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听鲸【亲姐弟】 > 章节目录 30.伤口
    几个人发着嘘声从她们班前晃过,一听就知道是抢道的那个班级。

    江夏的心一下子就砸在了地上,碎裂开来,留下一个巨大的空洞。

    毁灭吧,累了。

    眼前的矿泉水瓶被一只手拾起,狠狠地朝那几个人离开的方向砸去,发出巨大的“嘭”声——

    “把你的话再说一遍?”

    小半个操场的人都将目光聚焦了过来。

    他站在那几个人身后,也站在她身前。偌大的操场上人声此起彼伏,却只有这个声音这一刻真正属于她的世界,日头偏西,斜阳的光照耀在他周身,少年一腔莽撞的热血,只为她一个人汹涌澎湃。

    对方人多势众,叁个男生指着他骂骂咧咧,可是随着他一步步走上前,他们却渐渐收了声。

    江夏不知道此时的江浔是什么表情,他在她面前总是温驯得像一只小鹿,要不然就是懒洋洋地像只鲸鱼,即使和爸妈置气,他也从来没有真正发过火,顶多只是默不作声关上房门,更别提对她,高中前吵架从没赢过,高中后……他们就再没吵过架,唯一处理矛盾的方式就只有疏远彼此。

    “不服就去找裁判,明明耍了手段还敢上门来挑衅,到底谁是卑鄙垃圾自己清楚。”

    江浔一个人在那站着,虽然才高二,他的个子却早已超过了同龄人,加上平日游泳训练得多,眼前这几个尖嘴猴腮的学长们当然比不上他的身型,几个学长尽管面子上过不去,却只是干打雷不下雨,谁也不想触这霉头。

    “跟我姐姐道歉。”可他没打算小事化了,不容分说地沉下声线。

    对方且骂且退,江浔正要追上去,卫衣的帽子却被人拉住了。

    “算了吧,道了歉也不是真心的,我还不想原谅他们。”江夏牵了牵嘴角,放下了扯他帽子的手。

    回过头的江浔脸色依然很差,像是随时会扑上去咬人的小老虎,龇着他退化的小虎牙。

    他还没完,抬手指向江夏的班级队伍:“那他们呢?”

    江夏循着他的手回望,扫过几个暗暗投来的心虚视线。

    “本身就是被迫参加的比赛,明明尽了全力,还吃力不讨好——说好听是为了班级荣誉,可每个人都只惦记着怎么把锅甩给你,还有一群连报名都不敢的,却敢对上了赛场的人指指点点,这种第一要了又有什么用?”

    一席话把江夏说得怔住了,她不喜欢口舌之争,可是真要吵起来时少有人能辩得过她,今天单纯只是……

    没有心情。

    她却没想到,那个风格散漫,平时以开朗好脾气着称的江浔,却先她一步发了火。

    还来不及等她回应,江浔一手扯起她的运动服裤脚,她连鞋后跟都是虚虚地踩着,脚踝处已经肿成了一个包——“你伤成这样,那些说风凉话的人关心过一个字吗?会哭了不起啊?!”

    如果说前面的话还是一通棒子乱打,最后一句确实真真打到人了。

    冯婉婷的抽噎声都噎在了喉咙里差点化成一个嗝,卞雪冰也是面色难堪。

    “走了。”江浔在她面前蹲下身:“姐姐上来。”

    “……”

    “去医务室。”

    校运会当天的医疗站设立在操场边的树荫下,保健老师也在那头值班。

    医务室里没有人,但是依然对外开放,可供伤病的同学休息。

    江浔是游泳队头把交椅,这种小伤小病他处理得驾轻就熟,来之前他向保健老师借了钥匙,老师也随他去了。

    此时医务室里只有他们姐弟俩,江浔在药柜中翻找,江夏安静地坐在床沿,望向窗外一声不吭。

    直到找到药瓶,江浔转过身,她依然还是那个姿势,像雕塑一般与这个充满消毒水的冷白房间融为一体。

    “上药了。”他提醒。

    江夏没有反应。

    江浔坐到她边上,把药瓶放在一边,抬手碰了碰她被发丝遮住的侧脸:“江夏同学,上药了。”

    “你上吧。”她平淡无奇的声音传来,没有回头,仍旧朝着窗外发怔。

    一手揽来,江夏跌进一个怀抱里:“那上药之前,先借你一会儿。”

    ……

    ……

    “……我没有要哭。”她说。

    “嗯。”

    “我真的没有要哭。”她挣了挣,一张脸还是偏执地对着窗外的香樟树,怎么也不肯转回来。

    江浔没让她挣开,只是抬起手心遮住了她的眼,声线温和:“知道了姐姐,那就不哭。”

    “……”

    “她们都不是好东西,不值得你为她们哭。”

    怀中的女孩微微发颤。

    “所以没关系,你有我就行了。”

    医务室里白墙素静,同样乳白的瓷砖上,倒映着两人的影子,他们就维持着拥抱的姿势许久,谁也没有动。

    终于……

    他听见一声压抑到了极致的呜咽,是那种到了喉咙口,又被强迫着生吞回去的呜咽。

    江浔的动作一僵,心跳蓦地跟着那声呜咽走丢了。

    她忍了好久,不肯让人知道自己脆弱的时候。

    可她瞒不过江浔,因为以前就是这样,谁叫他是她弟弟。

    对江浔来说也好,她脆弱的时候,只要他知道就足够。

    “我明明很努力了。”

    耳边是含糊不清的词句,江夏一贯冷静的声线在颤抖,她在他面前第一次管控不住自己的情绪,哭出了声音。

    “阿浔,我能做的都做了,我真的都做了……”

    “我知道,我知道的。”他温柔地把她藏进怀里,不让她有半点被光线打扰的可能,“姐姐做得很好了。”

    好吗?她不这么觉得。如果好的话,为什么……

    “为什么我不管怎么做……她们都……不能满意呢……”

    江浔你试过吗?你一定体会不到的。只是想做个安分守己,不被人讨厌的“同类”,可是在那些人眼里你永远都是异类,就算你勉强自己去获得他们的认可,但还是会因为一件小事,一个声音就功亏一篑。

    做什么都没有用,做什么都是徒劳。

    抽泣声让她哭起来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我也不想啊……拿、拿不到第一……就是、就是我的错吗,还有那些王八蛋——凭什么说我卑鄙啊!凭什么?!”

    江夏很少会因为这样的事情就失态,就算失态也不会哭着和他倾诉,以前受了委屈,大不了也只是抱着他默默流几滴眼泪而已,什么也不会告诉他,所有的前因后果,只能留给江浔自己去猜想。

    越是隐忍的人,他们褪下伪装的时候,就越惹人心疼。

    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可是那一刻的江浔从肺到心脏,甚至全身上下每一根神经,都因为她的哭泣声而酸涩发胀,好像有一只手,无形中抓住了他的命脉,她微弱的一声哽咽,就让他说不出得难受,连呼吸的空气都不是滋味。头一次面对这样失去伪装的江夏,江浔居然比她更手足无措。

    姐姐一定是很受伤吧?她连失恋都没有这样哭过。

    “不想他们了。”他克制着自己,轻轻拍了拍江夏的背,“都说了,他们不值得你哭。”

    是啊,他们不值得。

    那你呢?

    江夏窝在江浔怀里,撑开眼的视线被他的手心遮蔽,入目的唯有一片昏黑,但有光自他手心的缝隙透进来,穿过他指缝间的皮肤,一片温暖的肉粉色,好像拨开手指,外面就是繁花似锦的人间。

    都是假象。

    这世界不会再变好了,因为她已经不会再变好了。

    除非能把对自己弟弟的这颗感情毒瘤从大脑里割除出去,不然她就不配再享受江浔对她的好。

    玩火自焚也好,作茧自缚也好,她自己招惹的事,就应该由她自己来解决,不要天真地去想也许江浔也和她一样,喜欢她呢?“很可爱”的只是作为“姐姐”的她,和喜欢没有半毛钱关系,江浔拒绝不了她这个“姐姐”而已。

    可是就算再不会拒绝的江浔也有底线,也会告诉她——还是太过分了。

    他给不了。

    给不了就不要对我好啊。

    想到这里,她默默坐起身,推开了他。

    “姐姐?”

    “涂药吧。”

    一只脚被搁在江浔腿上揉揉捏捏涂涂抹抹,疼也是疼的,就是总感觉有那么一点点不对劲。

    痒,还很不好意思。

    她想的挺多,脚不好看有没有味道什么的——明明在过去的十多年里,遭遇相同的情景也不少,这些问题她却从来没有想过。

    可是江浔就什么都没想的样子,只是低着头给她敷药。

    门外喧嚣,门内寂静,江夏抿着唇忍着足踝的刺痛感,端详面前的他。

    睫毛很长,鼻梁也很挺,果然是她的弟弟,真像她。

    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现在在胡思乱想什么,刚刚她还决定把对江浔的感情自我阉割,现在想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意识到这一点,原本还隐隐躁动的小心思,瞬间就失去了活性。

    “我……”耳边忽地听见江浔开口,“是不是帮了倒忙?”

    江夏试着动了动他包扎好的脚:“什么?”

    “作为你弟这样说你同班同学,之后……你可能不好过吧?”

    现在才想到这个问题吗?心情不好的江夏,忽然觉得他迟钝得可爱。

    “是很麻烦。”

    “对不起。”闻声江浔匆忙抬起头,“我一生气就没忍住——”

    “但是,我很爽。”江夏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Good  Boy。”

    “……啊?”江浔一时还没从她的逻辑里回过神来,然后又讷讷地问:“你刚刚是不是把我当狗摸了?”

    江夏没有回答他,只是接着之前的话题:“好不好过也就半年了。”

    “可是你之前说你那么努力……”

    “无所谓了江浔。”江夏发现自己真的无法直视他的眼睛,眸光太过清亮,也太过热忱,只会越发提醒自己对他存着的糟糕心思。所以撇开头不去看他,“真的明理的人,都知道你说的没有错,肯定不会怨恨我;那些怨恨我的人,也只不过被戳中了心事而已,该讨厌我该让我背锅他们都不会少做,这种人是不讲道理的,和你做了什么都没有关系。那我还不如——能解恨一次是一次。”

    “呼。”他并没有发现江夏的闪躲,一门心思全在自己有没有给她带来麻烦上,得到否定的答案,终于松了口气,“那就好。”

    江夏的余光淡淡地从他脸上扫过,其实她说的这些狗屁理由都不重要,她想通的原因只有一个,江浔站她,她当然也要坚定不移地站江浔。

    思考的当儿,江夏忽地感觉到小腿一凉,转头才发现他挽起了她的裤管,一直别到了膝盖。

    “你干嘛呢?”

    “上药啊。”冰凉的酒精棉触及膝盖上的一处,江夏疼得龇牙咧嘴,江浔轻轻皱了皱眉:“忍一忍,马上就好。”

    那里也受伤了吗?江夏的视线落在他涂抹的伤口上,只是擦伤,但是依然有鲜红的痕迹,记得她裤子的膝头确实有一些磨损泛白,可是并没有破洞,什么时候破了皮?

    大概是接收到她疑惑的眼神,江浔翘了翘嘴角:“自己受伤都不知道。”

    “……”

    “我看着你摔的,起来之后膝盖就不怎么灵活。”

    “裤子没坏,我以为……”

    等一下,他说,他看着她摔的?

    他看了她的比赛?

    明明中午被她提了那么“过分”的要求,怎么……

    “裤子没坏也可能有擦伤,你怎么就不自己检查一下?哦,那之后一直在‘忙’。”他故意调侃她。

    江夏并没有理会他的调侃,只是问:“为什么会来看我比赛?”

    “?”

    “你不应该躲着我?不尴尬吗?”

    “我的比赛你不看,你的比赛我还不能看了吗?”江浔笑出声,“而且,我又为什么要尴尬,看自己姐姐的比赛是什么值得羞耻的事情么?”

    她低下头:“中午……”

    江浔的耳根猛地又红了起来,手背抵住了唇,另一只手还在小心翼翼地为她上药,只隐约能听到他说:“别讲了。”

    江夏只感觉心头的豁口又被鞭笞了一次。

    不讲就不讲。

    觉得恶心,觉得过分,觉得不能接受,还要来看我。

    难道就真的能把我当姐姐分得这么清楚吗?

    江浔,有时候我真不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