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失贞(np) > 章节目录 121你恨我吗?(3500+)
    一个悲情故事。

    一场……全然负面,毫无希望,看似不合理却又随处可见的人生。

    西捷的贵族阶层掌握着大量的土地与资产,子女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哪怕没有魔法天赋,也能依靠特权进入格尔塔学院,接触最先进的知识与理论。在人前,他们个个衣着体面,礼仪合乎规矩,然而浮华的表面掩盖着无数放纵腐烂的秘辛。

    譬如克里斯,内政大臣的儿子,嗜好捕猎年幼无知的少女,施加性虐。他的双手,沾染着许多无辜的鲜血。

    譬如卡特夫人,虽是整个家族教条的牺牲品,温室里腐坏的花。但她依旧能处置某些身份卑贱的情妇,用虚无的罪名,将人送上火刑架。

    譬如费尔曼……

    费尔曼又算什么好东西。

    一个从不关心领地子民的公爵,4意挥霍金钱的财政大臣。在《被宠爱的伊芙》里,他看中了伊芙,就打算采取卑劣的手段,把人占为己有。他甚至没有察觉,伊芙那时早已得到兰因切特的优待。

    费尔曼·卡特是个愚蠢的老派贵族。

    是温莱的父亲。

    和卡特夫人一样,他也曾对温莱展现过为数不多的温情。在她年幼的时候,给她精心挑选侍卫;当她厌倦了家庭教师的惩罚,不肯学习礼仪,他也笑呵呵地抱着她出门玩。

    为着这点儿温情,更为了整个卡特家族的存续,温莱没有采取玉石俱焚的手段,杀死兰因切特。

    她清楚贵族是个什么样的阶层。

    她也知道,国都以外的世界,并不轻松美好。

    不少贵妇人可以豢养情人,私生活混乱的男主人也常常管不住身体,弄出很多母不详的私生子。这算不得什么大丑闻。

    可平民没有类似的特权。越是贫瘠封闭的环境,越容易产生谣言,暴力,排挤事件。“不贞”是极大的罪名,有时可以蚕食一个女人的一生。

    ……

    玛丽病死在风雪交加的夜晚。

    而伊芙在床前跪了一夜。天亮时,她机械地为母亲擦洗身体,换上干净的、只有在节庆日才穿的花裙子。

    葬礼事宜进行得很艰难。好在有几个农妇实在看不过眼,帮着在村外的森林里挖了土坑。旧日欺凌伊芙的少年们你推我搡地走来,装模作样给坟墓送了野花,然后问伊芙以后打算怎么办。

    他们眼中有种熟悉的试探与渴望。就像出入家门的艾伯特叔叔。

    伊芙睁着红肿的眼睛看他们。

    这些大男孩儿就纷纷红了脸,塞给她糖果与面包,以及小小的钥匙。

    “你……你可以来我们的秘密基地。和我们一起玩。但是不要让梅根她们知道。”

    说话间,有人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指腹蹭过肌肤,留下黏腻的温度。

    “不准先动手!”

    另个身形高大的家伙嚷起来,用力踹了那人一脚,“说好一起玩的,谁也不能私下占便宜!”

    村庄有村庄的规矩。

    而他们话语中所说的“一起玩”,掺杂着某种令人胆战心惊的意味。

    伊芙收下了面包,也收下了钥匙。

    她在寒冷的雪地里呵气,白色的雾氤氲了视线。肩膀微微颤抖着,没人察觉她的恐惧。

    是夜,伊芙偷偷出了村子,徒步赶至临近的小镇,守着最早的时间,进镇公所借阅旧画报。

    花费整整一天,饿着肚子的伊芙总算翻出了母亲提及的画报。她辨认着字里行间的信息,记下杜勒子爵的大概住址,然后一笔一画写了封信,连同包得死紧的戒指,一同寄往国都。

    寄信的资费,是母亲仅存的一对廉价耳环。

    至此,伊芙穷得一无所有。

    她只能回到村庄,好歹村庄还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

    再次路过镇公所时,伊芙犹豫了下,又进去阅览画报。她想知道关于杜勒家族更多的事,也想看一看,遥远的国都是什么样的。

    没多少人关心旧画报。它们堆放在书架间,表面蒙着厚厚的尘土。伊芙翻了几迭,被尘土和细菌刺激得直打喷嚏,手一抖,就弄散了一大堆泛黄的纸张。

    忙不迭收拾的时候,伊芙发现了画报夹层里的草稿纸。

    对,一张草稿纸。

    画满了各种奇怪的符号、咒文、以及有着完整法阵图案的……草稿纸。

    伊芙鬼使神差地带走了它。

    回家以后,她便忘却了周围的所有事,只会对着它发呆。陌生的窃窃私语萦绕耳边,未知的诱惑驱使着她割开手指,用血液在地面涂画法阵。

    温莱顺着伊芙的视线,打量这诡异的草稿纸。几乎不用思考就能知道,所谓的法阵和珀西城堡地下室的图案,一模一样。

    有传闻说,魔鬼能听见人类心底最强烈的欲望。

    它们无法顺畅来到这片大陆,但却在各个隐蔽的角落藏匿了召唤魔鬼的方法。如果有人发现了这些方法,且经不住诱惑,心灵就会受到影响,主动召唤这些可怖贪婪的生物。

    瑞安的父亲想要救治心爱的妻子,于是召唤了魔鬼。

    伊芙受困于绝望的人生,所以用鲜血完成了法阵。

    她磕磕巴巴念完纸上的咒文,很快,就见到了升腾而出的黑雾。

    「让我看看……」

    费查斯特斯眯着眼睛,嗅闻伊芙僵硬的身体。它盘旋着缠住她,发出欣悦难听的笑声。「真难得,这种破烂地方,竟然会有你这样的灵魂……啊啊,好饿,饿得要疯了——」

    “您……要吃掉我吗?”

    伊芙颤抖着出声,“我还不想死,我还有愿望……”

    「愿望啊。」

    费查斯特斯长长吸了口气,像是在忍耐什么冲动,「说来听听。」

    月夜,静谧的银光洒落地面,映出魔鬼扭曲诡谲的黑影。伊芙抑制不住地发抖,内脏紧缩,牙齿打架。

    她想起母亲温柔的笑脸,暖和的手掌。

    想起无数个宁静的、拥有睡前故事的夜晚。

    想起人们尖锐的目光,轻蔑的笑;男女之间的亲吻,母子之间的拥抱;冬日里暖融融的炉火,成群结队在森林里嬉闹玩耍的孩童。

    她说:“我想得到很多,很多的爱。”

    「那么,呼唤我的名字。」

    费查斯特斯念出晦涩的古文字,不甚耐心地聆听着少女艰难的复述。最后一个音节落下之时,屋子里卷起阴冷的狂风。

    魔鬼弯腰鞠躬,咧嘴露出白森森的尖牙。

    「恭喜你,亲爱的小姐。」

    它说,「我赐予你被爱的能力。所有的雄性,只要见到你,就会对你心生好感;无欲的精灵,嗜血的兽人,骄傲的王子……无论是谁,都无法抵抗这份能力。」

    「作为交换,当你的欲望终于得到满足的时候,我将取走你的灵魂。」

    后面的故事,就没什么波折了。

    魔鬼就此消失,而伊芙继续呆在村子里。她一边等待着杜勒子爵的回应,一边应付同村少年的骚扰。

    因为有了“被爱的能力”,这些人并未使用蛮力,强迫她前往所谓的秘密基地。他们的态度变得更好,更热情,时常给她送来食物和清水。

    他们爱上了她。

    贵族的马车抵达村庄时,伊芙在众人惊惧的目光中,与杜勒家的仆人确认了身份。她拎着裙摆,模仿着国都的贵族千金,竭力挺直脊背,登上马车。

    而那些爱慕她的人,有的试图跟着车跑,被车夫的鞭子打得满地打滚;有的面露不舍,随后与相熟的女孩儿爆发争吵。

    整个村子混乱不堪,鸡飞狗跳。

    伊芙没有再听这些噪音。

    她坐在车里,久久凝视着前方的虚空。新的世界即将迎接她的到来,而这一次的开端,也许是她命运的转折点。

    「第六幕,最初的美梦与最后的哀鸣。」

    画面变暗,复而亮起。

    温莱闻到了陌生又熟悉的血腥味儿。知觉重归身体,空气开始流动。她发现自己终于回到了现实,站在色彩压抑的卧房里,四肢被冰冷的黑雾缠绕着,呈现出半跪前倾的姿势。

    赤裸的伊芙蜷缩在她的面前,手里举着染血的冰锥。锥尖对准她的脸。

    只需往前送一送,伊芙就能扎穿温莱的眼。

    费查斯特斯毫无歇止地笑着。

    它似乎很满意自己带来的幻觉,「怎么样?经历了这一切,你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吗?可怜的小伊芙原本可以拥有幸福的人生,得到众多的爱意,可是在你的干扰下,她过得很不顺畅……我听她说,她本可以在密林区与兰因切特亲热?那个吞噬了魔鬼的疯子,叫做斯特莱尔的,如果不是被你的情人捉到,本也可以得到伊芙的救援……啊,说起来,珀西小少爷究竟是你的情人,还是巴托伊修德的性奴?真恶心啊,真恶心,他身上有你们的味道……」

    温莱眼眸微垂。

    她活动了下左手,没能成功挣脱黑雾的束缚。

    「没有反应吗?」

    费查斯特斯有些失望,继而想起了什么,神情泄露一丝得意的傲慢,「也对,在伊芙的记忆里呆了这么久,早就分不清自己是谁了。你的痛苦,就是伊芙的痛苦,你的眼泪,也是伊芙的眼泪。」

    温莱开口:“我分得清。”

    「是吗?」费查斯特斯啧了一声,「那你可曾感到愧疚,感到后悔?你抢走了爱慕她的第二王子,又阻拦了她和第一王子的恋爱机会。你让斯特莱尔厌恶她的存在,甚至险些杀掉她。这么一个……这么可怜的女孩儿!就因为你,她沦落至此,被克里斯折磨虐待,如今彻底发疯……」

    「你有罪!」

    「无知是罪,淫荡是罪,私欲是罪,打压和欺凌也是罪!」

    「发疯的蒂达只会对着无辜的情妇痛下杀手。尊贵的温莱打算做另一个蒂达吗?」

    温莱动了动眼珠。

    她声音暗哑:“那我应该怎么做?”

    「你应该赔偿伊芙的人生!」费查斯特斯甩动尾巴,嗓音变得尖锐又急切,「她已经毁了,你就拿自己的命赔她……」

    温莱没有理会魔鬼。

    她始终注视着伊芙。在聒噪的背景音中,她问:“伊芙,你毁了吗?”

    伊芙眼神依旧空洞,牙齿将嘴唇咬得破破烂烂。

    温莱再问:“你疯了,毁了,不愿意再活着了吗?”

    伊芙呼吸窒住,瞳孔逐渐开始抖动。

    “不,我要活着……”

    瑟缩呆滞的少女,咬紧了牙,一字一顿说道,“我要活着。”

    温莱看着伊芙。

    “那么,你恨我吗?”

    世界是一本书。

    女主角和“恶毒”的配角,共处一室,互相对峙。扭曲的剧情发疯似的驶向未知的深渊,藏匿着秘密的魔鬼俯视着她们,眼神落在冰锥上,显露出阴郁的渴望。

    ———————

    又超字数了。

    说好这章写完伊芙,但是还得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