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间关莺语花底滑(NPH、重生复仇、剧情古言)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谪仙幽魂
    案上的红烛瑟缩着淌下一滴泪来。

    年轻俊美的男人冷漠的盯着那颗人头,它的脸上有两个黑洞洞的窟窿,正平静的回视着他,似在发出无声的嘲笑。

    青年毫不在意,视线缓缓上移,挪向后方乌漆的檐柱——檐上灯笼的光是血红色的,照的这座空荡荡的喜堂华丽却又凄冷,明亮却又阴森。有穿堂风吹起了幔帐,半透的红纱飞扬着,于虚空中笼出了一道纤细人影。

    青年漂亮的双眸猛然睁大。

    他往前迈了一步,哑着嗓子道:“……书意?”

    无人回应。

    堂中一片死寂,唯有廊下噼啪杂乱的雨声。

    柳书意隔着纱幔怔怔的望着他,她从未见过如此狼狈的明夜,哪怕是当年年少之时,他衣衫褴褛,伤痕累累的躺在破屋之中,也没有像眼前这样,整个人都透着一股绝望与无措。

    他的身上也穿着一身红衣,只不知那是不是喜服,他总是偏爱红衣的,如今被雨水打的湿透,颜色浓重的像是浸了血。

    也许是她的血。

    “是你回来了吗?”青年小心翼翼的问。

    果真是在做梦吧,明夜何时对她用过这么温柔的语气。

    “若是回来了,就留下来吧,我……以往是我错了,只要你回来,我再不那样对你,”他声音发涩,几乎要说不下去,“我以后一定对你好……”

    不必了,其实我不稀罕的,柳书意心想,这场梦当真是无聊至极,荒诞至极。

    风一时小了,纱帐缓缓垂了下去。

    明夜猛然一惊,冲过去揭开那红纱——什么都没有,空无一人,仿佛一切都是他的幻觉。

    他顿时勃然大怒,一拳重重砸在檐柱上,蛛网般的裂缝爬满柱身,鲜血染红了他的手背,一滴滴落在地上,又被红色的地毯尽数吸了进去。

    明夜似乎不觉得疼一般,又继续发着狂推倒桌子,踢翻凳椅,将杯盘酒盏一股脑全扫到了地上,甚至拔出腰间佩刀,将梁上悬着的红纱帐绞成一片一片,全都化作了赤红的蝴蝶。

    待尽情发泄过一通后,他终于从酒意中清醒了过来。

    看着一地狼藉,理智回笼,明夜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提着刀就往外冲,行到门口,他顿住脚步,回首深深望了那棺椁一眼,然后一埋头钻进了雨中。

    ……

    即便只是在做梦,柳书意也吓得心脏差点跳出来,明夜速度太快,她几乎就要当场被抓住。

    抚着胸口看向旁边,一位不知何时出现的陌生青年,正袖手立在那里。

    他墨发青衫,眉目如画,俊逸清雅宛如远山秋水,月下寒舟,身姿挺拔而修长,只是随意的一站,就自有一股雍容出尘的气质,仿佛不是凡间之人。

    确实不似凡人。

    青年的身影朦朦胧胧,若隐若现的透着背后血红的烛光,既像是落入炼狱的谪仙,又像是回归冥府的幽魂。

    柳书意微怔,却还是本能的说:“多谢公子相助。”刚才在千钧一发之际,就是他拉了她一把,才让她堪堪避过了明夜。

    青年眸色清冷,神态疏离,只微微低头看了她一眼:“那轻纱能罩出你的身影,你没察觉么?”

    确实一时没有察觉,发觉明夜看不见她后,柳书意便以为自己也碰不着这里的东西,现在细想却不对了,若碰不着,她又怎么踢得到那个人头?

    她为自己的疏忽道了抱歉,青年却若有所思:“你且再试一试。”

    正巧这时候,一片红纱的蝴蝶飞了过来,柳书意伸手一抓,果然,那赤蝶老老实实的拢在了她细白的指间。

    她将手摊开,递给青年看:“喏,你瞧。”

    青年抬起右手,玉骨嶙峋的手指轻轻触在柳书意的掌心——他是能碰到她的,却穿过了那瓣轻纱。

    这动作其实极为暧昧失礼了,但凑巧的是,这两人都是个不解风情的,柳书意十分坦荡的问:“这是何故?”

    “在下是个死鬼,所以碰不着这些凡间的事物,你能碰着,许是因为你是个不死不活的生魂罢,”青年突然冷冰冰一笑,“没想到,真给他做成了。”

    柳书意一愣,她突然就从青年的身上察觉到了如有实质的恶意。

    他果然转过头盯住了她:“那棺中之人便是你罢,你现在过去,往那棺中一躺,从此以后诰命在身,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岂不美哉?”

    柳书意愕然:“你在胡说什么……”

    明明是个谪仙样的人物,说出的话却像刀子:“卖身求荣,既做了一次两次,何妨再做第叁次?”

    柳书意气的浑身发抖:“我何时卖身……”话说到一半,竟不知如何继续反驳,因她确实,确实曾……

    在青年讥讽的目光里,柳书意心口冷极,紧紧攥着手中的赤纱蝴蝶,向后连退数步。

    “若不是为着你,云起也不会……”青年的面目笼在红色灯影里,像是把沾了血的利剑。

    云起,云起又是谁?

    门外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柳书意与青年齐齐转头,是明夜去而复返。

    他一手提着刀,另一边肩上扛着个人,那人脑门锃光瓦亮,也是一身湿透,被他扔在地上滚了几滚,裹了一身泥汤,才狼狈的爬起身来。

    ——竟然是闲云。

    ==============================

    现在才更很抱歉!!!明天会有一更,不更我是猪!

    居然500珠啦,十分感谢大家!番外就暂定前世明夜,只是要等我先把这段剧情过了才能动笔,毕竟太子殿下已经躺了叁十多章了(×)

    至于小沉子,帮他提前解释一下,在他的角度来看,书意第一次是见到裴将军下狱就立刻爬上了陈国皇帝的床,第二次是为了荣华富贵爬上了明夜的床,再加上莺语是书意的人,因为她通敌才导致裴将军战败,结果主仆二人纷纷做了敌国的权贵夫人,所以他心中对书意是十分怀疑忌惮的。

    不过不管怎么解释,狗男人就是狗男人,哪怕再多苦衷也不能掩盖他狗男人的事实,虽然他长了张仙君脸,但本质上衣冠禽兽、禽兽不如、装腔作势、道貌岸然……烧成骨头渣子都便宜他了!

    沉墨书:……

    柳书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