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听鲸【亲姐弟】 > 章节目录 真相卷71.梦醒
    We

    suffer

    more

    often

    in

    imagination

    than

    in

    reality.

    让我们承受更多痛苦的不是现实,而是想象。

    ——塞涅卡Seneca

    古罗马哲学家

    自从搬到小姨家来暂住已经过了一周的时间。

    这一周里江夏和江浔几乎都没怎么出过门,两个人就窝在这百平见方的公寓里没羞没躁,像是要把失去的那两年补回来似的,日日夜夜黏在一起,性致起来可以做个昏天黑地,又或者像曾经姐弟俩在家的时候,一起窝沙发犯懒看剧,犯罪悬疑言情甚至美剧两人都一起看了个遍,外卖更没少吃,连食材和零食都是送货上门。

    封闭式的一周,嗯对,就是与世隔绝的小天地。

    几乎已经到了浑浑噩噩的地步。

    这一周里并不是没有其他人的痕迹,比如卢景州就给她打过很多电话,甚至都找到了龚菲琳那里,导致龚菲琳也一头雾水地来问她。

    然后就是爸爸。

    一周里来了两次,每次来都只在门口和她说上几句话,把做好的小菜搁下就走。江夏也搞不懂,既然误会已经解开了,如果爸爸都能接受她,又为什么不能接受阿浔?她想,大概这种父子之间经年累月落下的别扭,还需要一些时日才能和缓吧。

    没关系,最难的坎都已经迈过了,剩下的一切交给时间也好。

    江夏轻轻吻了吻还在睡梦中的江浔,起身洗漱。

    今天是和爸爸约好去见“那个女人”的日子,一早醒来她就睡不着了——大概没几个子女能够完全坦然地接受要成为自己继母的女人,何况那个女人看起来比爸爸还小上十多岁。江夏站在镜子前,镜中那个人正慢腾腾地刷着牙,一双眼睛下是浮肿的黑眼圈,看起来因为这个原因,昨晚就没怎么睡好。

    江夏弯下身吐掉口中的泡沫,目光从面前盥洗台上的另一支牙刷上瞥过。

    焦躁感。

    它像是一只小小的蚂蚁,在心房上爬行,起初神出鬼没,让人无迹可寻,后来它渐渐在那里筑了巢,繁衍出越来越多的同类在上头啃噬不停,再后来,心头便开了一个洞,它也有了日渐清晰的形状,让她活在不安里,却又不知道拿这种感觉如何是好。

    已经根植到了深处,她却还弄不清它从何而来。

    应该要去叫阿浔起来了吧?

    毕竟今天是要一起去的。

    刚想到这里走出卫生间,江浔就和她撞了个面面相觑,挠着脑袋向她道早安。

    头发乱蓬蓬的,他又打了一个呵欠:“姐姐……你起好早。”

    说完,俯身在她脸颊上落下一吻。

    江夏心跳快了那么半秒,半晌前的不安感不过一瞬就消失殆尽,她赶忙加快步子走向厨房,“今天要出门不是和你说了么,你也赶快刷牙去。”

    江浔长长地“哦”了声,闪进了卫生间。

    江夏打开冰箱,里面满满当当全是这些天的剩饭剩菜,她不禁开始反思起来,就算是庆祝他们姐弟俩拨开云雾见月明,这是不是也太挥霍了点?

    站在冰箱前怔忡了许久,直到隐隐约约听见江浔叫她,她才回过神来。

    算了,下次少点一些就是。

    冰箱内的画面,随着她一把阖上冰箱门,再不见一点亮光。

    和爸爸约定的地点离这里不算太远,在市中心一座挺有名的LOFT建筑边上。

    七月的烈日炎炎,刚脱离公交车冷飕飕的空调,下车就被炽烈的阳光晃眼,江夏抬手遮挡,视线从楼宇间瞟过,忽然定住了。

    “那里有太阳,你不晒吗?”江浔在她身后不远处问。

    她像是没有听见,恍惚中只觉得胸口隐隐作疼,早上那股不安感又来了,心脏仿佛被人攥紧,无从呼吸,江夏定了定神站在人行道上,身边马路车流来往,两旁行人匆匆,一切就是茫茫人生中平凡无奇的一段缩影。

    可是艳阳之下,她觉得自己堕入冰窖,手脚都开始发冷。

    江浔走到她身边,担心地搭上她的肩,“姐姐?”

    “这里我来过。”江夏突然开口,“我来过,江浔。”

    “什么时候?来过市中心很奇怪吗?”

    是的,不奇怪,她是土生土长的沂海人,来过繁华的市中心一点都不奇怪,可是那不一样,真的不一样。

    这条路,这栋楼,这片街角。

    “我不想去了。”江夏漠然的眸光落下来,好似连跟这片景色对视一秒的勇气都不够,捉住江浔的手腕,攥紧,“我们回家吧。”

    江浔有片刻的犹豫,见她情绪低落,也没有多问,只道了一声:“好。”

    江范成本来要在那条街街角接他们,等了许久也不见人来,查手机才发现江夏给他发了条微信说自己不舒服,他赶忙一通电话打回去问要不要紧,江夏找了个中暑的理由敷衍——至于下一次见面的时间?再说吧。

    她和江浔就这么回家了。

    到家之后江夏的状态一直都很不好,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中了暑,倒在床上一个下午也没缓过来。

    遮光窗帘拉起,屋里黑漆漆的,江浔陪她躺在凉席上说话。

    “怎么会反应这么大,不想见她不见就是了。”江浔安慰她。

    “嗯……”江夏低低应声,“你饿不饿,如果外卖太油你不爱吃的话,晚上我来做饭。”

    “冰箱里还有一堆剩菜,热一下就好。”

    “你还好意思说,你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每次都有剩。”江夏无奈,下一刻不知怎么地,想起了那个棕色的小药瓶,她忽然不发一语安静下来。

    ——会影响食欲吧?

    良久,久到身边的江浔都已经昏昏欲睡,她才静静地问:“阿浔,你最近还好吗?”

    “什么……”他语带困倦。

    “就是觉得快乐吗?”

    黑暗中他轻声笑。

    “你快乐吗,姐姐?”

    “嗯,从来没有这么快乐过。”

    “那……你的感受,就是我的感受。”

    江夏轻轻抱住他。

    是啊,想什么呢?

    最好什么都不要想,只要身边有他就够了。

    “明天我们出去玩怎么样?”她提议,天天闷在家里也不是办法。

    江浔显然已经乏得不行了,只是若有似无地“嗯”了一声。

    这个晚上,和过去的那几个晚上没什么不同,江夏洗漱完毕躺在床上扫手机消息,顺带等江浔收拾好了一起睡。

    高层公寓的夜晚很静,即使是炎热的夏天,玻璃内外也是两个世界,没有蝉鸣,没蛐蛐儿,没有路人的脚步和嚷嚷,甚至连空调风叶的转动声都没有,二人世界,寂静如斯。

    等暑假一过,阿浔就是大学生了。

    到时候他们就可以在一个学校上课,可以在离家很远的地方两人一起同吃同住,甚至可以瞒着身边大部分人有关他们的关系,安安定定地在一起,这在以前她想都不敢想,而现在竟然成为了即将实现的日常。

    只是这么想着,幸福感就满满地从心底溢出来。

    如果那样的话,现在就得开始找房子了吧?

    虽然在Z大的城市已经住了两年,但她对那个城市还是很陌生,租房网站上搜寻了半天也没什么头绪,想了想,这种时候,还是得问问身边的同学。

    可是找谁呢?

    一时半会儿也想到不到什么合适人选,她登上了许久不用的QQ,打算去学校班级群找人问问。

    界面刚打开就跳出一堆未读消息,其中还有一条@所有人的讯息,发布时间蛮早的,是一张图片,文字说明写的是班上同学们大二上学期去南春镇游玩的集体照。

    一群人互相调侃,谁谁谁丑态毕出,江夏看得忍不住发笑。

    她点开图片,放大,目光仔细巡睃了一遍,也没找到自己的身影。

    她确实不爱拍照。

    可是也不至于连集体照都能逃掉吧?

    而且南春镇……她去过吗?

    江夏莫名其妙,打开手机相册,想要翻一翻过往拍的照片。

    她自己不爱拍照,但是平时记录一下生活的习惯还是有的,几百张照片的图库刷地打开来,最近的就是上次去海洋馆和江浔合照的那几张。

    一片幽蓝的底色上嵌着不算明晰的人影。

    江夏只扫了一眼便愣住了。

    她点开照片,一张又一张地扫,从左翻到右,再从右翻回来。

    翻过去,再翻回来,翻过去,再翻回来,来来回回,一遍又一遍。

    然后她抬起头,朝房间门外唤了一声——

    “……阿浔?”

    江范成在街角的花店买了花。

    白百合,第一次买的时候他问过花店小妹,她说这最适合,所以他就买了,后来也没有变过。

    今天他放假,想了想,上一次就太过匆忙,得找她好好说一次话。

    于是,拿着花拎着水果什么的,他坐上了公交车。

    那个午后的时分,江夏也在公交车上。

    只是方向不太一样,江范成的公车开向山,而她开向海。

    滨海大道景色开阔,放眼望去一览无余,加上今天的天色一碧如洗,连着波光粼粼的海面,盛夏的暑气仿佛都消退了几分,只剩下扑面而来的海风。

    就这么悠然地坐了一程,手机微震,她接到了江范成的电话。

    “喂,爸爸。”

    “我今天不在小姨家……嗯,出去了,和江浔约好一起出去玩一下。”

    “没事,没那么热,我好多了,你放心吧。”

    “啊?江浔吗,他和我在一起。”

    “好了好了,我知道啦,你也保重身体,嗯,就这样吧,拜拜。”

    ——江范成挂断通话,把手机揣进兜里。

    矗立在他面前的是一块墓碑,他把洒了水珠的百合花摆好,又从袋子里把水果物事两边一一摆上,上了叁炷香。

    时光荏苒,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快叁年了,亡妻的墓碑经过风吹雨淋,依稀有了几分岁月敲打的模样,但它依然完整如初,冷硬坚挺,以后,也会这样顽固下去。

    “老婆啊……”江范成蹲下来,“我又来看你了。”

    “你是不是嫌我烦?这个月就来了两次?”他盯着墓碑上“王雪兰”叁个字笑了笑。

    “嗨,也没什么事,就是想你过得好不好,多来看看你,你放心,我们都好,都很好……”

    他抬手摩挲过墓碑上的名字,一笔,一划。

    然后突然间就哽咽了。

    “我、我就是……不知道怎么办。”他自言自语,“我不知道怎么办啊老婆,你不在,我连爹都没当好,像个傻子一样……”

    “我以前太傻了,真的,我以前太傻了。”

    “也许这就是我曾经对不起你的报应吧……”

    照耀在身上的日光终于没有那么热辣,临近傍晚,海堤尽头伫立着少年挺拔的背影。

    敞开的白色衬衫衣角在海风中猎猎翻飞,连同翻卷的,还有他闪耀着夕阳余晖的短发。

    “阿浔——”

    江夏朝他喊道,迈开步子向他奔去。

    少年转过身,笑容清清朗朗。

    “姐姐。”

    这处海堤真的有些偏远,两个人坐在海堤岸,并肩看日落。

    偌大的太阳从不可直视到淡作金红色,也不过经历了几个小时,它点燃了海天之际的那一片云,云朵与海浪一同翻涌,碎金像纽带一样把大海与天空联结起来。

    “鲸鱼湾好美。”江夏感叹,“为什么以前没有和你一起来过?”

    江浔抿唇笑笑,没有说话,眸子中的瞳仁也染上了一层金辉的颜色。

    “阿浔,我要走了。”她说。

    “去哪里?”他问。

    “回去找卢景州。”江夏低下头,苦得晦涩,“谢谢你陪我做了一场梦。”

    江浔的唇瓣轻轻开合,但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

    “这场梦太好了,好得我不想醒过来,真的,如果能醒不过来该多好。”

    “我们可以一起上大学,一起吃,一起睡,一起过往所有剩下的人生,像我们一起长大那样。”

    “我几乎都要信了。”

    她的心脏紧得发疼,不,她已经没有心了,她每一秒都在呼吸,也每一秒都在窒息。

    上上下下,浮浮沉沉,情愿溺死在这个梦里。

    彼时的江范成正在给酒杯中盛水。

    一边盛,一边还朝着一旁絮絮叨叨:“你姐姐前些日子还跑来跟我下跪,你说我能怎么说她?怪她吗?我还能怎么怪?阳阳啊,爸爸现在真的什么都不要,就想着你们都能好好的,你既然陪着她,你就让她放宽心点,不要把什么事情都埋在心里面,好不好?”

    江范成转过头,旁边的少年笑得像盛夏凉风,露出唇间一对不甚明显的小虎牙。

    ……

    ……

    “一定要走吗?姐姐。”

    少年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她,他抓住她的手不放,可即便如此,又有什么用呢?

    眼眶不知不觉又红了。

    “美梦一直做下去,有什么不好……”

    他低下声来,像曾经那样,有点茫然无措地喃喃道。

    不要再来一次了。

    江夏看着他。

    不敢看,不忍看,又不舍得不看。

    也许这是最后一次了。

    不,这就是最后一次了。

    这场梦真的要醒了。

    她欠了他太多,她有太多想说的话,那时候他们没有说够,所以这个夏天她才要回来。

    所以这个夏天,他才要回来。

    江夏站起身,潮汐涨了上来,日头落了下去。

    “不要回去找他,姐姐。”

    “就算离开我你一个人好好过也好,能不能不要去找他,姐姐……”

    “——好不好?”

    他从背后抱住她,那个夏天的夜晚,他没有让她转身,可是这一次,她转身了,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把他抱在怀里,轻轻蹭了蹭他的脸庞。

    有罪的人,不配做美梦。

    但你是我最美的梦,阿浔。

    是我,把你弄丢了。

    清寥静寂的墓园之中,香已经燃尽,江范成看了眼日头西落的天色,一阵长吁开始着手收拾。

    蝉鸣声声,昏鸦叁两,他洒去杯中的代酒的水,最后看了眼面前的墓碑。

    “我下次再来吧。”

    又走到旁边另一座墓碑前,扫了眼祭台上的瓜果,沉重地拍了拍碑石。

    “你也要好好的啊,爸爸下次给你带点爱吃的来。”

    转身离去的那一刻,夕阳的金辉投射在墓碑的碑文上,中央刻着六个字——

    爱子

    江浔之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