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听鲸【亲姐弟】 > 章节目录 40.当下(二更)
    江夏伸手摸了摸他的耳尖,眼神不禁宠溺:“不怪你,我也忍不住。”

    江浔干脆翻身侧躺,把江夏揽了过来,抱紧。

    “姐姐……”

    “嗯?”

    “姐姐。”

    “……嗯。”

    “姐姐——”

    再后来的“姐姐”已经全成了她耳边颈间打落的气音,细细密密仿佛少年的呻吟,江夏闭上眼感受身上遍布的吻,湿热的气息像是烙印在她肌肤留下属于江浔的印记,温柔又动情。

    江浔再度缓了下来,目光从眼前衣衫不整的江夏身上一扫而过,他知道到了该停手的时候,

    可是江夏睁开眼,凉薄的眸子里水汽氤氲。

    “姐姐,我去睡了。”江浔深呼吸一口,匆忙移开眼。

    江夏要被他这样来来回回撩拨坏了,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故意。

    一只手落在他两腿间高耸的弧度上。

    江浔望向她,眉心皱了皱,妄图警告,又对她无从下手。

    “爸爸真的要回来了。”江浔提醒说。

    “嗯。”

    “你再这样我可什么都保证不了。”

    她知道,她什么都知道。

    可是喜欢他这种情绪一旦被施了肥料就抑制不住狂野生长,想要他的欲望也一样。活色生香的江浔就在眼前,她却只能浅尝辄止,这种滋味太折磨人,以前在江浔面前她就不怎么控制自己欲望,今天又怎么能?

    江浔克制地按住她的手,无奈闭上眼:“——江夏。”

    “你说,如果插进来……是什么感觉?”她偏着头,手轻轻抚弄掌下那处隆起,问的同时,也确实在认真思忖。

    她说过她想象不了自己和别人……可是和江浔,又是什么感觉呢?

    握了握掌心的凶器,只是稍纵即逝的幻想,下体就更加黏腻不堪。

    江浔攥紧了手心,体内有什么燃烧到了临界点:“你想要什么?”

    ——她拢了拢手掌。

    “……我没有套。”

    “不是,不管有没有套我们也肯定不能做,所以……感觉一下就好。”说得轻轻松松,她觉得可能也正是因为没有套,才有自信他们两人不会更进一步,不然有那么一层薄膜的阻隔,可能她连心理最后那道防线一不小心都消失了。

    毕竟,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对情事的渴望,从来不是叁言两语可以放得下。

    江夏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和江浔就已经脱好了衣服。

    因为下面已经湿透,她随手抓了件内搭衬在身下,白色的纯棉衣料上很快洇湿了一小片,只因为逆光,江浔没怎么注意——反正,他的肉棒高高昂起,也好不到哪里去。

    两个人平生第一次裸裎相见,哪怕主动如江夏,也有些羞赧地拿被单遮住了小半的身体,两腿闭合着,像是一道防线。

    “没关系的,我也什么都没穿。”江浔靠过来,却把眼光躲开:“姐姐很好看。”

    “那你为什么不看我?”

    “我都说了我会控制不住。”

    “我们一起忍着就好。”

    江夏扳回他的头,不由分说吻了上去。一切循序渐进,自然而然,她拉下他,他俯下身,她分开双腿,他探进手指。

    “嗯……”

    “疼?”

    江夏笑出声,怎么可能疼,他连里面都没碰到,只是在阴唇边缘蹭了蹭。

    可是真的很舒服。

    那里从来没被其他人碰过,她脑子里绷着的那根弦直到江浔指尖触及软肉的那一刻咻地断掉——一个陌生的,无法预料下一步的触感,在她脆弱的两片软肉上摩擦,从上到下,从边缘……到中间。

    “姐姐,你好湿。”江浔压着声线说道,一根手指随即没入黏腻的穴口,满足于江夏在自己手中动情,指尖感受到的紧致包容更让他有些不能自已,“全都……湿透了。”

    “呜——你闭嘴江浔。”

    “可是它真的好湿啊,一插进去,都能听见水声。”江浔少有地调侃她,他没敢太过深入,怕不小心真的坏了事,只能在小穴入口处小心地探索,“你听——”

    指头加快了在甬道内抽插的速度,仅仅只是一个穴口的深度,就挤弄得淫水四溅,静谧的卧室里响起令人害臊的啧啧水声,江夏紧紧咬着唇扭动身子,像是迎合,又像是在躲避他给予的酷刑。

    太糟糕了,她并不想只有自己是失态的那个。

    可是说不要,又真的太虚伪了,明明是自己要他做。

    思想正一寸寸被快感剥夺的时候,她感觉到一个黑影覆下来,靠在她耳边。

    “我好想插进去,姐姐,我真的……好想插进去……”

    他又勉强地挤入了一根指头。

    江夏小声嘤咛,此刻一双水光潋滟的眸子微微掀开眼睑,发现江浔正瞬也不瞬看着她。

    四目相对无言,眼神却交缠不放,连呼吸的节奏都错乱。

    身下手指摩擦的速度加剧,江浔的身子趴在她身上,跟着抽弄的节奏微微耸动,仿佛进入她体内的不是他的手,而是他的肉棒,这样的联想让江夏都有些难以自控,脚趾随着小屄的抽搐止不住蜷缩起来。

    江浔,她想要江浔。

    这一刻她是真的想江浔能把他那根肉棒操进她的小屄,狠狠地操弄她。

    只是这么想一想,身下又汩汩地出了水,一瞬间就溅得他满手都是。

    她和他都气喘吁吁,江夏蓦地拉开他的手,握住那个勃起的肉茎,紧贴上她湿漉漉的阴阜。

    “想要,阿浔……”

    这一次江浔没再拒绝她的邀请,他捉着她的膝盖,光滑的肉棒抵在已经被他撑开的两片软肉上面,慢慢挤弄。

    “坏姐姐。”

    这是他今晚第二次这么叫她。

    “就想让我肏你的坏姐姐。”

    他的窄臀收缩,一次次前后磨蹭,越来越多的液体从阴道里流出来,润湿了他的肉棱与柱身,他加快挺身的速度,噗嗤噗嗤的水声充斥耳膜,江夏已经管不了那么多,耐不住的呻吟终于溢出了口。

    “呜呜……阿浔、慢、慢一点……啊——”

    所以。

    她和弟弟在做爱了吧?

    就算没有最后一步,其实他们也已经算是在做了吧。

    她想起妈妈说“你是他姐姐,要多照顾照顾他”,“以后你们也是要相互照应的”,可是妈妈怎么都不会想到,他们姐弟俩已经照顾对方到了床上,用最禁忌的答案,完成她的期许。

    对不起啊妈妈,我是个坏姐姐。

    我想要我的弟弟。

    就在她这么想的那一瞬间,感觉身下原本沿着阴唇摩擦的龟头恰好卡在了穴口,差一点就滑进去,幸好江浔及时停下,两人都耐不住喘了一口长气。

    肉棒顶弄在穴口,里头还一点点往外渗出清液。

    江夏和他抬眼相视,他的额角细细密密沁着汗珠,似乎隐忍得很辛苦。

    “我们是姐弟。”他胸腔起伏,喘息道。

    江夏也半撑起身子看向那处,又看着他,“嗯……不可以的。”

    姐弟俩的性器相抵,因为身体姿势改变而隐隐摩擦,那顶端就不知不觉往里进了一小寸。

    “肯定不行。”江浔清俊的脸上,细微的表情纠结,只是垂眼间,汗珠落下,滴在他的手背。

    穴口传来的酸胀酥麻感一层层像涨潮般拍打过来,江夏只觉得头皮发麻,那种亟需被填满的冲动叫嚣充斥在已经飘然的大脑中央,又爽又难受。

    “当然不行,不然以后怎么办。”江夏咬咬牙,顺着江浔的话尾继续警示彼此。

    好像谁也没有动,可是不知不觉间,那龟头的顶端已经没入了小屄口一寸。

    “我知道,姐姐。”江浔眼睁睁地看着身下的两人缓缓交合,却没有后退。

    没人知道是谁先开始,江夏揪紧了两边的被单,下面的软肉开始止不住酥麻痉挛,渐渐地,像是把那根肉刃含吮,龟头一点点,一点点攻城略地,最终顶端完全没入了她的小屄里。

    刚才冠冕堂皇说着“绝对不行”的两个人,却没有半点挽回的意思。

    只是等他们的目光从交合处抬起来时,谁也没好意思再看向对方的眼睛,江浔更是直接撇开头,从脸庞到耳根子都红得彻底。

    他的那个东西,已经有一小部分,在自己身体里。

    只是这么想着,胸臆间就已经涌上满满的餍足感。

    这也是……江浔的第一次呢。

    这种餍足感很快被下体的空虚取代,她轻轻挪了挪臀,感受到圆头在自己私密的穴口轻轻搅动,一下子激起无数鸡皮疙瘩,那是任何文字都无法形容的舒爽,就像是在融化人的天气里,吃了一口极寒的冰,刺激感游走全身,酥酥麻麻直冲头皮,瞬间抽走她所有力气。

    “姐姐,别动。”江浔按住了她的腿,此刻出声警告她:“再动就真进去了。”

    “进去也没有差别。”江夏比他不以为意,都到了这份上,确实没有什么差别,但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口吻来告诉江浔,他们已经偷尝了禁果,不如就放开了做吧。

    那样又有点儿,太不知廉耻。

    所以她没有继续说话,只是不着痕迹地收缩体内的软肉,江浔的龟头被媚肉包裹着,仿佛被一翕一张的小口含住嘬吸,很快也不自觉轻轻顶弄起来。

    “江夏……你怎么这样……”

    他控制不了自己,却也压抑不住自责,明明舒服,心里又内疚,只好把不爽发泄出来,怪她,都怪她。

    “我明明答应过你的。”

    江夏向他伸出手,把他拉下来,轻声诱哄道:“对啊。”

    “——是我,想要你。”

    江浔的瞳仁收缩,微微一怔。

    体内那几分肉棒也跟着跳动,扩张,撑开她的甬道口。

    就在江浔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房间外头,忽然响起了铁门的开门声。

    江夏霎时间拉过被子,将两人包裹,而那一刻,下身结合的性器依然相连得密不可分。

    “是爸爸。”江夏在被窝里轻悄地说。

    “我知道。”一时紧张,江浔竟然忘记了拔出来,可是现在稍微动一动,就感觉床榻作响,心虚之下,好像还不如安安静静埋在姐姐小屄里来得舒坦。

    其实是借口,不用说,反正也没人戳破。

    “——妹儿,还没睡啊?”江范成穿上拖鞋去厕所,见江夏房门下的缝隙里透出灯光,不由问了声。

    “快睡了,在换衣服。”姐弟俩赤裸相拥,江夏努力维持着平静口吻。

    “挺迟了啊,早点睡知道吗,别又做卷子到半夜。”

    “好,爸爸晚安。”

    江范成路过江浔的房间,门缝漆黑一片,不禁摇了摇头:“什么时候能学学他姐姐,唉。”

    房里的姐弟俩当然没听见这句话,江浔听见厕所门关上的声响,轻轻动了动身子。

    龟头在阴道口小意抽插,江夏一时没料到江浔的举动,没控制住呻吟出声。

    “啊……”

    江浔一口堵住她的唇,把声音吞进嘴里,确定她能忍住后,他才放开她,用气声说道:“别叫。”

    “江浔你——”

    “这是你欺负我的回礼。”江浔得逞地一笑,然后才从姐姐身体里退出来。

    江范成回了家,做当然是不能做了,可是一时半会儿也出不去,只能等他回房睡着了再说。

    关了灯,江夏和江浔窝在一床被子里,一室静谧。

    “以后……我们怎么办?”江夏开口,像是在问他,又像是自言自语。

    “什么怎么办?”

    “我们这种关系。”江夏叹了口气,想起自己之前那么长时间以来的拉扯,最后还是一晚上功亏一篑。

    江浔脑袋枕着双臂,望向天花板上街灯打来的隐约树影,“姐姐后悔了吗?”

    “我?后悔什么?”江夏眸光平和,“貌似一直主动的那个人都是我。”

    “但是一直逃走的那个人也是你。”江浔说,“而且今天晚上,是我开的口。”

    江夏无法反驳,他说的都是事实。

    “所以没后悔又能怎么样?”江夏转头看向他,“你想过吗?”

    “没有。”他回答得很干脆。

    江夏扯了扯唇角。

    可他紧接着问她:“为什么要去想?想了就有用吗?”

    想了……就有用吗?

    “与其把时间浪费在自己掌握不了的事情上,不如用来过好现在。”

    “也许明天你就不喜欢我了。”

    “也许哪一天就出了什么意外。”

    “未来可能好,也可能不好。”

    “但是我知道现在的我们最好。”

    “那就够了,姐姐。”

    与其把时间浪费在自己掌握不了的事情上。

    ——不如,用来喜欢你。

    ——————————————

    热知识:不戴套就算插入在入口不射也有极小的概率可能怀孕,姐弟俩不懂你们不能不懂。

    (首-发:44b44(woo1⒏ 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