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听鲸【亲姐弟】 > 章节目录 59.驯服
    to  me,  you  are  still  nothing  more  than  a  little  boy  who  is  just  like  a  hundred  thousand  other  little  boys.  And  i  have  no  need  of  you.  And  you,  on  your  part,  have  no  need  of  me.  to  you,  i  am  nothing  more  than  a  fox  like  a  hundred  thousand  other  foxes.  But  if  you  tame  me,  then  we  shall  need  each  other.  to  me,  you  will  be  unique  in  all  the  world.  to  you,  i  shall  be  unique  in  all  the  world.

    对我而言,你只是一个小男孩,和世界上千千万万的男孩没什么不同。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对你而言,我也和其他成千上万的狐狸没什么区别。但是,假如你驯服了我,我们就彼此需要了。此后在这个世界上,对我而言,你就是举世无双的那个人;对你而言,我也是独一无二的那一个。

    ——《小王子》

    “我个人认为你现在在英语上花的时间太多,其实没有太大必要,你的英语水平在高分段基本上很难再提升了,但是数学不一样,你数学还有进步的空间,虽然数学题不会一模一样,但是题型是差不多的,你反复把题型做熟练了,对你高考肯定有帮助,你觉得呢?”

    教职员办公室。

    面对循循善诱的老聂,江夏一边整着卷子一边点了点头。

    “这就对嘛,你说好歹是我的科目,你一个学习委员不多放点心思是不是对不起我,再努力一把,争取下次模考能拿个130以上?”班主任老聂搭着椅背,端起保温杯喝了口水,又继续道。

    都这么问了,她也不可能说不行,反正应承下来,考不考得到是另外的事,态度得做足,这是江夏长久以来面对老师的经验之谈,所以她恬静地弯了弯嘴角的弧,“我会的,你放心吧聂老师。”

    “行,去吧,”老聂挥挥手,“回头把卷子发一下,今天自习课谁拿了?”

    “是陈老师。”

    老聂点点头。

    江夏正要挪步,办公室的一角忽然响起拍桌声。

    “什么没学好,跟人学作弊!”男老师的声音中气十足,一声咆哮引发了整个办公室的关注。

    开口的中年男人是高二六班的班主任杨国安,江夏之前就见过,听江浔说,他的教学风格很严格,对优等生和差生的教学态度泾渭分明,不过又不完全是势利眼,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吧,就是对江浔有一些看不顺眼。

    因为他之前逃课早退,想要让老师有好印象也确实难。

    站在他面前的少年身姿挺拔,微微低着头,穿着沂海叁中大一码的运动服,但也没有因此显得臃肿,反倒让他看起来更高大了一些。

    江夏停住脚。

    杨国安坐在那少年面前,手里掂着一迭卷子,狠狠敲在少年脸上:“亏我还以为你改了性子,我就说吗,高一又是逃课又是早退,一到高二怎么就装模作样开始读书了,期末考还能进步十几名,搞半天都是做样子靠作弊得来的,你这样对不对得起你爸妈?你考到重点学校来就为了这个?”

    少年低垂着眼睫,垂在身侧的手默默攥拳,他深吸了一口气:“我说了,我没有。”

    “你没有,你没有你要求换位置?换到班级第一的郝瑞后面?安的什么心?”杨国安从卷子上猛然撕下一张,揉成一团扔了过去,纸团不重,可是砸上少年的眼睑,他一时不察,眼角被纸团的尖角戳到,暗暗地红了。

    握成拳的指节泛白,还等不及他说话,杨国安又开口了:“你没有,郝瑞给你传什么小纸条?他没事找事?纸条上写的不是答案?!”说完,又一张试卷被撕下来,再度被揉成团往他脸上砸。

    “你搬个座位,郝瑞这学期成绩下降了四五名,你敢说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杨国安脸上是怒不可遏的火气,扔到少年脸上的纸团一张又一张,在地上滚了一圈,露出一角,上面写的名字是——

    江浔。

    “小时候学作弊,长大了你会干什么?你爸妈——”

    又一团纸被扔向他的时候,紧攥的拳动了,可是耳边忽然伸出一只手,截住了纸团。

    “他说了他没有,就是没有。”

    江夏伫立在杨国安和少年之间,低头摊开手中皱巴巴的卷子,是一张英语练习卷,考上了100出头。

    江浔微怔,盯着眼前那个单薄又清秀的背影。

    江夏弯身把地上的纸团都捡了起来,收在手里。

    “你是高叁的江夏吧?他姐姐?”杨国安的训诫被打断,心下有些不愉快,紧皱着眉说道:“来得正好,跟你父母反应下你弟弟都做了什么——旷课早退,和外校的垃圾鬼混,现在还学会让人给他作弊了!”

    江夏的睫毛很长,眼皮上抬的时候,睫毛跟着上翘,这让抬眼的动作显得像分帧镜头一般清晰,眉睫下目光如炬,镇静却冷漠地直视着眼前的导师,重复了一遍之前说的话:“他说了,他没有。”

    杨国本来安坐在椅子上,面对江夏居高临下的气势,竟然有一瞬间的迟疑,下一秒不由得站起来:“他是你弟弟就要护着?也不管是非对错了?”

    “对,他是我弟弟就要护着,有人诬蔑指责就应该说明白。”江夏并没有因为对方站起后的身高而在姿态上落了下风,一贯尊师重道,乖巧懂事的好学生,竟然在这一刻表现出了截然不同的一面。

    “你知道什么,就敢说我污蔑他?”

    “那老师知道什么呢?”江夏毫不退让。

    “他考试和人传答案可是被我当场抓到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您刚才说的是,那个叫郝瑞的同学给他传答案。”即使面前的杨国安怒火中烧,江夏的情绪也没有任何波澜,而是一五一十地说明之前收集到的信息,“传答案,换座位,这都是您先入为主认为他作弊的推测,至于旷课早退,和外校鬼混这些事情,那已经是高一的旧账,我弟弟上高二之后努力学习,成绩进步了十几名却是事实,一个学生如果连好好读书都不能被夸奖而要被质疑,您觉得这到底是谁的错?!”

    话说到后来,她的语气也渐渐有了起伏,那一句“谁的错”更是多了几分质问的怒意。

    江浔蓦地拉住她的手,想要她打住。

    这个人,是江夏,他的姐姐。

    从小到大,在长辈面前都是谦逊有礼,安静听话的好学生,她不怎么会处理同龄人之间的人际关系,可是对长辈的态度,认识她的人谁不说一声“好”,找不到半点不妥帖的地方。这也是她一向引以为豪的优势,在学校里她能讨师长的喜欢,哪怕有时候可能不被同学待见,也一样如鱼得水。

    可是,现在这个人,是谁?

    和老师据理力争,甚至反唇相讥的人,是谁?

    杨国安真是气疯了。他没有想到一个高叁学生居然敢当着一办公室老师的面指责他污蔑,毫无教养地为了一个差生和他怒怼,他气得手都在颤抖,手中的试卷高高举起来——

    江夏身后一直不动的那个少年终于抬手,把她揽到了身后,一双眸子锐利地瞪回去,杨国安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可以啊你,作弊也作弊得这么嚣张,还有你姐护着,难怪没什么长进……”

    江夏猛地一把推开江浔,语调扬了起来:“请老师您在指责之前先把事实理清楚,不要一口一个‘作弊’侮辱他!”

    “姐姐!”

    “江夏!”老聂也终于忍不住在边上叫住她,“别胡闹。”

    杨国安:“你——”

    “说江浔作弊的理由就是因为那个郝瑞给他传了张有答案的纸条吗?”她打断杨国安正要说的话,回头问江浔:“是你和他要的答案?”

    江浔楞了一下,摇头:“不是,就是扔到了我脚底下。”

    “他当然不会承认,问他有什么意义?”杨国安冷笑,“郝瑞都说了是给他。”

    “郝瑞说了给他,他说了他没要,所以您觉得郝瑞说的就是事实,他说的就是狡辩,真话还是谎话的判断依据是学生成绩对吗?我高叁一班重点班第叁,年段排名第六,我说江浔没作弊算不算?”

    “——你一个不在场的人凭什么说他没作弊?”

    “为什么不行?您没亲眼看到他作弊,我也没有,我们知道的一样多,而且我比您了解我弟弟。”江夏绷紧了唇线,“退一万步讲,就算郝瑞说的是对的,那么他是不是也是作弊的一份子,为什么这个办公室里挨批的只有江浔一个?”

    她说得很快,道理也符合逻辑,杨国安被此时咄咄逼人的江夏震住了,一时语塞。

    江夏没有给人任何思考的时间,继续说:“他要给答案是他的事,江浔没有要也是江浔的事,因为作弊纸条传到江浔脚下就是江浔要作弊,这是什么道理?”

    课间时间,偌大的办公室,围观的老师七七八八。因为她的话,一时之间竟然没人阻止她,连老聂都沉默了,反倒是有几个学生对着杨国安交头接耳起来。

    杨国安一看情况更是火冒叁丈,感觉自己十多年的教职生涯遭到了冒犯,指着江浔朝江夏说道:“郝瑞是我们班全班第一,平时也没跟你弟弟玩到一起去,他要是没要求,郝瑞会没事干给他传答案帮他作弊?”

    “那他怎么要求的呢?既然都不是好朋友,要用什么样的要求才能让全班第一为他传纸条?”

    “谁知道他……”

    “所以,老师,难道不应该把那位全班第一叫过来对质吗?”江夏笑了,“你说江浔不止这一次作弊,一句话否定了他之前所有的努力,这个帽子扣得未免太伤人心了,他是不是靠自己的实力又不是没办法证明的,两人之前的卷子有吧,对错都一样吗?”

    因为江夏全都是问句,杨国安不回答也不行,“没人会照搬全抄,想要故意错几题很难?这能证明什么?”

    “所以我说了,对错都一样吗?总也有江浔对那个人错的题目,错题也都错得一样?何况如果他自己没有能力,怎么分辨答案的哪些题是错是对?别的科目不好分辨,数学的解题思路呢?一张卷子可能证明不了,那就几张,十几张,一一比对就是了。老师您要是没这个时间,我来做比较!”

    “不用做那些浪费时间的事。”在一旁安静许久的江浔终于开口了,“我可以调回原座位,下次考试杨老师你可以站我旁边监考。”

    他没有打算用各种道理逻辑和对自己有偏见的人争执下去,简简单单一句话,就足够体现他的底气。

    草长莺飞的季节,少年抬眼,眸光清冽,胸臆间燃烧着不灭的热血,坦坦荡荡,一往无前。

    因为,有一个人给了他底气。

    在赤裸裸的偏执前,在压倒性的权威前,在流言蜚语涌动前,有一个人,不知前后,不管后果,不惧人言,无条件地站在他这一边,为他走出了自己的舒适圈,摘下了面具,阻挡和反抗那些席卷他的恶意。

    一如那日操场夕阳下,金灿灿滚边的背影。

    那他,怎么能让她失望呢?

    姐姐。

    预备铃响了。

    “啊,江、江夏,这都要上课了,你帮我去教材室拿下教具可以吗,就上节课我用过的那个,放在门口架子边上。”短暂的尴尬被霍老师温温柔柔的嗓音打破,她想起什么,又赶忙道:“那东西挺大的,可能你不好拿,叫你弟弟一起去帮忙一下,好吧?”

    江夏看了眼使眼色给她递钥匙的霍老师,又看了眼江浔,于是沉下眸子:“好,我们现在去。”

    “你们等下——”

    杨国安还要说什么,结果被老聂拉到一边,其实也算是给了他一个台阶下,“老杨啊,正好我有事跟你说,上次我跟你借的那套书……”

    姐弟俩在其他人的目光中走出了教职员办公室。

    一路行走无话,走廊上的日头夕照,从一个玻璃窗,到另一个玻璃窗,光影倏忽变幻。

    走过一个长廊,下了两层台阶,办公楼的偏角,教材室到了。

    江夏拿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江浔安静地跟在她身后,门随之关上。

    一进门,江浔就一把将她扳过来,砰地一声压在门背后,低下头在她耳边深吸了一口气。

    深切的,粗重的,呼吸声。

    像在隐忍什么,连胸膛都跟着起伏。

    “江夏……”

    耳边是对江夏有一丝陌生的,低沉却温润的音嗓。

    他偏首,薄唇凑上来,依着嘴角,贴上了她的唇瓣。

    终于仿佛有什么开关被按下。

    他开始疯了一般吻她。

    扶着她的后颈不让她逃跑,撬开她因为不悦而紧绷的唇,舌头探进她口中抵死纠缠,唾液交融,一圈一圈翻搅又吞咽,狂风骤雨一般4虐。

    入耳的全都是口水交换时暧昧的啧啧声响,舌尖被吸吮拉扯,舌根都要被他吞没,连给呼吸的余暇都不曾。

    江夏从来没被江浔这样吻过。

    她整个人都被困在他胸口,只能被迫仰着头和他接吻,吻到晕乎乎脑子开始缺氧,她站不住,整个人都软倒在江浔怀里。

    心跳跳得飞快,跳得毫无章法,她甚至有点怀疑,自己会因为心率过速而死吗?

    “你是……疯子吗?”江浔抱住她,埋首在她颈窝低喘,“你为什么要说那些话?你都高叁了啊。”

    江夏靠在他肩头,因为他的问题,脑中重新回想起之前的闹剧,眼中的神色蓦地黯淡下来。

    “他凭什么那样说你?”冰凉的语气,瞬间浇灭了前一刻俩人的干柴烈火。

    江浔深呼吸:“……姐姐。”

    “我很生气,很生气。”江夏找不到其他的形容,直到现在牙关还咬得咔咔作响,“我的弟弟全世界最好!他一个死老头凭什么这样说你啊,凭什么?!”越想越气愤,平日的教养全都被抛诸脑后,说到气急之处,她眼角竟然滚出了泪花。

    江浔也感受到了她的不忿,匆忙抬头亲了亲她的眼角:“别气了,我没事,真的。”

    江夏的嘴唇还因为克制而微微颤抖,她闭上眼睛,缄默了几秒钟,覆又睁开,眼中一度灼烧的火焰平息下来。

    江浔凝视她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

    “你不应该先问问我是不是真的作弊了吗?什么都不问,就这样莽莽撞撞冲上来,竟然也能跟他吵得开,”

    “为什么要问?”江夏撇开头,还是气不过,“你不会就不是不会,我是你姐我知道。”

    江浔苦笑了声:“我是说,万一,如果真的是——那你这样为我站台被打脸,你在学校该怎么办?”

    “那就打脸吧。”江夏看向他,“他们爱怎么想怎么想,欺负你就是不行。”

    江浔的表情顿住了。

    他局促地往左看了看,又往右。

    然后抿着唇线低下头来,长长地“啊”了声。

    江夏眨了眨眼,原本眼角余留的泪珠滴落:“你怎么了?”

    “我讨厌你。”他按住她的肩膀,自下而上抬起头来。

    江夏感觉自己忽然中了一箭,涌出一股酸意。

    “你让我好难受。”他拉住江夏的手,按住自己心房的位置,“这里,好难受。”

    “为、为什么……”江夏感受手心下传来的剧烈跳动,犹疑地问。

    “你告诉我。”江浔抵着她的额头,挫败求告。

    “——我,怎么才能从你掌心里跑得掉?”

    白日天光,隐约的夕阳光线透窗斜照进来,空气里漂浮着细小的微尘,在光线下静谧流转,像是宇宙里颠沛流离的星尘。

    和他们的感情一样,对这个大千世界来说微不足道。

    渺小,又存在。

    上课铃声响了。

    “那就不要跑了吧。”江夏说。

    他轻声地应允。

    “好。”

    出乎意料地,这次江夏与杨国安的针锋相对并没有掀起多少波澜,倒是几天后,高二六班的第一名优等生因为欠债上千元而被同班太子爷威胁作弊,两人通告处分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校园。

    时间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流逝——

    高考,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