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间关莺语花底滑(NPH、重生复仇、剧情古言)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宿敌
    生、灭、诛、戮。

    是陈国江湖上一个赫赫有名的情报暗杀组织——“妄归楼”的下属分部。

    然而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个组织上到“妄归之主”,下到分部堂主,其实全部出自燕帝的骁屠禁卫。就连妄归楼自己的杀手探子,也从来不知自己的主子居然是北燕人。

    数年以前,妄归楼还只是个接接赏金单子的小组织,是卫长秦领了燕帝旨意,花费极大精力将其收拢手中,才逐渐发展壮大至今。如今妄归楼除了出卖情报和接各类赏单,还开着多处青楼赌坊和客栈,明面上只是图财,实则已成为了北燕重要的情报暗桩,若非如此,也收罗不出柳书意见过的那本罪案密册。

    今日卫长秦会出现在此,便是因为妄归楼接了安国公一个重金赏单——“邀请”毒医夏故渊去安国公府做客。

    安国公王鹄是个十分谨慎小心之人,刺杀太子一事他不放心假手江湖人,怕他们走漏风声,只肯安排自己亲手训练喂下毒药的死卫,而绑架毒医这样极容易遭到报复的事,便下单给了江湖组织妄归楼。

    其实就这么个绑人的任务,还用不着顶头老大卫长秦出手,但恰好安国公刺杀太子的行动与此任务在同一个方向,他便干脆亲自走了这一趟,顺路瞧瞧那些刺客的成果。

    谁成想竟然碰上这么好的一个机会,让他遇到了落单的裴落青,至于那些侍卫,在卫长秦眼中已经形同死人。

    高大英武的统领大人站在树梢,从衣襟里摸出了两个铁质面具,他左看看右看看,一边是骁屠禁卫的,一边是妄归之主的,最后颇为遗憾的叹了口气,将骁屠禁卫的面具收入怀中。

    若不是为了隐藏行踪,他真想以自己的真实身份与裴落青对面一战。

    当面具附上脸部的一刻,卫长秦缓缓抬眸,浑身的气质已经随之一变,那个温和俊朗的青年彻底消失,站在此处的人已经变成了那个传说中极为暴戾残忍的“妄归之主”。

    桃林中,裴落青正斜刀斩向一个死士,陡然间察觉一股极为凶狠危险的杀意自头顶猛烈袭来。

    他来不及躲闪,硬生生掉转刀口,与卫长秦的蛇骨刀正面撞在一起,巨大的冲力瞬间将他击退数尺,脚下湿滑泥土被踩出了两道深深凹痕。

    卫长秦并不打算给裴落青喘息的机会,一击未中,立刻变招,他的刀法诡谲凌厉,十分凶残且不分敌我,旁边躲闪不及的死卫竟然也被波及身亡,一时之间周围的人纷纷躲开,让出了一片血肉模糊的空地。

    眼前这个带着漆黑面具的杀手明显与之前的刺客不是一个水平,裴落青暗暗吃惊,他竟不知二皇子一党何时招揽了这样一个绝顶高手。二人转瞬间已过了百余招,裴落青刀法刚猛,卫长秦刀势凌厉,一时间有些僵持不下,剩下的死卫见裴落青被人缠住,互相对视一眼,不再恋战,迅速解决了仅剩的侍卫,运起轻功朝太子车驾方向奔去。

    裴落青心中一凛,想要追击,却被拦住脱不开身,转念一想剩下的这些刺客四个暗卫应该能解决,当下不再分心,全神贯注的迎战起卫长秦。

    泼天雨势之下,两柄长刀激烈碰撞,迸发出耀眼火花,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划破雨帘,回荡在空旷夜色中。

    远处的草丛里,明夜顶着一堆树叶冒出了头。

    他望望前面打成一团的两个人,踮着脚跑到一具尸体旁,捡起地上的刀摸了摸刃口,又溜达到另一具尸体边拿起他的刀试了试,东挑西拣,最后终于选定一把满意的短刀,插在了自己腰带上。

    这便是他专程跟来的目的了。

    他早就想要一把自己的兵刃,先前想让柳书意给他买,谁知京城里压根就不准开兵器铺子。而刚才电光火石间他突然想到,刺客杀人自然是需要武器的,到时候该死的人都死了,满地刀剑还不任他挑选?

    明夜喜滋滋的摸了摸屁股后的刀,往前蹭了蹭,蹲身偷看那一头还在打得你来我往的二人。

    正思考着要不要前去帮忙,却发现裴落青对面那人的刀法越看越是眼熟。

    他猛然回想起来,这不是安国公府的那个侍卫吗?!

    就是他,砍了他一刀,害得他伤口痛了好久才好!

    那时他潜伏进安国公府盗取巫祝密书,原以为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个任务,逃跑时却被一个多管闲事的侍卫追上。那侍卫刀法诡秘,自己引以为傲的轻功竟然没能躲开他轻飘飘的一刀,这让明夜怀恨在心,如鲠在喉。

    像他这么睚眦必报之人,怎会错过报仇的机会?明夜舔了舔牙根,在地上摸索一阵,捡起几个石子扣在指尖,朝卫长秦的要害接连弹去。

    小石子激射而出,冲破雨幕发出轻微声响,卫长秦听在耳中,不得不扭身躲开。

    高手过招最忌分心,他本就有些渐落下风,此时被明夜这么一干扰,动作上立刻露了破绽。裴落青抓住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刀锋一旋,在卫长秦手臂上划出极深一刀,趁他身形微滞,又是一刀劈向他的脖颈。

    卫长秦心知躲不过,干脆欺身上前,硬生生用肩膀扛住裴落青的第二刀,并借着这个力道往后一撤,施展轻功凌空跃起,落在身后的桃枝上。

    血液从伤口汹涌流出,顺着手臂浸透了黑衣,卫长秦又开始觉得指根发痒发疼了。

    他微微眯起双眼,舌尖舔破齿间用来麻痹痛觉的毒囊,调息一瞬,然后忽然转身朝着裴落青行来的方向踏枝而去。

    裴落青立时明白了卫长秦的打算,怎会放任他就这么离开,也提刀紧随其后。

    明夜瘫坐在树后,心中哀嚎一片:要死了,怎么又要跑路!

    ……

    与此同时,太子殿下的车驾旁。

    天地间除了雨声没有任何其他声响,漆黑幽暗的前路更是无一丝火光,柳书意扶着帷帽蹲在草丛中,时而看看马车,时而望向裴落青离去的方向,心中莫名的有些不安。

    马车那头忽然传来轻微响动,有人推开车门,撑伞站了出来。

    虽然看不清面目,但只凭那宽袖峨冠修长挺拔的姿态,柳书意也立刻猜出,那是沉墨书。

    他似乎也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立在车前眺望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又等了片刻,旁边的暗卫低声说了一句:“有人来了。速度很快。”

    沉墨书皱了下眉,说道:“护驾。”

    暗卫颔首,转身比了个动作,其余几人立刻分散站开,护住了马车四角。

    沉墨书也钻回车厢,再出来时,手里已握了一柄乌木长弓。

    他长身玉立站在辕座上,从背后箭囊抽出一支铁箭,双手平举拉开长弓,在风雨中纹丝不动,稳稳瞄准了前方疾驰而来的黑影。

    卫长秦速度极快,只几个瞬息就追上了先前那批死卫,然而他还未来得及看清前方马车,一支利箭便伴随着破空之声,如闪电般射向了他的胸口。

    ================

    #一句话简介:柳书意拉着大佬想要躺尸混本,结果反外挂系统增加了S级的新BoSS。

    #这一章是五位男主和第一男配的历史性同框(以后大概很难再有了)。

    #太子殿下:可是孤还是没露脸。

    卫长秦:宿敌就是你们一群打我一个是吗?

    裴憨憨:(眼神不善的擦刀)

    沉墨书:(慢条斯理的喝茶)

    明夜:所以老五到底是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