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听鲸【亲姐弟】 > 章节目录 03.麻烦
    回家第一晚,江夏这一觉睡得很不踏实,夏季的大雨打在树叶上沙沙作响了一夜,临近天亮她才睡着,这一觉就睡到了日上叁竿。

    可能是熬夜的关系,早上起来,江夏只觉得头爆炸似地疼,打开房门的时候还在敲脑袋瓜子,刚抬眼就和江浔的视线撞到了一起——他从厨房的方向出来,应该是刚收拾完碗筷。

    “早。”江夏捏了捏酸涩的脖子,目光从江浔身上收回来,对江范成打了个招呼:“爸你怎么不叫我?”

    “能好好睡一觉就好好睡吧。”江范成打量了眼她没睡好的脸色,笑着站起身:“都到家了哪有那么多规矩,爸给你盛饭去。”江范成说完就径自走进厨房,连眼也不斜地同江浔擦肩而过。

    江浔穿得不多,身影更显得单薄,光线自少年身后罩在他肩颈,朦朦胧胧镀了一层光晕,周身漂浮着微尘,而他站在那里,脸上的表情前一刻明明还很失落,后一刻大概是察觉到江夏的注视,目光递过来,又迅速流露出几分刻意的漫不经心,仿佛只要这样,他就真的不在意。

    然后也不搭理她,径自回了房间。

    午饭后江范成去上班,江夏接了个电话。

    [你这小王八蛋,一年不回来,好歹回个微信啊!]电话里是发小龚菲琳的声音,龚菲琳从小有一副好嗓子,讲话惯常比一般人高八度,着急的时候声音就拔了尖儿,比如现在:[要不是我妈菜市场买菜碰到你爸,我都不知道你回来了!]

    江夏歪头夹着手机,并没有因为龚菲琳的指控而显得窘迫,反而是游刃有余地一边收拾昨天没收拾完的行李,一边淡笑回应:“我想回来再给你们个惊喜的。”

    [屁!你就是把我们忘了!大学生活多姿多彩吧?有了新人忘旧人,你可以啊江夏?]嘴上得理不饶人,可龚菲琳其实早就习惯了江夏的没心没肺,这一声声讨伐的真实性彼此心照不宣。

    反倒是听着龚菲琳吃醋的口吻,江夏心里一暖。那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她想逃得远远的一走了之,而后来她也真的像个落荒而逃的胆小鬼,报上北方的大学,离开家销声匿迹了一年——她是个自私的人,这样的人很容易让身边人受伤,所以一个人生活就是最简单粗暴的解决办法。原本江夏确实是这么打算的,却不曾想……

    [对了,你知道卢景州也要回来了吗?]

    江夏一怔,悄然间一阵刺骨的酥麻从脊椎直冲大脑,那是一种说不上来的刺痛。

    卢景州。

    [听孙阿姨说好像是交换留学项目结束了,下周一的飞机。]龚菲琳继承了她妈妈交际花的能力,以巨大的热忱投身“人力传媒”事业,周边无论是校园秘闻还是社区八卦都逃不出她的手掌心,[诶你不是和他一个大学吗,他去留学前,你们两个异乡游子就没摩擦出点火花来?高中的时候你不是还暗恋人家?]

    喉咙开始发干,江夏两指拎着耳边的手机在房间里踱了一圈,又焦躁地抓了抓发根,终于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平静地说:“没火花,你想多了。”

    和龚菲琳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又聊了十分钟后,江夏结束了通话。

    她坐在卧室的床上,窗外的蝉群合唱高低错落,接力宣告盛夏的闷热,它们不知疲倦,噪得她心烦意乱。

    她需要一点能让她感到舒畅的事物。

    或者,人。

    江夏提溜着药箱拧开了江浔房间的门。

    夏日午后的房间,没有遮蔽严实的窗帘,微风徐来,像蓝色的大海,阳光透过海面,粼粼波光在少年的脸庞游弋,正是那一抹不经意间温柔的湛蓝,点亮了少年干净的眉眼。

    江浔睡着了。

    彼时少年枕着作业趴在桌沿,帘缝里时不时投进一道浅浅的光,把他的发梢照得透明,空气里是雨后青草回暖的味道,耳边是知了热情的聒噪,一切都是恰到好处的,夏季限定。

    江夏把药箱搁好,赤脚踩在不冷不热的木地板上,上了年头地板发出微微的嘎吱声,好在没有吵醒他。她倾身,目光定格在作业本的字里行间,那还是他复读用的高叁冲刺习题,最后的笔迹歪歪扭扭,末了走上邪路,一笔葬送在主人的困意下。

    她忍不住泄露了一丝笑意,下一秒,就被江浔手中的圆珠笔吸引了注意力。

    一只笔头是鲸鱼造型的蓝色水笔,笔身上海浪的印花已经被磨损褪了色,笔芯都不知道换了多少根,风格跟眼前这个明朗又固执的少年毫不相干,却又毫无违和感。

    她指尖碰到那只鲸鱼翘起的小尾巴,拿到眼前,按了按,咔哒。

    咔哒。

    “——你要买那个吗?”耳边女孩的声音像只雀跃的小黄莺,能清晰捕捉到她上扬的声线里的喜悦,“给个机会,我送你呗。”

    江夏转过脸,无奈地打量龚菲琳攥着的一大把笔,各式各样,有长有短,努力彰显买家的滥情,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可爱。

    “还是算了吧,这个我想自己买。”两人走到结账台附近。

    “为什么啊?”

    “我拿来送人。”

    “送谁……”这个“谁”字还没问完,龚菲琳就收住了口。

    江夏循着她的目光看去,几个和她们年龄相仿,却打扮时髦的女生进了店里。

    说打扮时髦其实也没多潮,不过是把原本应该穿的高中校服绑在了私服外。头发扎成各种小辫,还做了这段时间最流行的挑染,蓝紫黄红,争奇斗艳。

    那些女生一进五元店,整个店就鸦雀无声,柜台前结完账的客人光速遁走,剩下的也都是有多远绕多远,避开所有可能的目光交汇。

    “有打火机吗?”女生问店主。

    店主从柜台里拿了一个造型别致的打火机出来,“五块。”

    “那么贵?”说话的女生刘海染了一撇灰蓝,五官其实挺好看,就是长得太有进攻性,线条咄咄逼人,她倚着柜台耷下肩膀来,用一种不耐烦的态度要求:“就两块硬币,给我拿两块的。”

    “没有,我这都是最后一个了。”店主摇摇头,“你不行问问别家。”

    刚要收起来,那女生却一手把打火机压住了,抬眼朝店内巡视了一遍,最后停在不远处的龚菲琳身上,“喂,你有零钱吗?”

    龚菲琳几不可察地瑟缩了下,假装没听见,偏过身和江夏说话。

    女生眯了迷眼:“我在跟你说话,你听不见?借我叁块钱。”

    还挺讲道理,没直接要她付五块。

    龚菲琳这才慢慢转头,按下心里的不情不愿,去掏手机。

    江夏却先她一步把扫码打开了,“总共二十叁块五对吧?”店里做活动四支笔十元,加上她单买的那只,江夏一早就在心里算好了账,只听见手机利落地“滴”了一声,电脑提示音响起,江夏毫不犹豫地收起桌上的笔,拉上龚菲琳就走。

    这一手来得干净利落出其不意,就连店主一时半会儿都没反应过来,直到她们快步走出了老远,那女生才探头喊道:“艹,我的叁块钱你没给?”

    在学校一贯被人视作冰山的江夏同学,那一刻也是用一副冷冰冰的口吻回敬道——

    “关我什么事啊?”

    两个女生拖着怦怦的心跳一路疾走,直到小区门口龚菲琳才松开了发了汗的掌心。

    江夏转头望向身后走过的路不置可否。

    那个冬天风刮得脸生疼,可是她们的手是热的,脸是热的,喘息间呵出的白雾都是热的。

    龚菲琳一直都知道,江夏的心……

    也是热的。

    这股热乎劲儿,在叁天后的某个瞬间被打入冰窖。

    学校要办元旦联欢会,选拔节目那天,江夏作为学生干部,被派出去给评委老师买奶茶。

    原本这种体力活,老师们断然不会支使女同学去做,可当天男生也确实没歇着,上上下下忙着搬活动厅的桌椅,江夏就很主动地担下了去校门口取外卖的活儿,毕竟,“好学生”江夏总是有求必应,能帮老师分担一切难题。

    这跟那些给老师鞍前马后打小报告的“狗腿”又是不一样的——至少她自己这么认为。

    江夏的脸蛋很标致,一头长发恰到好处地扎成青涩的马尾,乖顺中不落呆板,只是她的眉眼和她的性子一样,都生得凉薄,平日习惯微微沉着眼,透出生人勿近的疏离。

    这样一张脸孔的人,你怎么也没法把她和“狗腿子”联系到一起去,她有求必应,却也分轻重缓急,久而久之,老师们慢慢清楚,什么事交给江夏最好,什么事杀鸡焉用牛刀,所以用江浔的话来说,江夏独辟蹊径,“狗”得低调,“狗”得高端,生生“狗”出了一股高级感。

    江浔最看不起姐姐明明虚荣却又装模作样的个性,也只有在家里,江夏被他激怒和他打闹的时候,才真实得像个正常人——至少他自己这么认为。

    回到奶茶店。

    那时候学校门口的奶茶店只有一家,十几平方的铺面分成了上下两层,确切来说,二层只是搭了一个台子,摆上桌椅容现喝的客人休憩。

    每日即便没到放学时间,奶茶铺的生意也很好,江夏没在上课时分来过奶茶铺,不懂其中的门道,只是捂着鼻子掠过几个店外抽烟的社会青年,走进不算敞亮的店内,开始公事公办地和店员报外卖自取单号。

    因为点得晚,奶茶还没完全做好,江夏站在柜台前低头看手机,身侧却突然压上了一重阴影。

    “哎,是她。”她听见女生讥笑起来。

    有一瞬间,身体本能地收缩起毛孔,仿佛坠入冰窖。

    江夏的记性很好,这声音哪怕只听过一次也能记住,一如叁天前的嚣张跋扈。但她不可能也不想像上次那样逃跑,所以她依然自我地低头玩手机。

    “还装不认识?”女生趋近她,是让人反感的距离。

    江夏的呼吸放慢,心思早已不在手机上。

    “林哥,就是这女的,上次耍我。”那女生对着门外嚷嚷,还描述起上次自己被江夏撇下的遭遇。

    可能是剑拔弩张的气氛也绷紧了店员的神经,奶茶铺的店员很快把打包好的袋子放到江夏眼前。

    江夏正要拿袋子的间隙,一只手伸过来,但她似乎早有准备,先一步抢回了它转身要走。

    还是上次那几个女生,挡在她离开的通道上,门外,几个社会青年也撑场子似的站了起来。

    “去河边,不然以后放学我们都来堵你。”

    学校边上有条内河,尽管没什么好景色,还是修了个幽静的小公园,只是平日社区疏于打理,林木枝叶繁盛,蚊虫也多,来玩的人却往往只有小猫两叁只,久而久之,就成了处理一些不那么光彩事情的地方。

    江夏不知道,反正她也不会去。

    她抬头叹了口气,从面上看不出什么焦虑:“我刚才已经给老师发消息了,他们很快就会出来。”

    女生顿了顿,眉头一皱:“你以为我们怕?老师算什么东西?”

    “最近的社区派出所在街那一头,学校门卫就有联防警铃,出警到这里只要叁分钟。”

    嘴上说着不怕的她们,露出肉眼可见的迟疑,以及……

    气急败坏。

    她们想着,就算收拾不了她,也不能让江夏就这么大摇大摆全身而退,可是还没等她们有什么动作,二楼的角落里先一步有了动静。

    一个身影靠上栏杆,那人直起身来,支在栏杆上的右手还拎着一杯奶茶,像是刚被吵醒,声线发哑,却懒散——

    “你们够了啊。”

    “那是我姐。”

    ——————————————————————————

    前文离家“半年”修正为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