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听鲸【亲姐弟】 > 章节目录 53.他说(初夜上,)
    “你吃下去了?”小屋里一时间扬起少年的惊愕声。

    江夏微微抿了下唇,舌尖在口腔里搜刮了一遍,确定没有残余的奇怪味道,才慢悠悠地点了个头。

    “不是。”江浔有点不知所措,“你怎么能吃下去呢,那个……那个可是……”

    江夏凑近他,一本正经地补完他的话:“弟弟的精液?”

    他倏地后仰,脸色涨红。

    “老实说并不是什么好味道,但勉强可以接受。”江夏沉眸回味了半秒。

    “那就不要勉强啊。”江浔抬手擦了擦她的唇角,拇指表皮的细微纹路在她唇面上蹭过,让她心跳也跟着停滞了半拍。

    他望着她的眼神深邃,没有丝毫的侵略性,却能直击心底最柔软的部分。

    “你……”江夏比了比丢在一旁的手机:“不要和他们说一下吗?”

    江浔稍微调整了下身下的一片狼藉,“嗯,我去跟他们说不打了,你去喝点水。”话末,又极为认真地伸出一根手指竖在眼前表达坚定:“一定要喝点水!”

    江夏忍俊不禁,他以为她刚才喝了毒药得洗胃呢?

    正想着,走廊外传来了脚步声,万幸老屋的二楼地板都是木头,走起路来声音咚咚响,姐弟俩第一时间就听见了。

    妈妈!

    一阵兵荒马乱,王雪兰敲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景象——

    两姐弟分别在自己的床上玩手机。

    “在楼下见你们灯开着就上来看看,怎么还没睡觉?”王雪兰把宵夜搁在门边的书桌上,目光从两人身上游移而过,最后在江夏脸上停留。

    江夏:“我刚睡醒没多久,怎么睡得着?”

    江浔:“我刚在打游戏……”

    王雪兰走到床边,在江夏床头坐下来:“那给你们发消息怎么都不回我,我还问你们有没有想吃的东西,不知道你们要什么就随便带了点回来,起来吃几口?”

    “妈,我刷牙了啦。”江夏娇嗔。

    江夏下意识瞥过去一眼,也只有在母亲面前,江夏才会这样偶尔展露出小女生的娇柔姿态,可能有的女生这么说话的时候就会显得刻意,可是姐姐不同,她本来就不是那么擅于对人示弱的个性,所以撒娇的时候是自然而然的真情流露,就好像雪融初晴时最早的那一抹煦暖,温温凉凉,丝毫不冒犯的惬意感。

    “那阳阳也不吃?”王雪兰又看了眼儿子。

    先问女儿再顺便问儿子,啊,这一波,是江家惯例。

    江浔叹了口气:“妈,你是觉得我睡前不刷牙吗?”

    王雪兰闻言嬉笑:“我是想你是男孩子会更容易饿,刷了牙也没关系,偶尔一次没事的,你们俩真的都不想吃?”

    姐弟一齐摇头,动作极为同步。

    王雪兰打量着一对子女,眼神如水——明日就要启程,送别宴她当然喝了些小酒,但又没有太多,此刻脸庞红艳,眼底微醺,那种女性与生俱来的内秀之美,让她看起来更是温柔。

    “妈妈真高兴有了你们俩。”她伸手抚摸江夏的脸蛋,“生你的时候还抱怨,要是当初没怀上就好了,可是生出来就知道,当初吃再多苦都值得。”她侧过脸看向江浔,“阳阳也是,虽然是个意外,却也是妈妈运气好。”她突然大手一挥,也不知是酒气作祟还是自我放纵,闭眼嚷道:“反正妈妈我什么都不要求,你们快快乐乐长大就好,以后遇到什么都不要担心,老妈一定罩着你们!”

    江夏的目光放浅,藏匿的心绪有那么一瞬间露出了尖角,欲言又止,又不经意望了一眼江浔。

    那一刻他也在看她。

    他们藏着一个秘密,足够快乐,却不被允许。

    真的会罩着么?

    怎么可能。

    王雪兰坐了大约五分钟,对江夏的身体又多关照了几声,终于打算离开,离开之前,她叮嘱道:“明天我们10点出发,别睡太晚了,阳阳你多照顾下你姐姐,如果她有事情记得叫我。”

    江浔点点头:“你放心吧,妈。”

    “我已经好啦。”江夏抗议,“才不需要我弟弟来照顾我,他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

    江浔挑眉,今天是谁夸他汤做的好喝,还在他一勺勺喂食下喝光的?

    “江浔今天没照顾好你?”王雪兰疑问:“哪里做差了,妈帮你教育他,让他好好反省。”

    “呃……”江夏单纯只是平日里在父母面前和江浔针锋相对惯了,一时嘴瓢,被这么一问,一下子就像皮球泄了气,低头小声说道:“没有,他今天做的很好。”

    耳边听见江浔的笑声。

    瞧你的得意劲儿。

    “好了我走了,今天外婆累了就在大舅家睡了啊,你们没见到人也别奇怪,我把这些带下去,明天要是你们早起饿了就吃。”王雪兰拎起带来的宵夜,身后的姐弟俩还在互相偷看彼此做鬼脸,她突然定了定,嗅了一下周围的空气,自言自语:“这房子是有点老了,屋子里都有股味道。”

    她说完,没注意到身后的两个人都僵化了,兀自扬长而去。

    “她说有股味道……”半晌,江夏波澜不惊地重复道。

    江浔捂着唇:“木头久了都会有味道。”

    “哦,不是你——”

    “江夏,自己惹的事儿别调侃我。”

    “明明是你忍不住。”

    “那我们换一换。”

    “什么?”

    大概是历经了她的千锤百炼,说出这句话的江浔脸也不红了,摘下的耳机拿在手上轻轻摇晃,偏头瞅着她:“我来试试,看你忍不忍得住?”

    他说这话的时候,江夏看到的是他四分之叁的侧脸,剑眉星眸在昏昧的灯色下依然线条清晰,薄唇淡抿,语气明明正经得一塌糊涂,眼神却又好像已经破罐子破摔似地,懒洋洋的。

    真的好帅。

    从喜欢上他开始,这个人对她来说就一天比一天更帅,到现在,已经是足以和那些素人偶像并肩的程度。

    这就是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吗?

    江夏不甘愿。

    十七年了,突然要承认一个自己从小嫌弃到大的冤家,可能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要不然自己以前是瞎子,要不然就得认命自己现在栽得一败涂地,这两者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怎么不说话了?认输了?”江浔见她一直对着自己发呆,忍不住追问。

    江夏这才意识过来,刚才他和自己说了什么危险发言,脑海里自动自发浮现出那个画面,一瞬间就关机,她收回目光,猛地拉起被子朝里睡下:“……快睡觉。”

    她喜欢自己掌控事情发展,却害怕落入别人的步调。

    尤其是之前无数次已经证明了,江浔轻而易举就能打乱她的节奏,她才不要。

    “欸。”他的声音还在她身后提醒,“你刚睡了六个小时。”

    江夏还是那个姿势一动不动。

    江浔盯着她裹成一团的背影,撑着下巴无声笑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江浔关了灯。

    正如他说的,江夏刚睡了六个多小时,又洗了个澡,加上刚才那一阵乱想,现在怎么都不可能睡得着。

    在黑暗里慢腾腾翻了个身,转回来对着江浔的床。

    这一次是他背着她睡下。

    夜是漆深的夜,可今晚有一弯半月,在天空的角落里泛着冷清的光。云层像雾霭薄纱铺开一片浑沌未明,游走在月色里,万籁俱静,只偶尔听得两叁声微弱的虫鸣和竹林夜风,整个世界似乎都在做梦,只有她醒着。

    江夏盯着月光勾勒出的那个背部轮廓,静静地发呆。

    要是长不大就好了。

    不长大,就不会分别,不用成家,哪怕一辈子依然只能做姐弟,也能像这样看着他。

    她不知道的是,长夜漫漫,这间不大的屋子,有一个和她一样孤枕难眠的人。

    所以,当她爬上那张床,钻进被子里,手臂从他腰际穿过的时候,那个人微微怔了一下。

    江浔睁开眼睛,看向面前的昏暗,喉结动了动。

    “睡不着么?”

    “嗯。”江夏埋进他背脊,声音含混,“明天就要回家了。”

    江浔目光依然未动,却下意识地抚摸上抱在腰际的那只手:“对啊,那不应该高兴?”

    “回家之后,就不能这样一个房间,也不能这样抱着你睡。”

    她知道自己已经占尽了血缘关系的便宜,却还想得寸进尺。

    江浔的心跳得有些快,努力维持镇定:“你什么时候也会这么黏人了,姐姐?”

    大概是这句话戳到了她的痛处,他感觉到身后的少女僵直了片刻。

    “确实有点过了。”她语气寡淡,抽身想走。

    “等等。”他匆忙转身手臂一揽,扣住了她的肩头,轻而易举把她拦下。

    这一次姿势调换,变成了她背对着他。

    江夏清楚感觉到江浔的气息从身后贴了上来,和她不同,江浔的身体是大一号的影子,将她笼罩其间,像陷阱下挣扎的猎物,能动,却不能逃。

    后颈。

    她的后颈暴露在他近在咫尺的视线里。

    猛兽捕猎,扑倒身躯,咬断喉咙,最终总会叼着它的后颈,那些初生的幼崽,又或是交配期的动物们,也常常被咬住后颈的皮肉,或带走或压制,以示占有,这是动物原始的野性本能。

    那里,纤细又脆弱,巴掌宽的几公分,从收拢的长发下显形,散发着少女馥郁的香气。

    那自然是野性难以抗拒的诱惑。

    冬夜微凉,有温度逼近,一呼,一吸,气息喷洒在后颈最敏感的颈骨,汗毛瞬间竖立,一阵麻意钻进毛孔间,自颈部,游走到全身,她打了个寒颤。

    “你偶尔也撒个娇不行么?”他的唇贴在颈骨上,那单薄的皮肤也无法阻止温度入侵,属于江浔的温度,从后颈,被注入她的血液,循环在她血管里。

    “我才不……”

    “我想姐姐黏着我。”

    烙下一个后颈吻。

    “啊……”她仰头轻呼出声。

    然后是第二个、第叁个……断断续续,麻痹了她的上半身。

    她在颤抖。

    不是害怕,是生理上的敏感,眼前看不见身后的景象,把自己的后背完完全全交付到另一个人手里,伴随而来的未知和虚无,再加上他毫无节奏的碰触,她的精神高度集中,一点点细微的风吹草动,都能让神经过电。

    姐姐……黑暗里隐隐约约的气音。

    又落下来了,唇面微涩,贴着细嫩的颈部肌肤,磨蹭。热气从唇齿间呼出,烘热她颈上的绒毛,虎牙的牙尖陷进皮肉,瞬间刺激起一片细细密密的鸡皮疙瘩,总觉得下一秒就真的成为这个人口中断颈的猎物,瑟缩,却又不舍逃开。他偎着后颈轻吮,濡湿的舌头也贴上去,绕着咬住的那块软肉一遍遍画圈。

    江夏下意识地想躲,却又被他箍在怀里:“阿、阿浔……”

    感觉意识都随着吮吸源源不绝流失,脑袋里一片麻木。

    “嗯?”他一点点松开噬咬,末了又循着那个位置,一路往已经褪了小半睡衣的肩头亲过去。

    “……你怕不怕?”

    他的动作顿了下。

    “我觉得我好有罪恶感。”江夏慢慢转过身来,藏进江浔怀里,“刚才妈妈说很高兴有了我们两个,说有了我很值得,有了你是幸运。”

    她知道自己现在说这个是煞风景,但也许他们确实需要一点冷静。

    江浔缄默地抚上她的背。

    “我对我弟弟下手了。”江夏攀着他的胸口,抬起头:“你说……怎么会有我这样的人?明明一直都装得很懂事,骗过了所有人,可是为什么连一个正常人都能做到的,我却做不到?”

    “我没碰你吗?”江浔问她。

    “……”

    “我又不是打不过你。”江浔垂下眉睫,沉思了半晌,手掌上抬,握住她因为侧躺而鼓囊囊的乳房,“你觉得我现在在做什么?姐姐。”

    睡衣的布料阻挡不了他手心的热度,更阻拦不了他指尖揉捏的力道,江夏揪紧他胸口的衣襟,呼吸乱了阵脚,难耐地趋近。

    “我之前就说过,你从来没问过我要什么。”江浔的两指解开她的襟扣,一颗,两颗……直到两片衣襟彻底分开,露出一片莹白又平坦的小腹,借着投进窗的微弱月光,江夏看到他眼底渐渐染上的欲望,“我刚刚解开我姐姐的睡衣纽扣,现在,要把手伸进衣服里去。”

    如他所言,指腹略微粗糙的纹路感摩挲过她胸前的皮肤,缓缓地,停在了她的乳头。

    江夏低下头,黑暗视觉里,似乎还能见到自己的胸前的那只手,没有动,却充满压迫感。

    “要揉了。”仿佛是什么正式的宣告,然后,拇指和食指捏住那颗半软不硬的小粒,一点点来回搓揉。

    “唔。”江夏闭眼,胸口传来的异样感正在一点点转化为快感。

    江浔依然垂着眸,虽然只是头顶模糊的轮廓,但他还是想在这片黑暗里看着她。

    两指之间那颗嫣红的果实终于成熟,即便被反复蹂躏,它还是高傲地立起来,倔强发硬。

    像姐姐一样,不肯屈服的个性。

    不知道你会不会有这种感受,看到越可爱越美好越脆弱的东西,越会忍不住想摧毁它的冲动。联想到这,江浔的呼吸声渐渐浑浊了一些,想要征服它的欲望高昂起来。

    捏着硬实的奶头的力道忽然控制不住,连突出的那一点指甲盖也开始抵着乳尖抠弄。

    可那样,就有点疼了。

    江夏抵着他的胸口轻轻推他:“疼。”

    江浔回过神,动作蓦地停住,“还疼吗?”

    其实虽然疼,但偶尔这样刺激一下,还……挺爽。

    又不能这样明明白白地说。

    她知道自己在江浔面前可以放纵,然而她想起甫先他说的那句话——

    你偶尔也撒个娇不行么?

    于是原本安慰的口吻,试着矫情了一点,也因为在他面前少有的这点矫情,脸颊发热,开口的嗓音却是掐出水来的一汪娇柔:“唔,疼的。”

    好羞耻,她怎么会这么说话?江夏在心里腹诽。

    那是她弟弟啊,平时在他面前蛮横又主动得不行,被这么随随便便揉两下,倒还作起来了,她这么说完就后悔,紧张地等着江浔的回应。

    面前的人忽然身子往下滑,几乎滑到了与被沿平齐,比她还低一截的高度,仰头望着她黑暗中的脸。

    “姐姐,你勾引我。”

    啊。

    被拆穿了。

    果然不行,以她的性格……

    “但是真的太可爱了,怎么办。”江浔好像在问她,可那语气又是一个感叹句。

    随后鼻息落在她乳尖,他靠上来,一口含了进去。

    原本抵着他胸口的手,抱住他的脑袋,江夏下意识敏感地蜷缩成一团,仿佛用身体把他包裹。

    静夜无声,他们可以听见彼此的心跳,和含住乳房一口口嘬吮,唇齿间唾液黏连的细微声响。

    “……唔……不要……”呻吟低低从鼻腔溢出来,乳肉被温暖的口腔裹藏,感觉到江浔湿润的舌头贴着乳尖上下挑动,来来回回把它刷满了属于他的津液,一阵阵的电流从胸口游走向全身的每一处,颤栗到脚趾屈起。

    不舒服吗?哪有可能。但大概是女性的本能,下意识就会说出那声“不要”,又在心里希望他别当真。

    想到怀中这个含着她乳房一遍遍吮吸的人就是自己的弟弟,脑海中理智徒劳的抗拒和感性叫嚣的刺激又开始反复拉扯,这一刻对世俗规则是肮脏而不堪入目的,对他们而言,却是只有彼此才能体会的最纯粹的极乐。仿佛回归到最初的母体,只有她和他拥抱在一起,属于两个人的世界。

    他终于放开唇,吐出口中湿淋淋的大半奶子,但舌尖还是抵在奶头上,一下一下地从下往上舔。

    也不知道是不是云层也放过了月亮的关系,房间光线亮堂了些许,墙壁上有月色的反光,她甚至能看清此时此刻,他仰头注视着她,像是虔诚的讨好。

    舌苔从硬得陌生的乳头刷过,黏湿的顶端被一次次顶起又下落,她的手指没入他发梢,呼吸断断续续。

    江浔拉下了她的一只手,往被窝里伸进去。

    原本是摸不到的,可他也蜷起了身子,而且身下那处已经向上高挺。

    她被他带着,按在了他衣料下有了具体形状的东西上。

    怎么。

    不久前还射过一次,现在却比刚才还要粗壮。

    “你看。”他在她湿润的胸口说话,每说一个字,热气都会打落在奶尖上:“这说明什么?”

    “……说明……什么……”迷离地重复他的字眼。只是想到这个答案,江夏身体里所有神经都亢奋起来,细胞在加速碰撞,心脏在疯狂搏动。

    被窝里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声,他悠悠撑起了半个身子,又俯身靠向她的耳畔。

    “说明……”他顿了顿。

    气息偎热耳窝,她听见一声短促的呼吸,和唾液湿黏的动静,近在咫尺融化她的听觉神经——

    “我想要你。”

    那还不够。

    “我想要姐姐。”

    或者更糟糕。

    “想要……和姐姐……”

    喉结滚动。

    “做爱。”首-发:po18 (woo1⒏ 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