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我理解不了的三十七岁男人心 > 章节目录 第17章 ,男人的脾气捉摸不透
    好不容易熬到了地头上,时值六月上午十点多,当地气温晴32°,那太阳明晃晃的挂在天上,被颠簸了一路差点把隔夜饭摔出来的我彻底被这太阳打败了,我没有任何防晒设备,脸被太阳晒得火辣辣的疼,我却因为生气忍住就是不说。

    麦地里一望无垠的满地金黄中混着几抹有些泛黄的青绿色,丰收的喜悦完全不用言语,看到这一片茂盛的金黄便已经从心底开始高兴了。

    孩子高兴到扶着车斗旁的铁护栏一跃而下,险些摔个狗吃屎,但依然兴奋的举着镰刀冲进麦子地里去,而我则是摇晃着起身下车,因为一路颠簸脚落地时,脚下一软摔倒在地上,稍微好点的心情又因为摔跤后的浑身难受,心情变得特别丧,紧接着我便破罐子破摔的蹲坐在地上,抱住膝盖蜷缩成一团,委屈的在地头上哭了起来。

    我从心底里怨恨他只是辞职了,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我连养他几个月都想到了,他怎么就不能和我好好说话,哪怕只听我说不搭腔也行,又是吵架又是用三轮车颠我,他就是个混蛋!

    我坐在地头上哭的眼睛都肿了,老公和孩子就跟没看到我的存在一样,两个人挥着镰刀在麦地里彻底撒了欢。

    孩子还不怎么会用镰刀,拽着麦子脑袋,像用锯一样,用镰刃一点一点的划着麦杆,不仅割散了麦穗,还把麦子撒了一地。

    而老公就像撒了欢的牛一样,拽着麦秆疯狂收割,一往直前一排到底,连头都不带抬的。

    我哭累了,找了个有树荫的地方靠着树坐下,有些心疼儿子在地里劳作,招呼着他过来和我一起乘凉:

    “淼宝,累不累?别割了,太阳太热了,你过来坐会吧。”

    “不要,麦子好玩。”

    “好玩?儿子你给我听好了,以后你要努力学习离开这里,永远不要回来种地!你以为种地是什么好事吗?你看看爸爸,低着头割这么久,地里的麦穗你看着有变少吗?

    种地才是又苦又累的活!你可以把它当做生活中的最后一层保障,但千万不要指望它能吃上饭!”

    儿子没见过麦子,被一时的新鲜冲昏了头,我可以理解,但他绝对不能因为这十亩地困住了眼界!圈地为农只会让家里越过越倒退!

    “妈妈你在说什么?听不懂,你能再说一遍吗?”

    “算了,不难为你了,你现在还小听不懂很正常,以后千万不要靠地生活!这是非常看天吃饭的行业,好了也不赚钱,勉强够吃饭的,孬了还要给国家添麻烦,领取救济补贴。”

    “我还是没听懂,妈妈到底在说什么?”

    “没什么,你再玩会,过来挡挡太阳吧,别回去的时候把你晒成小黑鬼,老师同学们认不出你来就麻烦了。”

    我跟孩子开着玩笑,想逗他开心,让他离麦子远点,结果孩子还没明白我在说什么,指着太阳还在说:

    “不热呀,太阳一点也不晒。”

    儿子这边刚说完,老公那边没人了!

    我刚准备强硬拽儿子过来躲太阳,老公那边刚才还存在着的割麦子声音没了,我往地里看了一眼,老公刚才在的那里,麦秆也不再歪倒快速消失成捆离在地上了。

    老公就像凭空消失在了麦子地里一样,没了动静。

    我第一反应就是他中暑了,马上抱起儿子去地里找人,等我跑过去的时候,只看到地里有把镰刀,依然没看到人。

    “鱼缸!鱼缸你在哪里?是中暑昏迷了吗?人呢?”

    我开始急了,拔开麦穗到处找人,也就幸亏他没跑远,我刚拔开几片麦穗就发现了他,他专门找了块被雨淋到倒伏了的麦地,躺在上面看天发呆,脸都被晒红了还没有要躲避太阳的意思。

    “喂,你累傻了?我刚才叫你你怎么不回答?”

    “种地真的没出息吗?”

    “啥?”

    我当时并未过多注意他的脸,只因为他含糊不清的一句嘟囔,没听清他说什么的我,立刻抬高声音惊呼起来。

    淼宝又替他重复了一遍:

    “爸爸问种有出蒜吗!爸爸要吃饭了。”

    “啊?你爸是这个意思?你们没吃早饭?”

    “吃了,吃的面条,我还吃了一根火腿肠呢!”

    “那你爸呢?他吃啥了?”

    “不知道,我自己吃的饭,吃的可多了。”

    “好儿子,我问你爸吃的啥,你吃的啥就没必要告诉我了。”

    “你没夸我吃饭厉害。”

    “哦哦,对对,没夸你,淼宝你真棒,能自己吃饭了,用的筷子还是叉子?”

    “我用手抓的!”

    淼宝正得意的炫耀自己的手厉害,一直躺在地上被我们忽略了的老公突然从地上坐了起来,就跟吃了枪药一样对我们大吼:

    “够了!你们两个别再说话了!割麦子就在地里割,不割就回家里玩去,在我耳边叽叽喳喳的没完了,就不能让我休息一下吗!”

    “嘿,是你自己没事找事非要带孩子回来割麦子的!现在自己累了躺地上休息不说,还冲我们嚎嚎,你怎么这么烦人了!”

    “你带着孩子赶紧走,不愿意来地里别待在地里影响我干活!”

    老公此时眼角是挂着泪痕的,只是我当时在气头上,被无缘无故的顶了一顿没有发现罢了,现在回忆起来,他当时应该是已经规划好了要回家种地,却因为我教育孩子的那番话,让他觉得和我的思想的不一样,为此他才不甘的哭了。

    只可惜时间不能回转,不然现在的我一定给当时的他一个拥抱,告诉他,累了就休息一段时间吧,别逼自己太紧了,家里还有我呢!

    当时的我就在没发现他哭过的情况下,抱起孩子转头就走,根本不愿意多看到他一眼,我更绝的是把孩子放到车斗里,我们两个开着三轮车又回家了,反而留他一个人在地里闹妖。

    不过真自己开起来三轮车,这才发现来时的路上,老公已经是在尽力避免颠簸,走的大部分都是好路了,因为我回去的时候,真的把自己颠吐了,干呕到都吐黄水了,村里这地我是真的不想再来第二次了,太难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