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我理解不了的三十七岁男人心 > 章节目录 第18章 ,我们的公式
    回到家后,我就因为呕吐加上太阳暴晒,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了,我都不知道自己头晕脑胀的昏迷了多久,等再睁眼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我捂着脑袋从床上坐起来。

    淼宝正乖巧的坐在桌子旁边画画,看到我醒了,他立刻大喊:

    “爸爸!爸爸!妈妈睡醒了,可以开饭了!”

    屋内拉着窗帘几乎看不到外面的阳光,孩子为了画画专门开的灯,本就睡的迷迷糊糊的我听到‘开饭’两个字直接吓傻,立刻到处寻找手机,有些懊恼的碎碎念:

    “开饭?晚饭吗?现在几点了?我手机呢?今天的四千字还没写呢!

    淼,天黑之前你怎么不叫醒我?妈妈一点存稿也没了,再不写下个月就要喝西北风了!”

    找不到手机的我几乎快把床铺给掀了,这时老公端着炒米饭非常淡定的走进屋‘安慰’我:

    “你放心天没黑,咱们吃的是午饭,现在才下午四点,以你的手速现码都来得及,至于这么丧吗?”

    “哦,才四点,那你们吃,六点再叫我,我还很难受不想吃饭。”

    我一听才四点,一点也不担心了,又躺回了床上,还想再睡个回笼觉。

    正在分饭的老公,见我又躺回了床上,似乎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才说出来一句:

    “我给你炒了米饭。”

    “不需要,把手机给我就行,你要觉得浪费时间不想叫我,我自己定闹钟,不需要你记时间,省下耽误你上夜班前睡觉。”

    我发誓我当时真的是头脑不清醒,按以前的习惯脱口而出的,但这话就像刀一样,非常的扎心,我迟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已经辞职了,但老公从听到这话起就开始生气了。

    他没再叫我吃饭,而是等我自己反应过来后开始了高冷作妖!

    我当时回过味来后立刻从床上坐起来,非常虚假的微笑着:

    “炒米饭啊,很好吃,放腊肠了吗?我要吃三碗!吃饱了马上去写字,不仅要写四千,还要爆更,多存几天,呵呵……”

    至于我为什么没敢再提辞职的事,因为这是我们从刚认识起就达成的潜意识共识:

    遇到问题,解决问题,解决不掉,直接逃避,有了答案,再翻旧账,无论对错,先哄对方。

    一套方案非常的好用,我们就是靠它,互相‘微笑’着忍让了八年的!

    打个比方,像是遇到问题:

    你爸不愿意见你的男朋友,并且不同意你结婚还扣押了身份证和户口本该怎么办?

    首先我们解决问题,研究明白我们的最终目的:登记结婚!随后我们逃避解决不了的问题:老爸的无理取闹。

    最终我们处理问题的结果就是,在没户口本身份证的情况下,查了婚姻法,咨询了民政局,最后用临时身份证和户籍证明,完成了登记结婚。

    结果就是,我爸在我家成了禁忌词语!我不能提他,因为我爸伤了我老公的心,没见他本人先嘲笑他穷,年纪比我大,家里农村的,甚至还说我这是给自己找了个叔叔,总之当初说了很多‘优美的’词语,连我这亲闺女都像路边摊上白捡的一样。

    这时我们已经有了答案,就是我们结婚了,结婚前的各种闹心往事,谁也不许提出来添堵!

    假如我跟朋友聊天说起了老公家以前院子里积水积到能划船,或者是说我上门第一天,被迫吃了用大盐粒子包的齁咸齁咸的韭菜馅饺子,很好,我错了,我这是在翻旧账贬低他家里人,我就必须跟他道歉哄他,保证下次不在犯。

    但假如,他跟别人说了,我爸当时放他鸽子的奇葩事,以及骂他的那些‘优美’词语复述,那是他错了,他翻旧账,他得哄我。

    套用到现在这件事上来就是……

    遇到问题:老公辞职了家中有可能遭遇财政危机!

    我们最终要解决的问题:家中财务不亏损。

    能解决的问题:

    我写书缓解财政危机,不指望财政正面增长,只求负的不要太快,至少坚持到年底!

    不能解决的问题:

    老公说不去了,辞职了,就是不去上班,正式失业了!

    现在已经可以确定答案了:辞职,失业,缺钱花,是我家最不能提及的禁忌词!

    目前我如果再挖苦老公辞职,我就是在翻旧账。

    同理,如果老公现在问我要钱花,他就是人渣!

    所以我们要小心谨慎的避开双方,这几天最不想让对方问和提的雷点,直到事情出现转机,被遗忘或者他又重新有工作。

    很不巧,我刚才迷糊中提了辞职,就算我现在想假笑救场,老公也已经不吃这一套了。

    我刚从床上跳下来坐到桌子旁,正要端碗,伪造出我很想吃饭的样子,老公先开口发难了:

    “不想吃就别吃,农村里的烂饭放不起腊肠,喜欢吃啥回去自己买!

    还有你手机在大屋充电呢,你睡觉的时候,快递来电话,我替你接完后拿去充电了。

    现在四点半,趁天没黑你赶紧回去,取快递,喂猫,写字赚钱养家,你能你全干了,孩子继续请假,至少要请到下个星期一,他现在不能回去接受你思想的荼毒!我要给他一个健康童年!”

    起初我知道是自己错了,你酸我两句就酸我两句吧,我忍,我忍!但后面的话越来越难听,他已经踩到我禁区里来了!

    我一忍再忍,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我抄起碗就给摔桌子上了,拍桌而起冲着他一通疯狂输出:

    “你以为家里没了你就不转了吗?我告诉你,丧偶式生活我过六年了,孩子都给你养这么大了,你也该好好感受一下,孩子不是由气吹大的了!

    不就是请假吗?半个月够不够?不行一个月?你有本事在村里直接带他到上小学啊!

    长本事了,不冷战改跟我阴阳怪气了,行,我这就走,我倒要看看谁先给谁打电话!”

    我当时真的冲动了,完全没顾及到孩子的感受转头就走。

    去主屋拿手机和电车钥匙时,碰上我公公他还问我:

    “小水,这都快该吃晚饭了,你要去哪?”

    我怕老人担心压着怒火,眼里还含着眼泪呢,却要装作没事一样,背过身去随意的跟老人说着:

    “家里来快递了,猫也该喂食换水了,我回去看看,明天还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