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听鲸【亲姐弟】 > 章节目录 番外.冬晨
    早上7点醒过来,手臂从被窝里往外探,摸了半天终于拿到手机,一看还早,今天的课在上午10点。

    醒得早就是这点不好,憋了一晚上,忍不住得去应付一下生理需要。

    大冬天的,江夏鼓起勇气从被窝直冲厕所,迅速搞定,再从厕所飞奔向被窝,直来直往,不敢多片刻停留。

    但是这南方冬天的早晨,抵不住的寒冷魔法还是一下子就冻结了她的手脚,江夏打着哆嗦钻进被窝,嘴里已经开始呵出白气。

    “呜呜呜,冷。”她发出小动物似的呜咽,搓着手脚整个人都快蜷缩成一团。

    被窝另一端伸出手把她揽进一堵温暖的胸膛。

    那人显然还没完全清醒,只是下意识地听见就这么做了,抚上她的背往自己的方向推,把她埋进自己怀里,又握住她冰凉的手,按在自己胸口,一瞬间就被冻得轻轻“嘶”了声。

    “去打雪仗了你?”他微睁开眼,本来枕着的另一只手臂从脑袋下抽出来,握住她的,这一下把她两只手都包裹进去。

    “洗手了嘛。”江夏往他怀里深处拱了拱,“你今天课几点?”

    “一会儿就起来了,比你早一点。”江浔搓了搓她的手,“对了姐姐,下午游泳社有活动,没办法去接你。”

    好温暖。

    明明一张queen  size的双人床,两个人偏偏要挤成锅贴,江夏一点也不客气,把脚也踩到他小腿肚上取暖,“不用,我去找你。”

    他倒是没怎么在意,“你今天不用写毕业论文了吗?”

    “偶尔休息一下。”她才不想坦白自己去是为了捍卫所有权——别的时候就算了,游泳社活动,那些觊觎江浔的女生肯定都会蜂拥而至,毕竟欣赏年轻的美好肉体是每个女大学生矢志不渝的宿命。

    想到这里她就放开他的手,摸上他的胸膛,摩挲他的小腹,提前先把女朋友的特权享受了一遍。

    他低下头抵在她的发旋,声线轻沉地笑了,笑声从胸腔微微共震至喉间,几分成年的慵懒混着少年的温润,听得令人脸红心跳,忍不住着迷。

    没多久,笑声就化成了克制的喘。

    “……不能摸了。”他慌张拉住她,“每次一到早上就干坏事。”

    “也不能这么说。”江夏仰头去吻他的喉结,语气淡淡的,神情也很自若,只是嘴角噙着笑,仿佛说的是什么天经地义的事实,“晚上我们也没歇过对吧?”

    手,就习惯性往下游走。

    “……唔。”江浔闷哼一声,仰起脖颈,暴露的脆弱喉结被她含进唇间。

    哪怕已经不知道重复这样的场景多少次,他的耳根还是偷偷地红了。

    “姐……江——夏!我等会儿……等会儿——嗯唔……有、有课!”

    “好喔。”

    “‘喔’你个……鬼……”他的声音几乎是从齿缝间逼出来,很快被窝里一阵窸窸窣窣,只剩下扶额的挫败,“……混蛋。”

    他一只手把她被窝里拎上来。

    江夏发丝凌乱,抬手捋了捋,挑眉问他:“你再叫一遍?”

    他认输:“姐姐……”

    她摇头:“不行。”

    不行肯定得有惩罚,被子里很快又是一片乱七八糟,整个卧室回响起一片布料摩挲的沙沙声,一开始还你来我往嬉笑闹作一团,渐渐声音弱下来,断断续续的接吻声与被掩盖的喘息连成一片。

    “啊!对了,我上周的邮件还没发!”江夏突然掀开被窝惊坐起,懊恼地捂脸,“完了完了,那个疯子林一定会整死我——不行我……”

    正要翻身下床,却被拖住了求生的步伐,一把按在了床榻上。

    “啧。”他偏头,晕红着眼角,声音里还压着喘,“姐姐,招惹完就跑?”

    她低眉顺目求饶:“我早点发可能还有一条活路,阿浔小宝贝我知道你最疼我呜呜……”

    他突然扬起嘴角。

    “好喔。”

    那天早上,Z大有两个坏孩子翘课了。

    你看吧,校外住宿就是不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