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我理解不了的三十七岁男人心 > 章节目录 第21章 ,失眠了
    在知道老公的目的后,我难得没有跟他生气,也没有多说话,默默的挂断电话,看一眼时间,给手机充上电后,自己则走向了洗手间,塞上洗手池,打开水龙头,放了满满一水池的水。

    我有个不太好的习惯,遇到什么问题被逼到极端时,总喜欢自虐,只有让自己处于极端环境里才能冷静下来,不再胡思乱想。

    从看不到包裹的那一刻起,我内心早就焦灼到静不下来了,心里憋着股火,想对老公大吼大叫,可周围的邻居又那么热心,让本来暴躁的我被伪装的理智和尴尬的微笑压制住了。

    好不容易找到包裹完成善后,抽身给老公打电话时,本该爆发的我,却又变得非常理解他,站在他的角度思考问题的代价就是,让自己觉得错的是我,是我自己不够成熟小题大做,像跳梁小丑一样上蹿下跳,自己没经营好婚姻,还因为一个包裹成了全小区的笑柄。

    因此我又犯病了,一头扎进水里,直到让自己憋气到无法呼吸,我才从水里出来,如此反复上五六次,我终于让自己内心平静了很多。

    擦干头发,抱起手机看看时间,已经晚上九点多了,我非常清楚此刻的我如果再不码字,老公指望我用稿费养他的计划将彻底破灭,我家从下个月开始就要坐吃山空用存款度日。

    理智告诉我,我就是再百般不情愿,再没有灵感继续写下去,我要逼自己一把,两个半小时赶出四千字来。

    于是我打开手机便签,截取了一段大纲,复制到码字软件上,开始扩充创作,各种对话旁白心理活动,逻辑不通到无头无脑的剧情,它们除了能勉强跟昨天的剧情接上,别的根本无法入眼,连我自己都看不下去。

    但它们唯一的好处是我赶在了十二点之前发文,这种投机取巧的坏处就是,卡上时间线十二点之后,我开始联系上下文,推翻重来,疯狂纠正自己的逻辑漏洞。

    熟练改文的这一刻,我真觉得自己是骗子,明明自己被生活压榨到根本没时间创作,还不放弃的想给自己一个机会,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总期望着能一书成神,一夜暴富,就像买彩票一样,从2018年12月17号开始,坚定的买着同一组只有百分之零点几中奖希望的财富密码。

    但我用四年的时间让自己成了,热门分类里杀不进去,想在冷门书籍里匍匐开拓一番,结果变成了每天都在努力坚持和放弃逃避之间来回蹦跶的跳梁小丑,最可悲可笑的那个人终究是我自己。

    改完文后,我就开始失眠,闭上眼睛就开始胡思乱想自己的过去,那是个无底的黑洞,一旦想起注定了我要用百倍的努力安抚自己,再把自己从负面情绪里拽回来。

    这一刻没人陪我,是被过去影响拿自己生命开玩笑,还是想尽一切办法爬出来勇敢面对第二天的太阳,失眠成了我与我之间自我博弈的战场。

    各种负面情绪袭来,对未来的焦躁不安,对过去的自我反思,还有孩子的微笑,老公靠谱时曾经对我的好,以及我家猫半夜不睡拼命的挠我家沙发,这让我不得不一遍又一遍的下床给猫上课,路过客厅时看着角柜上的全家福,站在客厅里像游魂一样发呆,最终我成功的挺了过来,在凌晨四点多的时候终于睡着了。

    但太阳出来的那一刻,我又突然睁开了双眼,看着窗外逐渐清晰明亮的世界,我知道自己又要提起情绪与全世界战斗了。

    趁着今天是个不错的晴天,我把家里能洗的一切都洗了,听着洗衣机的转动,自己努力的码字,提前把今天的任务完成,定时发送后,我又开始像陀螺一样,打扫卫生收拾猫窝,给猫倒了满满的一碗饭,感谢它昨天挠沙发,提醒了我,我还活着,我已经有了自己的全新生活,就算现在老公辞职了!我也不能失去生活的控制权!

    恰好此时洗衣机停了,我晒完衣服,看看时间刚好,幼儿园上学,我主动给老师打去了电话,帮儿子又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下个星期一上学。

    随后我开始思考,我今天该用什么理由回老家看看孩子呢?

    巧就巧在运气这东西开始回转时,你想要梯子,就会有人来给你送砖头垒台阶。

    我还在想蹩脚的理由关心老公和孩子时,手机突然响了,是老公发来的短信:

    尊敬的客户,您活期储存余额:X475.34元。

    我瞬间原地开心到爆炸,房贷钱有了,孩子这个月的伙食费入托费齐了,还有剩下的钱还花呗,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啊!

    我立刻给老公打去了电话:

    “咳咳……发工资了?”

    “不是给你发过去了吗?发了X千多,你还生气吗?”

    “不气了,不气了,这是你最后一个月工资了,你在家等我,我马上回去处理这笔巨额财富!”

    “嗯,顺便把工具箱带回来。”

    “工具箱?什么工具箱?”

    “电钻,锤子,扳手那一箱子东西。”

    “你要干嘛?拆家?咱们不带这么自暴自弃的吧?”

    “不拆家,我装修,我想让老爹过的更舒服一点。”

    “沃特?是我没听明白吗?你理解中的更舒服一点是什么意思?自己装修家里吗?”

    我已经意识到我遭报应了,昨天的第六感果真没错,他的辞职十有八九跟老家房子破旧被别人戳脊梁骨有关,今天刚发工资就开始准备闹妖了。

    现在的我能怎么办,支持还是反对都没啥发言权,只能快些赶回去拿到钱再说。

    “也不全是自己装修,我也有可能雇人,但还没计划好,先处理一下,家里的东西再说,你别问了,带工具箱过来。”

    我已经听出他对我的态度有点不耐烦了,他这是不想让我再问下去了。

    我也懒得再给他泼冷水了,只得先安抚着跟他说道:

    “你装修不要紧,但家里的钱先别动,等我回去分割一下后再规划从哪里开始装修,你千万别因为一时冲动,让孩子这个月跟着你受苦!”