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听鲸【亲姐弟】 > 章节目录 68.痕迹
    等江夏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老地方。

    兰汇街。

    这些年沂海日新月异,这片老城区也被划入了旧城改造范围。许久没回来,有很多地方改动得她都不认识了,兰汇街就是其中之一。原本的老街街道整洁如新,宽敞的大马路,两边鳞次栉比的店铺,连招牌也少了几分花花绿绿,显得中规中矩。

    就,挺陌生的。

    好像自己住过的城市已经不再属于自己,自己住过的家也不再属于她,回家一趟,甚至还不如大学宿舍里那两米见方的床榻有归属感,突然就不知道,在这个城市,哪里才是自己的位置。

    身边的人熙熙攘攘,车流穿梭,华灯璀璨,她却只觉得寂寞。

    不真实。

    江夏一步步走到了这条街安静的尽头,远远地抬头望,那个熟悉的街角,也不那么熟悉了。

    那棵巨大的秋枫树不知道移植去了哪里,街边的人行道铺满花砖,干净利落,光秃秃的。

    街口转弯处立起了减速慢行的警示牌。

    警示牌。

    是不是一条命换来的呢?

    这个想法让人不知所措。

    江夏在闷热的夏夜里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喃喃开口:“你饿不饿?”

    身后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还好。”随即,他走上前来和她并肩,“你呢?”

    “什么都吃不下。”江夏说,“可能是夏天真的太热了吧,完全没有胃口。”

    江浔:“多少吃一点。”

    “后来你和爸爸说了什么吗?”江夏并没有在意,只是问。

    江浔摇头,“我看你这样就追上来了,没和他说话。”

    江夏低头看了眼此时又在震动的手机,想了想,终于还是接起来,电话那头传来江范成焦虑的声音,背景里还有大街上的车声人声,江范成的步履匆匆,似是在满大街找她。

    如果父亲也二话不说追上来,肯定不至于找不到,大概还是先把那女人安排妥帖了,才出来找她这个碍事的女儿吧?也是,本来好好一场约会就这样被她搅黄了,不能连个收场都没有,江夏心想。

    她解释自己可能中暑了需要休息,人没事但不想和他谈,继而打发江范成去上班,态度生疏地结束了这通电话。

    挂断之后,她对上江浔担忧的目光,晃了晃手里的手机笑得勉强,“总要交代下,不然真以为我想不开满大街找我。”

    她确实很生气,然而她不是冲动的人。她气爸爸迫不及待给他们找了个小妈,那个人可能在母亲过世前就存在,但那不能坐实他出轨,更多气的,大概是这样努力追求幸福的他,却没有顾及那个一直苦苦恳求原谅的弟弟吧?至于吗,那只是个意外,至于因为这样和他冷战下去吗?根本不通情理。

    而且她清楚察觉到,爸爸这段时间一直在避着她,这种感觉,就像是她和江浔一样,都被抛弃了。

    江浔随她走到了街角,对面,是一个新开的鸡公煲饭馆。

    原本的老饭馆看来已经关了,店门口的老吊灯,稀稀拉拉的电线,盛馊水的桶子,全都不见,好像从未存在过。她还记得,那饭馆开了六七年,虽然环境不怎么干净,但味道做的真的很好,尤其掌厨的那一手秘制小酥肉,每次去都想点上一盘,是少有不辣她却爱吃的菜。

    所以那一晚,妈妈本来要给她买这个的……

    “买份鸡公煲吧。”她听见身边人提醒,“实在不想吃,带回家做宵夜也行。”

    江夏点点头,就算她不饿也得让江浔多少吃一些,这里的鸡公煲是套餐,一大碗配饭,江夏掂量着自己的胃口,买一份也够他们吃了。两人站在店门口的当儿,后厨传来猫叫声,江夏本来对猫狗并不敏感,可是正好目光漫不经心地扫,就这样突兀地定在了饭馆后厨到前厅的入口。

    布帘下,一只肥嘟嘟的橘猫左右拧着尾巴,慢悠悠步出来。

    世上橘猫都一样,大橘为重,只是它的右前爪有半截不对称的莹白绒毛,胸前也是。它抬着黑漆漆圆溜溜的眼睛看向江夏他们,也就那样定在了原地。

    心里咯噔了一下,江夏怔怔地唤道:“……兜兜?”

    那猫似乎听得懂,抬颚一声长喵。

    “兜兜!”江夏匆忙走上去,可下一秒那只猫就噌得窜进了角落桌脚,防备地盯着她。

    那是兜兜,她知道,两年前的雨夜,她最后停在兰汇街口哭诉自己弄丢了它,两年后的今天,它出现在了同一个地方,命运就是这么捉弄人,它最终还是停留在母亲最后出现的地方,好像从来没有走开过。

    ——好像她从没走开过。

    “江浔,你快来叫叫它,它不认得我了。”她蹲下来,在桌脚边和它平视。

    江浔也蹲下来,“兜兜。”

    他朝它伸手,以往只要江浔一伸手,兜兜就会迫不及待地踮着小脚跑过来,还会黏糊糊在他身边扬起尾巴蹭,可是今天没有,什么都没有。

    它还是防备地缩在角落望着江夏,好像打算维持这个姿势到天荒地老。

    “那、那我走开点。”大概意识到自己是阻碍,江夏起身想要后撤,却不曾想江浔也跟着站了起来。

    “你叫它呀。”

    江浔低眸眄了眼角落的兜兜:“算了吧。”

    “为什么,那不是你的猫吗?”

    “不是,它属于它自己。”江浔说,“我曾经把孤零零的它捡回来,然后它陪我走了一段路,后来它想走了,那就让它走吧,它一直都是自由的。”

    江夏心下难受,像是心脏被这些话攥紧,还想再说什么,却听江浔弯了弯嘴角:“你看。”

    老板从后厨提着外卖盒出来,兜兜一溜烟去了她脚下,绕着她的裤腿转。

    它是自由的,它选择了它的新生活。

    姐弟俩回到家,江夏简单吃了点,因为满身湿汗先去洗了个澡。

    水花打在脸上,她紧闭双眼,脑海里在一遍遍回想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事,和江浔说过的话。两年前分手的决定真的是对的吗?江浔他……变了好多,骨子里还是一样地温柔,可是他却少了几分莽撞热情,那一晚……他坐在黑漆漆屋子里的那一晚,也不像他——虽然人都会变,但不该是这样的,江浔是属于阳光的种子,怎么也不该是这样。

    连兜兜他都放弃了。

    还有爸爸,他到底在和江浔置什么气?那个女人……她到底在哪里见过?

    眉头在水流冲击下拧紧,她背过身抹开脸上的水珠,思绪一团乱。

    她总觉得自己漏掉了什么关键的东西。

    等江夏洗完澡走出浴室,客厅没有开灯,只有电视机开着,播放一部她已经叫不上名字的乡村爱情剧,天花板的吊扇搅乱满屋的空气,堪堪驱走一些热流,呼呼作响。

    江浔趴在茶几上睡着了,面前是还没吃完的外卖,她摇摇头,把东西收了起来。

    然后盘腿坐在他边上,撑着下巴看他。

    “以后……可能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她像是自言自语,抬手去拨弄他落下的额发,电视机的光线不亮也不暗,落在桌面,拢在他修长的手上——那只白玉似的手,侧摊在桌面,明晰的手骨在皮肤上凸显,她的视线从掌心的纹路,到虎口,再到露了半截的手腕。

    因为光线的关系,手腕处呈现出两道深浅不一的阴影,这是她之前没注意到过的,那里有新生皮肤,所以只在这样光线细看之下,才显得清晰。

    江夏眼中的瞳仁微微放大,她捂住口屏息,目光在手腕那处细细端详了许久,觉得自己要疯了。

    她为什么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久也没注意到?就好像眼睛蒙蔽了自己,把有关于他的一切都选择性地遮蔽。

    江夏抿着唇偏过头,一次次仰起头想把到了眼眶的液体收回去。

    可是抽泣声还是没忍住。

    “……姐姐?”

    身边的江浔迷迷糊糊醒了过来,昏昧之下,声音微弱又朦胧。

    江夏抬手抹了下眼眶,“嗯,你醒了?”她还是假装侧着脸在看电视,没敢看他。

    她听见笑声。

    “你什么时候爱看这种家长里短的乡村土味?”

    “乡村土味有什么不好。”江夏说,“你吃好了吗?这么困就睡了。”

    “吃了,今天都跑了一天了……”

    “感觉你都没吃什么东西。”江夏假装困倦,又抬手揉了下眼睛,“我再给你热一下吧,或者你有没有什么别的想吃的,做阳春面怎么样,那个比较好入口……”她终于转过脸来敢正面看他,那一刻他只是趴在茶几上,下巴搁在手背,对着她笑。

    江夏低眸:“你笑什么?”

    “就是觉得……有姐姐真好。”

    胸腔空荡荡,心跳搏动仿佛敲击,一下,一下,能有余响。

    其实她何尝不是呢?

    感觉找不到自己的位置的时候,只有他身边,永远是留给她的。父亲有他的打算,这个城市有它的步调,只有江浔,他的计划里,永远为她留了空,他们从出生开始就在一起,他们的每一面彼此都见过,那些回忆谁都抢不走。

    有弟弟,真好。

    至于那些正常人眼里不正常的世界,与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们只有彼此而已。

    ——她,终于后悔了。

    ——————————————————

    倒计时叁章左右进入真相卷。

    接下来会是甜的,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