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听鲸【亲姐弟】 > 章节目录 05.昏昧
    水流充斥耳膜的声音沉闷而舒缓,当身体浸入水下被温柔的液体的包容,如置身胚胎清晰感受水流抚过四肢百骸,而每一次与水剥离和拥抱,都仿佛是一次新生的涤濯。

    他喜欢这样的仪式。

    生命无法选择自己的物种、性别、出生的环境,但水中是另一个世界,而他也仿佛成了另一个全新的生命,在这里没有那么多复杂的问题需要思考,没有既定的目标和生活轨道,他只需要一直前游,累了就停下来让自己浮在水面上,而水会毫无怨言亦不知疲倦地做他永远的依托。

    游泳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江浔从湛蓝色水面返回现实的时候,模糊的视线尽头,隐隐显现一个熟悉的轮廓。

    水滴顺着颔角的线条、鼻梁的弧度滑落,他深呼了一口气甩了甩脑袋,水花四散飞溅。

    “江浔!”耳边传来少女的轻叱。

    等他完完全全睁开眼,泳池边的岸上,蹲着一个人,脸上还挂着水珠,满脸不悦。

    江夏就蹲在跳台旁环着双腿,整个人仿佛蜷成了一团在打量他。即使依然是一张老大不爽的脸,可这一刻却给人一种错觉,高高在上的江夏女王少有地露出了邻家小女的姿态,尤其几颗水滴沿着少女的脸颊慢慢落下,恍惚间更有我见犹怜的韵味。

    “……姐姐?”

    江夏打量着水中那个目光茫然的少年,抬手抹去脸上的水滴:“你什么时候学的游泳?”

    江浔:“初中毕业的暑假。”

    是他们关系慢慢变僵的时候。

    江夏的眼神游离了片刻,见江浔还在水里泡着,忍不住提醒他:“不冷吗?”

    江浔摇头。

    “白痴,我是叫你回家。”江夏扶额,也只有在江浔面前,她从来不用斟酌遣词造句,“你偷偷用游泳馆,被发现了肯定要被处分的——等一下,你不会撬锁了吧?”

    “我在你眼里不是跟人鬼混就是偷鸡摸狗吗?”头发上湿淋淋的水滴一直打落在睫毛上,江浔甩了几次也不顶用,索性往上一撩都扒到脑后,只一眼,少年便从那只山间云月的鹿,成了野性难驯的兽,此刻这只受伤的小兽正由下而上抬着眸,直勾勾盯着她。

    江夏抿唇:“那你怎么进来的。”她没有回答江浔,把话题带回去。

    “和明哥拿的钥匙。”

    江夏偏头,示意他继续解释。

    “门口奶茶铺的老板,我同学的哥哥。”浅水区的高度让江浔露了大半截身子在空气里,他从初叁开始就长得飞快,平时高高瘦瘦,江夏竟然也没发现,他多少是有些肌理线条的,也不知是不是在水里泡得时间长了的关系,江浔的皮肤白得发光。

    “他为什么……”

    知道她刨根问底的性子,江浔早一步就接了她的话头:“学校游泳馆对外的承包人是他。”

    江夏沉默了半晌,像是在消化整件事,然后求证:“那你每次翘课早退,都是来这里游泳?”

    江浔撇开目光,“嗯。”

    “懂了。”江夏弯下身,用手拨拉了一把泳池的水,“其实你要是真的喜欢游泳,大可以下课或者周末来,没必要占用上课的时间,下一次老师可能就真叫家长了。”呼,好冷。

    “承包是有时间段的,学校也不赞成私用,我只能在还有光线的时候游几圈。周末的时候这里要对外营业,人太多。”

    所以,江夏一路进来的时候,体育馆都没开灯。

    想到这儿,她下意识抬头看身后巨大的落地窗外,阴霾的冬日,阳光落得很快,此刻几乎已经沉入了夜色里,只是还未完全沦陷,那大概是一种蓝得发灰,或者灰得发蓝的颜色,明明没有光,却又撑起了几分亮,而除此之外的所有颜色,都成了画布上的黑。

    几只飞鸟的轮廓在远处校舍屋顶蹦跳,随即振翅飞向了窗户这块画布之外的世界。

    “那你游吧。”江夏也没回头,说。

    她没听见江浔回应。

    “看你半天也不上来,就是还想再游几圈不是吗?”江夏侧目瞥了他一眼,半靠在跳台边坐了下来,一点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天再黑一些我们就走。”话末,她就听见一阵水声,江浔已经钻入水里不见了。

    江夏有些气馁,甚至开始怀疑江浔回应她时已经迫不及待想让她别打扰自己。

    可是,她又为什么要留下来呢?

    她不会游泳,而且怕水。

    生平头一次,却觉得,这冬日安谧的游泳馆,是一个好地方。

    而且……目光眺望向泳池那一头拨起的浪花——她竟然有点羡慕。

    什么时候她也能像这样,有一件想要去做的事情能让她这样努力,并愿意为此不顾别人的眼光,那时候她大概就能体会到,现在的江浔,为什么看起来不一样了吧?

    难驯的兽应该奔跑在森林里,自由的鸟应该翱翔在天空里,巨大的鲸应该遨游在海洋里。

    万物生长,各安天命。

    其实也没过多久,天几乎全黑了下来。

    黑暗中的泳池水仿佛深渊,从深渊里有东西往上爬,江夏不由得往后了两步,心跳得很快。

    “走了。”那是江浔说。

    “你等一下。”江夏叫住他,下一秒江浔兜头被人盖住了——是他放在跳台上的浴巾。

    他听见被浴巾隔开的另一端,江夏的声音安安静静的,“现在是冬天,不擦干一些会着凉。”

    女孩的手在他脑袋上4意蹂躏,也不知是真心体贴还是借机泄愤,但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过了这么久,他们两个姐弟,重新站到了一起。

    昏暗里,连泳池的水声都不再,只有两人的呼吸距离不过寸许。

    他捉住了她的手腕,动作停止。

    浴巾落到了肩头,窗外那片靛蓝的夜色依稀勾勒出少年的侧脸,干净利落,一片冷冽沉静的蓝,好像他是住在遥远星河之外的另一种文明,来到地球上不过是宇宙的恩赐。

    “好了吧,姐姐。”

    他放开她,声音倦懒。

    江夏想看清楚他什么表情,可他偏过头,抬手以食指轻蹭过鼻尖,避开了她目光的直视。

    江浔的下巴,喉结,然后是,锁骨。

    呼吸间,胸腔起伏。

    “我去换衣服。”

    江夏看着他转身往更衣室走去,有一瞬间,那些画面像走马灯一样在江夏的脑海里闪现,被她刻意忽略的小秘密,又随着这一刻的心跳蹦出了尘封的盒子。那是下意识的嫌恶、抵抗、自责,种种负面情绪交织到一起变成一团难解的结,被她丢进角落,只希望永远不要再拿回来。可是伴随着的还有愉悦、热情、亢奋,荷尔蒙作祟的欲望,甚至还有她怎么都不想承认的那一点,懵懵懂懂的心悸。

    黑暗是罪恶的保护色,人心是欲壑难填的无底洞。

    就一次也好,只是今天就好。

    “江浔。”她听见昏昧的蓝色里,自己开口喑哑却清晰,说了那句注定又会让自己追悔莫及的话。

    少年定住了脚步,像是被什么刺激压抑得难受,呼吸顿了一秒,皱起的眉又很快舒展开,回到那副对什么事都不上心的懒散劲,“你还真的是想什么是什么,我懒得——”

    手腕忽然被人抓紧一拽,他被迫转回身,对上江夏的目光。

    那眼神他太熟悉了。

    父母同学眼里的姐姐,是个心无旁骛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好学生,遇事波澜不起。

    可是在他面前的姐姐不是,高傲自大,爱慕虚荣,还总是仗着自己姐姐的身份对他颐气指使。

    这样的姐姐,真的是……讨厌。

    他讨厌她。

    讨厌她说风就是雨,讨厌她每次都胜券在握自以为是的样子。

    第一次是她,第二次是她……每一次都是她。

    “姐姐……”他刻意轻着嗓,把这一声叫得温驯,一双明朗的眸子微抬望进江夏的眼里。

    “亲姐弟,不可以接吻。”

    “是不可以。”江夏只是沉沉地叹了一口气。

    下一秒猛地拉近了江浔肩颈的浴巾,把他拽进自己的旋涡。

    “但今晚没人看见。”

    嘴唇覆了上去。

    ————————————————————

    猜猜姐姐说了句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