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山里有女初长成 > 章节目录 第221章 裂枣投奔了兰花花
    “歪哥,歪哥,你怎么不来接我呀,累死我了。”那人出了野麻地,扯着嗓子喊。

    歪瓜一听到老公鸭嗓子,就知道是裂枣来了,他不由得大吃一惊,连忙迎了上去。

    “哎呀呀,裂枣兄弟,你是怎么混的?毛驴车队的队长,队长干不成了,怎么连毛驴也没有了。”

    裂枣叹了一口气,“哎呀呀,我哪有你走运啊。碰到了一个好老板,现在是鸟枪换炮了。而我,别说是鸟枪换炮,连鸟枪也没有了。”

    这对难兄难弟见了面,十分高兴。

    令歪瓜不解的是,裂枣的板车上,还拉了半袋子红枣,一袋子红薯。

    “你拉这些玩意儿,干什么呢?”歪瓜问。

    “这不,听说嫂子怀孕了,我特意拉些土特产过来,这红枣啊,补血,红薯啊益气,留着给嫂子吃好了。”

    这一句话,令歪瓜大为感动。

    当歪瓜听说裂枣的小毛驴,被猴爬树劫走以后,心里就特别的气愤,

    “五百块钱算不了什么,走,我给你找老板去,先从他那儿支五百块钱。”

    “还没有干活呢,她会支吗?”裂枣担心地问。

    “什么不会支,老板就是兰花花,以前教学的那个民办教师,你忘了?她公公和婆婆还坐过咱们的滑竿呢?”

    两人说着笑着,朝窑上走来,走到歪瓜的住房前,歪瓜说,

    “走了这么远的路,也该饿了,渴了。进去我给你做点饭吃吧。

    早上买了一只老母鸡,等你半天,你也没来,结果就被我们吃了,还剩一个鸡屁股,一个鸡头,两个鸡大腿,你勉强凑和一下。”歪瓜说。

    裂枣连忙摇了摇头,“这饭呀,可以不吃。但那个毛驴啊,我非得快点赎回来不可,要不然,猴爬树做点手脚,我的毛驴就完蛋了。”

    “猴爬树做手脚。”歪瓜有点不理解。

    “是啊,很正常,我们毛驴队里,有个瘸腿老汉。人家不在这儿干了,晚走了一会儿,去上了一趟厕所。

    猴爬树就跟人家的毛驴儿,喂了巴豆,结果,那毛驴回家以后,不出三天,拉稀拉死了。”裂枣无奈地说。

    一听说顾不上吃饭,歪瓜连忙跑进了屋,拿了一个大月饼岀来,递给了裂枣。

    “先吃点垫巴垫巴。”歪瓜说。

    “你丫的,歪哥,你真是鸟枪换炮了啊!你怎么买这么贵,这么好吃的月饼啊?”

    裂枣接过月饼,大口的啃着,一边感慨万分的说。

    “哪儿啊,我怎么能舍得买这玩意儿,这都是窑上老板发的。”歪瓜自豪地说。

    “真是一个好老板,俺那窑上,别说月饼,连根鸟毛也没有,就连工资也常常拖欠。”裂枣感叹叹着。

    两人一同来找兰花花,兰花花正在谈一笔大生意,对方是个大客户,三岔镇上的粮食贩子蒋布青。

    他没钱时,大伙都喊他个“讲不清,”现在有了钱,又因他排行老四,大伙都尊称他“蒋四爷。”

    蒋四爷在三岔镇上,也是个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他以前,干过超市,嫌超市不挣钱,又做起建材生意,倒卖起黄沙水泥钢筋。

    也该蒋四爷走运,他顺顺利利地赚到了第一桶金,转而又转向了粮食收购。

    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干起来的那种生意,这需要老大老大的本钱,最主要的是要先有个仓库。

    蒋四爷要盖一个二十米长,十米宽,高四米的大仓库。

    而且,这仓库要三米一个垛子,地势要高,地上还要埋上地笼,以防粮食受潮。

    乖乖吔,这可不得了,在平房刚开始实行的当儿,这算是最大的主顾了。

    兰花花和蒋四爷正坐在那儿谈生意,就见窗户上面映出了一个人影,兰花花扭头一看,歪瓜正趴在窗户上的贼头贼脑地看。

    “歪姨夫,你在哪儿看甚呢?”

    兰花花知道,歪瓜不是有急事,决不会找她。

    “我前天跟你说的那个裂枣,就是在山脚下窑场里,干活的那个家伙,今天来投奔咱们了。”歪瓜说。

    “来就来了呗,现在就可以上班啊。”兰花花说。

    “上班,可以呀,可他先要预支五百块钱,因为他的毛驴被猴爬树扣下了。”

    “为甚呢?猴爬树不放他走?”兰花花疑惑地问。

    “不是呀,是他买驴时,借了猴爬树五百块钱,没钱还。”

    “哦,好吧,钱,我给你拿。”兰花花说着,麻利地数了五百块钱递给了歪瓜。

    歪瓜接过钱,也不说声谢谢,扭头就走了出去。

    “你真是个好老板,怪不得工人们,都愿意到你这儿来干活。

    现在,哪有没干活就付工资的道理,而且有的干了活不给钱,也是常事。

    就是那个猴爬树老板,他窑上的砖,不,不,应该说是砖坯更合适,烧的一点儿也不透,一见水就酥了。

    我上他那儿去看砖,非拉着我不让走,看那满地的砖,我就心痛。

    这土疙瘩啊,卖掉是钱,卖不掉,就是一堆土疙瘩,逑用没有,他窑上啊,己经三个月没发工资了。”蒋四爷淡淡地说。

    ……………

    令兰花花没有想到的是,同行是冤家,这话不假,猴爬树亲自来找兰花花来了。

    猴爬树骑着摩托车,摩托车后面拴着灰毛驴,一人一驴慢慢地走着。

    走到半路里,猴爬树见前面有个人,走路慢吞吞的,就捺了一下喇叭。

    这下,可惊忧了这头毛驴,它钉在了地上,死活不走。

    这可把猴爬树气坏了,他从路边找了一个细棍,对着这头倔驴就抽了起来。

    猴爬树叽哩呯啪一阵乱抽,直抽的驴毛四处乱飞,灰毛驴对着天空“呜啊呜啊”一通乱叫。

    树枝抽断了,猴爬树还不过瘾,又换了一枝粗大的继续抽打。

    灰毛驴急了,士可侮,而驴不可侮。

    灰毛驴一腿蹬翻了摩托车,扭头就跑,可僵绳还放在摩托车后架上。

    就这样。灰毛驴拖着摩托车朝前面跑,摩托车上的漆皮都磨掉了,而且汽油泄了出来,空气中弥漫着汽油的味道。

    猴爬树一看,大吃一惊,连忙去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