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听鲸【亲姐弟】 > 章节目录 12.夏夜
    少年就是少年,他们看春风不喜,看夏蝉不烦,看秋风不悲,看冬雪不叹,看满身富贵懒察觉,看不公不允敢面对,只因他们是少年。

    ——陀思妥耶夫斯基《少年》

    女生,很麻烦。

    这个认知一直在江浔的脑海里根深蒂固。

    洗澡要洗超过半小时,买件衣服要纠结几十分钟,东西提不了太多,打人的手劲却永远轻不了——每天被霸占厕所常常要做苦力还总是被施加暴力的江浔,以为天底下的女生,大抵都这样吧。

    讨厌吗?那是真的讨厌。

    从小到大没什么私人空间,小时候比她矮打不过她,长大了比她高不敢打她,她乖巧笑一笑就什么都能有,什么大道理都是“我是姐姐我说的算”,就连接吻和绝交都是她说的算。

    他又不是叁岁小孩,当然知道姐弟之间不能那样,可是他拒绝有用吗?

    ——她是姐姐她说的算。

    第一次是什么情况让他想想……qq群里王嘉航说叁大妈上最新的《众神之界ii》绿色免安装版有了,同时还有男生起哄在某网挖到了宝,无码高清。他懒得单独私聊王嘉航,就夹在中间说了句“种子发我”,结果郭杰的聊天框跳了出来,一边戏谑他也开窍了啊一边就随手丢了个名字很黄很暴力的种子给他。

    虽然他并不是那个意思但是既然人家都发了他觉得他不意思意思就太不够意思了。

    这才有了除夕那晚的意外。

    就算现在想起来,他也说不清那一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再后来稀里糊涂的发生的那些又算什么。可是他却接受了一个事实,那个很“麻烦”的姐姐,对他来说,已经和原本不一样了。那天之后,一旦受了什么委屈,她不会当着人的面表现出脆弱,只会冷着一张脸回家,拽着他一声不吭抱个五六分钟,如果爸妈不在家还可以更久,还可以……更多。她刻意低声的时候,轻飘飘的声线诱哄得让人起鸡皮疙瘩,耳朵很敏感,脖子也是,可是腰却不肯让人碰,一碰下去就会笑上五分钟不停,然后大半天不肯搭理他,好像两人之间的关系,他一直处在弱势的一方。

    讨厌吗?也不是真的讨厌。

    除了除夕夜时的酒壮人胆,那晚以后,他从来没有对姐姐做出过逾矩的举动,主动的总是她。他知道他们做的事情绝对不会被人允许,他不会放任自己,可是如果是姐姐想要的亲近,他也不想拒绝。

    算是被玩弄了么?不算吧,因为他也是共犯。

    要不是她在亲昵和疏离之间反复横跳的话,他其实并不讨厌他们的关系。

    他知道姐姐不是喜欢他,他也不是喜欢姐姐,他们只是比别的姐弟多了一种相处模式。

    当然,他对女生,确切来说是对姐姐的新认知,和他现在为女同学强出头没有半点关系。

    错就是错,对就是对,他想坚持他认为是对的东西,仅此而已。

    虽然违反纪律有错,可强行连坐也并不光明,教官为了体现自己的威信而以损害学生的健康为代价,这并不合理。江浔提出意见,也愿意代为受罚,但徐教官只当他是带头无视他的权威,火气更甚,什么难听的话都骂了出来。徐教官本就和江浔差不了几岁,今年又是第一年担任军训教官,一早就对这到手的权力跃跃欲试,如今有人竟然敢挑战他,当然必须杀鸡儆猴。

    江浔蹲在跑道的起点,身边的男同学低声劝诫。

    “要不然算了吧江浔,本来也不是我们的事,认个错就不用青蛙跳了。”

    江浔目光满不在乎地一撇,“你去认错,我不去。”

    “哎只要有一个人不去,去的人不都变成懦夫了,这高一高二都看着呢,多丢脸。”

    “其实现在去了也很丢脸啊……”另一边的男同学嘀咕。

    江浔叹了一口气,“这是丢脸的问题吗,你们不肯低头只是因为不想丢脸?”

    “没有啊,我觉得徐教官这样不对,所以我才站出来。”隔着两个跑道的何韬蹲得笔直,也有几个男生附和,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徐教官一旦做出了决定,他们再想认怂也来不及。

    等不到他们继续交流,教官已经发令,所有人必须即刻开始蛙跳。

    江浔背着手看着跑道前方起跳,蛙跳的姿势很丑,可他却没怎么在意,只是放空了自己。

    操场上的同学多多少少都注意着这边的形势,很多女生看到了他。和一些犹犹豫豫想跳不跳的男生不同,也不像何韬那般正儿八经地摆姿势,江浔跳得很利落,倒是被女同学们硬生生看出了点不屈不挠的潇洒,就连那原本难看的蛙跳姿势,都显得帅气了许多。

    究其根本——还是看脸。

    他本来就是想像个机器人一样跳完作罢,跳了小半圈,余光却不经意看到了跑道边的人影。

    江夏竟然走到了徐教官面前。

    和江夏隔了半个操场,只能看到个大概,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徐教官依然严肃,而矮他快两个头的姐姐却镇定自若,江浔当然也看得出她这一番举动和自己有关,枯燥的蛙跳忽然也变得不那么乏味了,江浔自己都没有留意到,那一刻他的脸上有着浅浅的笑容,原本不怎么明显的虎牙也随着笑意露出了尖尖角。

    然后乐极生悲,小腿的伤开始隐隐作痛。

    他把目光收了回来,集中精力在蛙跳上,不管姐姐和教官说了什么,他该做的事情还是得继续。

    差不多快跳完一圈的时候,腿上的伤已经让江浔疼得大汗淋漓,他垂下头盯着跑道,薄唇紧抿一语不发,可是脸色已然变得苍白,额角落下的汗水濡湿了迷彩服的衣领。

    “江浔,你没事吧?”身后的同学见他突然慢下了动作,扬声问。

    江浔微微阖眼:“……没事。”

    再睁眼的时候,面前多了一双同样穿着迷彩服的腿,在他身前站定。

    彼时的江浔已经被日头烤晒和腿伤的疼痛折腾得迷迷糊糊,耳朵里充斥着“一二一”的口令声,还有炎夏不知疲倦的蝉鸣,听觉在他这里已经失效成一致的白噪音,抬头的那一瞬间,挂在眼睫上的汗珠落进眼睛,连视觉都模糊了片刻,然后逐渐清晰。

    面前的人正好为他遮蔽住了一片日光,逆着光线,面容落在阴影里,偏头打量他,恰好午后的风拂过,绑成马尾的的发缕顺着她肩颈的流畅曲线被吹往脸颊,些微凌乱,却美得浑然天成,整个人似是沐浴在阳光里,连发梢都被日光点燃成灿金色。

    江浔心跳漏了一拍,抿了抿唇:“姐姐。”

    江夏把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表情淡淡地嘲讽:“是记不起医生叮嘱你这几天要多注意休息了吗?”

    江浔笑了笑:“军训呢,哪有休息的道理。”

    “所以就顶撞教官来跳两千米?”

    江浔耸耸肩:“那不叫顶撞。”他也不想解释,只是顿了顿,注意到自己已经落下了几个同学一段距离:“你还是先让开吧,以徐教官那个性格,我要是这时候和你聊天偷懒,又得多几圈。”他正要起身再跳,却忽然被江夏按住了脑袋,让他这一瞬间很像被母狮按头张牙舞爪却不得要领的小狮子。

    “去医务室看下,确认腿没事。”江夏没收手,不想让他再随便动弹,嘴上一成不变的漠然口吻,倒像是命令了。明明少女身形瘦削又纤巧,脸蛋也透着一股文静的秀气,站在他面前,却如一座磐石坚定不移。

    “我……”他还想挣扎。

    “我来跳。”江夏好似说“老师好”一般轻松,“徐教官已经说了,我代跳,你之前跳的都不作数,所以你再跳也没用。”

    江浔那一刹呆住了,他握了握拳,拿下抵住他脑袋的手,仰面固执问道:“什么叫你‘代跳’?”

    “你别浪费时间,就是字面意思。”江夏转头望了眼徐教官的方向,显然那边人已经不满,“走吧,我不想我也被多罚几圈。”

    江浔翕张了下嘴,情绪被堆成一团塞进胸腔憋得慌。胸臆间涌动的是懊悔、是不甘,又是愤懑,他后悔自己的执拗,不想让江夏为他的耿直买单,又愤懑这一切并不公平,自己却无能为力。

    坚持心中正确的事情,真的错了吗?

    “你没有错。”像是听见了他的心思,江夏忽而弯下身,向他伸出手:“只是比起接受无意义的惩罚,我弟弟的这双腿——”

    “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做。”

    知了在跑道旁的梧桐上抖了抖翅膀挪移,换得片刻安静,像是给足了少年心事的留白。

    少年的目光清亮,蝉鸣声随即又聒噪起来,为盛夏的灼热续杯。

    江浔下意识地握住她,相较于他的炙热,触手的手心似乎有一瞬间的冰凉,却是舒畅到神经末梢的温度,属于姐姐的温度。

    他一瘸一拐地被扶到了操场边,但也拒绝了去医务室的建议。

    如果可以,他宁愿陪着姐姐一起跳,也不要在操场边做个闯祸不负责的看客。

    可江夏说了,真要对得起她,就留着体力和这双腿,把市游泳比赛的名次赢回来。

    她还说了:“你要相信我。”

    要相信什么呢?江浔不知道,然而管它是什么,既然姐姐说了,就姑且相信吧。

    江浔有些不自在地抱着双腿坐在林荫下,其他男同学就不像他这么好命有个姐姐代跳,都稀稀拉拉地散落歪倒在了跑道各段,江夏一步一跳仿佛一只灵活的兔子,马尾随着蹦跳的节奏摇摆起伏,在其间尤为显眼。

    没有人相信一个女生能蛙跳两千米,但是那天下午江夏执着里那一股子拼劲真的把人吓到了,她一句怨言也没有,硬生生跳了快两圈,只在偶尔经过江浔面前的时候,才和满目担忧的他交换了下视线。

    其实后来这两千米也没有跳完,因为学校的总辅导员来了,把江夏他们都叫了回来,问清了来龙去脉和徐教官吵了一架,还特地让他们去医务室检查了一下,特批他们晚上多一小时的自由休息时间。

    据说本就偏心江夏的总辅导员气得不轻,加上女同学们跟着添油加醋,她和徐教官这一架吵了个天翻地覆,硬是把负责军训的总教官也扯了进来,校领导担心过分体罚会被家长们闹腾,惹出什么事故更不好收拾,所以徐教官被口头训诫了一番,不敢再拿体罚说事。

    到了晚上吃完饭,一般是营里集体活动,今天晚上的项目是拔河。

    但江夏和江浔不用参加,所以大家在操场上热火朝天时,江夏洗完澡坐到操场边的台阶上,靠着阶梯闭目养神。

    夏天的夜晚也闷热,只是少了日光的曝晒,多少凉快了些。这一到了晚上,蝉叫声相对安静许多,其他虫子们都活跃起来,蟋蟀停在草尖儿不间断地蛐蛐作鸣,趴伏在树干上的螽斯也摩擦双翅单调发出唧唧声响,如果听得再仔细一些,更远处还有山泉潺潺流动。白芨岭远离大城市的五光十色,夜空繁星呈现的银河铺满了目所能及的穹顶,宛若深蓝幕布上洒落的碎金粉尘,随着地球自转,摇曳生辉。

    此刻仰望天空的江夏完全沉浸在自然的美色里,操场上的嘈杂人声与她无关,就连近到身旁的脚步声也是。

    红润的脸颊被贴上一片冰凉,她这才从发呆里回过神,接过一瓶冰得恰到好处的矿泉水。

    江浔在她身畔落座,也不说话,就手肘支着双膝,看向操场。

    “不去好好休息,跑操场来做什么?”江夏问。

    “这句话我问你才对。”江浔显然也刚洗过澡,头发半干,零乱的发梢偶尔还能滴下水珠子,“今天跳完不是都站不起来了吗,怎么还不回宿舍睡觉。”

    “洗完澡精神了,不想呆在宿舍被人闲话。”毕竟今天去代跳的行为也违背了她班级纪律,要不是以“弟弟”的腿伤为名,要不是她平时在老师间人缘就好,她这一顿罚才真的少不了。

    操场的大灯下,蝇蛾绕着灯头趋光飞舞,这是躁动又温柔的夏夜。

    缄默许久,她听见一声轻轻的,几不可察的低嗓——

    “谢谢。”

    江夏没有看他,却勾了勾唇角,像是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内。

    抱怨比感激来得更干脆,江浔想以此来掩饰他的尴尬:“你要是真想救我就早点来,还让我多跳上那么一圈,这腿已经不行了,游泳比赛我保证不了。”大有仰面一躺,泼皮耍无赖的姿态。

    江夏撑着下巴,目光放在拔河的人群间,回应:“干嘛要早点救你?”

    江浔不明就里。

    “还是得吃点苦头的,不然你也得不到教训。”

    ……所以她是故意让他多跳了那么一圈?

    “而且,正因为你跳了,才可以跟老师说教官体罚影响学校游泳比赛的荣誉,学校那边才能更重视一点。”江夏娓娓道来的平静口吻,仿佛不是以他弟弟的腿伤加重作代价,事不关己。

    江浔深呼吸了一口气,有一点作为等价交换的不满:“那你又为什么要跳?”

    “不是明摆着的么,辅导员偏心我,我不跳她能那么生气?”她在和徐教官讨价还价前就已经请同学去搬救兵了,这一出本来就是明面上的苦肉计,美中不足的只是,辅导员来得迟了些,她这出戏演得久了点。

    也不亏,至少今晚她不用参加那无聊的拔河比赛。

    原来,她连自己也算计成了代价的一环。所谓的“相信她”,指的就是这个吧。

    江浔思忖了好一会儿,才低低笑了声。

    这回轮到江夏不自在,终于转过脸看他。

    少年身上还散发着洗浴后的皂香,湿润的发缕凝着水滴,一身黑t衬着他白净的脸,是初恋才有的心悸开始懵懂苏醒。

    江夏匆匆收回视线,拧开瓶盖喝了一口水,听到那个清朗的声线又在耳边响起来。

    “我原本以为,有一个姐姐是世界上最倒霉的事。”说着,又低头:“可是今天觉得,有个姐姐也挺好。”

    “彼此彼此,我原本也一直认为你是个一无是处的弟弟。”

    江浔抬起头来,有一瞬间想收回自己刚才说的话。

    直到江夏笑了笑:“可是,现在我很羡慕你。”

    “羡慕……我?”

    “你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有梦想,不管别人怎么看,愿意为它去努力;有原则,也可以不管别人怎么说,为它去犯傻。”她抱着膝头,从手臂间露出一双眼,静静看操场上站好位置等待拔河的人群。

    “你活得很像你。”

    这样的江浔,在发光。

    是温和且坚定的光亮,她不想它消失,所以要保护它。

    正想着,灯光猝然熄灭,整个白芨岭营地停了电,只有一弯明月高悬。

    他们的位置位于边角,本就没什么人关注,离得极近的时候,更像两人在咬耳朵私语。

    “我也很羡慕你。”

    黯淡的光线下,江浔的声音传来,“姐姐想要做什么都能轻易成功,当然没有想过,只有不够优秀的人才需要像我这样去努力。”

    “你在说什……”江夏正要侧过脸,察觉耳边的气息倏忽靠近,很快在脸颊轻轻一碰。

    温热。

    停顿了不到一秒,就抽离。

    她愣住了。

    借着昏昧的保护色,偷偷摸摸的一吻。

    江夏摸着脸颊,感觉被搅乱,浑浑噩噩,心跳在耳膜上蹦跶。

    她看向始作俑者。

    江浔摸了摸鼻梁,漫不经心的目光抛向远方。

    “江浔。”

    “啊?”

    “你胆子大了。”

    他尴尬地咳嗽两声。

    江夏起身,江浔也下意识跟着站起来。

    一时之间,江夏没有考虑到双腿还拖着千金的重量,想迈步的时候却使不上劲,两腿发软就往前倾。还好江浔先一步接住她。

    她跌进江浔怀里,听见一阵乱序的心跳声,才发现弟弟不知何时开始已经长高了那么多。

    江浔没有推开她,也没有像往常那样毒舌调侃,只是低下头,在她耳边轻声说句——

    “姐姐,你好软。”

    ————————————————————————————

    千字15po不算贵吧,这里可有5500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