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间关莺语花底滑(NPH、重生复仇、剧情古言)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此毒无解
    清脆的巴掌声在山洞中骤然响起。

    随后便是一阵令人尴尬的安静。

    柳书意维持着动作,与男人沉默对视,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她只是本能的挥掌,谁能料到以暗卫的身手竟然没有躲开?!

    二人这一番动静惊醒了洞内另外两人,明夜和陈云洲撑着手,睡眼惺忪的坐了起来。于是柳书意便看见那暗卫面不改色,利落起身,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似的,只在脸上顶了个浅浅的巴掌印,向着陈云洲单膝跪下行了一礼:“殿下。”

    “你们在干什么?”明夜打着呵欠挠了挠头。

    “没什么,”柳书意抢先答道,“有蚊子。”

    方才那一耳光打出,她立时就觉得自己有些反应过激了——万一刺激到那人,手一抖抹了她脖子怎么办……

    明夜狐疑的看看两人,柳书意冷着一张脸,暗卫面无表情,除了侧脸有点红,其他什么也瞧不出来。

    陈云洲见暗卫已能起身行动,惊喜道:“阿泽,你身体还好么?”

    男人埋头抱拳道:“多谢殿下关心,卑职已无大碍。”

    明夜从地上爬起,伸着懒腰走到柳书意旁边,闻言小声道:“昨日伤成那样,今日就能如常行动……这人是怪物么。”

    柳书意也觉得那暗卫强悍的可怕,明明一身是伤,方才暴起的动作却仍是快到让人看不清。但此事她不想拿出来说,只道:“许是因为你的药好呢?”

    明夜一想,确实应当如此,不由得意起来:“是了,多亏有我。”

    陈云洲从披风下伸出个白生生的膀子,比向柳书意的方向:“阿泽,这位是柳姑娘和明公子,是他们将你救回来的。若不是有他们在,只怕昨日孤与你都要葬身此地。”

    男人起身转向明夜和柳书意,亦单膝下跪行了一礼:“凌泽谢过柳姑娘和明公子救命之恩。”

    陈云洲又对柳书意二人道:“柳姑娘,明公子,这是凌泽,孤的暗卫之一。”

    明夜好奇的看看凌泽又看看陈云洲:“你们俩看着有几分相似,莫不是什么同母异父的兄弟?”

    这种话怎能乱说,柳书意忙小声喝止:“明夜!”

    幸而陈云洲并未在意,温和笑道:“凌泽与孤是自小一同长大的。他原是沉丞相给孤选的影子,小时候我二人长得有八九分相似,若不是孤身上有胎痕,就连沉丞相都很难分辨出来。只是后来年岁渐长,阿泽生的愈发健朗,孤却愈加孱弱无力,看着才不那么像了。”说着说着,陈云洲微微垂下双眼,面上带出一丝淡淡的欣羡和忧虑。

    明夜漂亮的眸子在陈云洲和凌泽二人之间来回转了转,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

    洞外,一夜疾风恶雨已经停歇,天顶阴云里渐渐透出一点明澈浅蓝。

    终于是要拨云见日了。

    柳书意站在洞口舒展双臂,呼吸着晨风送来的清润空气。

    方才几人分食了柳书意带来的点心,又凑在一处商议了一番。虽然柳书意知道裴落青自会带人寻到此处,但光这么等着也是在浪费时间,便都同意让凌泽先行一步前去联络。

    ——其实不同意也没辙,凌泽执意要去,不同意他便一直跪在那里不言不语,最后逼得陈云洲不得不点头。

    现下人已经走了一阵,柳书意在洞中坐久了气闷,出来舒展一下筋骨。明夜看了眼陈云洲,见他正抱着膝盖凝视着火堆出神,便也蹑手蹑脚跟了出去。

    他绕着洞外晃了一圈,方溜溜达达的靠近柳书意,凑到她耳边神神秘秘的说:“我知道是谁要杀陈国那小太子。”

    见柳书意转头看他,露出个求夸赞的表情:“安国公。”

    柳书意仿佛在看一个小傻子:“这还用猜么?安国公是二皇子的外祖父,除了他还有谁想要太子殿下的命?”

    明夜僵住,挠了挠脸颊:“嗯……这个……我,我还知道他中了什么毒!”

    这下柳书意肃了脸色:“你瞧出是什么毒了?”

    “方才那太子说的话你还记得么?小时候他们本来相似,是渐长后才越发孱弱的。”

    柳书意轻轻点头。

    “再配合他那症状、外貌,我猜,许是‘水合欢’。”

    “水合欢?”

    明夜踟蹰了一下:“此毒来源……我不能说。只能告诉你,它是权贵人家用来培育男宠使的。”

    “男宠?!”柳书意几乎怀疑自己听错,睁大了眼睛。

    “有些人……尤其是女子,喜好那温婉乖巧的男性,便给他们从小服用此毒……长期服食可使男子肤白细嫩身娇体软,四肢纤细手脚无力,却又,却又不损那处的能力……最适合,适合女子宠幸……”明夜一句话说的艰难无比,耳根烫的像是火堆里刚刚挟出的木炭。

    柳书意已经震惊的不知该说什么了,半晌后才缓缓开口:“你知道这个毒,莫非是很多人给禹荒族的男奴服用过?”

    “……算是吧。”

    柳书意看明夜的眼神就有些微妙了。

    明夜猛的往后跳开:“我没吃过!你别看我!”

    柳书意不予置评:“那这毒……可有解?”

    “没有……服用此毒的损害是日积月累的,身子已经垮了,解了毒也好不起来,最多不会再如此体虚无力,但命数却是长不了了。而且……”

    “而且什么?”

    “长期服用此毒之人,会失去……失去使女子受孕的能力……”

    柳书意猛然攥紧了拳头。

    她沉着脸色,想了想又摇头:“这只是你的猜测,并不见得准。我且问你,中了那毒身上可会有味道?”

    “除血液可闻出一点苦味,并无明显味道。”

    “那便是了。我替殿下擦身时,曾闻到一股极浓郁的草木香,与你所说不符。”

    明夜愣了愣:“那苦味确实是一种草木香。你说极浓……那只有一个可能,此毒在他体内已存在十几年,甚至可能在胎中时便种下,积累到如今才明显至此。”

    听他如此说,柳书意只觉一阵天旋地转——短寿,不育……是怎么样恶毒的人,能在胎中便给太子下如此阴狠的药物?

    明夜担忧的托住她臂弯:“那小太子活不了多久了,连子嗣都留不下来,我看你们还是早些想想后路吧。”

    柳书意抓着明夜的手,咬牙道:“不能这么放弃……季大人他们去救毒医了,也许他能有解救之法……”

    明夜抿了抿唇没说话,禹荒族皇室造的毒,他根本不信那什么劳什子毒医能解,若一定要救那太子——他暗自摸了摸怀中一支玉雕小管——恐怕只能从巫祝密书里去寻一线生路了。

    ======================

    #po18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