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听鲸【亲姐弟】 > 章节目录 11.军训
    有些事情多说无益,这是江夏一向以来的信条。

    她没有和江浔争论,只是扫了一眼桌上的复习资料:“你这次要考哪里?”

    “你的……”江浔沉默了一会儿,偏过头低声道。

    “嗯?”

    江浔:“……你的学校。”

    短短的四个字,江夏心里的郁结都随着他不甘不愿的别扭解开了。他说的不是Z大,是“你的学校”,他在乎的不是Z大的名号,而是“你”所在的地方。江夏知道自己不应该有这些无谓的联想,但她就是想了,还因为这么想而释然。

    江浔并不是真的讨厌她,却是真的在乎她。

    那这是不是说明,他们姐弟的关系还有挽回的余地?

    阳台外的蝉叫声不停,江浔手上的笔又开始利落地转圈,薄唇抿成了一条线,像是想接话又不知该如何继续,想表现出不耐烦又生怕过了分寸,表情冷淡,内心戏却在眼神里挣扎了千百遍。

    这些明明白白都被江夏收在眼底,她忍不住笑了。

    江夏伸手,指尖碰上他在这个炎夏里却略显冰凉的脸,熟悉的触感让她禁不住发怔。

    江浔本来还别着脑袋,因为她的碰触,转过头也愣了一秒,突然有些气急败坏:“你干嘛——”

    哦,巴哥不愿意了。

    意识到自己出格的江夏,起先的抚摸变成了捏揉,硬是把弟弟的嫩脸折腾出了一坨红印才罢休:“想和我考一样的大学就要好好努力,多花点心思在读书上,不要想别的事情。”

    “谁想别的事情了?”

    江夏顿了顿,是啊,到底是谁想别的事情了?

    江浔皱眉接着说道:“我要不是因为可怜你一个人跑那么远读书,也不要屈就自己复读去考这种野鸡学校。”

    这话江夏一听就不乐意了,气得上前扒他:“你说什么‘野鸡学校’,那可是985!”

    可能是动作突然,江浔下意识避让得又太快,转椅往后一撤,江夏原以为有的倚靠点偏了,脚下一打滑就往旁边栽了下去,就在她往下栽的同时,意识到的江浔也抬手去接,结果动作过猛连带着一起摔到了地上。

    砰。

    即使江浔的反应已经足够快去垫着她的脑袋,江夏还是摔了个额角生疼。

    两个人齐齐倒在地上,江夏龇牙咧嘴,五官扭曲,江浔望了望自己垫在她脑袋下的手,竟然没忍住,笑了一声。

    江夏倏地睁眼,直直看着他,又疼又气:“你还幸灾乐祸?”

    老旧的木地板在属于夏天的温度里散发出被烘热的木头味道,江浔也没忙着起身,一动不动地侧躺着,一双好看的眸子清亮,望进去就通透到底。

    这是很近很近的距离,一如几年前的夏天那般近。

    “能感觉到到痛也是件好事啊,至少……”他弯起眼角。

    她与他对视时,忍不住就被他少年感满满的笑容吸引,情绪也跟着陷进去。

    “吃一堑长一智。”

    以为他要说出什么煽情的话来,结果居然挖苦她,江夏深吸了一口气想要以牙还牙,可是四目相对了一会儿,两个人却像是没憋住,不约而同地笑了。

    午后单调的蝉叫里忽然加入了几声清脆的鸟鸣,微风徐来拨动窗帘,恬静,又让人昏昏欲睡的盛夏气息。

    江夏枕着弟弟的手心,眼睑微垂,悄声说着:“我记得,以前夏天的时候,家里没空调,一到下午犯困就会在你房间地板上铺上草席一起午睡,有时候睡得太过头,一觉醒来天都快黑了。”

    江浔说:“铺草席的不都是我吗?每次我刚铺好,想躺着打会儿游戏,你就把大半的席子都占了。”

    “你房间地方大啊。”

    “谁让你屋子里摆那么多东西的?”

    “你这有阳台。”

    “当初是你觉得阳台放洗衣机嫌吵,自己挑的房间吧?”

    江夏噙着笑看他。

    是这样的,少年眼中有星辰,莽莽撞撞,据理力争,跟那些把自己总是隐藏在面具背后,捧着你哄着你,到最后却捉摸不透的男人不一样,至少他表现出的每一面都是真实的自己,不卑不亢,偶尔自大狂妄,却不高高在上。

    真好啊,有这样一个弟弟,却被她搞砸了。

    房间里隐约响起水中的气泡声,江夏抬眼循声看去,是江浔的电脑屏保。

    靛蓝的海底有几道白光透下来,水光流动间无数的气泡上浮,一抹巨大的黑影慢悠悠晃动着它的尾巴,从海的深处游来,最终遮蔽了白日天光,发出一声空灵的鲸鸣。

    从海底上望,大海波光灿烂。

    夏天的阳光在临近正午时分最是毒辣,江夏放下抵着双眼的瓶子,也从冰冰凉凉的瓶装水晃荡的波光里收回视线,听到身边同班同学在聊天。

    “你说这正常吗?高二下学期暑假还要来补军训,明年我们就是高考生了,这种时候要不让我们补课要不让我们好好享受最后的休息机会,军训万一军训出毛病来怎么办?学校到底怎么想的?”

    “那也没办法吧,谁叫高一的时候负责军训的部队临时有任务呢,那时候放的假总要补回来。”班长葛梦妮安抚道,“军训是教育局硬性规定,反正也就七天时间,你就当体验一下军旅生活吧。”

    付佳擦去鬓角滴下来的汗,“可是都夏天了啊,今年军训还搞什么高一高二联动,那么多人挤一个操场上,连片阴影都要争半天,学校就不担心我们中暑吗?”

    确实,以沂海的天气,六月底已经热得让人汗流浃背,军训所在的部队营位于白芨岭的盆地,四面环山,简直就像是个聚热锅,她们走半小时的正步,流的汗都能再滴半小时,有一两个体虚身弱的同学,军姿还没保持10分钟就被人抬了下去。

    江夏所在的班级来得早,抢的位置还不错,休息时能挤在阴影里,可那些后来的班级就惨了,操场正中央光秃秃的,所有人叁百六十度暴露在烈日之下,接受阳光的拷打。

    这天热得让人听见声响都嫌烦,陈潇雨就恹恹地朝付佳告饶:“你少说两句吧,保留点体力多看看帅哥不好吗?”

    “卢景州都毕业了,我要看谁啊。”付佳翻白眼。

    听到这个名字江夏“咯噔”了一下,听觉仿佛都敏锐了几分。

    卢景州受欢迎在沂海叁中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尤其在高二的市中学生辩论会之后达到了顶峰——小说里塑造一个角色很完美读者往往觉得不真实,可真相就是,现实中优秀的人,他们常常在各方面都是佼佼者,卢景州就是个中代表人物。他品学兼优,不光长相好,还代表校队拿过长春杯羽毛球比赛的单人冠军,省作文比赛的一等奖,《新芽》杂志上刊登过他的诗稿,辩论赛更是以清晰的逻辑、口才,获得了最佳辩手。

    诸多光环加身,又有几个思春期的少女能抵抗得住呢?

    也就是江夏高二上学期那个元旦联欢会,她被安排和卢景州一起做主持人。

    这是她学生时期第一次和男生搭档,以她一直以来不会和男同学打交道的风格,原以为也会是尴尬的局面,却没想到卢景州轻松打破了它。

    卢景州不像同龄男生那般聒噪,校服总是干净整齐,和他谈话自然又舒坦,而他也习惯以自己独有的方式引导别人,就算有时沉默无声,也不会给人局促感,他就是每个女孩在青春期时心目中最适合的暗恋对象,拿着所有小说男主角的剧本。

    联欢会前一天,因为老师要求,学生会的文娱委员临时拉着她和卢景州去校外学生街购置主持人的服装——

    他们当时在学生街来回逛了两遍,文娱委员才给他挑好了一件藏蓝色带肩章的制服外套。

    老实说现在想起来风格也很中二,可偏偏被赶鸭子上架的卢景州穿着那一套军装版型的衣服走出试衣间,只是简单抬腕系袖扣,就把她们都看怔了好几秒。

    “……可以吗?”卢景州那时站在文娱委员面前,可不知为什么,江夏却感觉到他抬眼的目光,越过了文娱委员的肩头,停留在自己身上,更多像是在咨询她的意见。

    那是江夏第二次心动。

    后来她和江浔闹了点小矛盾,第二天的联欢会舞台上一时忘词,卢景州立刻临场发挥补上了她的空白,事后也绝口不提,只是在台下时远远和她比了个“oK”的手势。

    那是江夏第叁次心动。

    ——事不过叁,江夏确信,自己恋爱了。

    那么……

    江浔是什么呢?

    人有可能,同时喜欢上两个人吗?

    不会。

    不可能。

    这么显而易见的道理让江夏豁然开朗,她对江浔,就是青春期的冲动而已。

    江浔让她收获了不应该在这个年纪获得的“快乐”,而她偏偏上瘾。这样的事,没办法和陌生的男孩子做,也不敢和心里藏起来的那个人做,只有弟弟江浔是最佳人选,禁忌的背后带来的是恪守秘密的必须,她不用担心江浔对外声张,因为他们同样罪恶。

    卢景州带给她精神上的喜欢,江浔则是肉体。

    哈,说什么呢,她和弟弟之间,也不过是接吻和爱抚的关系,虽然有时擦枪走火,但从来都没有越过那条线。在这一点上,江夏无比清醒。

    思考间,陈潇雨的声音打断了她:“目光放长远一些,卢景州是你能肖想的男生吗,而且他都离校了,一旦考了外地的大学,以后你也没机会见到他……”

    是啊。

    已经没机会了啊。

    [高叁加油吧,江夏。]

    十七八岁的暗恋本来也少有结果,江夏从来没想过告白这件事。可是突然间有一天发现自己喜欢的人可能再也见不到的时候,多少还是会难受得心脏发紧,眼底发酸。

    “所以你就应该往低了看,你看那边——”陈潇雨指向操场中央,那里多数是高一班级,其实也是学校为了照顾即将步入高叁的高二学生才做的安排,“那些小鲜肉正值高一,就算你上了高叁,就算你毕了业,也还可以回头来吃这里的嫩草,是不是比喜欢学长容易多了?”

    “那些小男生哪里能入我的眼。”付佳抱怨,只是顺势瞥去,目光却定了定。

    操场上,一个年轻的男教官面前站了几个学生,边上还有一排女同学。

    付佳看的是最边上教官怒斥的男生。

    棱角分明,鼻梁高挺,虽然还掩饰不去五官线条的青涩,可他深锁着眉直视教官,目光冷冽无畏,又坦荡光明,仿佛能看到少年胸腔燃烧的热血。

    “我错了潇雨,高一还是有好苗子的。”

    “我恐怕你要收手了付佳,那是江夏她弟。”

    “哈?”付佳飞快地把目光转到江夏这边。

    江夏只是远远朝江浔望去,然后平静如水地向付佳点了点头,惜字如金:“我弟,江浔。”

    江浔和江夏高一时没什么交集,直到今年上半年关系才缓和回来,但因为两人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平时在学校也少有当着同学见面的时候,加上付佳平时和江夏打交道不多,这才闹了笑话。

    “朋友妻不可欺,同学弟不可戏——你放心江夏,我只远观,除非必要,绝对不会出手。”付佳郑重其事。

    江夏挑眉:“必要是什么时候?”

    付佳:“可能是命运的某个瞬间?”

    江夏眼睛眯了起来。

    ——那你的命运要被终结了。

    她没说话,眼神却透露了这个意味。

    这时操场上爆发出的一声嘶吼中止了两人的交流。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发声的教官和与其对峙的江浔身上。

    江夏不由地绷直了神经,打量过去。

    “我靠,真的太凶了,吓死人。”刚上完厕所的董超恰好从那个方向回来,匆匆忙忙坐到了她们边上的树荫下,立马就有好几个人凑上去问他发生了什么。

    “好像是说,教官在整理内务的时候发现有同学私带零食,吃辣条。”董超用他超好耳力打听来的消息和众人八卦。

    “吃辣条也不至于发这么大的火吧?”有人不可思议。

    “不,那个徐教官本来就很严,然后他要罚那一整个宿舍的女生每人吃十包辣条,就在操场上吃完。”

    “哇,是我就自愿领罚了!”

    也有人不赞同,“十包辣条不少的,而且这么热的天,一口气吃十包,肯定受不了。”

    “对啊,像我一点辣都吃不了,让我吃一根我都要喝一瓶牛奶。”

    董超摆摆手,“这不是重点。”

    “这还不是重点?”

    董超继续说:“据说那个宿舍有女生来……那个了。”

    “???”

    “就女生的……那个。”

    “哦——”大家心领神会。

    “所以那个女生就说她不能吃啊。”董超说,“可是教官说,有人犯错就要有人监督,就是因为没人监督才会有人犯错,所以惯不得她矫情。”

    “这也太过分了吧!”付佳一拍大腿,差点气得跳起来:“这教官什么人啊!知不知道女生大姨妈的时候不能吃辣啊!什么叫‘矫情’?!”

    “那一排男生是怎么回事?”问话的声音清清冷冷的,在这个大夏天里听起来别样地舒适。

    是江夏。

    董超有些受宠若惊,以往这种八卦琐事,江女神是断不会有兴致听的,今天她不但听了,居然还问了,于是董超更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解释:“就是他们班有男生看不过去,为女同学说话,然后徐教官就拉了几个典型出来,本来一开始要他们认怂,可是那几个男生还是为女同学说话,现在就闹成这样了。”

    正说着,只见那一排男生被呵去了跑道,齐齐整整双手背后,蹲在了地上。

    “青蛙跳五圈!不跳完晚上不要吃饭!”徐教官站在操场边咆哮。

    同学们一片哗然,只有徐教官所在的班级一声也不敢吭。

    操场400米一圈,5圈就是2000米,正常人在这样的烈日下跑两千米也不轻松,何况还是青蛙跳?

    而且……

    之前因为游泳比赛的训练,这段时间江浔腿上有伤。

    她腾地站起来。

    陈潇雨也同样看不过眼,“这教官也太神经病了吧,怎么能这样体罚,我说江夏,你弟——欸?江夏?江夏你去哪儿?”

    江夏置若罔闻,只留下了一步步朝跑道走去的背影。

    从阴影里走出,被烈阳点亮。

    ——————————————————————

    恋爱也是一步步来,下章开始可能要收费了哦。

    我真的不是写什么压抑风的人,每次出现的“那件事”可能指的也不是同一件事,全文完结之后你们会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