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听鲸【亲姐弟】 > 章节目录 34.争执
    尖子生江夏最近谈恋爱了。

    离期末还有最后两周,高叁一班传出了这样的风言风语——所谓无风不起浪,会被人八卦也不是没有依据的。

    起初是因为最近晚自习延迟,学生回家都比较晚,班主任老聂怕出什么问题,安排了没人接送的学生至少两两一组结伴回家。班上物理科代表的晁子晗和江夏顺路,两家的小区就相隔800米左右,老聂就把两人排到了一起。

    晁子晗长得算普通,主要是脸白,一白遮叁丑这句话放在男生身上也适用,加上这男生和一般的书呆子还不一样,脑子灵活,跟人说话会主动找话题,气氛不容易尴尬。江夏本来不太习惯和男生独处,但这段时间从车站到家的那段路施工,路灯全都不亮了,一个人走回去也怪瘆得慌,有晁子晗和她一路聊聊解题思路也不是什么坏事。

    还有一个可能算不上理由的理由,江夏想试试,和其他男生接触是什么样子——毕竟从小到大她都跟江浔一起,这种日久生情的“情”也许真的与爱无关呢?如果能找到任何逃避自己喜欢上江浔的理由,她都不介意去尝试。

    后来的发展就有些迷惑了,大概一起结伴回家了一周左右,晁子晗对江夏的态度变得热络起来,无论是在回家路上,还是在班级教室里,总能在江夏身边看到晁子晗的身影。

    江夏上一次摸底考试总分排在班级第五,晁子晗第叁,两人也没有过早恋前科,老聂没想太多,但这年纪的同学们可不这么想,晁子晗也不怎么想。谁都知道江夏在高一一班“冰山”的称号,虽然不至于高冷,话少与人保持距离却是真的,就是这样一个人,却答应了和晁子晗一个男生单独结伴回家,而且两人还能聊得投机,这就非常值得商榷了。

    晁子晗开始给她带早餐。

    学生时期,班级里如果有人给异性带早餐,不是铁哥们,就是有奸情,这是校园铁律。江夏和晁子晗肯定不是铁哥们,在此之前两人的交流一个学期可能也不超过十句,但这一周形影不离,加上爱心早餐,是个人都看得出来这其中有猫腻,至于江夏的态度在大多数人眼里看起来就不那么重要了,这叫“欲迎还拒”。

    江夏当然不可能追着全班解释“我不是我没有别乱说”,因为她知道这种场面就是他们想看到的,毕竟没什么比得上一个平时古井无波的“冰山”被绯闻乱了阵脚有趣,反正没有就是没有,等过了期末考这两周,下学期也不会再有。

    只是她有点小看了绯闻的力量。

    最后一节课前的课间,晁子晗在她桌位旁给她讲题,有同学戳了戳她的肩膀,跟她说门外有人找。

    江夏转头往门外看了眼,江浔两手揣在兜里,慵慵懒懒地倚在后门门口,薄唇抿着,没什么表情。

    即使天天回家都能看到他,在家以外的地方见到这张脸,她心跳还是乱了一拍。

    和晁子晗说了两句话,她保持着从容起身,走出教室。

    “什么事?”说话的口吻依然平淡无奇,眸光却默默地停留在他眼里。

    江浔头歪歪地靠着墙,朝教室方向抬了个眉:“男朋友?”

    “什么?”江夏皱眉。

    “我刚听你班上同学说了,我姐谈恋爱了。”

    江夏深吸一口气:“别犯病,有什么事快点说,快上课了。”

    “妈说晚上在小姨家不回来,让我们在外面吃,我一个人吃也挺无聊的,给你发微信你也不回,本来想叫你放学一起去田记。”

    “本来?”

    “不想做电灯泡。”

    江夏又好气又好笑,江浔的外表明明是个站在人群里就会被女生目光簇拥的阳光大男孩,可是偶尔的小动作小表情小心思,还是幼稚得可以,就像说这句话的时候,双手环着胸,眼神撇开故意不看她,不屑地努努嘴抿成一条线,把嘴角的梨涡也带了出来,满脸都写着“不高兴”。

    而且从事实上而言,还很“没头脑”,只能恭喜他一人独得“没头脑与不高兴”双冠。

    这么想的江夏藏匿起差点掩饰不去的笑意,淡定地告诉他:“那就下课后田记见。”话末抬腿就往教室里走。

    “……哈?”江浔匆忙放下手,“我明明说我不要做电灯泡!”

    江夏侧目怜悯地看了他一眼:“我知道,可我也想看看你有多少瓦。”

    “姐?姐——!”上课铃适时响起,眼见着一班子人都迅速回了座位,江浔只能悻悻回班去。

    江夏坐好的时候,身后的姚梦怡拍了拍她:“这就是你弟?”

    “嗯。”她点点头。

    姚梦怡兴奋地说:“你弟弟怎么能又帅又可爱,那张脸真的好想捏啊啊啊啊!”

    “不可爱,脾气很差的。”江夏道,随后转回身,心里想——

    捏江浔的脸,只能是属于她这个姐姐的特权。

    最后一节课下课,老师拖堂了快40分钟。

    那之后高叁的学生相继走出教室,冬天的太阳落山得快,只有天际一角露了点红金色,红金色的边沿晕染出一片粉紫,再到淡紫,蓝紫,那以外就是夜色的蓝。校园里已经冷冷清清,整栋教学楼基本只有高叁一层亮着日光灯,操场上还有两叁个借着最后一丝余晖打篮球的学生,篮球时不时拍在水泥地上,嘭嘭作响,几个小黑点在篮筐附近跑动上篮。

    江夏也没料到这一次老师拖堂能拖得这么久,可是上课又不能用手机,等到一下课她急匆匆往外赶,还被人拉住。

    “我妈今天没空给我送饭,要不一起吃?”是晁子晗。

    江夏其实对晁子晗还算有好感,与早餐无关,主要两人都是老师眼里的优等生,平时聊天多在一个频道——学习的频道,而且晁子晗不会说一些讨人厌的话,基本上两人相处还算融洽。

    但那也不代表他可以入侵她的生活。

    她主动接近,可以。

    他主动接近,不行。

    “不了,我约了人。”

    “你弟?”显然他也看到了今天课间来找她的江浔。

    “嗯。”江夏的步子迈得有点快,目光在校园里搜寻江浔的影子。

    晁子晗:“那也可以一起啊,我请你们吃饭,正好认识认识他。”

    你认识他干嘛?江夏心里反问,但嘴上没说出来,一边掏手机一边回他:“还是算了,我们聊点家里的事。”

    一句“家里的事”,彻底终结了晁子晗的念头。

    看吧,这就是姐弟关系的好处,一旦搬出“家”作挡箭牌,集合以外的任何人都不能参合其中,天经地义不可置疑。

    江夏可没心思照顾晁子晗的心理,自顾自打开微信,果然有江浔留给她的新消息——

    江浔:[直接来田记。]

    江夏和晁子晗在校门口分道扬镳,大老远的就能看到田记的门口站着一个人。

    大冬天不在店里避风,偏要在店门口耍帅。两只耳机塞在耳朵里,一手插兜一手划拉着手机屏,见她接近只是抬眼一瞥,什么话都不说,转身就往饭店里走。

    江夏跟着走进去,到店里一个角落,在他身旁落座。

    “见到我姐姐都不会叫了?”江夏把他的手机屏幕按灭。

    正是饭点,田记的生意一向不差,此刻店里热火朝天,到处是收拾碗碟声、聊天声、吆喝声,还有后厨隐隐传来的爆炒炝锅声,整个店内弥漫着一股干煸辣椒香,馋得人食指大动,江夏用了一天的脑子,拖到这个点,不饿也得饿,于是打算招手叫服务生来点菜。

    江浔拿下一边耳机,“不用点了,已经叫了。”

    “叫了?”她疑惑,“什么时候?”

    “猜你快出来的时候。”江浔把耳机塞到口袋里,“辣椒小炒肉盖饭,你要现在才点估计没20分钟上不了。”

    江夏心满意足:“还是我弟弟懂我。”

    “怎么你男朋友没来?”他的目光望了一眼门外。

    江夏听不大清,轻轻“啊”了声。

    “我看他跟你在校门口分开了,你们不一起吃饭?”

    江夏这才知道他的意思,想了半天到底要告诉他实情还是顺水推舟借机保持距离,就这么犹豫了一会儿,服务员把点好的饭菜上了,于是她干脆就没回应——半小时后就又要回教室晚自习,当然要抓紧时间吃饭。

    一顿饭吃得死气沉沉,中间江夏也不是没主动和他聊过天,江浔的回应敷衍了事。

    江夏猜他这是来脾气了。

    但毕竟也是自己先无视了他,当然没权利苛责什么,何况江浔敷衍归敷衍,她从他板栗鸡饭里夹那几粒仅有的板栗时,江浔也只是无语地看了她一眼,后来翻到新的板栗碎,还会往她碗里搁。

    吃完饭两人走出饭店,江夏看了眼手机,还有10分钟,她转过身打算跟江浔告别。

    路灯在七八米开外的街边,昏暗里看不清江浔表情,只知道他抬起头,“姐姐,我可以去教室晚自习等你一起回家。”

    江夏拒绝:“不要了,大冬天这么冷,一个人在教室有什么好晚自习的。”

    “反正家里也没人。”

    “要不是高叁大家都在学校晚自习,你以为我想呆着啊,你就别凑热闹了。”她就是联想到江浔一个人孤零零坐在冬夜的教室里,心生不忍,何况到时候晁子晗和他们一班车,想起来就麻烦。

    “……我没有凑热闹。”江浔没放弃,抬头看了眼路灯,口吻云淡风轻,“都等到现在了,我陪你一起回去也安全一点,这几天家附近修路,连路灯都没有。”

    一辆车从她身后驶过,车灯的光线有一刻自他的脸上游弋而去,江夏第一次觉得夜色里的少年有一丝陌生的冷,与冷漠无关的冷。

    她发呆的当下,身后远远的有人叫她:“江夏,还不走吗,快要开始晚自习了。”

    “你赶紧回家吧,不用担心我。”江夏向江浔示意校门口停下来等她的晁子涵:“我和他一起回去,没事。”

    江浔抬了抬眼,漫不经心地:“已经都到一起回家的地步了?”

    “说什么啊,老师安排的。”

    “这年头老师还安排找对象吗?”

    “江浔你别发神经好不好,跟你说了回家就乖乖回家,听姐姐的话。”

    “你也……”少年的目光看向远处的晁子晗,又回到她身上,“你也没把我当弟弟,我凭什么要听你的话。”一贯清朗的声线收缩,似乎压抑住了某种情绪,江浔拿出耳机塞进耳朵里,打定了主意不听她说什么,径自越过她往学校走。

    然后被江夏一把拽回来。

    “我怎么可能不把你当弟弟,我要是真这样有那么多事吗!”

    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她一个人烦恼了多久,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居然还说出她没把他当弟弟这种话。如果她真的还能像一开始那样没心没肺,现在就不会这么烦躁,不需要刻意疏远,也不需要面对爸妈的时候负疚自责。她变着花样和他相处,压抑自我或者端着姐姐的架势,和别人亲近还是和他保持距离,能想到的都试过了,到最后只是徒劳。

    就好像你用尽一切办法想要逃出困住你的森林,到最后发现又回到了原点,这种看不到头的绝望时刻都在折磨她。

    江夏站在他眼前,一贯淡漠的脸上少有地失去冷静,倒是让江浔有丝意外。

    可他不甘心,“你把我当弟弟,有了男朋友都不告诉我?……我那时候可是什么都跟你说的。”

    “就算我有男朋友,你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

    对,有没有都一样,知道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什么都不会变,她和江浔是天生既定牢不可破不可逆转的关系,难道还要姐弟同乐互相分享自己的恋爱喜悦才行?“而且本来所有的事情就不都是双向的,有些就是一个人的事,和其他人无关。”

    就比如喜欢他。

    她自己能处理好,他根本不需要知道。

    江浔停顿了几秒,然后点了点头:“是和我没什么关系。”

    他说得太自然,一点脾气都没有。

    “希望你喜欢的那个人也喜欢你。”江浔掸开她的手,头也不回地往车站走去。

    [你是他姐姐,多照顾照顾他。]

    江夏忽然觉得他掸开的不是她的手,是心脏。心脏这一瞬间缺了一块,加上之前每一次因为他缺失的数量,现在已经千疮百孔——不过,正如她所说,这本来就是她自己的事,与江浔无关。

    [你比阳阳懂事,妈觉得有些时候在你身上花的心思不够,还要你帮忙关心弟弟,是妈对不起你。]

    她还有别的选择吗?没有。

    校门口那边晁子晗还在等,江夏一看时间,只能扫了一眼江浔的背影,匆忙往校内赶去。

    她当然没见到江浔一个人沿着去车站的路一直走,走到了看不见她的街口,蓦地蹲了下来。

    那个少年把脸藏在手臂间,露出一双眸子盯着喧闹的长街。

    “为什么就和我没关系啊……”

    “混蛋江夏。”

    ————————————————————————

    后面的其实也写了大几千字了,可惜都还没写到原本要写的部分,对不起之前还答应过说这章是糖的,结果反而哈、哈、哈(尴尬地笑)……

    微博问了下大家想一次性看完大几千字让我让我消失六七天还是今天先发几千过一两天再发几千,大家选了后者,所以就先发了这一段。

    嗯,真的快发糖了,要信我。首-发:haitangshuw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