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听鲸【亲姐弟】 > 章节目录 54.侵略 (po1⒏ υip)
    第五十四章  侵略

    她快疯了。

    她从没有想过,这一句话能从江浔嘴里如此认真地说出来。

    那个一直以来都是清清朗朗的阳光大男孩,总被她玩弄在股掌之间,永远是乖顺的、克制的江浔。

    他说这话的时候脸红了吗?他知道这代表的意思吗?不是之前那样点到为止的摩擦,是代表他们,真的要越界了。

    不可能,他才不会,他什么都还不懂,连以后都没想好。

    “——我怕不怕?”

    耳边听见他说。

    “我怕。”江浔微微阖眼坦白,“我们是亲姐弟,爸妈费心把我们养大,在他们眼里,我们就该和正常人一样。”

    “没有哪个父母接受得了自己生出来的孩子乱伦。”

    他的吻落在她耳朵上,带着声音的温度。

    “和自己的姐姐上床,我也怕,怕有一天你会后悔疏远我,怕被爸妈知道会把我们分开。”

    “所以,我从一开始就能拒绝你,对不对?”

    “……嗯。”

    “唉。”他叹了口气抱住她,“你还要我怎么说明白。”一半身躯的重量压在她身上,像是嵌进她身体里。

    “血缘”这个词形成的桎梏太强大了,只有破釜沉舟才能打破。

    他确实没想过和江夏在一起的未来——不是因为不负责任,而是因为不能去想,一旦去想,摆在他们面前的包袱可能在他们还不够坚定之前就足以把他们压垮,他想的是顺其自然,想的是能更多地了解她怎么想,他自己又怎么想,再去考虑以后该怎么办。

    但他更没想过,没有姐姐的未来。

    之前所有的那些理由,和“没有她”这个前提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从把江夏救回来那一刻起,不,应该是从她说“到此为止”那时候起,他就想这样把她困在怀里,只有这个距离才能给予他多那么一点点的真实感,让他知道,江夏,不会轻易从他身边消失。

    可是,不够啊。

    眼前这个人。

    江浔的手指顺着颈骨轻轻在她后颈滑过,能清楚感觉到身下她敏感的颤抖。

    ——对他总是反反复复。

    他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好像随时能轻易地拍拍屁股全身而退,留下他一个人深陷在这个泥沼里。

    “和姐姐做爱能够留住她吗”——这个念头,最初的他只敢在幻想中脑补,放进现实就觉得是犯罪。可她呢,性致一来,捧着他的性器都能吮弄半天,到最后甚至连精液也一并吞下去。不是姐弟吗?为什么——这个人就没有一点顾虑?他也是个男人,当然有欲望,试问有哪个男人被喜欢的人这样逗弄还能坐怀不乱。

    至少他做不到。

    想要姐姐。

    想要把姐姐彻底占有。

    想要把最后一点退路都打破,想要看姐姐被自己操弄到高潮的时候,是不是还能对他游刃有余。

    对不起,身为弟弟,有了这样癫狂的想法,反正……

    他的目光在黑夜里倏忽沉黯,浸入阴影。

    这一次,他也没打算回头了。

    “你……”并没有体会到江浔心思的江夏低声说,“是不是因为我帮你做了那种事,所以……”

    一时冲动?

    报恩?

    都无所谓,她只是不想他后悔。

    毕竟,那是她的弟弟。

    打破禁忌的无妄念想,真的会成为现实吗?

    “……”江浔深吸了一口气:“算了。”

    江夏一怔,算了?

    “我是个行动派。”

    与其把时间花在和她解释上,他会用事实让她明白。

    “什……唔。”

    单臂撑在身侧,唇落下来,他堵住她所有的疑问,以一个吻开启最初的仪式。

    刚才还舔过她乳头的舌探进她口中翻搅,另一只手搭上她肩膀,扒去已经丧失作用的睡衣,肩头暴露在冬夜微凉的空气里,她却感觉不到任何寒冷,因为两人之间逐渐爬升的温度。

    开始热了。

    她的衣服从手臂被剥落。

    下一秒江浔撑起身子,江夏却也跟着坐起身来,搂着他的脖颈不放,两条舌头如影随形在彼此口中交错纠缠,交换唾液,吞咽对方。

    江浔的唇角弯了弯,轻笑声都淹没在她口中,好不容易才退开一点距离。

    “我只是要脱衣服。”他解释道:“一秒都不行?”

    不行。

    江夏抱住他,靠在他肩头轻喘:“我帮你。”

    他的睡衣是套头的长袖t恤,江夏的手绕到他的后腰,再把衣服往上提起,江浔配合地脱掉它。

    江浔的身体,作为一个游泳健将而言,并没有健硕的块状肌肉,却有足够紧实的肌理,宽肩窄腰,摸上去的每一处都透着一股力量感,和那些永远坐在教室里不运动的书呆子比较而言,哪怕只凭借月光来照明,健康也肉眼可见。

    江夏不自觉地伸出手去,碰了碰他裸露的小腹。

    就在那里,睡裤下顶起的厚重形状,已经挡住了一片腹股沟,因为受限于裤头而微微弯曲。

    她的触碰让小腹反射性地收缩,连同那根睡裤下歪头的东西也跟着一齐抖了抖。

    江浔的视线随着她的手落下,又轻轻抬起来。

    他捉住了她的手。

    有些尴尬,又有点紧张。

    “……别动。”

    江夏一手撑在床榻,朝他凑近,语气平淡得好像在品鉴作品:“又不是第一次看。”

    怕什么,明明有足够的资本展示给人看。

    “我……”江浔无奈地看着她。

    此时此刻,她趴跪着身躯,一道脊线在月光下由背部衍伸到腰窝间,长发自然散开落在光裸的皮肤表面,无暇得像一块玉,还有……那微微撅起的臀。

    那是——姐姐。

    江浔收回目光,虎口抵着唇,认知在自我消化。

    什么时候开始变样的?

    小时候,别的女孩子被其他男生掀开裙角都会哭,姐姐她只是冷着一张脸和老师告状。两个人因为抢零食打架,她还会翻坐到他身上欺压他,对了,那时候江夏还是短发,手脚纤长没几两肉,也因此干巴巴地像个毛头小子。曾经在江浔眼里,江夏这个姐姐和哥哥也没什么区别——而哥哥至少还能陪他看一样的动画片,一起玩男生才懂的恶作剧。

    所以,“姐姐”这个存在真的很多余。

    可是时光荏苒,很多东西都改变了,姐姐对他的意义越来越重要,也越来越变质……江浔又回想起记忆里人前那个永远是清汤寡水的姐姐,就在刚才口中还含着他的阴茎上下吞吐的模样,和现在眼前这具蛊惑的胴体——

    果然。

    他想要她。

    他在想什么?

    小轩窗,明月夜,月色昭昭沉入星野,也跌入窗棂。

    大概是因为加了一道绀蓝色的滤镜,江浔的气息温和沉淀,阴影错落有致的五官,忽然变得些许陌生。

    直到他重新望向自己的脸,江夏才意识到自己上身不着片缕,提起被子遮了回去。

    换来一阵低笑:“早都看光了。”

    “我也没吃亏。”她皱了皱鼻头,想也不想反驳,反正她看得不比他少。

    两个人距离不远,好像这个冬夜的房间已经游离在四季之外,他半身赤裸,一手搭上屈起的右腿,往墙上一靠,垂首不知想了些什么,呼吸平缓下来,转头重新看她。

    眼睛跟着夜色幽幽泛蓝,瞳仁里却有皓白月光。

    江夏忽略掉一秒的心悸,并排坐到他身边,拉了拉被子:“……真不做也没所谓的。”今天本来就带着一点罪恶感,妈妈担心她的身体,弟弟照顾了她两天,可是她想的,却是怎么把自家弟弟吃干抹净。

    ——知法犯法,监守自盗。

    江浔忽然放下左臂,掌心按在床榻上。

    然后,朝她慢慢地倾过身,支撑的着力点转换,精实的背部线条拉抻开一条起伏的肌肉曲线,一个吻,落在她唇沿。

    两人间的被面沙沙作响。

    “做。”薄唇吐出一个字,伴随着他声线喑哑:“你觉得我会反悔?”

    好近,这样贴着唇说话。

    是错觉吗,面前十七岁的少年,这一刻色香四溢。

    “唔。”被侵犯而来舌撬开唇缝,她被动张口承受他的吻,“……也不是……嗯……第一次了……”

    每次都没成功。

    他们两个人真像是一对傻瓜,都怕对方后悔。

    “那就试试看……”右手掌心捧住她的下颔,他偏着头亲吻,那是唇齿相融的湿吻,滑润的舌尖钻进她口腔深处,刷过内壁,舌床,绕着她的软舌一圈圈搅弄。两年了……江浔从一开始的青涩少年,渐渐进化到现在炉火纯青的吻技,而这过程中的每一步,都得益于她这个姐姐的功劳。

    江浔停下动作,微微退开寸许,“——看看这一次,是谁先反悔。”

    撂下狠话,又重新覆上。

    江夏的眼帘掀开了一道缝,视线里是江浔的睫,和鼻梁的侧影。

    他光裸的背在亲吻的同时微微弓起来,从她身侧跪伏到身前,但是体型优势依然存在,一个巨大的暗影笼罩住她,唇舌循着她下巴的线条一寸寸往下吮吻,江夏被迫仰起头,露出纤长的颈项,感受到他湿滑的舌尖在颈部一路留下痕迹。

    手掌很大,覆在胸口就能罩住一边乳房,手骨因为乳房的高度微微突出,掌心下乳肉软嫩,不盈一握。

    她心下不爽,这样,显得她的胸有点小。

    下一秒,江浔两只手都攀上来,各自罩着一边的乳房,随着颈项间吮吻的侵略节奏,一下下把玩揉捏,乳肉被压扁,又回弹,打着圈儿在他指缝间变化形状,乳尖两颗发硬的小石头咯在他手心,一点点碰触就敏感得不行,和他的掌纹刮蹭了几次,被他揉得东歪西倒,只能反反复复顶着手心摩擦。

    “胸好软。”软绵绵的手感令人上瘾,伴随他一声喘息,揉捏的力道突然加重了几分,把她顶靠在墙上,按捺不住呻吟。

    “嗯——”

    江浔食指抵住唇,“想被妈妈听见么?”

    会吗?谁知道呢?

    隔着一个小土坡,在另一栋屋宅里的父母,就算听见,大概也会当做夜晚的山猫,但那并不妨碍姐弟俩做这事时感受到的心虚。

    两人定住了几秒,都在侧耳聆听空气里的动静。

    怦咚,怦咚。

    “姐姐……你心跳得好快。”他笑得低下头,热气从颈部一路蔓延,声音酥酥麻麻打落在锁骨间。

    “是你的错觉。”江浔的发丝在她下巴搔痒,江夏只能维持着半仰着脑袋的姿势,集中注意力克制自己不发出一丁点奇怪的声音,可是现在她整个身体都落在他手里,这种感觉很陌生,像个任他搓圆捏扁的傀儡娃娃。她说过她不喜欢陷入他人的节奏,尤其是江浔的节奏,那样的自己,好像一点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她攀上他的手臂,握住他的手腕要求:“我要在上面。”

    “上面”这个说法很宽泛,以她现在的处境,所谓的“上面”就是她想成为主动进攻的那个人。

    或者说,占上风的那个人。

    别人不懂,但江浔肯定明白——以往,大多是这样的。

    对江浔上下其手,让江浔欲迎还拒,虽然到最后也还是交给江浔,但是过程中江夏更像那个施令者。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江浔有点不一样,一双眸子自寂夜的黑暗中抬起,她明明看不见眸光,却被那双眼捕获,被他倾身靠近,被他困在原地,被他剥夺呼吸,两个人像是在混沌中角力,看谁的气势才能成为最后的赢家。

    贴面的距离,江夏从来不知道江浔能给她带来这样的压迫感。

    “不行。”

    他张口,轻缓又不容置疑的语调。

    她的心跳因为这一声“不行”而刹那过速,她宁愿承认这是对这个答案的“意外”,也不愿去想自己竟然有一瞬间迷恋于被压制的快感。江夏下意识挣扎起身,就像过去的十多年一样,想翻坐回弟弟身上,不管是心理上的上风,还是物理上的上风,至少先占一个。

    可是手腕被人捉住,一条腿被他的膝盖反制,他像是知道了她接下来的每一步,轻轻松松就把她制服。

    十七年的经验,早就吸取够了,不反抗不是为了屡败屡战,是为了让你赢。

    于是,今天就是她遭受全面反噬的时候。

    手腕被左右分开压在墙面,她觉得自己就像个被动投降溃败的小兵,而面前这个人,掌握着她的生杀大权。

    江夏咬住唇,赤裸裸的上半身此刻没有半点遮挡,在他面前被一览无余。

    “不许看。”羞耻感如潮涌,江夏低下眉眼不肯直视他的脸,那会提醒她,明明眼前这个人是朝夕相处十七年的亲弟弟,她却成了他的手下败将。

    无论是心,还是身体。

    “又不是——”江浔低头吻住她,“第一次看。”

    他拿她的话堵她。

    两团椒乳因为她的挣扎而在空气里颤栗抖动。黑暗,赤裸,皮肤接触微凉的空气,每个因素拼凑起来,身体的细微末节尤为敏感,皙白的奶子上,两颗硬实的乳头倔强翘立,仿佛雪中花蕾。

    少女的手腕纤细,江浔只消单手就把它们扼到了她头顶,腾出来的左手指节,轻轻刮了一下她那之前已经被玩弄到脆弱的奶头,只是短促的摩擦,它就止不住颤抖,电流在顶端分裂成无数的火花,一阵阵麻痹了她全身的感官。

    “呜……”她被迫高举双臂,焦躁又难耐地挺起身躯。

    而他吞下她的呜咽,又弓起脊背,一路向下游移。

    “……阿、阿浔……”她不自觉地溢出声。

    “嗯。”他应和她的声音依旧温柔,可是做的事却没有——

    “这里么?”薄唇微启,他张嘴含进半颗雪乳,又以舌尖顶着乳头,慢慢吐了出来,“还是……”

    他偏过头,吃下另一团,舌头绕着乳晕拨弄了几下,虎牙刮擦着乳尖,含住乳肉的声音含糊:“——这一个?”

    “唔——不要了……你放开我,啊不、等——嗯……”

    又被……含进去了。

    乳房上传来湿湿软软的舌头的触感,牙齿衔着奶头小意轻扯,微微的痛感再被舌尖卷起舔去,来来回回,煎熬不止。

    思绪一团乱。

    他、他什么时候这么会了?

    就连另一边也没有安逸,他空出来的左手拢起乳肉,指尖挑着已经被他吮得红肿的奶头左右捻弄拉扯,难以自控的感受在体内如同蚁噬,先是隐隐的痒,然后是拉扯的痛,最后酥酥麻麻爬遍了全身每一处毛孔,让江夏止不住往前弓身,像自投罗网的猎物,把自己送进了捕食者嘴里品尝。

    “……啊……不、不行……啊呜……”被禁锢的手使不上半点气力,脚趾却因为他的逗弄而禁不住蜷缩,“阿浔你放开……呜——”

    些许的刺痛感化作难以言喻的快感,一波波往体内泛开,再有汩汩的热流,从甬道深处无法自控地漫出来。

    夜已深,老旧的木质屋舍里,春光旖旎。

    “我不认识你。”她咬着牙挫败地咕哝。

    江浔从她胸口抬起头来,舌尖拉开一丝唾液的黏连,以指腹抹去,“你不喜欢吗?”

    “你太坏了。”江夏回想起刚刚被他玩弄得死去活来的自己,气得快发不出声音,好不容易才找回嗓子,“我的江浔不是这样……你才不是他。”

    耳边传来江浔低低的笑声,他笑得清浅,像冰凉的溪流从山涧一层层跌落下来,最终流过她的耳畔,抚过她耳蜗细小的绒毛,干净,舒缓,一下子就把她心里的焦躁涤荡得无影无踪,“那……”

    声线忽然放低,与前一刻截然不同——“他应该是什么样?姐姐。”

    江夏愣住了。

    江浔应该是什么样?现在想起来,她也不知道。

    大多数时候都是爽朗又温驯的乖弟弟,偶尔漫不经心,时不时就脸红,那都是印象中的江浔。

    可是人不是纸板也不是设定,总有不一样的时候。

    心跳得飞快,因为眼前黑暗中的江浔。

    充满侵略性。首-发:.info (po1⒏ 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