心殷红,狭长的双眸微微上挑,仿若逢魔时刻出现的惑人妖孽。

    “庄周梦蝶,又何必执着谁真谁幻,或许,二者皆为真实呢?”

    ……

    入夜之后,渡魂寺下起了泼天大雨,雨水一阵急似一阵,击在窗棂上噼啪作响。

    许是心中存了事,睡着以后,柳书意做了梦。

    起初是一片浓重的腥红,待看清一切,才发现是个布置奢华的礼堂。

    柳书意觉得有些眼熟,仔细打量,发觉竟是定远侯府的正堂。却又十分的陌生,她从未见过府中如此大摆喜宴——当年她是被一乘小轿抬进去的,莫说喜宴,就是龙凤烛都没点一根。

    堂中摆着精致的筵席,红灯高悬,烛影幢幢,却空无一人。

    一场无人赴宴的婚礼。

    柳书意转过身,在喜堂的正中央看见了一座极尽华丽的棺椁。

    天上忽然劈出了一道闪电,雪亮刺目,在漆黑的夜空里划出张牙舞爪的刀痕。风雨瓢泼而下,重重红纱幔帐4意翻卷,仿佛是一群狂舞的妖魔——这哪里是喜宴,这分明是一场冥婚!

    柳书意的脸上褪尽了血色,神使鬼差般向着那棺椁走去。

    棺中是她自己,竟然不觉得意外:一身血红绣金的嫁衣,金丝攒珠的步摇,双眸紧闭,唇若涂朱,雪白修长的脖颈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

    自己果然是死了罢?柳书意模模糊糊的想,将身子探向棺中,几乎就要跌进去。

    身后忽然传来“砰——”一声巨响。

    一个衣着华贵浑身湿透的青年从雨幕里扑进了喜堂,将手中喝尽的酒坛狠狠掼在地上。

    他双目赤红,步履蹒跚,一步一步走到棺椁前。

    柳书意有些惊惧的看着他,以为他发现了自己,但他只是死死盯着棺中之人,精致俊美的脸上一片阴冷疯狂。

    “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不醒?”青年双手抱头,撕扯着自己的头发。

    “到底是哪一步没做对?!”他像游魂一般,在棺前来回徘徊,仿佛一头被囚于笼中,只能暴怒狂吼的困兽。

    柳书意被他癫狂的样子吓了一跳,不由往后退了几步,脚下不知踢到了什么东西,滚碌碌往一旁滚开。

    低头去看,枯槁焦黑,面目狰狞——是一个人头。

    她瞪大了眼睛,捂住嘴,将惊恐死死咽回肚里。

    “谁——?!”堂上的男人一声爆喝,蓦地转过身来,深蓝紫色的眼眸里全是凶狠阴鸷。

    那里却什么都没有,除了一个微微晃动的焦黑人头。

    =========================

    不卡剧情卡文笔,菜鸡写手写的太艰难了_(:з」∠)_

    沉墨书:说好的这章我出场呢?

    后妈:出了呀(。)

    沉墨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