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我理解不了的三十七岁男人心 > 章节目录 第13章 ,终是五百成了椅
    我自己就是写书的,心里也清楚,占卜算卦之类的东西就是说个大范围都会发生的事,再让你自己给自己下心理暗示琢磨其中含义。

    正所谓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当我听到占卜师收尾时说的:

    “这组牌的朋友们总结起来就是养成系,不要害怕孩子犯错,他正因一路错了改,错了改,才慢慢的累积成一个完美的人,等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之后,能量满满累积事业运自然就上来了。

    但他们的方向不要局限于常见的领域,因为我通过尾牌看到了更大的世界,他们最终的归宿可能是报效国家为国出力,你是在为国家养孩子,所以你不用对他要求太高,他自然而然的就会变成最好,因为那是他的使命。”

    开牌前期我已经自己给了自己太多心理暗示,不自觉的就条件对比了,拿自己的生活去对标对方说的话,结尾这一番话一出,又是在我宅家几个月宅正压抑的情况下听到的,我瞬间就热血起来了,我是给国家养孩子!我孩子以后会自学成才?

    幸福来的太突然,我当时就扔下手机,抓起我老公的手说:“哥哥!我们送孩子去当兵吧!我为国家养孩子我骄傲!”

    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听什么是什么的人来疯了,只要过了那段情绪,我很快自己就能想明白,但情绪到了就疯到那个点上了,当时就特别期待我老公能配合我疯,哪怕就说一句:

    “好!咱们就按征兵的标准培养,先从体能训练保护视力开始!”

    但他的回答却是:

    “你那是封建迷信,我还可以说去大街上捡破烂也是为国家做贡献呢,保护环境!去工厂打工,提高国家产能,开店做生意,为国家打造国际品牌,如何解读全看你自己怎么想了,你就算回家种地,这也是在帮国家储备粮食,下次请你人来疯擅自替儿子决定命运前,先想想儿子他自己怎么想的!”

    我被他怼到哑口无言,又不服气就这样吃瘪,隐约间记得自己好像是对他说了句:

    “你看的这么通透,想到这么多报效祖国的方式,你怎么不回家种地,你都从村里出来了,还盼着儿子回去?哼,你是一点也不盼儿子点好!”

    如今想来难不成我是一语成谶?从那时起就给老公埋下了要辞职回家种田的想法?完了,要真是那样,我可真就是我自己安稳生活中的绊脚石了!我当时怎么那么嘴欠呢!

    为了确定到底是不是因为自己惹得老公辞职,从而减少点自己内心中的负罪感,我又突然拽住了要离开的老公,用着与刚才截然相反的态度,非常戏精的撒娇问他:

    “哥哥(geigei),你辞职不会是因为我年初时跟你开的玩笑吧。”

    我都戏精成这样了,他居然毫无反应,非常疑惑的问我:

    “你年初说啥了?”

    “没啥,忘了就算啦,看你刚才提占卜的事,我以为你记得呢。”

    “占卜和我辞职有关系?你替儿子占的我还能攀伴不成……”

    老公意识到了什么,话都没说完,瞪我一眼就走了,我太TM尴尬了,是他自己想歪了我的意思,他自己想多了,我真不是那意思!阿西吧,彻底解释不清楚了!他肯定以为我这是在变相羞辱他的辞职。

    罢了罢了,他走都走了,不追了,反正辞职也是他不对,他自己心虚和我没关系!

    现在就算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要离开我儿子了,一会就带他回家,明天就送他去幼儿园。

    但我进屋后,儿子对我的态度却有些微妙。

    “妈妈,你是不要我了吗?昨晚都没搂我睡觉。”

    “不是不要你了,而是你五岁了,该自己学会睡觉了。”

    淼宝的抱怨让我有点心疼他,这么大第一次离开我一晚上,一定很难受吧,我随手就把他抱在怀里,紧紧抱住他说道:

    “妈妈爱你,不会离开你的。”

    淼宝也抱着我,但没有说妈妈我爱你,转而问我:

    “妈妈你来了,我还要去收麦子吗?”

    这一句话就把整破防了,他从小到大那受过这苦,让他走二十多里的老公简直就是虐待儿童!我立刻向他保证:

    “不去了,妈妈这就带你回家!”

    结果淼宝一把推开我,耍着脾气说道:

    “不!我要去!我要去收麦子!爸爸答应我了,我可以在家收一个月的麦子!”

    一个月的麦子?淼宝耍无赖的态度让我明白了他刚才的乖巧委屈可怜全是装的,他只是在试探我会不会带他回家。

    “淼宝,你小小年纪就继承了老妈多年修炼出来的演技,这样真的好吗?”

    “演技是什么?”

    “就是……无伤大雅的表里不一。”

    “伤了大牙会怎么样?表里变出小鸡来吗?”

    “啊?”

    我以为是淼宝年纪小我听不懂我在说什么,结果是我年纪大理解不了他在说什么。

    “你说的无伤大牙,表里出鸡,爷爷家的表转到十二上,就会有小鸡出来报时。”

    “傻儿子,那是布谷鸟报时,算了,妈妈说的你也听不懂,你既然想收麦子就跟着爸爸去地里玩一天,后天再去幼儿园可以吗?”

    “可以!”

    “妈妈答应你收麦子了,你也要回答我一件事。”

    “什么呀?”

    “爸爸昨天花钱买椅子了吗?”

    “买了,买的大椅子!能躺在上面当摇篮,陌生叔叔帮咱们送回家的零件,爸爸自己组装的椅子,妈妈你怎么哭了?”

    “妈妈没哭,只是被存款减五百戳中了神经。”

    “妈妈神经了?”

    “差不多,椅子在那屋,带妈妈去看看椅子好不好?”

    孩子的童言无忌让我恨不得自己现在真的神经了,至少我神经了就不会为现实生计发愁了。

    淼宝非常开心的带我去主屋客厅见了那把巨贵的椅子,他就像坐普通椅子一样,爬到椅子上肆无顾忌的摇晃起来,听着椅子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我的心在滴血,我实在忍不了椅子被如此糟蹋了,出声劝阻了儿子:

    “淼宝!停!不用再晃它了,五百说它疼,不,是椅子疼了,它是用来坐的,经不起你这四十多斤体重的折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