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我理解不了的三十七岁男人心 > 章节目录 第7章 ,为他自圆其说
    一晚上我一点码字的灵感也没有,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我实在想不通,我的婚姻从哪里出问题了,问题大到能让一个男人选择逃避,甚至萌生出靠我养他的念头,为此他甚至不惜断送儿子接触更大世界的机会,一辈子守着几亩地真的是理想的选择吗?

    夜里我又做梦了,梦里我坐在野地里晒太阳,周围杂草丛生,空旷的让我害怕,一眼能望到的地方连栋建筑也没有,我慌乱的从地上爬起来,想逃离这一片荒野,身后却传来了儿子的声音:

    “妈妈你跑什么?这不就是咱们家吗?”

    “不!这不是!咱们的家不在这里!不在!”

    我从梦中惊醒,猛的从床上坐还有起,看着窗帘外透进来的阳光,伸手擦擦头上的虚汗,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油然而生,这一切一定都是在做梦,不是真的!我的生活根本没有被打乱!

    今天老公要上班,孩子还要上学,我也要码字,一切都没变,我这就去做早饭,喂猫,打扫卫生让自己忙起来!一切的一切都没变!

    只可惜无论我再怎么欺骗自己,真当拉开窗帘的那一刻,阳光照进屋内,空荡荡的房间内只有我一个人,最多还有只趴在窗台上的猫。

    老公和孩子是真的回农村了!

    他真的辞职了!

    我生活乱了!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我要好好和他沟通一下,目前对他来说只是旷工一天,最多损失六百块钱全勤,他只要回去上班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的生活还能被重新拖回正轨。

    略微收拾了一下,连早饭都没吃,我马上跑去菜市场采购,两条鱼,两只鸡,两捆菠菜,两块肉……我把能想到的,老家里缺的东西全买了双份。

    指望老公服软亲口告诉我辞职的原因是不可能了,只能自己先提点东西去,试探口风找出他闹这一出的具体原因,再对症下药疏导他一下。

    毕竟老公是人,又不是机器,能做到工作八年,八年全勤已经是非常牛了,难免有闹脾气厌倦的时候,哄哄一定会过去的;哪怕真是我那里做错了,触碰到他的逆鳞,让他放弃努力只想让我养他。

    如今我提着双份东西去,把我公公和住他家对门的二叔都考虑到了,拉拢两个长辈当自己人,帮我问问老公辞职原因,总比我自己和他怄气半天他还不肯说强。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有东西做铺路石,他根本不敢再继续无理取闹下去。

    只是我这行为怎么那么像老公哄离家出走的老婆呢?算了,两口子过日子,为了大利益,略微破费一点动动心机也是可以的,管它是男劝女还是女追男呢,先整明白了他为啥跑路再说。

    就在我准备好一切准备骑电车上路时,老公给我发来一张选镰刀的照片,底下还配文道:

    ‘麦子有泛黄了的,收割机还要半个月后才能开过来,趁着赶集选两把镰刀,我和孩子一人一把,准备先把能收的割一割,锻炼锻炼孩子。’

    他们已经上集市选镰刀了?我得出这信息后,抬头看看天,万里无云一片晴空,再一看天气预报,好家伙,未来一个星期不是晴转多云25°~32°,就是晴28°~36°,不仅没有雨连温度都没有低的时候,我立刻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马上给他回了过去:

    ‘不,孩子不需要锻炼,你等我,有什么事等我回去再说,你现在把孩子送地里去干一天活,连防晒都不图,晚上回来孩子不仅黑的发亮还得蜕一层皮,你还是不是亲爹了,怎么能想出这种方法来虐待他?’

    没有回复!我的回信就像石沉大海了一样,为了不让孩子受苦,我马上骑着电车往农村老家赶。

    但我刚骑出市区没多久,我的手机响了。

    我以为是老公打来跟我沟通的,结果是个没见过的陌生号码,这让我有些犹豫要不要接。

    不过也就犹豫了一会,我就接了,因为那号码越看越眼熟,越看越像孩子老师的电话,我这才想起来,我还没给孩子请假呢,六一过后今天不是周末,孩子还要继续上学,老师现在打来电话,一定是问我孩子去哪里。

    我赶紧将车靠边停好,坐在玫瑰园门口的石台上,客气的接起电话:

    “喂,您好。”

    “是淼淼妈妈吗?”

    “对,是我”

    “淼淼今天怎么没来上学?”

    “孩子回村里收麦子了,我先帮他请一天假。”

    “孩子干什么去了?”

    老师的声音明显是疑惑不相信的,所以要再问一遍,我琢磨着老师问一句我答一句太不没礼貌了,于是便整理出一个事情大概全部告诉了老师:

    “淼淼在昨天上午由爸爸带着步行二十多里地,回了农村老家,现在正在选镰刀准备手工割麦子!”

    “您家里是没有车,还是没有租到收割机?怎么会想到让一个五岁的孩子走回去收麦子?这是不是有点欠妥当了?”

    老师明显是听明白了我的意思,对我老公的行为连连发出质疑,这种时候我真想激动的回老师一句:‘您问的对,我也纳闷我老公怎么如此缺德!让个五岁孩子徒步回去收麦子,他简直就不做人了!’

    但这毕竟是家事,我此时太过激动只会让老师误会我们家庭不和,淼宝身陷危险,再替我们报警按虐待儿童请我们去警局喝茶就得不偿失了。

    为此我非常冷静的为老公圆谎,淡定的回复着老师:

    “我家确实没车,收割机也要半个月后才能租到,他们回去的原因是,孩子昨天不肯参加六一活动,给老师们添麻烦了,我老公说慈母多败儿,他要让孩子和我分开一段时间,亲自锻炼他一下。我这就回去接淼淼,明天就能上学了,请老师不用担心。”

    “好,今天给淼淼登记请假,但你们的做法确实有些偏激了,他毕竟才五岁,还只是个孩子,现在养育孩子已经不适用于老一辈的棍棒底下出孝子了,而是要多方位全面沟通才能培养好一个孩子。”

    老师一开口就知有没有,说的太好了,但我不是孩他爹,老师说的我就算全明白,也依然改变不了我老公已经带孩子回村里收麦子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